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米恩 > 閻羅欠定性 > 第十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閻羅欠定性 第十四章

作者︰米恩

    楚天凜因為她一句「楚大哥」,氣頓時消了大半。

    算她識相,若是她敢當著孟修的面喊他「主子」,他肯定會氣到發瘋。

    然而下一刻,他才發覺自己太天真了,不論周紫芯喚他什麼,他永遠都會因為關于她的事而氣得發狂。

    「芯兒!你怎會這麼說?」孟修不敢置信,脫口就說︰「我從來就沒將你當成妹妹,周伯父真的沒向你提起嗎?三年前我去提親,周伯父便答應將你許配給我,之所以沒和你說,是因為當時你還小,打算等你滿十八才上門迎娶,只是沒想到你遇上那樣的事——芯兒,你是我孟修的未婚妻,不是妹妹,從來都不是!」

    周紫芯錯愕極了,爹爹從沒和她提過這件事,她壓根不曉得爹爹自作主張將她許給別人。「孟大哥——你在胡說什麼?我爹他——他怎麼會——」

    「芯兒,我沒騙你,你瞧,」他由懷中拿出一只翠玉,「這玉和你系在腰上的玉佩一模一樣,這是我特地訂制的,世上僅這一對,是我們的訂親之物。」

    瞪著那翠玉,周紫芯都傻了。她以為這是爹爹送她的生辰禮物,一直十分愛惜的帶在身旁,沒想到竟有這一層意思——

    下意識握住腰際上的玉佩,她無措的看著身旁的楚天凜,發現他薄唇緊抿,黑眸冷峻,那漠然的模樣像是不想插手管她的事。

    見狀,她落寞的垂下眸,殊不知楚天凜不是不想管,而是已經氣瘋了。

    未婚夫?未婚夫她竟然有了未婚夫

    他腦中一片混亂,不只沒接收到她求助的眼神,也沒看見她的失落難過。

    「芯兒,你是我的未婚妻,這一回我到繁城除了吊唁周伯父外,另一個目的就是要接你回孟府,挑個良辰吉日好迎你過門。」

    孟修走上前握住她的手,她卻倏地抽回手,表情苦澀。

    他當她是一時沒法接受,不以為意,柔聲說︰「芯兒,我曉得一時間要你接受這件事很困難,不如先和我回去孟府,待你心情平靜後,咱們再談,好嗎?」

    周紫芯心頭紛亂,又看了眼身旁的楚天凜,看他依舊無動于衷,沒像方才那樣激動的攔住她,彷佛知道她有未婚夫,對他而言根本無所謂。

    他——果然是不在意她,或許,他根本就恨不得她自動離開,省得他愈瞧愈厭煩。

    心髒緊擰的疼痛讓她有些喘不過氣,閉上眼,她狠狠地壓抑,堅定地開口,「好!我跟你回去。」

    事情變得一團亂,她本以為她離開,楚天凜就能回復以往的生活,樂得買幾串鞭炮大肆慶祝,怎知,他居然——執意跟她到孟府

    周紫芯很訝異,不敢置信的看著他,他卻臭著臉回她一記惡狠狠的眼神,陰冷的道︰「怎麼?不是說要伺候我一輩子?現下有了未婚夫,所有的承諾都不算數了是不?你想得美!你毀了我自由自在的日子,現在卻想一個人快活,你以為我會如你所願?哼,休想!」

    本以為楚天凜會跟來是因為有那麼一點舍不得她,豈料他不過是不甘被她壞了逍遙自在的日子,而跟來報復她——

    唉!她早該知道的——知道這一切不過只是奢望,期盼愈深、跌得愈深。

    但,盡管她知道,仍無法遏止心頭漫開的疼痛,這會兒更像無邊際般擴大。

    「芯兒,這段日子苦了你,瞧!你瘦了真多,簡直像是一陣風來便能將你吹走了,」孟修殷勤的夾了塊紅燒肉到她碗里,催促著,「這紅燒肉是你最愛吃的,我特地吩咐廚子為你準備,你多吃點。」

    「謝謝孟大哥。」她翻攪著碗里的飯菜,卻沒吃幾口。

    「我爹到外地做生意,過些日子才會回來,到時咱們再細談婚事。爹要是知道你來了一定很歡喜,你不知道從得知你失蹤之後,爹煩惱得好些天睡不著呢!還派人四處打听你的消息,直嚷著非將你找回來不可——」

