首頁 > 言情小說 > 蒔蘿 > 樂善小財女 > 第七章 發現神女的秘密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樂善小財女 第七章 發現神女的秘密

作者︰蒔蘿

    假借受傷之名住進玉府的軒轅璟澤,已經許久沒有像這兩天那麼舒心,沒有厭煩的人天天在面前閑晃,心情自然是好。

    宮錦容借口要照顧灝王,也一起住進來。

    「六爺,這是我跟我娘學的杏仁豆腐,你跟宮大哥嘗嘗看。」玉雪溪端了兩碗剛做好的甜湯放到他們面前。

    「這杏仁豆腐白白嫩嫩的,看起來就好吃。」宮錦容兩眼發亮,看著點綴著一顆枸杞,搭配桂花蜜的杏仁豆腐,還沒嘗就先夸獎。

    「這是我第一次做,你們吃完給點意見。」

    軒轅璟澤淺嘗一口,「不錯,杏仁豆腐潔白如奶,細膩如玉,口感滑嫩,香氣濃郁撲鼻,十分清爽,好吃。」

    「真的?」

    「我不說假話。」

    「是真的,雪溪妹子,子勛他一向不愛吃甜點,能讓他說好吃就真的是好吃。」宮錦容三兩下便將一碗杏仁豆腐給吃完,重重的放下空碗,腆著臉問︰「還有嗎?」

    「當然還有。杏仁有生津止渴、潤肺定喘的功效,對身體很好,所以我做了不少。」

    「那好,再給我來上一大碗。」

    「你是十二生肖的最後一只嗎?你吃一大碗,其他人都不用吃了。」軒轅璟澤將空碗放到前頭的案桌上,瞪了他一眼。

    「還有很多,不用擔心。我也讓人端去了八皇子那里,現在他已經可以坐起來半刻鐘了,黥安叔說可以讓他吃點其他食物,多吸收一點營養。」她朝一旁的英鎊使了個眼色,示意她再去為宮錦容盛一碗。

