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寧馨 > 農家糖姑娘 > 第五章 青梅竹馬成子哥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農家糖姑娘 第五章 青梅竹馬成子哥

作者︰寧馨

    一家人一陣兵荒馬亂之後,在趙小荷的帶領下很快就鎮定下來,壓著心頭的狂喜立刻一起投入了制作竹罐頭的活計中。

    高盛也不急著找活干了,被高文禮每天早上拉著去砍竹子做更多的罐頭。

    竹子砍好之後,高文禮就負責處理,高盛則和趙小荷一起去砍甘蔗和采摘成熟的桃子過來。

    而陳桂香負責把桃子切塊,高慧兒就負責制糖和煮桃子,還有最重要的密封,就連栓子也一直在旁邊幫著洗桃子,一家人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一個個干勁兒十足。

    在一家人的努力下,只三天就做了快一百筒桃子。

    趙小荷本來還想做,但是被高慧兒制止了。

    「我們先等珍姨回來了,把這些罐頭帶去北方賣賣看,要是好賣的話,咱們再弄一個作坊,這樣會快得多。」

    趙小荷想了想,地里的桃子在七八月的時候才會大面積成熟,現在這些都是他們選出來在高處曬得太陽多熟得早的,所以時間是完全夠用的。

    「丫頭說得對,這些罐頭本來就是做出來賣錢的,我們還是要看看北邊兒那邊的人喜歡不喜歡。」

    有了趙小荷這句話,一家人就先把做好的一百個黃桃罐頭全部放進了倉庫里面。

    趙小荷有那麼一個富貴的手帕交,家里大事小情又都是她做主,所以想事情總是更加周全一些,于是她在搬罐頭的時候忍不住問了句,「丫頭,現在罐頭少還成,若是以後咱們做得多了,那竹子怎麼夠用呢?」

    高慧兒也早就想過這個問題,此時既然被阿娘提到,她干脆問道︰「阿娘還知道別的東西可以來裝桃子的嗎?」

    她來了這里之後就沒下過山,在原主的記憶里大部分時間也都在老宅里面很少出門,所以對外面的世界知道得並不多。

    她都想好了,實在不行的話就回收這些竹罐子,只用這些運桃子去北方,再把罐子帶回來重復利用。

    不過如果有可以替代竹子的東西,最好是玻璃,那就再合適不過了!

    趙小荷看著閨女的樣子,也知道她的確找不到更好的法子了,便轉過頭去對高盛說︰「盛哥兒,你經常做這些裝東西的器物,知道有比竹子更好的東西嗎?」

    高盛掰著手想了好半天,看著妹妹做了這麼多事情,他也想要為家里多分擔一些,可是到最後還是搖頭,「瓷壇子太脆,一踫就破,怕是不好裝桃子。陶罐倒是結實一些,但顏色不好看啊。不過之前有人出高價錢拿著一個透明的東西來問陶窯能不能做,我當時看了,那個東西很光滑,好像是叫什麼琉璃的,是外頭的東西,那個應該很好。」

    高慧兒听見自己大哥的描述,眼楮一亮——琉璃,那不就是古法燒制的玻璃嗎?

    她本來以為這個時代沒有這個東西,私下問阿娘的時候她也說沒有這種東西,沒想到竟然從大哥這里知道了!

    「說起來,丫頭也問過我有沒有這樣光滑的東西,難道真的有?」

    趙小荷並沒有見過,自然覺得沒有這樣的對象。

    「應該是有的,夢里面爺爺就是拿那樣的東西裝,所以那個肯定是最合適的了!不過照大哥這麼說,那個應該很少見且很貴重。」高慧兒說。

    她冷靜下來之後,心里就覺得這個法子可行性估計不大,畢竟剛才大哥也說了,對方出高價讓他們燒那個琉璃,但是陶窯都不敢接。

    那就是說,琉璃很貴,成本的確也太高了,看來還是多種一些竹子比較靠譜。

    趙小荷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略微思索後說道︰「這樣的話,等你珍姨回來了問問她,他們鏢局走南闖北見得多,說不準知道在哪些地界里那什麼琉璃不會像我們村這邊那麼精貴。」

    在趙小荷看來,珍娘比她見多識廣,什麼都知道。

    說定之後,一家人把倉庫好好收拾了一番才回到家中。

    大伙兒吃飯的時候,趙小荷嚴肅地叮囑道︰「這個事情對外面的人一個字都不要說,知道嗎?」現在家里唯一的希望就是這些糖水罐頭了,絕對不能有一丁點兒閃失!