    一頓飯下來,幾乎都是孟修在說話,周紫芯偶爾應個聲,楚天凜則從頭到尾冷著臉自顧自的吃飯,除了他們三個之外,席中還多了個人。

    「楚大哥,你是北方人,吃咱們南方菜肴會不會覺得不合胃口?需不需要我再讓廚子炒幾樣北方菜?」孟芊容眨著墨筆描繪細致的眼兒,賴在楚天凜身旁,嬌著聲問。

    孟芊容是孟修的妹妹,自孟修接回周紫芯那天,便時常纏在她身旁,可為的不是和未來嫂子培養感情,而是為了能和無時無刻跟在周紫芯身旁的楚天凜多聊天。

    楚天凜身材頎長,一張迷死人不償命的俊顏和對女子體貼溫柔的個性,讓孟芊容第一眼見著他便迷失了心。

    「不用,這菜很合胃口,容兒你也多吃點,多點肉、豐腴些,這樣的女子才惹人愛。」露出今夜第一抹笑,楚天凜也為她夾了塊脆皮酥鴨。

    孟芊容因為他一句「容兒」頓時樂得喜上眉梢,當下又多添了一碗飯。「楚大哥喜歡豐腴的女子?」

    「比起弱不禁風,像竹竿一般的女人,我還偏愛有點肉的姑娘,軟綿綿的,抱起來也舒服些。」他意有所指的看著周紫芯,但沒人注意。

    他太過直接的言語讓孟芊容紅了臉蛋,孟修則是輕咳了聲,連忙轉移話題。

    「芯兒,明兒個是觀音大士的生辰,會有廟會,要不要到廟里參拜,順便去逛逛廟會?」他極力討好她,想舒展她眉間的輕愁。

    「不了,我想——」她直覺要拒絕,可話還沒說完就讓孟芊容抓著手搖晃著。

    「去嘛去嘛!芯姊姊,你到咱們雲霄城都半個月了,還不曾踏出門口半步呢!咱們這兒的廟會挺熱鬧的,各地虔誠的善男信女都前來參拜,是三年一次的盛大廟會,就算不逛廟會,去廟中祈求平安也好,你就去嘛!」

    以往廟會都是哥哥陪她去,今年芯姊姊來了,哥哥定不會再陪她,如果芯姊姊不出門,她愛慕的楚大哥也就不可能出門了。

    雖然孟芊容不曉得楚天凜為何非得跟著周紫芯,但她才不管那麼多,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讓周紫芯答應出門,這麼一來,她就能和愛慕的楚天凜一塊去逛廟會。

    「芊容,我——」周紫芯很為難。

    她根本沒心情去逛什麼廟會,但孟芊容纏功一流,根本不給她拒絕的機會。

    「拜托!」孟芊容雙掌合十,乞求的看著她,「芯姊姊,你若是不去,哥哥肯定也不會去,往年都是哥哥陪人家的,今年有了你,哥哥見色忘妹,肯定不會陪我,你就去嘛!好不好?好不好?」

    「芊容!你這妮子——」面色一紅,孟修真不知是該高興妹妹比他還會說話還是生氣底被掀了。「芯兒,你就去吧!要是不去,這丫頭肯定會吵得天翻地覆,不達目標誓不罷休!」

    拗不過這對兄妹的請求,周紫芯終是答應了。「好吧。」

    「太好了!」孟芊容高興的跳起來,轉身抱住楚天凜的手臂,撒嬌的說︰「那楚大哥你也一起去好嗎?不然哥哥和芯姊姊卿卿我我的,我一人好孤單呢!」

    這親昵的動作讓周紫芯看得臉色微白,放在腿上的雙手不覺緩緩收緊。

    芊容——似乎很喜歡楚天凜。美眸瞥向楚天凜,見他莫可奈何的點頭答應,嘴角卻是帶著寵溺的微笑,她眸色一黯。

    看來,楚天凜也很喜歡她。

    這樣很好,至少他肯笑了而不再冷著張臉,即便他的笑,不是對她而展——

    翌日,四人起了個大早,天未亮便出門朝雲峰上的觀音廟出發,不乘轎、不乘馬車,以徒步表示對觀音大士的敬重及自身的虔誠。

    孟修偕同周紫芯並肩走在前頭,楚天凜則和睡眼惺忪的孟芊容走在後方,四人走走停停,耗費了近一個時辰才來到雲峰的山腳下。

    「哇!」看著眼前連綿不絕的長梯,孟芊容整個人都醒了。「這階梯會不會太長了些呀?」

    孟修聞言笑道︰「這階梯名喚『如意梯』,共一千一百一十一階,上頭有棵千年神木,據說只要能全程走完,並在樹上結上寫了心願的布條,便能心想事成。」

    「一千一百一十一階」孟芊容咋舌,眉頭霎時一皺,垮下了臉。「哥,怎麼你之前不曾帶我走這條路?你這一回該不是要我走這看不到盡頭的階梯吧?」

    光听這數字,她就一陣頭昏腦脹,更遑論是走完它了。

    「以往你這丫頭都睡到日上三竿,來到這兒都晌午了,我要再帶你走上去,只怕一天就這麼耗費光了。」無奈笑著搖頭,孟修轉頭看著痴痴望著如意梯的周紫芯說︰「我是特地帶芯兒過來瞧瞧的,等會兒咱們再繞到後山,走以往那條路上去。」

