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丹甯 > 腹黑擒妻計 > 第十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腹黑擒妻計 第十二章

作者︰丹甯

    「今晚要吃什麼?」余夢嵐直到車子駛離醫院後才問,她向來習慣把煩惱吃什麼的工作丟給他。

    韓騏的品味極好,對吃雖說不上挑剔,但選的餐廳菜色都一定在水準之上。

    沒想到他卻道︰「今天不去外面吃,回我家。」

    「你會煮飯?」她瞪大了眼。

    一個人從里到外全才到這種地步,會不會太過分了點?

    「不會。」他很干脆的承認。

    呼,還好。她松了口氣,否則當他女朋友壓力好大啊。

    「呃,等一下,既然你不會煮,怎麼又要去你家吃飯?」

    「我不會煮,但有人會啊。」

    「……別告訴我那個『有人』是你老婆。」

    「原來余醫師打算開始惡補廚藝了?還真是令人期待呢。」韓騏笑了,「不過今天不行,今天我弟媳開伙,我們去蹭飯。」

    「你弟媳?」她一愣,忽然想到他先前說過的話,「你是說那個家里開關家酒樓的?」

    「是啊,她的廚藝可比酒樓的廚子好多了,可惜不在餐廳里工作,想吃她做的料理可不容易。」

    「被你說得我都餓了。」關家酒樓可是高級中式餐廳的代表,他弟媳的廚藝竟然比那些廚子更好,真是令人難以想象,「不過你怎麼會跟你弟媳很熟?你和你弟不是……呃……」她斟酌了一下用字,卻找不到適合的詞。

    「你是要說,我們同父異母,他母親又恨我媽入骨,照理說兄弟倆感情應該不好,怎麼我好像跟我弟媳處得不錯?」他挑眉問道,盡管過去從未討論過彼此家里的事,不過他顯然並不意外她知道這些。

    「其實我和我弟也是近幾年才比較頻繁的往來,畢竟是有著一半血緣的手足,難道要互恨一輩子?幸好我們對袁家家業都不感興趣,沒什麼利益沖突,相處起來才沒太尷尬。」

    余夢嵐愣了好一會,才突地失笑,「我還以為你這人沒什麼心肝,誰都不在乎呢,沒想到卻和理應仇視的異母弟弟這麼好。」真出乎她意料之外。

    「我沒心肝?」正在開車的男人睨了她一眼,「余醫師,全世界就你最沒資格講這話。」

    也不想想他對她是如何的掏心掏肺,真是沒良心。

    「好啦,我知道你對我最好,這樣可以了吧?」她抿唇一笑,軟聲道。

    韓騏輕哼了聲,這才沒再說什麼。

    不過,其實她並不覺得自己有說錯,兩人在一起好一段時間了,她幾乎沒見過或听過他談起朋友跟親人。

    像他這樣的人,表面上謙和有禮,與人和善,實際上卻很少真正在乎誰,而他待她好,是因為他真的愛她,這點她不曾懷疑。

    以他的脾性,這世上能讓他敞開胸懷真心以待的人,恐怕還數不滿五根手指頭,因此她很意外他那異母弟弟會是其中之一。

    四十分鐘後,當車子停在某棟別墅前,曾到過男友家幾次的余夢嵐驚訝的發現這兩兄弟居然是鄰居。

    韓騏大方的拉著她去按了那離他家沒幾步遠的住戶電鈴。

    很快的,大門被打開了,一個年輕的女孩探頭出來,看到兩人立刻笑眯了眼,「哇,大哥,這位漂亮的姊姊就是大嫂吧?」

    這陣子被同事們調侃習慣,以為自己已經夠堅強的余夢嵐,卻為那聲大嫂而害羞了。

    她雙頰飛紅的道︰「呃,你叫我夢嵐或嵐嵐就可以了……」

    「嵐嵐姊好。」女孩馬上開心的喚道︰「我是小藍。」

    「你好。」才看第一眼,她就喜歡上眼前這單純天真的女孩。

    「先進來吧,我再炒個兩道菜就好了。」小藍熱情的招呼著。

    「需不需要幫忙啊?」她進屋的同時忍不住問道,「炒菜什麼的我做不來,不過我可以幫你做些雜事、打打下手。」

    雖然韓騏說沒關系,不過她總覺得到人家家里兩手空空就有些失禮了,又坐在客廳等著白吃白喝更不好。

    小藍愣了下,大概來過的客人都沒這麼問過,但她很快便又笑道︰「暫時不用啦,我都弄得差不多了,倒是等會吃完飯後,你可以幫我洗個水果嗎?」

    「當然沒問題。」這工作對她來說的確簡單多了,余夢嵐松了口氣。

    她在玄關脫了鞋後,一走進那與韓騏家格局頗為相似的客廳,就見到一個男人。

    想必這位就是韓騏的異母弟弟,袁老爺子的嫡長孫吧?