    「放心吧,阿娘,我們心里有數!」

    這次就算木訥如高盛都明白這些東西多重要,一直在院子里開心地跑來跑去的栓子也舉著手發誓,就是最好的小伙伴都不說。

    一家人壓著心頭的喜悅,以前做什麼現在還是做什麼,第二日一早趙小荷就又和往常一樣去甘蔗地里忙碌了。

    因為他們先前就在地里收拾了些時日,山上的另外幾戶人家看見了,也只以為他們前幾日突然砍那麼多甘蔗就是為了把地給空出來,也就沒有碎嘴。

    高慧兒跟著陳桂香學了幾日種菜,每日盼著小小的種子在院子里破土而出長出嫩芽,日子也過得愜意舒適起來。

    這一日清晨,高慧兒趁著日頭還沒起來,忙著給剛撒下的種子澆水,出門就望見一個青衣少年立在院子前面,清風拂過,吹起他的幾縷長發,襯得他那劍眉星目越發俊朗。

    她直接看呆在原地,只覺得心中密密麻麻泛起了重重漣漪,心潮蕩漾。

    好俊俏的少年郎!

    「慧兒妹妹。」

    少年郎溫柔的嗓音在耳邊清風般掠過,勾得高慧兒心底那絲不屬于自己的情愫隨之揚起,此刻如同有人往她的心湖中投了一粒石子,驚得點點漣漪在湖心蕩漾開去。

    「成子哥,你回來啦?」

    高慧兒的語氣帶著幾分雀躍,但更多的是源自于這個身體自己的那份激動。

    艾成抬腳朝她走來,步步生風,帶出幾分英姿颯爽的味道,他的右手拿了一大袋東西,看上去卻絲毫不覺得費力氣。

    高慧兒想起他習武,只看這份精氣神就定然不錯。艾成生得如此面貌,又渾身上下帶了讓所有少女都心動的俠氣,她就是不受原身的影響也會有些許意動。

    艾成走到她身前仔細打量了她一眼,見她臉上沒有病容後才松了一口氣。

    看樣子是大好了,他一邊想著一邊伸手從懷里取出一個用紅布包了的黃符來。

    「這是我特意去兩儀寺為你求來的平安符,那處的香火旺盛,很是靈驗。」

    離得近了,高慧兒才發現艾成的鼻尖染著幾分可疑的粉色,想來見著她心里到底是有幾分緊張的。

    她歡喜接了平安符,脆生生道︰「謝謝成子哥,我一定會好好收著的!」說罷,她又朝艾成身後看去,既然他來了,那珍姨也應該來了吧?

    「我娘在甘蔗地那邊遇著荷姨了,在那頭說話,就叫我先把東西拿來放下。」

    說著他動了動右手,高慧兒才意識到自己和他說話竟然失了心神,忘了讓他先把手里那麼重的東西放下。

    她忙引了艾成往屋里去,把手上的大袋子放到里間。

    剛放下東西,外面就響起了笑聲,高慧兒听,果然是自己剛剛醒來,還有些昏昏沉沉時候听過的那道溫柔婦人聲音。

    她連忙同艾成起走了出去,甜甜喚了一聲,「珍姨。」

    李玉珍本來是和艾成一起來的,但是在路上看見趙小荷之後就打發了兒子先過來,此時听見高慧兒的聲音,連忙過來拉了她的手細細瞧了瞧。

    「你這丫頭可算是好全了,先前那模樣把我和你娘都給嚇壞了,以後可要仔細著些。」高慧兒紅著臉應過,李玉珍問了她幾句之後就開口說︰「我同你娘說會子話,你們年輕人就自己玩去吧,不用陪著我們兩個了。」

    窩棚不大,他們去的又是高慧兒的閨房,艾成自然不好跟進去。

    高慧兒想了想,索性留在院子里同他說話。

    兩人本就是青梅竹馬,高家又不是禮教森嚴的書香門第,此時自然也沒什麼避諱。她心里記掛著大哥說的琉璃罐子,便開口道︰「成子哥,這次出去一定見了許多稀罕事物吧,與我說說可好?」

    艾成小小年紀就開始跟著父親艾雄走南闖北,自然是見多識廣的。

    「這次我去了北方,就從這里給你講起吧。北方那邊連風都和我們這邊不同,刮在臉上干干的難受,而且他們睡覺也不是用床而是睡一種叫做炕的東西上,冬日下邊能燒火,很是暖和。」

