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丹甯 > 腹黑擒妻計 > 第十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腹黑擒妻計 第十六章

作者︰丹甯

    余夢嵐走得很快,此刻她真慶幸自己穿的是平底鞋,健步如飛,但速度再快也比不上身後男人那聲大喊—

    「嵐嵐。」

    于是她不得不停下腳步。

    沒辦法,他不要臉,她還想要。

    她怕他會在醫院里大聲嚷嚷,尤其這里還都是VIP病房,更是吵鬧不得。

    「有事?」她的聲音冷冰冰的。

    「何必這麼生疏?能重逢也是種緣分。」他朝她走近了幾步,「嵐嵐,我真的很遺憾你沒能來參加我的婚禮。」

    「楊為軍,你的性子我還不了解嗎?都這麼久沒聯絡了,你突然邀我參加婚禮,不就是想炫耀自己娶了國信院長的女兒?」她冷笑。

    被她說中心中想法,楊為軍尷尬了下,但很快又恢復正常,「我也只是想讓你知道,若以後有需要可以來找我……我外公先前也和你說了吧?國信在各方面都比和誠好,你可別不好意思開口。」

    說著,他暗自輕蔑一笑。

    自從和國信醫院院長的女兒交往後,他的身價水漲船高,他巴不得能昭告天下,讓過去認識或不認識的人都來巴結自己。

    特別是眼前這女人。

    雖然當初是自己先劈腿偷吃被她逮著才分手,但先提分手的人是她,讓他面子有些掛不住。他交過的女朋友不計其數,唯有這個掛著他女友頭餃最久的余夢嵐敢甩了他,為此多年來他始終無法釋懷。

    他想看她求他、想在她眼中看到妒羨後悔,而不是像這樣淡漠的,彷佛一點也沒將他看在眼里。

    關于這點楊為軍倒沒有解讀錯誤,余夢嵐的確不羨慕也不想理他。

    「國信確實各方面都好,但有你在這點就讓我不想考慮。」既然他听不懂暗示,她也懶得再多加糾纏,直截了當地表達自己對他的不屑,「失陪了。」

    說完,她轉身準備離開。

    「等一下,余夢嵐!」楊為軍還想留住她,連忙一把捉住她的手。

    「放開我。」她冷聲道,這會她又開始後悔沒穿高跟鞋,不能狠狠給他一腳。

    「我……」他還想說什麼,卻有個突然冒出的威嚴嗓音打斷了他的話。

    「這位先生,請問你抓著我女朋友的手是有什麼事嗎?」

    楊為軍抬頭,看到一名長得極好看的男人站在不遠處,正蹙眉瞪著他拉住余夢嵐的手。

    男人長得斯文俊秀,表情也稱不上凶惡,可目光十分嚴厲,楊為軍不禁松了手。

    「騏!」余夢嵐眼一亮,立刻朝他奔去,看也不看楊為軍一眼。

    韓騏在女友靠近時,握住她伸來的手,臉上表情也變得柔和,「事情處理好了嗎?」

    「嗯,可以走了。」她握緊了男友的手。

    既然老將軍是楊為軍的外公,那就沒什麼必要讓韓騏和他見面,再說,她也看開了,他們都是靠著自己的能耐才走到今天的,說不定還是因為待在和誠這種不大不小的醫院,「身分」才沒有曝光,又何苦非要靠誰的裙帶關系進大醫院不可?

    「你的朋友?」韓騏覷了楊為軍一眼。

    「不是。」她很干脆的否認。

    「那好吧。」他聳聳肩,低頭沖著她笑了笑,「晚餐想吃什麼?」

    奇怪,他今天怎麼笑得特別溫柔?