    听她這麼說,軒轅璟澤放心多了,「宋大夫可有說璟雲什麼時候可以下床?」看到自己一手帶大的弟弟必須跟他一樣,只能躺在病床上無法行走,他就有說不出的心疼。

    幸好八皇弟身上的傷跟他不同,經過治療可以復原,這也才令他稍微寬心。

    她搖頭,「八皇子傷得挺重的,全身多處骨折,雖然正在好轉,但若要整骨,必須等他的傷完全復原,因此還要一段時間。」

    「子勛,你別著急,璟雲受的傷那麼嚴重都能救活,你該相信宋大夫,幾個月的時間都等了,不差這幾天。」

    軒轅璟澤滿是擔憂的黑眸往軒轅璟雲所住的小院望去,須臾道︰「是我心急了。」

    這時一名小廝匆匆忙忙地跑進後院,朝玉雪溪跑來,「小姐,神女來訪,想要見小姐。」

    「姬仙兒找我?」她詫異的擰起秀眉。

    「是的,管事讓小的前來詢問小姐見或是不見?」

    「她怎麼會無緣無故跑來找我?好怪。」

    「肯定是追著子勛來的,不好明目張膽說要找子勛,所以說是找你。」宮錦容不以為意。

    「說的也是。」她看向軒轅璟澤,「六爺見嗎?」

    「本王養傷中,大夫再三交代,謝絕訪客。」軒轅璟澤往後面的椅背一靠,一副「我是重傷病患」的模樣。

    「好吧,我去前頭見見她。」玉雪溪嘴角暗抽了下,看著小廝,「你跟管事說我正在忙,忙完就過去。」

    「是的,小的這就過去。」小廝點點頭便趕緊去傳話。

    玉雪溪特地回房換了件衣裳才到大廳。

    不是她多麼看重姬仙兒,而是姬仙兒在世外桃源時,每次總是以一副我很「仙」、不食人間煙火的做作模樣出現在她面前,有意無意顯擺著自己的財富。

    一個斂財的神棍有什麼好顯擺的,所以她故意回屋子換件仙氣飄飄的衣裳,看能不能氣氣姬仙兒。

    敢買凶派人殺她,真當她是病貓,以為她不知道姬仙兒就是背後買主,現在是她還沒有時間收拾姬仙兒,等她將手頭上的事情都忙完了,就回頭來收拾她。

    她換了一襲輕紗般的碧綠翠煙衫,配上玉色煙紗散花裙,發髻斜插兩支碧玉簪子,一襲青衣迎風飄晃,恍若仙子下凡。

    姬仙兒慢條斯理的呷著碧螺春,藉此緩和心頭的怒火。她已經喝了三盞茶,玉雪溪竟然遲遲未出現,眼里還有她這個客人的存在嗎!

    她貴為神女,哪戶人家不熱情地以禮相待,從未遭遇過這種恥辱,竟然讓她在這邊枯等。

    就在她耐著性子將第三盞茶喝完時,玉雪溪緩緩到來。

    姬仙兒驚艷的看著撩開垂蕩的珠簾走進大廳,猶如從煙霧中走出的女子,仙姿玉色,清雅脫俗,讓她有一瞬間的恍神,認不出人來。

    「姬姑娘,听下人說你找我,不知有何貴事?」她說完走到姬仙兒對面坐下。

    「你是玉雪溪?」姬仙兒有些不確定的問著,面前這出塵的女子周身的貴氣彷佛與生來,讓她瞬間有一種被比下去的羞辱感。

    「小姐請喝茶。」美金將剛沖泡好的茶放到玉雪溪手邊。

    玉雪溪接過美金遞上來香茗,輕笑了聲,「不過是有些日子沒見,姬姑娘就將我忘了,真叫人傷心啊。」

    「你跟平日的打扮不太一樣,所以我才不太確定。」

    姬仙兒看清楚了她身上的那套衣裳,赫然發現那是用出產量極少,就連皇宮一年也只得三匹的晶瑩絲所織成的布制成的。

    只有晶瑩絲制成的衣裳,才能穿出飄逸輕靈、超塵出俗的感覺,穿上那套衣裳,玉雪溪比她更像神女。

    當時她還為了條晶瑩絲所做的帕子嘲諷玉雪溪這輩子都用不起,如今玉雪溪卻用一整套晶瑩絲所做的衣裳狠打她的臉。

    「不好意思,平日我會到櫃上查帳,自然穿得較簡單隨意,否則不方便工作,這才是我平時在家或是出席宴會、茶會所穿的衣裳。姬姑娘見到我時,我大部分都在忙,難怪姬姑娘一時間認不出我來。」玉雪溪一邊回應,一邊慢條斯理地拉著水袖。

    這該死的女人是在跟她炫耀,若是自己想要,只要幾句話就有一堆錢多人傻的呆子會雙手把銀子送上是嗎!

    想到今日來找玉雪溪是有要事,姬仙兒只能暫且將憤怒壓下。

    「不知姬姑娘今日前來有何要事?」

    「我是來探望灝王跟八皇子的,還請雪溪姑娘帶路。」

    「見灝王跟八皇子?」

    「雪溪姑娘應該知道,我是奉皇命陪同王爺到芙蓉縣的,負責保護他的安全。」姬仙兒搬出皇帝以勢壓人。

    「請問姬姑娘要如何保護他的安全?」

    「你應該知道我有預知能力,我在他身邊可以預知他的未來,未雨綢繆,提前謀劃。」

    「所以呢?幾天前王爺會受傷的事你怎麼沒有感應到呢?那天早上你可是在他身邊的。」她毫不客氣地質問姬仙兒。

    「你在懷疑我的能力!」

    「不敢。」

    「我要見王爺,還請雪溪姑娘不要妨礙我執行皇令。」

    「我並沒有阻止姬姑娘執行皇令,姬姑娘若是想要見王爺,請自己到他與八皇子一起休養的院子,我可以為你指路,但我不會領你過去。」玉雪溪撐著下顎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因為大夫發話了,若是再有人前去探視,打擾他的治療,人他便不救了。八皇子昏迷了幾個月,好不容易清醒,每天必須按照時辰治療,若有一天耽擱,整個療程便功虧一簣,八皇子必須永遠當個活死人躺在床上,姬姑娘敢承擔這個風險嗎?」