    只是她不得不說,他們兄弟長得可真不像,雖然都有副好皮相,卻有著截然不同的神韻和氣質。

    那男人偏頭瞧了她一會後,露出極淡的笑意,「你就是韓騏的女友?真是辛苦你了,幸會。」

    「……」余夢嵐無語了。

    咳咳咳,他連名帶姓叫自家兄長也就算了,那望著她的同情眼神又是怎麼回事?

    這對兄弟的感情,和她先前以為的兄友弟恭似乎有很大一段差距,但可怕的是,她不但不覺得奇怪,居然還有種「果然是這樣啊」的Fu。

    這位年紀其實還比她大上一些的「弟弟」,顯然非常了解自己的哥哥是什麼樣的人。

    「放心,再辛苦也不會比小藍辛苦。」韓騏唇一勾,犀利的回嘴,「我可舍不得讓女朋友下廚。」

    男人立刻不客氣的輕哼,「是舍不得還是怕她燒了你家廚房?」

    余夢嵐好笑的看著他們倆斗嘴過招。她沒有兄弟姊妹,很羨慕這兩兄弟之間那種不需言明的默契,以及對彼此的徹底了解—雖然她相信若自己這麼說,他們絕對不會承認。

    哎呀,真糟糕,向來孤僻不愛交朋友的她,好像已經開始喜歡這對夫妻了!

    今日的這頓晚餐,賓主盡歡。

    小藍的廚藝自是沒話說,如果她願意去關家酒樓掌廚,余夢嵐覺得自己肯定天天跑去捧場。

    可惜小藍只煮飯給自己人吃……還好,以她們現在的關系,就某種角度來看,也勉強算是「自己人」。

    余夢嵐一直覺得這對夫妻會湊在一塊是件神奇的事,小藍性子單純溫和,待人總是笑咪咪,可韓騏的弟弟袁睿純卻言詞犀利,說話刻薄偏偏又無比精準,只有在面對小藍時才會透露出幾分溫柔。

    嗯,袁睿純的性子,其實有點像沒偽裝的韓騏吧?一頓飯下來,余夢嵐已經毫不懷疑這兩人是兄弟了。

    飯後,小藍進廚房切水果,她立刻自告奮勇的進去幫忙。

    男人們收拾好餐廳後,便移至客廳聊天,而兩個女人則在廚房里嘰嘰喳喳。

    「有嵐嵐姊陪著大哥,我想睿純也能松口氣了。」小藍忽道,「大哥可是將睿純當成很重要的親人,今天他迫不及待把你介紹給我們,顯然非常重視你呢。」

    她一愣,隨即笑道︰「韓騏都這麼大個人了,又聰明絕頂,有什麼好擔心的?」

    「誒,別看他們兄弟斗嘴斗整晚,感情其實好得很呢。」小藍一面削著水梨一面道,「那挺不容易的,上一代的人都不希望他們兄弟走太近,我婆婆一直恨著大哥和他母親不說,她多年來還牢牢握著袁家大權,不讓任何人染指,偶爾在路上遇到他們母子,也總是極盡嘲諷之能事;相反的,大哥的母親則是一直忍讓,還要大哥無論如何都別和睿純爭。」

    「爭?我看他們該擔心的是沒人想繼承祖業吧?」她挑眉,「袁家固然家大業大,也不是所有人都想要。」

    他們兄弟倆在自個的事業上都頗有成就,顯然皆無心繼承家業。

    「是啊,所以我覺得大哥很可憐,知情的外人總以異樣眼光看他,而自己的父母又都不了解他。」小藍嘆氣,「睿純雖然得不到父愛,但也因此不用背負親情包袱,我公公表面上把所有的愛都給了大哥他們母子,然而相對的卻也給了大哥許多壓力,讓大哥沒辦法反抗父母以愛為名所賦予他的枷鎖。」

    余夢嵐明白小藍的意思,她甚至覺得自己很能體會韓騏所承受的壓力,因為她也多少有一些這種感覺。

    如果父母待他們無情,也許還能毫不在乎的轉身離去,反正是父母負他們在先,她並不相信「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這句話。

    可倘若父母曾為他們拋棄一切……就像袁父放棄家產、拋妻棄子,只為和韓家母子在一起,也像章明珠為了照顧她這個女兒,終生不再出嫁。

    他們做子女的,縱使無法認同父母的想法及作為,又怎麼能公然反抗?

