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簡瓔 > 百膳鮮妻 > 第六章 西紅柿醬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百膳鮮妻 第六章 西紅柿醬

作者︰簡瓔

    顧家兄妹在李家做客,夜宿在柳葉軒,李姮漱為兌現自己對顧敏敏的承諾,一回府便一頭鑽進大廚房里,久違的施展身手,風風火火地做了五道菜,那利落的身手和切菜的刀工看得大廚房里上上下下目瞪口呆。他們都不知道自家小姐竟有一手好廚藝,多年來藏得那麼深,都以為她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

    晚上的家宴,因為有顧家兄妹,李雲樵沒敢再讓江琳玥同桌,但她還是不請自來的到了宴廳,說是要伺候老夫人用膳,李雲樵便也沒說什麼,隨她了。

    這些年來他原就寵妾滅妻,若不是上回在壽宴上李姮漱當眾對江琳玥同桌的正當性提出質疑,他原本也不當一回事,後來也不好再讓江琳玥同桌用膳,避免話傳出去遭人非議。

    事實上,這陣子江琳玥沒少對他吹枕頭風,訴說不能同桌用膳的委屈,但他依然不為所動。

    說也奇怪,他覺得漱丫頭好像跟以前不一樣了,雖然她沒說什麼,但看他的眼神,讓他很是在意,使他下了狠心,決定杜絕江琳玥同桌用膳的歪風。

    「既然來了,就多住一陣子。錦州城里有很多值得一游的地方,比方大安寺、頤園、同樂坊,還有賽馬……美食節的活動每天都不同,越後面的活動越是精采,游湖、放水燈,應有盡有,你們可要盡興才回去。」李雲樵扮演著大家長,和藹可親、熱絡、談笑風生。

    他原以為只有顧敏敏這小姑娘一個人來玩,沒想到顧紫佞也來了,他的態度就完全不同了。

    顧紫佞非但是他的準女婿,也是顧家呼聲最高的繼承人,他眼光精準,做生意有一套,連他兄長顧紫仁也望塵莫及,將來對李家的生意肯定有很大的幫助,提前拉攏肯定不會錯。

    李老夫人也連忙幫腔道︰「你們要是只待幾天就回去,我這老太婆可是不依,一定要多住一陣子。」

    她老了,但不胡涂,看兒子的態度也知道顧紫佞是貴客,她自然要幫著拉攏留客。

    顧紫佞微微一笑。「兩位長輩盛情難卻,我們兄妹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李姮漱讓人將她做的那五道菜刻意擺在顧敏敏面前,她微笑指著那五道菜說道︰「敏敏,我答應要做好吃的給你,可沒食言。」

    她自己將稱呼改了,拉近距離,就見顧敏敏對她直呼她名字也沒意見,只眼楮發光的盯著那五道菜,直吞口水,連呼吸都明顯急促了。

    「漱姊姊,都是我沒看過的菜,這是……」顧敏敏也不知不覺自動改了對李姮漱的稱呼,只能說,美食很徹底的拉近了人們的距離。

    李姮漱淺淺一笑,一一介紹,「紅燒大蝦、爐焙雞、蒸鰣魚、蟹生、家常餃子。」今天在逛街時,她注意到顧敏敏特別喜愛海鮮,因此五道菜里有三道海鮮來投其所好。果然,顧敏敏那毫不掩飾吞口水的饞樣,大伙都看在眼里。她忙不迭地夾了一只大蝦,吃得吮指回味,看得李老夫人也不由自主的吞了下口水,可不好和客人搶食。

    轉眼間,顧敏敏這小吃貨將一盤十只大蝦里的九只吃下肚,其中一只被眼捷手快的顧紫佞搶到了,進了他的五髒廟,其余四盤李姮漱做的菜也在眾目睽睽下被顧家兄妹風卷殘雲般的搶食一空,顧敏敏吃得小肚子都鼓起來了,看得眾人目瞪口呆。若不是顧紫佞人高手長,與自己妹子搶食又毫不手軟,估計他也搶不到那麼多,兩人吃進肚的分量可以說是平分秋色。

    李雲樵愣了一會兒,回神道︰「呃——這里還有很多菜,世佷、世佷女,你們要不要嘗嘗其他的菜?」

    哪知道,顧敏敏只夾了一塊賣相很不錯的糖醋排骨,吃了一口便很不給面子的擱下筷子,懶洋洋地道︰「這些怎麼跟漱姊姊做的菜相比?太普通了。」

    李家是經營酒樓起家的,李雲樵身為這一代的家主,對美食也下過一番工夫研究,嘗過的美食不在話下,上回壽宴他分到一小塊李姮漱做的壽桃,雖然也認同做得極好,但他以為只是踫巧罷了,也不相信李姮漱真有什麼廚藝可言。可剛剛那五道菜讓他十分詫異,如果求證後真的是女兒所做,那就疑點重重了,未曾學過廚藝,也未曾下過廚房的漱丫頭是如何做得一手好菜?