    雖然和高慧兒說話還是會有些害羞,但都是自己熟悉的東西,艾成說著說著就放松下來。

    高慧兒本來年齡也不大,來這里之前見識的東西也極少,此時听著艾成說著各地風土人情,極感興趣,眼楮亮晶晶的,慢慢就帶上了幾分小女兒的崇拜。

    「這次我們押鏢去了一個極北的地方,別看這邊已經是艷陽六月天了,那邊的雪才剛剛融盡。我和那里的人說我們這邊這個時候到處都是果子綠樹,他們都不信,非說我是騙他們。」

    高慧兒聞言不由得笑了出聲,「別說是他們,我听成子哥說有地方這個時候還沒有綠草,都會想你是不是故意哄我開心呢。」

    高慧兒說笑間腦子里卻在轉悠,艾家的生意做得比她想的還要遠。

    北方本來就因為氣候原因果子少一些,這個時節果樹更是還沒開花結果呢,若是把桃子罐頭運去,豈不是能賣得更好?

    想到這些,高慧兒的話就多了起來,開始問起琉璃罐子的事情。

    此時房間里,李玉珍已經打開了袋子,把自己帶來的東西拿出來給趙小荷看。

    「小荷,上次來的時候就見你這里缺的東西多,這次我就叫他們特意帶了些回來。這盆子是北邊常用的,比我們這兒制的結實,我家里也用這個。」

    趙小荷看著她把東西一一拿出來,都是些家里缺的實用對象,嘴里忍不住說她見外。

    「來我這里就同自己家是一樣的,怎麼還帶這麼些東西,多麻煩?」

    李玉珍拉了她的手在邊坐下,「你這麼說才是和我客氣了,我們兩姊妹哪兒有麻煩不麻煩的?我給你,你就收著,不要和我說那些客套話,不然我可要不高興的。」

    趙小荷連忙笑著應了下來,又听外間傳來高慧兒和艾成的說笑聲,心思一動,「珍娘,你看慧兒和你家成子的關系倒是比幼時還要好些了,真真是當年我們沒看走眼,還真是天生的一對了。」

    自從分家之後她就一直在想這件事,也在那同閨女說過了,閨女也不像抵觸的樣子。這成親得過六禮,前前後後辦下來要費不少時候。彗兒雖然將將金釵之年,也就是十二的年紀,但再過三年便及笄,該要出嫁了,所以如今正該把親事提上日程了。

    但是李玉珍並沒有接話,轉而錯開話頭問︰「方才我看你和慧兒她爹在甘蔗地里,是把那些甘蔗都拿下山去賣了嗎?今年氣候妤,果園里頭的東西都熟得快,你們可要上心著些,莫要爛在地里浪費了可惜。」

    李玉珍自然知道趙小荷是想說之前定下的親事,但如今他們三房這個情況,就是她心里不那麼在意,她家總鏢頭也是不會同意的。

    艾成自小學武天賦極佳,總鏢頭對他寄予厚望,他未來的妻子定是要能助他一臂之力,也要給整個鏢局帶來好處才行。

    趙小荷看出李玉珍在回避話題,心里不由有些尷尬。先前定下娃娃親的時候,高老爺子還在,他們三房雖然不受高老太太待見,但也是名正言順的高家人,十里八村有名兒的日子殷實。

    未曾料到飛來橫禍,高老爺子抑郁而終,三房也被迫背了一身債務。如今老宅那頭依舊是高高在上的高家人,可三房卻已經成了人盡皆知的喪家犬。

    她想到這些雖然氣惱,也不認為與自己的關系那般好的珍娘,會輕易毀了先前定下的親事。

    「說起甘蔗,我就不得不夸夸我們家慧兒了,她出生的時候算命先生就說是大富大貴旺家旺夫的金命,這不,老子過世第七日,她便夢著老爺子了,還學了古法,做出了許多能掙錢的好玩意兒。」

    趙小荷原本不想多說,但有了方才之事,她生怕珍娘不認這門親事,便趕緊給自家閨女說好話。

    「哦?世上有如此奇異之事?真是老爺子托夢了?」

    李玉珍知道她是在為高慧兒挽回親事,所以並沒有把她的話放在心上,只拿了碗小口喝著水。

    「我還能唬你不成?」

    趙小荷說完這句,就听得外間腳步聲響起,由遠及近。

    原來是高慧兒方才和艾成說著話時,從倉庫里拿了黃桃罐頭放在井水里冰著,這個時候味道正好,就端了進來給李玉珍試吃。

    艾成想要跟進去,只是先前是高慧兒病著,他才能進她的房間,如今他一個男子自然不好跟進去,就只在外面等著。

    屋里,高慧兒恭敬地用雙手捧著碗放到李玉珍面前,抬眼就看見自家阿娘贊賞的眼神。

    「這個就是我丫頭夢中學來的法子,是用那半山酸桃做的,你嘗嘗看。」

    她如此熱情,李玉珍也不好拒絕,就端了碗來吃了兩口,「慧兒這手是越來越巧了。」

    桃子味道的確不錯,要不是趙小荷說,李玉珍都想不到是那些酸桃子做的。但是她家中本就富貴,總鏢頭去的地方又多,時常捎帶些外邊兒的稀罕玩意回來給她,所以這桃子她並沒有放在心頭。