    聞言,孟芊容松了口氣,「好險!我可一點也不想領教這堪稱惡夢的如意梯。」

    「芯兒,咱們走吧!」看夠了也該走了,孟修柔聲喚著周紫芯。

    「——孟大哥,我能不能由這上去?」靜了很久,周紫芯回過身,乞求的問。

    「嗄」他怔了一下,「你要走『如意梯』?」

    「嗯!我想上去許個願。」

    「這——你確定?」不是他不願意,而是她那麼瘦弱,他怕她走不到一半便撐不下去。

    「我確定,我想走上去。」她堅定的點頭。

    「那——」既然她如此堅持,孟修只得轉頭看向自家妹妹,「芊容,你听見了,芯兒說想走如意梯——」

    「不不不!打死我都不走,這要是走下去,我不滾下來也廢了一雙腿,我才不要!」孟芊容拼命搖頭,眼珠子一轉,嘻嘻笑的拉過一旁的楚天凜,「不然這樣,哥哥你陪芯姊姊走如意梯,我和楚大哥則由後山上去,你說好不好?」

    還沒等到孟修道聲好,一直不出聲的楚天凜此時開了口—

    「既然來了,我也想走走這『如意梯』。」

    「什麼」孟芊容臉又垮了下來。「楚大哥——你非得走這如意梯嗎?」

    她本以為能和他獨處的說——

    楚天凜點頭,輕聲道︰「你要是不想走,不如讓你哥哥陪你一塊從後山上去,我和紫芯一同走如意梯。」

    紫芯?周紫芯訝異的回眸看他。

    這是他第一次喚她的名字,以往他不是罵她笨女人便是固執的女人,再不,就是麻煩的家伙——

    沒想到,由他口中听到自個的名字,她以為自己早已死了的心,竟又開始悸動不已。

    這的確是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但孟修可不認為,第一個跳出來反對。

    「我看還是一同走好了,既然芯兒想走如意梯,芊容你也不曾走過,就當作一次經驗,大伙一塊上去。」下了定論,他逕自帶著周紫芯便要上梯。

    他可不是傻子,即便這十幾天來,楚天凜對芯兒不聞不問,話也不曾說上半句,但他的眼神卻是無時無刻鎖著她,那之中有怒氣、有掙扎、有挫敗和明顯的——情感。

    他敢肯定,楚天凜絕非像表面上對芯兒的那樣冷漠,這男人究竟懷著什麼心思他無從得知,但直覺告訴他,楚天凜對芯兒絕不單純,他不能讓他們獨自相處。

    「不要!我不要上去,我要由後山乘轎上去!」孟芊容扁著嘴,不依的杵在原地,「哥哥你這討厭鬼,芯姊姊來了之後,你什麼都順著她,我才是你妹妹呀!你怎麼能罔顧我的意願?」

    討厭、討厭、討厭!為什麼大家都順著芯姊姊?最疼愛她的哥哥听她的,她最喜歡的楚大哥也听她的!那她呢?他們怎麼可以厚此薄顧!

    「芊容!」對妹妹的無理取鬧,孟修難得板起臉孔,「別耍性子!快跟上!」

    被哥哥那般嚴厲的吼著,孟芊容頓時紅了眼眶,「臭哥哥!我說了我不要嘛!我才不走這勞什子如意梯,是你自個說只是來看看,為什麼芯姊姊一句話你就改變主意——嗚——我討厭你——」

    說著說著,被慣壞的她竟就當眾哭了起來,讓周紫芯和孟修皆不知所措。

    「孟大哥,既然芊容不想走如意梯,那咱們就別走了,大伙一塊由後山上去好了。」雖然可惜,但也只能這樣了。

    孟修哪里會看不出周紫芯眼底的失落,無奈的瞪了眼哭得淅瀝嘩啦的妹妹,他嘆了口氣,「別讓芊容壞了你的興致,就照楚兄說的做吧!我帶芊容由後山上去,你和楚兄就走如意梯,咱們約在神木那兒見。」

    他只能妥協,誰教他舍不得芯兒失望。

    「既然決定了,就走吧!」冷眼旁觀的楚天凜率先邁步,周紫芯則朝他們兄妹頷首道別後,便匆匆跟上。

    看著一前一後走遠的兩人,孟修只得無奈又沒轍的拎著任性的小妹往後山走。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