    玉雪溪沒料到自己也有滿嘴胡說八道唬人的本事。

    「你別以為這樣就能威脅我!」話雖這麼說,姬仙兒心下卻有些擔心,若是真如玉雪溪所說,因為她過去而出了什麼閃失,皇帝絕對不會饒她。

    「愛信不信,我很忙,沒時間在這邊跟你瞎扯。」玉雪溪做出請的手勢,「來人,看姬姑娘要去哪里,要離開就送客,若是要去探望王爺的傷勢,就送她到八皇子那里,後果我們不負責。」

    該死的低賤女人,不過是個商人的女兒,竟敢對她如此不敬,是害怕自己的心思被她戳破嗎!

    姬仙兒沉沉冷笑兩聲,「玉雪溪,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齷齪心思,你以為只要跟王爺朝夕相處就能夠得到王爺的心,成為灝王妃,殊不知你簡直是痴人說夢!你只不過是個低賤的商戶女,連給王爺當妾都不夠資格,我勸你最好趕緊收起痴心妄想。」

    「姬姑娘,人貴自知,不是你的就不要做非分之想。」玉雪溪勾了勾嘴角,輕蔑的掃她一眼,起身走人,「我很忙,還要到災區施粥,就不陪姬姑娘了。」

    姬仙兒怒火中燒,瞪著她離去的背影。

    可惡,若不是王爺派了護衛暗中保護玉雪溪,她定要讓這個賤女人死在災區!

    不行,她得想個一勞永逸的法子,還必須加快腳步盡早找到宋黥安,只有找到宋黥安,她才有機會擄獲灝王的心,扳回一城。

    美金在擁擠的難民收容所里幫忙,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匆匆擠進醫療棚,連忙指著對方,「小姐,您看,那不是神女姬仙兒嗎?她一向對災區的難民嗤之以鼻,怎麼會到最髒亂、最有可能感染疾病的醫療棚來?」