    這疑問,不只李雲樵有,李老夫人、江靜芝、江琳玥、李佩兒也有。于是晚茶後李姮漱便被叫到了李老夫人的春安院,在場的還有李雲樵、江琳玥、李佩兒。

    李姮漱心里有數,他們是要會審她,她老早想好一套說詞,不怕他們審問。

    「你從實招來,你到底是如何會做菜的?」今日讓李姮漱搶盡了風頭,李佩兒堵在心口的一口氣沒地方發,一見到李姮漱慢條斯理的進來,劈頭便問。

    江琳玥沉住氣,仔細打量著李姮漱。

    佩兒一回來便把在大街上發生的事詳細跟她說了,李姮漱靠「聞」便正確寫出食材,獲得了昂貴食材獎品,贏得滿堂彩,也得到顧紫佞的贊賞和顧敏敏的崇拜。

    她老早就起疑心了,只不過在老夫人壽宴上做的壽桃,她當成瞎貓踫上死老鼠,認為李姮漱是誤打誤撞做出來的,而且壽桃並不是什麼高難度的東西,多看幾次,偷偷練習一番應該是可以做出來的。

    可是今日李姮漱居然做出了五道工夫菜,她派心腹丫鬟錦繡去大廚房打听過了,那五道菜確實是李姮漱親手做出來的,大廚房里的人頂多打打下手,幫著洗食材而已,每個人都看到了,做不了假。

    除了一手憑空而來的廚藝,還有李姮漱這陣子對她和佩兒的疏離,過去李姮漱最是黏著她和佩兒的,唯她們的命是從,現在不只疏遠,甚至還似在提防她們,過去李姮漱厭煩江靜芝,現在不僅常去江靜芝那里過夜,還天天上李善彬的遠觀軒去督促他讀書,甚至毫無緣由的發賣了前世她最信任的碧水,種種不同于以往的行為加起來,就成了個巨大的問號。

    李姮漱將江琳玥的打量看在眼里,她並不看她們那對心腸惡毒的母女檔,澄澈的眼一眨也不眨的看著李老夫人和李雲樵,恭敬地問道︰「敢問祖母、父親,佩兒身為庶妹,對我如此詢問的語氣是否得當?」

    李老夫人和李雲樵是一愣。

    佩丫頭哪時候不是對漱丫頭這樣說話了,過去也沒听她反彈過,怎麼今日卻對這個有意見了?

    不過,身為長輩,他們自然不能如此響應。李老夫人咳了一聲,輕輕責備道︰「長幼有序,佩丫頭確實有錯,還不快向你姊姊道歉。」

    李佩兒原是不從,看到江琳玥對她使的眼色,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對李姮漱起身一福道︰「妹妹語氣不當,還望姊姊見諒。」

    若不是眼下最重要的是弄清楚李姮漱的廚藝從何而來,她才不會這麼容易妥協。

    「一個家不可失了倫理。」李姮漱下巴微抬,義正詞嚴地說道︰「這一次我就輕輕放過了,不過你要記住,若是日後再對我這個嫡長姊出言不遜,我可要請家法教訓了。」

    家法?

    李老夫人、李雲樵、江琳玥、李佩兒都瞠目結舌,李家的祠堂里確實有家法,但從未用過,也沒人提過,如今從李姮漱口中听到這兩個字,實在無比怪異啊!若說要用家法,過去任性騎縱、無法無天的李姮漱應當要第一個用才是。

    可是,四個人同時感覺到李姮漱的轉變,這種「你才需要用家法教訓」的話自然沒有人說出口。挺直了小身板站在他們面前的李姮漱自有一股氣勢,那種不得隨意侵犯她的氣勢誰都感受到了。