    那雙眼專注的瞧著她,彷佛她是什麼易碎的琉璃,需要他仔細呵護,看得她心中一動,若現在有任何韓粉在旁邊,一定會為了他此刻的笑容尖叫……事實上她現在就有這種沖動,只是她硬壓抑了下來。

    然而,看他的笑容加深,眼中透著了然的光芒,她只能嘆口氣,忖著果然一切都瞞不住他。

    看來戀愛中的男人,第六感也挺強的啊……

    「今天很累,隨便吃吃就好。」她放軟了語氣。

    她不想和某人一樣無聊,故意說些很高級的餐廳好炫耀自己的身家。

    「那吃街口的烏龍冷面?」

    「嗯。」她胡亂點了點頭。

    「走吧。」

    楊為軍看著他們先是旁若無人的聊了一會,接著又攜手離去,壓根沒將自己放在眼底,而他也全然插不上話,心底積著一股郁氣無從宣泄,只能以恨恨的目光看著兩人漸漸遠去的背影。

    那男人異常的眼熟,雖然他一時間實在想不起他究竟是誰,但看對方從容閑適的氣度和架式,只怕不是普通的角色……

    余夢嵐是如何攀上對方的?明明前陣子打听時,還沒听說她交了男友啊!

    打從娶得國信醫院院長的女兒為妻後,楊為軍始終認為自己是人生勝利組的一員,然而為何在見了那兩人自然不做作的互動後,他卻覺得自己徹底輸了?

    「剛才那位究竟是誰?」待進了電梯,韓騏終于開口問道。

    「你不是早就猜到了?」不然沒事對她放這麼強的電力干麼?余夢嵐撇了撇唇,不怎麼情願道︰「前男友啦。」

    「唔—」他若有所思的拖長了尾音,臉上的表情高深莫測。

    「不準你笑我眼光差!」她立刻瞪向他。

    韓騏笑了,「哎呀,被發現了啊?其實我一直慶幸余醫師的眼光不怎麼樣呢,否則怎麼會答應和我交往?」

    「哼。」余夢嵐的語調听起來似乎很不滿意,但唇角的弧度卻泄露了主人的真實心情。

    韓騏接著又問道︰「哪一任?」

    余夢嵐不是很想提,因此隨口說了句,「干麼,吃醋啊?」

    沒想到他居然大方的承認了,「是啊。」

    「……」好吧,她認輸,「第二任。」

    「在你生日劈腿的那個?」

    「嗯。」她的語氣听起來很不甘願。

    韓騏微微揚唇,「余醫師。」

    「干麼?」

    「雖然你說你的生日總是充滿不幸,可除卻你雙親的事,我倒覺得生日這天是我們的幸運日呢!」

    「啊?」她一愣,抬頭疑惑的望著他。

    「我的情敵們分別在你五年前以及十二年前的生日時,徹底消失在你的生命中,對我來說難道還不夠幸運?」他愉快的說著,顯然心情極好,「你不也一樣?就是因為你曾在五年前和十二年前的生日那天,和兩個爛男人分手,現在才會和我在一起啊。」

    余夢嵐不可思議的瞪著他,他居然這樣解讀她的「生日詛咒」?

    「你真的很會說一堆歪理耶!」雖然覺得他根本在胡說八道,她還是被他逗笑了。

    哎唷,這男人怎麼這麼妙?讓她不愛都不行。

    「我有說錯什麼嗎?」他挑眉反問。

    沒有,她覺得他說得有道理極了。

    余夢嵐噙著淺笑用力搖頭。

    「韓醫師。」她主動挽住他的手臂。

    「嗯?」

    「怎麼辦?我突然很想和你一起慶祝往後每一年的生日。」

    只要他們對這段感情一樣堅定又有信心,外頭那些紛紛擾擾,終有解決的一天。

    沒什麼好怕的,她已經明白,往後無論他或她遇到什麼困境,都不需要一個人面對。

    韓騏先是一怔,隨後溫柔的輕笑,「當然,只要你願意的話。」

    隨著感情日趨穩定,余夢嵐與韓騏的生活有了些許改變。

    盡管平時兩人各自忙碌,並不太會干涉對方的作息,但仍盡量抽空和彼此相處。

    所以此刻余夢嵐的宿舍里出現了燈關一半,開一半的情景。

    暗的那一邊,韓騏躺在鋪了新床墊的單人床上熟睡,而亮的那一邊,則照著剛洗完澡的余夢嵐,她正盤著腳坐在電腦前逛網拍。

    韓騏的住處離醫院不近,就算不塞車也要半小時車程,因此最近他若工作得晚了,偶爾便會留宿在她這里,只是宿舍的單人床擠不下兩人,為此余夢嵐特地清空了另一張床,還替他買了新床墊鋪上。