    玉雪溪愣住,停下發放饅頭的動作看著那個一閃而逝的身影,雖然只是匆匆一瞥,但那張側臉足以讓她確定那人就是姬仙兒。

    「是啊,她到災區來做什麼?」

    「小姐,奴婢去打探。」美金放下手中舀粥的勺子,就要離開。

    「欸,你給我站住,她有這些因水患而饑餓的百姓重要嗎?」玉雪溪嚴厲的看她一眼。

    美金連忙搖頭,「當然沒有災民重要,不過,小姐,讓奴婢找個人去打探吧,奴婢覺得她出現在這里不對勁。」

    說完她趕緊拉過一直待在粥桶旁邊,希望能夠多分到一些食物、一身補丁的小男孩,低聲交代他幾句。

    小男孩眼楮一亮,一溜煙的就跑的不見人影了。

    「你跟他說了什麼?」玉雪溪詢問著,不忘發給排隊等著領食物的災民們一人一顆饅頭。

    美金舀粥的動作也沒停,「我說給他兩顆饅頭,讓他去幫我打听清楚,他一口就答應了。」

    「你倒是會利用。」

    「小姐,奴婢這叫各取所需,現在到處鬧饑荒,那個小家伙為了兩顆饅頭,肯定會把事情給辦好的。」美金很有自信的打包票。

    不一會兒,小男孩像泥鰍一樣滑溜的又溜到粥桶旁,「姊姊,我打听到了。」

    「你說!」美金朝他招招手,示意他到她身邊。

    小男孩隨即在她耳邊小聲的將自己打听到的消息一字不漏地全部告知美金,然後接過美金用油紙包好的兩顆饅頭,一溜煙跑了,避免饅頭被人給搶了。

    「小姐,小姐,已經查到了……」她搗著嘴在玉雪溪耳邊小聲說著。

    听完美金說的,玉雪溪有些詫異的挑起眉,「你說姬仙兒是去打听黥安叔的下落?」

    「是啊,奴婢也感到詫異,但是小男孩說姬仙兒已經問過好幾個醫療棚了,她似乎很急著找神醫。」美金一臉困惑的看著玉雪溪,「難道她有什麼重病急需神醫幫她醫治?」

    「沒有再打听到其他的?」

    「沒有耶,不過……好像……好像是跟殘疾有關,那小家伙打听到的就這樣。」

    「殘疾?」難道是跟六爺有關系?

    姬仙兒明知道軒轅璟澤對她沒有任何一點情意,為何還會這麼積極地替他尋找神醫治療殘疾?

    以她對姬仙兒的了解,姬仙兒是無利不起早的,沒有極大的利益絕不會做這些事,更別提前往髒亂的災區,這點她怎麼也想不通,看來得去找娘親听听她的看法才是。

    與此同時,另一處醫療棚內。

    姬仙兒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這里是最後一處,她找遍了芙蓉縣的所有醫療棚,沒有一個大夫叫做宋黥安的!

    那本外史里寫著宋黥安來到芙蓉縣,結識灝王,並為灝王醫好殘疾。既然書上這麼寫,不可能沒有宋黥安的蹤跡。

    「小姐,會不會是宋大夫還沒有到來?」柳絮問著。

    「不可能,他應該到芙蓉縣了,書上……」姬仙兒驚覺自己差點說溜嘴,連忙改口,「我感覺宋黥安已經到了。」

    書上?柳絮眼尾不著痕跡地微挑,什麼書?小姐突然改口是要說什麼?

    書?難道會是小姐常常翻閱,不準任何人踫,只有她知道藏在哪里的那本書?

    「那可能是先前還沒有加入醫治,小姐要不要從頭詢問一次?說不定宋大夫加入別的醫療棚了。」

    姬仙兒用力吸口氣,「你說的沒錯,我們很有可能錯過了,所以我才沒找到。」

    「那小姐我們從頭找吧。」柳絮扶起她。

    「這件事交給你,一有宋黥安的消息馬上回來通知我。」

    連著幾天出入災區,深怕自己不小心染上疫病的姬仙兒對這里是厭惡痛恨,一想通立馬要回到驛站好好地刷洗一番。

    「是的小姐。」

    玉雪溪愈想愈覺得姬仙兒的行為奇怪,回去後決定趁著娘親有空的時候與她好好討論一番。

    用過晚膳後,她便到玉涵成跟李韻所住的院子。

    「爹,娘,你們在用晚膳啊?」

    「溪兒,你用過了嗎?跟爹娘一起用晚膳。」李韻交代一旁的丫鬟,「再備一副碗筷。」

    「不了,我用過晚膳才來的,爹娘趕緊先用膳吧。」玉雪溪走到桌邊坐下,看了下桌上豐盛的晚膳。

    「溪兒來得正好,膳房做了水晶餃,有送到你那里嗎?爹覺得新換的這個廚子小點做得很好吃。」玉涵成給妻子夾了顆水晶餃。

    她搖頭,「不要,我不喜歡吃水晶有給我們那幾位貴客送去嗎?」

    「放心吧,少不了他們的。」玉涵成揉揉女兒的頭說著。

    「給小姐泡盞玉井萱茶。」李韻道。

    「溪兒,這麼晚還來找爹娘有事情嗎?」

    「是啊,有一些事情要請教,我覺得娘應該可以給我答案。」玉雪溪接過丫鬟送上來的茶,用力地聞了下它的香氣,「爹,您可真不簡單,今年氣候多變,玉井萱茶產量不過三斤,都送進宮去了,您竟然還弄得到。」

