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米恩 > 鬼醫沒人性 > 第二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鬼醫沒人性 第二十章

作者︰米恩

    厲天行為她揉著腫包,煞有介事的繼續訓斥,「以後走路留心點,老是跌出一身傷,就算我提煉再多藥膏,也來不及讓你抹。」

    听見他取笑自己,嚴喜樂小臉微紅,困窘的轉移話題,「你去見過周夫人了?她找你有什麼事?」

    提到王麗芸,厲天行臉上笑容倏地一僵,隨即斂下雙眸不說話。

    「怎麼了?怎麼不說話?」

    「她死了。」

    門外突然傳來的男嗓讓嚴喜樂一驚,趕忙轉過頭看向來人,「你是誰?」

    「在下楚天凜。」楚天凜揚起笑,桃花眼邪氣的朝厲天行一勾,「是天行的師兄。」

    「師兄?」回頭看向抱著她的男人,訝異的問︰「怎麼你還有個師兄呀?」看來她對他的了解真是少得可憐,不僅不曉得他娶妻與否,就連他有師兄都不知。

    緊鎖濃眉,厲天行不悅的糾正,「他不是我師兄,是朋友。」這該死的楚天凜,動不動就想佔他便宜!

    他向師父邱七學醫,楚天凜則和名震天下的「毒蠍女」郝燕,也是他的師母學毒,兩人所學不同,拜的師父也不同,何來師兄弟之稱?

    「哦。」既然厲天行說不是那就不是,況且她比較想知道的是另一件事。「你方才說周夫人死了?怎麼會?她不是才要厲天行到前廳找她嗎?怎麼還不到半天就死了?」

    「她是被人給……」一記凌厲視線掃來,楚天凜頓了會,馬上識相改口,「她掉進河里淹死了。」

    「淹死了?」她驚訝低呼,忙問︰「什麼時候?」

    「你昏倒的時候。」他答得可順了。

    「怎麼會……那洪總管呢?知會他了嗎?」出了這麼大的事,周府的人應當早就亂翻了吧。

    「也死了。」

    嚴喜樂難以置信,瞪大杏眸再問︰「怎麼死的?」

    「也是淹死的。」楚天凜展笑,說謊說上了癮。

    她錯愕得連嘴都闔不上,「這麼巧?兩個人都是淹死的?你在說笑嗎?」

    這事來得太突然,再加上眼前自稱是厲天行師兄的男子在談論兩條人命時竟還笑得出來,讓她不得不起疑。

    楚天凜笑眯了雙眸。「你若不信可以問問天行,他的話你總信了吧?」

    那抹粲笑彷佛能勾魂攝魄,讓嚴喜樂不由得看呆了。她一直以為展大哥和厲天行已是她見過最好看的男子,沒想到這楚天凜更是俊美得讓人無法將視線挪開。

    「周夫人失足落水,洪總管下水救人,結果雙雙斃命。」見她看別的男人看到痴傻,厲天行擰起濃眉,粗魯的扳過她的下顎,沉聲又道︰「看著我,誰準你這麼看著別的男人」

    臉一紅,她睇了眼偷笑的楚天凜,無辜回話,「但你也沒說不準呀……」

    「那我現在說了,收回你的視線,否則……」他傾身逼近,嘴唇在離她一寸之際被她給擋了下來。

    「知、知道了,不看就不看,你別亂來!」

    討厭!這兒還有別人,他怎能說親就親?都不懂得害臊!

    突地,一陣咳嗽聲引起了兩人的注意。

    「說真的,我是不介意你們在我面前親熱,但那周小姐若再不服下解藥,恐怕就是人稱能和閻王搶人的『鬼醫』也救不回嘍—」

    听楚天凜這麼一說,嚴喜樂嫣紅的小臉倏地一白,大喊出聲,「對啊!我差點忘了,快快快!咱們救人去!」

    說完,她一手抓一個,急驚風的往秋棠閣奔去。

    十日之後—

    「小女已是厲大爺的人,理當跟著大爺離去。」周紫芯立在房內,清麗的臉龐瞧不出任何情緒,一雙水眸直瞅著厲天行。

    濃眉微擰,他語氣不佳的說︰「我說過那不過是權宜之計。」

    「不論是不是權宜之計,厲大爺都幫了周府一個大忙,況且,您既開口要了紫芯,紫芯便是您的人,咱們周家講求誠信,且我已遣散府中所有的僕役,並將所有產業交由葉總管代理,現在的我,除了跟隨厲大爺外,沒有其他去處了。」她美眸一黯,垂下螓首。