    李老夫人揉了揉太陽穴開口道︰「漱丫頭,雖然剛才佩丫頭的語氣是不對了一點,但她要問的,也是我和你爹要問的,你可得老老實實的告訴我們,不可有所隱瞞。」

    江琳玥幾不可察的揚了揚嘴角,好戲來了,看這死丫頭怎麼自圓其說。

    李姮漱處之泰然地道︰「孫女自當不敢對祖母、父親有所隱瞞。」

    李雲樵點了點頭,接口道︰「那麼你就說吧,你是怎麼學會廚藝的?跟何人所學?又是哪時候學會的?」

    李姮漱啜了口茶,淡定地道︰「女兒是在夢里,與女兒的前世所學。」

    「前世?」所有人都為這意料之外的答案目瞪口呆。

    「是的,前世。」李姮漱擱下杯盞,看著一臉迷惑的李老夫人、李雲樵、江琳玥、李佩兒,徐徐說道︰「前陣子我染了風寒,命懸一線,在我覺得氣若游絲,可能快要魂歸離恨天之際,我的前世入夢來,她教了我廚藝,還教了我許多做人處世的道理。因是我的前世,她說的話才听得進,也才醒悟到過去是多麼任性妄為,讓祖母和父親、母親為我操碎了心,我痛定思痛,決心痛改前非……」

    不等李姮漱說完,李佩兒就忍無可忍的跳了起來。「這、這太離譜了!根本滿口胡說八道……」

    李姮漱沉著的看了一眼李佩兒,李佩兒抖了下,想到家法兩字,她不甘願的閉上了嘴巴。

    李姮漱沉靜的臉龐流露出一抹堅定,她看著李老夫人、李雲樵道︰「漱兒所言,句句屬實,在祖母和父親面前,不敢有半句虛言。」

    李老夫人素來信神,對此說法雖然半信半疑,但並沒有全盤否認,她看著李姮漱問道︰

    「所以你做的壽桃、大鍛、蟹生那些,都是跟你的前世所學?」

    李姮漱恭敬的道︰「是的,祖母。」

    李老夫人咳了聲,不經意的問道︰「你還會做什麼?比方現在適合吃的點心。」

    她呀,沒吃到那五道菜可是遺憾得緊,心里心心念念的都是那五道菜。

    李佩兒不可思議的看向李老夫人,難不成她祖母信了李姮漱,現在要叫李姮漱做點心給她吃嗎?

    該死!該死!該死!這不是為老不尊,什麼是為老不尊?

    「孫女會做一款紅豆包子,雖然跟壽桃大同小異,可更加細致好吃。」李姮漱淺笑盈盈地道︰「祖母若是想品嘗看看,孫女立刻去做給您吃。」

    李老夫人頓時眉開眼笑。「哎喲,都這個時辰了,不會太麻煩你嗎?」

    李姮漱笑容可掬。「說什麼麻煩?祖母要吃的,孫女非但不覺得半點麻煩,心里還高興得很,這證明祖母認同孫女的手藝。」

    李姮漱說話的語氣很真誠,李老夫人瞧著她心里就高興。「我自然是認同了,那你快去做吧。」

    李姮漱起身告退,不看氣炸的江琳玥和李佩兒一眼,帶著喜秋往大廚房去了。

    她一走,李佩兒便氣沖沖的站起來大聲質問︰「祖母、父親,難道你們相信她的鬼話?」

    李老夫人面孔一肅。「什麼你啊你的,說話沒規沒矩,漱丫頭是你嫡姊。還有啊,我說佩丫頭,你以前都不會這樣說話的,怎麼今兒個說話卻這麼沖?你跟漱丫頭不是很好嗎?怎麼,你們吵架啦?」

    江琳玥和李佩兒這才想到李佩兒平常在眾人面前都是扮演溫柔可人、知書達禮的二小姐角色,突顯李姮漱的無理取鬧和不可理喻,可今天她實在太氣了,竟忘了在李老夫人和李雲樵面前做戲,露出了本來性格。

    江琳玥在心里暗喊聲糟,連忙對李佩兒使眼色,李佩兒這才按捺住氣焰,委屈地柔聲道︰「佩兒沒有和姊姊吵架,只是姊姊變得太多,一個不會廚藝的人忽然會下廚了,肯定是邪門的,佩兒擔心姊姊沖煞到什麼不干淨的東西,語氣才急了些,祖母勿要見怪。」

    李老夫人這才緩了面色。「我就說嘛,佩丫頭你最是溫柔體貼、善解人意了,怎麼會口出惡言?原來是擔心漱丫頭啊!」

    江琳玥忙不迭地道︰「老夫人、老爺,依我看,大姑娘確實有些邪門,要不要找個道士來清一清……」

    李老夫人眉角微皺,不快地道︰「請什麼道士?你聾啦?適才沒听到漱丫頭說是她前世前來夢中相會,既有這場好機緣,是天上給的福氣,請道士做法成什麼體統?存心將福分趕跑是不是?」

    江琳玥快氣炸了,袖里的手緊緊攥著,快維持不住面上的表情了,這老太婆分明是貪吃,貪圖李姮漱的手藝,扯什麼福分!