    明天韓騏一早又有排刀,她見時間晚了,而他似乎也很疲倦的樣子,便留他睡在宿舍。

    而她今天晚上經歷了那些事後,此刻還沒什麼睡意,因此上網爬爬文、逛逛網拍當她的宅女。

    「嗯……」她左手支著頭,右手食指滾動鼠標下拉網頁,想象那穿在男模身上的恤套到自家男友身上會是什麼模樣。

    應該還不錯吧?不過她不確定這尺寸穿在他身上會不會不合身。

    管他的,先買再說,大不了不喜歡再退貨。

    于是她愉快且熟練的點下購買,接著以信用卡結帳……

    就在這時,她的私人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她嚇了一跳,怕吵到韓騏,連忙將手機接起,並刻意壓低了聲音,「媽你找我?」

    「你在哪,說話怎麼這麼小聲?」章明珠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啦,你等一下……」她回頭看了一眼,暗自慶幸他沒被吵醒,立刻捂著手機通話孔走出房間,然後才恢復正常音量,「有什麼事嗎?」

    「沒事不能找你?」

    「我沒那個意思。」她嘆氣,「不過你若又是打電話來叫我去相親或和韓騏分手,那還是別說了。」省得兩人都不開心。

    「他現在在你身邊?」

    「嗯。」她不想瞞著母親。

    「那姓韓的就這麼好,好到讓你寧願和我作對?」章明珠冷聲道。

    「媽,不是我為了他和你作對,而是你非要逼我們分手不可。我不明白,為什麼你就這麼討厭他。」

    「我不是討厭他……」

    「對,你只是覺得他配不上章明珠的女兒。」余夢嵐頭疼的揉了揉額角,「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韓騏喜歡的是我,不是章明珠的女兒這個身分,而我喜歡的也是那個叫韓騏的男人,不是他背後代表的財富。」

    「所以你已經認定他,不打算改了?」

    「以後的事誰也不能保證,但至少目前為止,我想和他共度一生。」她堅定而明確的表達自己對韓騏的情感。

    也許過去曾有過疑惑和不確定,可現在的她不會再逃避了。

    「就算你會害了他?」

    「什麼意思?」她沉聲問道。

    章明珠冷笑,「真令人意外,他竟然沒告訴你?」

    她一愣,心中突然有些不安,「他該告訴我什麼?」

    「別跟我說你不知道他最近惹上什麼麻煩。」

    她輕抽了口氣,驀地明白,「那對夫妻……是你慫恿他們去告韓騏的?」

    「什麼慫恿?我只是鼓勵他們爭取自己的權益罷了。」

    「你所謂的爭取權益,就是硬要告根本沒有過失的醫生」余夢嵐揚高語調。

    她簡直不敢相信,她以為母親只是口頭上反對而已,沒想到竟會故意陷害韓騏,而且听母親的語氣,韓騏顯然也知情

    他為什麼不告訴她呢?他沒說……是怕她擔心吧?

    但現在她由母親的口中得知此事,除了擔憂外,更加自責。

    「這年頭醫生被病患告可是稀松平常的事,特別是外科醫生,醫療糾紛不少,你待在醫院應該很清楚不是嗎?」

    她閉上眼,深吸了口氣,才道︰「那不代表你可以找人去陷害他。」

    「你若肯和他分手,我也不會再對他如何……」

    余夢嵐再也听不下去,直接結束通話,然後關機。

    沒想到事情竟是這樣……

    她靠在牆上,腦袋一片空茫,心又累又冷。

    為什麼會這樣呢?

    她不過想找個和自己心靈契合的男人,平平順順過一輩子罷了,又不求大富大貴,為什麼如今連這小小的心願也是奢侈的夢想?

    她不想因為母親的威脅和韓騏分手,但她更不想害了他。

    他是如此優秀的外科醫師,還有著大好前程,不該因為自己而遭受詆毀中傷。

    「怎麼辦……」她無力的蹲下身,突然覺得掌中的手機很燙手。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