    小藍繼續道︰「本來睿純也受我婆婆的影響,不喜歡大哥,但這幾年大哥時不時便來拜訪,和他培養感情,久而久之,兩人也就慢慢熟稔起來。」

    拜訪?培養感情?是太無聊、沒事做才上門找人斗嘴吧?余夢嵐暗暗嘀咕。

    韓騏在面對袁睿純時,根本就把什麼優雅舉止和氣質統統都扔到一邊了,擺明以和弟弟拌嘴為樂。

    「嵐嵐姊,我很希望能快點和你成為鄰居喔。」

    余夢嵐回神,看著女孩真誠的笑臉,不禁微笑,「我也很希望能有你這麼個可愛的妹妹。」

    同時間的客廳里,兩個男人正閑聊著。

    「沒想到居然有勇者為民除害收了你,真是了不起,我太敬佩她了。」袁睿純故作嘖嘖稱奇。

    「你以為我和你一樣沒人緣?外頭想當韓太太的女人多得是。」韓騏懶懶地反擊。

    「我就不信那些女人在發現你的真面目後,還剩多少敢和你在一起。」袁睿純也不客氣的吐槽。

    「反正那都不重要,我只要有余夢嵐就夠了。」他無所謂的道。

    「韓騏,你真的陷下去了。」

    「你這結婚滿兩年的男人好意思說我?」

    袁睿純笑了,「好啦,不鬧了,只是我很好奇,你們談過結婚的事了嗎?」

    韓騏睨了他一眼,「交往也沒很久,談那些未免太早。」

    「話可不是這麼說,能讓你開口說要交往的女人,離韓太太也不會太遠了。」

    韓騏承認弟弟說的是事實,雖然他不曾對夢嵐許諾過什麼天長地久,但其實他們心底都很清楚,此生要再遇上如此心靈契合的人,怕是不容易了。

    有些人、有些事,不需要長年相處就能了解。

    「或許你不急,不過余小姐已經三十歲了,你們不介意,她家人搞不好很希望她早點結婚。」

    「嗯,你說的也不是沒道理。」韓騏很罕見的同意了弟弟的說法,他可沒忘記自己先前曾在相親宴上把人拐走。

    不過自交往以來,兩人都甚少提起家里的事,他不大清楚她家的人是持什麼態度。

    袁睿純挑了挑眉,正想說什麼,不料卻有個詭異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養我一輩子,養我一輩子……」

    「這什麼東西?」袁睿純呆了。

    為什麼有人會用這種歌當鈴聲啊?

    韓騏一笑,沒多說什麼,只是從女友皮包里撈出手機,朝廚房走去,對著女友道︰「你的電話。」

    「啊?」余夢嵐正洗水果洗到一半,手上濕漉漉的,便隨口說︰「你先幫我接一下吧,如果對方有要事再轉告我。」

    「OK。」他點點頭,沒再多說什麼,直接接通。

    但他還沒來得及開口,電話那頭的人就先劈哩 啦地說了起來,「嵐嵐啊,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回家?我可替你找了不少好對象,就等你人回來,和他們約時間吃個飯、聊一下……」

    韓騏眼底閃過一絲冷意,嘴上卻溫和的道︰「不好意思,夢嵐現在在忙,您若有事找她,要不要等會再撥?」

    章明珠那天明明見到他從相親宴現場稈人帶走,卻還硬要讓女兒繼續相親,可見根本不想讓夢嵐和他在一起。

    夢嵐沒和他提起,他也就沒注意到章明珠反對他們在一起。

    「你是誰?」章明珠似乎嚇了一跳,但立刻就反應過來,「是嵐嵐那位姓韓的同事?」

    同事?看來章明珠真的很反對他們在一起呢,他暗暗冷笑。

    不過他可是韓騏,自然不會蠢到直接和夢嵐的母親起沖突,反而客客氣氣的回應,「您好,我是夢嵐的男友,夢嵐現在在忙,您有什麼話我可以代為轉達,或是請您晚點再打來。」

    見余夢嵐忙著和小藍聊天,似乎沒注意到自己,他慢慢的退出廚房,找了個她不會听見他說話的角落。

    他想,或許他有必要趁這機會和章明珠談談。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