    「昨天到的,費了千辛萬苦才弄到兩斤,一會兒你拿一斤過去你那里。」玉涵成听女兒這麼一提,馬上貢獻一半,誰讓女兒是爹的小棉襖。

    「我就知道爹最疼我。」玉雪溪滿意的點頭,狗腿地說著。

    旁邊忽然傳來一聲冷哼,她趕緊歪靠在李韻的手臂上,「娘最愛我,我最愛你們兩人。」

    李韻沒好氣的瞪了女兒一眼,輕輕擰了擰她的翹鼻,「你就出張嘴專哄我們兩人。」

    「就是,都這麼大了,早該嫁人了,還這麼愛撒嬌。」玉涵成認同的點著頭。

    「哼,我才不要嫁人,娘不是說了,玉家女兒不愁嫁,不急!」

    「你不急,爹看灝王好像有點急。」玉涵成打趣。

    她囔道︰「爹,您胡說些什麼!女兒很清楚自己身分,不會做非分之想。」

    李韻听這話題好像要牽扯到皇家與女兒未來,擺手,「你們都出去吧。」

    屋內的丫鬟婆子立馬魚貫走出屋子並帶上門,偌大的內廳瞬間剩下他們一家三口。

    「怎麼,我家女兒哪一點配不上他?你不要妄自菲薄。」玉涵成不認同的眉頭微蹙。

    「爹,我們家是商戶。」

    玉涵成一頓,是啊,即使他富可敵國,最終還是個商人,士農工商,商為最末等,讓人最看不起。

    一想到這里,他瞬間萎靡。

    「好了,爹,您別多想,我們做個安分守己的善良老百姓就好,我相信真命天子還在某個地方等我。」玉雪溪反過來安撫自己的爹。

    李韻認同的點了點頭,冷靜的說道︰「溪兒,你能這樣想最好。婚姻並不是簡單的愛情結合這麼簡單,尤其是身分高的門戶,婚姻往往是兩個家族的利益勾結,沒有自主的權力。我們家不缺銀子,娘希望你因愛情而嫁人,但不希望你因為愛上不該愛的人而委屈了自己,灝王他注定不能成為你的唯一,他不適合你。」

    這一番冷靜的說詞讓玉涵成很不能接受,「娘子,就算你分析的都沒錯,現實確實是如此,但是你這麼跟女兒說,不會太狠心了點嗎?」他心疼的看了女兒一眼。

    「爹,我的心又不是陶瓷做的,一摔就破,我很清楚自己的身分,所以不會去追求遙不可及的夢。」

    雖然她對軒轄璟澤的感覺很不同,跟他相處也很愉快,有時甚至會小小幻想自己與他的未來,但她知道身分上的差異,那是橫亙在他們之間跨不過的藩籬。

    誰也無法改變彼此的身分,她有不能屈就的堅持,他們注定只能……無緣。

    因此她一直很小心的守護著自己的心,把軒轅璟澤當成朋友,謹慎的絕對不跨過朋友那條界線。

    「你能這樣想最好,爹就擔心你陷進去。嫁不出去也無所謂,我們慢慢挑,那個把你捧在掌心中的真命天子總會出現的。」玉涵成听女兒這麼說也就放心了。

    「好了,我們不要再討論這個話題。爹娘,你們放心,我不會做出讓你們失望的事情。」

    「好好,我們來說說你的問題。」李韻火速結束話題。

    她不是看不出來女兒對灝王與他人態度不同,但她相信女兒是絕對不會委屈自己,讓自己成為男人的侍妾,不管她對那男人感情有多深。

    「娘,我覺得姬仙兒很奇怪,感覺她不像傳言中那麼厲害,可以預知未來……」

    「娘對這個人並不了解,把你對她的看法與所知的一切全告訴娘。」李韻放下手中碗筷,拿過一旁的玉井萱茶呷了口。

    「是這樣的,娘,據我所知,她預言過皇帝會遇刺,是王爺替皇帝擋了……廬山大佛坍塌、護國寺大火、橫跨永川的永川大橋會斷掉……然後還設計出臨時的便橋,就是用一整排小舟橫跨整個江面,上頭鋪著木板讓人車通過。還有輪椅,王爺所坐的輪椅也是她設計的。