    見李老夫人都說重話訓斥江琳玥了,想跟著說什麼的李佩兒也不敢開口了。

    李姮漱昨晚做紅豆包子時,也給大廚房的人留了一籠,所以一早她踏進大廚房時,所有人都爭先恐後地請教她紅豆包子的做法,直贊嘆她做的紅豆包子是他們吃過最好吃的包子。

    「大姑娘要的一百顆西紅柿和四十顆洋蔥已經準備好了,洋蔥照您吩咐,挑了大的,番前都洗干淨了,您想沾著糖吃還是蜂蜜?奴才馬上給您準備!」大廚房的管事婆子白大娘討好地道。

    「都不是。」李姮漱淺淺笑道︰「麻煩大娘派三個較清閑的丫頭給我,我有活兒讓她們做。」

    「是是,奴才這就指派人手給您。」白大娘忙不迭地應承,又立即拉開嗓門揚聲道︰「琴娘、月紅、棗兒!你們三個快過來听大姑娘的指示干活兒。」

    李姮漱和三個幫手佔據了大廚房的一角,她溫和的吩咐道︰「你們將西紅柿正面用刀劃十字,但不要劃太深,劃破表皮就可以了,再放入滾水中立即熄火,從一數到六十,數兩次之後撈起,再將皮去掉切丁,並將二十顆洋蔥切丁。」

    李姮漱在旁邊看著她們做,直到西紅柿和洋蔥都成丁狀之後,她才道︰「把番前丁、洋蔥丁一塊兒用大火煮滾,加入油、蒜末、白糖、鹽,煮滾之後再用小火煮上半個時辰,期間要經常攪拌,以免焦鍋,攪拌得越糊越好,能多糊就多糊。」

    前世有果汁機、調理機,這里沒有,只能靠人工攪拌了,幸好有三個人,她讓她們三個輪著攪拌,也不至于太累。

    「大姑娘究竟要做什麼啊?」大廚房里上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連大廚房的大廚何泰山都湊過去看,不過他自然是看不明白的,西紅柿蛋花湯、西紅柿煎蛋他都做過,但沒將西紅柿搞到這麼糊過。

    最後的收尾是李姮漱親自做的,她判斷濃稠度差不多時,便讓喜秋將備好的檸檬汁倒入,攪拌幾下,大功告成。

    「這叫西紅柿醬。」李姮漱知道眾人都想知道她在做什麼,便笑吟吟地說道。

    「西紅柿醬?」眾人你看我、我看你,似懂非懂。「大姑娘,這要怎麼吃?拿來喝嗎?」

    李姮漱笑而不答。

    「琴娘,你削幾個馬鈴薯,切成長條狀,不要太細。」李姮漱一邊指導琴娘切馬鈴薯,一邊吩咐白大娘熱油鍋,將切好的馬鈴薯下鍋,炸成金黃色後撈起。

    「大伙趁熱沾著西紅柿醬吃。」

    眾人一吃,都驚為天人。最重要的是,李姮漱用的都不是什麼名貴食材,西紅柿、洋蔥、馬鈴薯都是再尋常便宜不過的食材,卻能創造出如此美味,太神奇了,且一般馬鈴薯都是用來炖菜或煮湯,大姑娘竟然想到拿來炸,這也是他們想都沒想過的料理方法。

    「月紅、棗兒,你們兩個將剩下的二十個洋蔥剝皮,其他人沒事的話,再多削些馬鈴薯來炸薯條,給各院都送些過去品嘗。」

    「是!」白大娘中氣十足的答應,連忙吩咐其他人依樣畫葫蘆去炸薯條。

    另一邊,李姮漱親自示範如何切洋蔥花。炸洋蔥花是美式餐廳常見的料理,這些古人自然不知道,見她將一顆洋蔥切得宛如蓮花似的,都嘖嘖稱奇。

    李姮漱跟著親自做面糊,把玉米粉、面粉、蒜末、辣椒末、鹽、白胡椒粉放入盆中拌勻,然後倒入一點酒再把面糊拌勻,把洋蔥放入面糊里均勻沾上面衣,入油鍋炸成金黃色後起鍋,叫眾人沾著西紅柿醬吃。

    事實上,炸洋蔥花應該要沾塔塔醬比較搭,但要弄到美乃滋、酸奶油、香草粉末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她就不挑戰做塔塔醬了。