    從未想過自己還能活著,不但活著,就連殺父之仇都報了,這一切全是眼前男人的功勞,大恩大德無法言謝,她只能為奴為僕,終身侍奉恩人。

    「我說了不需要。」這女人固執的程度非常人能比,不論他如何拒絕,她就是不死心。

    「厲大爺,我—」

    「厲天行,該出發了—」一看見房里的嬌人兒,蹦跳著沖進房的嚴喜樂笑容倏地一僵,吶吶喚道︰「周姑娘……」

    周紫芯朝她微頷首,爾後又轉回目光,定定的看著厲天行,「厲大爺,您既能帶小杰和媛媛回蟠龍山,為何不能帶我?我保證不會給您添麻煩,請您帶我一塊去行嗎?」

    他收了周牧杰為徒弟,也因此,周牧杰得跟隨他返回蟠龍山,周媛媛則是怎麼也不願離開哥哥,不得已,他只好讓她同行,但周紫芯……

    他一把攬過嚴喜樂,俊臉冷凝。「周姑娘,你說因為我救了你,所以你便是我的人是不?」

    說這話時,他明顯感覺到懷中女人僵了下,他薄唇不禁微揚。

    見周紫芯點頭,他緩聲又說︰「既然如此,那你該跟的不是我。」

    此話一出,兩個女人同時一愣,不解的看著他。

    「救你的人是楚天凜,拯救周府的也是他,你真正該報答的對象,是他。」他沒說得很明白,因為嚴喜樂也在場,他不想讓她知道太多。

    當時他的確有辦法救周紫芯,但風綠的解藥需要蟠龍山上的奇鳳花當藥引,若少了那味藥,她身上的毒便無法除去,也就是說,沒有楚天凜由蟠龍山帶來的奇鳳花,她便不能活命,至于王麗芸及洪俊啟……

    他從沒想過要他們的命,若不是他們將主意打到嚴喜樂身上,他也不會讓他們落到如此下場,所以他不是為了周府,周紫芯根本不須報恩。

    周紫芯一震,怎麼也沒想到救她的人竟會是那個俊美邪氣的男人。

    「據我所知,楚天凜在半個時辰前便離開周府往南方而行,若你真想報恩,就不該在此浪費時間。」

    听他一說,周紫芯連忙向他們道別,轉身匆匆離去。

    一直到她遠離了視線,嚴喜樂才悶悶的看著他問︰「你不後悔?」

    「後悔什麼?」

    「後悔將那樣的大美女往外推呀!」她伸出手指戳他結實的胸膛,語氣冷酸。「如果你後悔了,現在去追還來得及。」

    濃眉微挑,他作勢要站起,「既然如此……」

    見他動作,她慌得連忙抓住他,「你要去哪?」

    「喝水。」他嗓音含笑,指著桌上的茶水,戲謔反問︰「怎麼了?」

    「沒、沒事……」嚴喜樂尷尬的收回手,一雙眼卻仍緊盯著他,就怕他當真追了出去。

    那緊張兮兮的模樣讓厲天行輕嘆口氣,將她抱至腿上,「別擔心,我不會去追的,若我真想她留下,方才就不必將她趕走,懂嗎?」

    「……我有件事要問你。」她沒回答,突然一提。

    「什麼事?」

    「你……」局促的扭著手,她掙扎半晌才小聲問︰「你……娶妻了嗎?」

    這個問題困擾了她好一段日子,要是再不問,肯定會悶死。

    厲天行先是微訝,看著那像是要垂到地面才甘心的小臉,突然頓悟,淡笑道︰「沒有。」

    「真的」她又驚又喜的抬頭,喜悅立時漲滿心房。

    「當然。」他拉著她起身往大門走去,「不過就快有了。」

    「什、什麼」愉快的心情維持不到一刻,馬上又跌入谷底。揪著心,她雙眸泛紅,啞著嗓問︰「我能、我能問是誰嗎……」

    他低笑,眸光泛柔的睨著她,「除了你還會有誰?」

    這丫頭當真遲鈍得可以,他若再不明說,恐怕她到死都看不清他對她的情感。

    嚴喜樂倏地止住呼吸,瞪大雙眸,一臉傻樣的指著自己,「我你、你是說,你要娶我」

    她是不是在作夢?

    「樂姊姊、厲大哥,咱們該起程了—」

    遠處,就見周牧杰站在馬車旁,周媛媛則揚著大大的笑靨,開心的朝他們揮著手。

    見狀,厲天行加快腳步往前走去,「時候不早,再不走就晚了。」

    見他不回答,嚴喜樂連忙又問︰「你先別急著走呀!方才你說什麼?能不能再說一次?」她一定得再听一次才能證明自己沒在作夢。

    「我方才說—」如她所願止住腳步,厲天行回過頭,目光灼灼的看著她道︰「我愛你。」

    話語一落,他傾身吻住她。這一吻訴說出他對她無限的愛戀與憐惜,也訴說著她對他的依戀與著迷,他們緊緊擁抱彼此,像是誰都無法將他們分開。

    「哥哥,厲大哥和樂姊姊在干麼呀?」周媛媛瞧得目不轉楮。

    「別看!小孩子不能看!」周牧杰紅著臉,連忙捂住妹妹的眼楮,自己卻忍不住瞟去,嘴角緩緩勾起一抹笑。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01、相公有問題之一《堡主好記性》;

    02、相公有問題之二《鬼醫沒人性》;

    03、相公有問題之三《閻羅欠定性》;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