    「因為每一次預言都神準發生,加上又想出許多新奇又實用的東西,她的名聲愈來愈響亮,開始有百姓稱她為神女。只有這次水患的預言失準,負責前往的八皇子才會遇險……娘,您說她怎麼會知道這麼多?大家都稱她為神女,皇帝又信任她,我也不好質疑,可是我總覺得奇怪……」

    玉雪溪將最近積壓在心頭的疑惑以及姬仙兒的所作所為,一股腦地告知母親。

    李韻听完後眉頭微擰,陷入冗長的沉思,眸光微冷,好半晌才緩緩開口,「溪兒,娘懷疑姬仙兒跟娘一樣是穿越者,而不是真的有預知能力。」

    「跟娘一樣是穿越來的!」她搗著嘴驚呼一聲。

    李韻臉色凝重地點頭,「是的,就是不知道她是附身的,還是直接穿越而來的。」

    「所以她跟娘是同一個世界、一個時空的人?」

    「是不是同一個時空娘不清楚,我們那個時空所讀的歷史里沒有一個叫做凌雲的國家,姬仙兒卻知道凌雲國所發生的歷史事件。」李韻拿過一旁微涼的茶湯呷了口,看著茶盞里晃動的琥珀色茶湯,語氣凝重地告知,「娘之所以會確定她也是穿越來的,是因為她請人為灝王做的輪椅是現代的款式,完全符合人體工學,所以娘親才可以肯定她是穿越者,只是她為何會知道未來發生的事情?」

    「既然是這樣……那姬仙兒會不會跟李玉兒一樣是重生的?」

    娘親附身的原主李玉兒很特別,她是個重生的人。

    李玉兒前世雖然活到七老八十,卻是餓死的,死前許願希望來世能夠活在一個可以吃飽飯的年代。

    老天爺給了她重生的機會,讓她回到七歲時。重生後她開始做起生意,用著前世的記憶賣起新吃食,同時努力學習認字,到了十五歲,她已經是個小有恆產的姑娘。

    然而也是那年,李玉兒不小心落水身亡,娘親李韻這才穿越而來,繼承了李玉兒兩世的所有記憶,如此一來,娘親等于擁有兩個靈魂的記億。

    李玉兒重生後,擔心時間久了會忘記前世的一些事情,例如天災人禍等等,于是在識字後將自己的前世記憶與經歷寫成一本冊子,日後好提醒自己該如何避禍。

    娘親繼承了李玉兒所有記憶後,發現那本冊子里遺漏了很多事情,于是將內容重新整理一遍,除了每一年所發生的重大事件外,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也全部記錄下來重新編寫。

    而他們家正是靠這本記憶事件簿趨吉避凶,才能擁有今天這些財富。

    李韻沉吟片刻,「這確實可以解釋她為何知道凌雲國即將發生的事件……」

    可她馬上否決,「不對,她不是重生的,因為姬仙兒所設計的出來物品不是古代會出現的,而是我曾經生活的那個空間設計出來的?」

    「既然她不是重生的,那……她是從哪里來的?」這下玉雪溪更是一頭霧水。

    李韻翹起二郎腿,露出一只縴足有一下沒一下的晃動著,回億沉思,「溪兒,娘還未穿越前,電視劇、小說與電影都很流行穿越題材,例如電視穿、書穿、魂穿等等,還有各種法寶、金手指。