    眾人分食著洋蔥花,又是驚為天人,剩下的洋蔥也依照李姮漱的切法,切了油炸。

    李姮漱吩咐喜秋用食籃裝了兩份炸薯、兩份洋蔥花、兩份西紅柿醬。主僕兩人往柳葉軒去,時辰正好介于早膳和午膳之間,可以作為點心。

    兩人到了柳葉軒,看到李佩兒比她們早一步到了,桌上擱著城里赫赫有名的點心鋪——食香鋪子的各種點心,顯然是她派人買來要討好顧敏敏的。只不過,點心還剩了大半,顧敏敏並不捧場,而顧紫佞面前的碟子干干淨淨的,顯然他連動都沒有動。

    「姊姊怎麼來了?」李佩兒見到她,笑得有點勉強。

    「你怎麼來了,我就跟你一樣。」李姮漱微微一笑,自行落坐。

    顧紫佞從李姮漱進來便看著她了,听到她的回答,他勾起嘴角,露出了玩味的笑容。越是和李姮漱相處,越勾起對她的好奇心。兩天下來,發現她和李佩兒並不像傳說中那般要好,听說李佩兒對李姮漱百依百順,而她則是只要李佩兒說的,都會去做,兩個人像連體嬰似的,同進同出。

    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錯,是傳聞有誤,還是她們姊妹翻臉了?若是翻臉了,那很好,最好不要和好,他認為李佩兒是個表里不一的姑娘,她並沒有把李姮漱當姊妹相待。

    只不過,好像不用他擔心,因為在他看來,李姮漱同樣沒有將李佩兒當姊妹看待,呵呵,這樣挺好的,證明他的漱兒很聰明,會看人。

    「姊姊說什麼呢?」李佩兒強顏歡笑道︰「我只不過來給二爺和敏敏送些點心……」

    「我也是。」李姮漱笑著打斷李佩兒。「我也是來給二爺和敏敏送點心。」

    「點心!」顧敏敏一听便跳了起來。「那我現在聞到的香味是?」

    食香鋪子的點心雖然精致,可跟房城最大點心鋪子元味齋做出來的點心大同小異,她根本吃膩了,自然是嘗了幾口給李佩兒面子後就興致缺缺,甚至懷疑兩家大廚師出同門,不然怎麼做出來的招牌點心都一樣?

    「正是我們姑娘親手做的點心,炸薯條和炸洋蔥花。」喜秋笑吟吟從食籃里端出了三個碟子,介紹道︰「薯條和洋蔥花沾著西紅柿醬吃就行了。」

    顧敏敏一看,眼楮都亮了起來,迫不及待用手抓了薯條就去沾西紅柿醬,一口接著一口,左手右手都各抓了好幾根薯條,簡直不顧形象。

    李姮漱笑道︰「敏敏怎麼知道正確的吃法?這薯條原來就是要用手抓著更好吃。」

    顧紫佞認為自己也不能坐以待斃,他立即加入了搶薯條的行列,一邊搶著洋蔥花。這是李佩兒第二回看到顧紫佞與自己妹妹搶食,她怎麼也不相信自己眼楮。

    那個沉著內斂、喜怒不形于色的顧二爺去哪里了?怎麼他會跟自己快、狠、準?

    顧紫佞前世原來就是個貪圖口腹之欲的人,家財萬貫的他,既無家人也無妻兒,他認為吃上一頓美味飯菜比什麼都重要,遇上好吃的,絕不放過。

    所以了,他怎麼可能禮讓顧敏敏?對他而言,顧敏敏就是個任性煩人的小丫頭,他一點都沒有讓她的想法。

    沒一會兒,三個碟子已經空無一物,連西紅柿醬都被沾得干干淨淨,炸物則是連點渣渣都不剩,顧敏敏心滿意足的癱在椅子上,顧紫佞則接過青木遞上的帕子,優雅的拭了拭嘴角的油光,啜了口茶,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

    這個用膳後優雅地擦拭嘴角的動作是他前世和一個洋人學的,他看了之後很喜歡,便學了起來,這一世也保留了這個習慣,李姮漱卻是看得心里暗暗疑惑,難道顧紫佞也跟她一樣有「身世之謎」,是穿越來的?

    「太好吃了……」顧敏敏意猶未盡的舔著唇。「漱姊姊,適才那三樣東西還有嗎?我還想吃,我肚子好餓。」

    她這話完全是不給李佩兒面子啊,李佩兒買來的高級點心幾乎原封不動,她卻對李姮漱討食,還說肚子餓。

    李佩兒咬著牙,恨不得把李姮漱碎尸萬段。什麼前世入夢教廚藝,她才不信!她面前的一定不是李姮漱,她一定要揭穿李姮漱的真面目,她一定要!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