    「而像姬仙兒這一種既是穿越,又清楚了解凌雲國未來的狀況,娘懷疑她不是看了一本以凌雲國為主題的小說,就是得到了一本有關凌雲國歷史的書,而那本書就是她穿越的媒介。」

    李韻眉頭微擰,難以置信的看著娘親。

    玉涵成也是一臉不可思議地望著妻子。

    李韻看著父女倆,「我這麼解釋,你們懂嗎?」

    玉涵成沉點下顎,「大概知道。這個女人真是不簡單,知道利用信仰操縱無知的百姓,娘子,這點她比你強。」

    「她那是缺德好咩,遲早有一天自食惡果。」李韻不屑的撇了撇嘴。

    玉雪溪將娘親說的話理了一遍後,點了點頭,「我大概了解娘的意思了,所以不管她是怎麼穿越來到這,現在她跟我們家一樣都知道未來即將發生的事情。」

    「是的。」李韻喝了口茶,「溪兒,不管姬仙兒是不是真的有預知能力,娘要你盡量避著她,她的所作所為讓娘感覺不是個善類,與這種女人保持距離才能以策安全,懂嗎?」

    「我懂,我也不喜歡跟她打交道。」玉雪溪用力的點頭,「對了,娘,姬仙兒最近透過不少關系在找黥安叔,她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黥安?怎麼,她有病?」玉涵成鄙夷地輕哼了聲。

    玉雪溪搖頭,「我覺得她不是有病,而是要找黥安叔幫人看病。」

    李韻開口,「先跟我說你對她找黥安的看法,我看你分析得對不對。」

    「我的看法啊……」玉雪溪縴手撫著一邊臉頰,雙眸看著上頭的屋頂,「我的看法是……她明知王爺對她沒有感覺,態度十分冷淡,卻還是纏著他,對他更是掏心掏肺。而太子心悅于她,姬仙兒卻對太子冷冷淡淡,同時又急著找黥安叔,我覺得這三者之間有很大的關連。

    「既然她知道未來的事態發展,那麼必定是王爺的未來無可限量,她才會花心思在王爺身上。若是黥安叔醫好了王爺,那王爺還不得更上層樓,最後甚至可能成為這國家的主宰者。所以姬仙兒積極尋找黥安叔,想讓黥安叔醫治王爺的殘疾,並且鏟除我這個障礙。」

    「你的分析很正確,是有這個可能,只是姬仙兒她是個有野心的女子,應該是不會浪費時間在一個無法達成她夢想的人身上,除非……」李韻眼楮倏地一亮,腦海閃過一個念頭,「灝王有可能成為未來的皇帝……」

    「你們母女傻了,下一任皇帝並不是灝王,你們忘了嗎?」玉涵成提醒兩人。

    玉雪溪瞪大眼,她跟李韻想到了一處,「也許……姬仙兒所知道的未來,跟我們所知道的不全然一樣,未來發生了變化!」

    李韻想到這里,神情突然變得很凝重,「溪兒,娘現在跟你說的每一句話都很重要,雖然你一向是個挎得清的,但娘還是要再提醒一次,你要謹記在心。」

    「娘,您說,我記著。」

    「娘知道你跟王爺交情不錯,但是娘希望你現在就開始與他保持距離。娘不希望你最後卷入皇家斗爭,更不想你被人當成絆腳石欲除之而後快,最重要的一點,娘不願你與眾多女人一起分享一個男人。」

    現在就要劃清關系?這一瞬間,玉雪溪感覺自己的心突然變得好沉重,可是看到娘親跟爹那擔憂的眼神,她還是點頭,「爹,娘,我知道,我會開始跟王爺保持距離,不會讓您跟爹擔心。」

    李韻松了口氣,「你能這麼想,娘就放心了。」

    經過李韻的提醒,玉雪溪徹底反省了一番。

    娘親說的有理,不管軒轅璟澤是一輩子都得坐在輪椅上,抑或是如他們所猜測那般,可能會成為皇帝,他的身分擺在那里,足以吸引不少女人前僕後繼,而當中最為凶猛、對他最勢在必得的人,當數姬仙兒。

    如果沒有猜錯,姬仙兒確實是穿越人士,那他們家要盡量避開,以免被姬仙兒猜出她家也有穿越人士,若是被她拿來大做文章,所帶來的將會是滅頂之災,所以他們必須避其鋒芒,為了家人的安全,她不能冒險與姬仙兒對上。

    她只能盡量避著軒轅璟澤……只是……她不是只把他當成朋友而已嗎,為什麼幾天沒見到他,腦子里就會不時浮現出他的臉龐……甚至有點吃不下飯?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