    很明顯這桃子里加了糖,自家做著吃吃還成,要拿去賣的話本錢也太高了,就是她家也不會掏錢買這桃子,寧可買些新鮮的桃子來吃。

    因此李玉珍並不覺得這個東西能賺錢,只當是趙小荷愛護高慧兒,所以隨口扯了一句好听的話而已。

    趙小荷和她是手帕交,哪里看不出來她的心思?想著閨女這些日子做的那些辛苦事兒,她就忍不住說了一句,「你可別小看這糖水桃子,這些都是慧兒十天前做的,一點兒都沒壞!」

    李玉珍一下睜大了眼楮,「十日?你不是哄我的吧?這天氣能放十日?」說著,她忍不住再低頭看了一眼碗里還沒有吃完的桃子,又拿起勺子吃了一口。

    雖然和新鮮桃子的味道不同,但的確沒有腐壞的味道。

    「不只是十日,慧兒說這能存放兩三月都不壞。」

    趙小荷語氣里透著驕傲,背也挺得比方才直了一些。

    高慧兒站在一旁見李玉珍朝自己看過來,便大大方方說︰「這是爺爺夢中教我的古法,是真的能防腐。」

    先前臉紅是因為她被李玉珍的熱情給嚇到了才會如此,如今心情已經平靜下來,又事關她的發財大計,說話的時候就比先前多了幾分自信與穩重。

    李玉珍把她的變化看在眼里,心里終于有了幾分松動。

    不說別的,只看慧兒的氣度和見識,比別的姑娘可是強了太多,娶回去至少不會拖了自己兒子的後腿,只是那保存的法子,她還是不太相信的。

    高慧兒說完話也一直看著她,此時見她眉眼間的猶豫,直接開口請她去了倉庫。

    等在屋外的艾成也隱約听到了里面的談話,心里好奇就也跟了過去。

    倉庫里面堆著前些日子高慧兒一家人做的黃桃罐頭,她特意拿出一筒來當著李玉珍的面打開。

    「珍姨,我是想著這桃子在我們這邊是賣不到好價錢,所以想要同您家的鏢局合作,把這些糖水桃子賣到北方去。」

    听了這話,李玉珍還沒說什麼,見識廣闊的艾成就先點了頭,「北方少蔬果,這個如果真的能保存兩三個月的話,運到那邊去一定能賺不少錢。」

    他如今已經跟著護鏢,心性早就不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兒,所以他心里清楚爹娘在自己和慧兒婚事上的思量,更知曉慧兒家中艱難,因此見著這些東西,心里也是歡喜非常他明白。

    只要成功把這些東西運到北方去,那他們的婚事就不會再被反對。

    李玉珍吃下手里的糖水桃子,心里也是陣陣激動,「成子說得沒錯,這個要是運過去一定能賣大價錢!慧兒,這個東西真的能放上那麼長時日?」

    她對高慧兒的提議自然是心動的,但是因為自己不知道這些竹筒到底是什麼時候做好的,所以還是有些不確定。

    畢竟家里走鏢也是要耗費人力物力財力,又是她去家的東西。若是她在其中作保運了這些東西,結果到了北方卻壞掉了的話,難免落人口舌,對趙小荷家中的名聲也不好。

    「珍姨,我絕對沒有說謊。而且您也可以等過些時日再來檢查,確認沒有問題之後再說運去北邊兒的事情。」

    現在艾成才剛回來,那下一次走鏢多少也要等幾天,完全有時間讓李玉珍來確認她說沒說謊。

    李玉珍看看她,又看了看身邊的趙小荷和艾成期待的眼神,最後把目光落到高慧兒家破爛的房子上,她一直心疼小荷的一番遭遇,此時心思百轉,重重點了點頭。

    「傻孩子,珍姨相信你說的話,現在我就回去和總鏢頭說這事兒,你們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趙小荷有心讓高慧兒和艾成多接觸接觸,就叫了她去送李玉珍。

    路上,高慧兒和艾成並肩走在山林間,兩個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微妙。

    李玉珍本就不太反對這門親事,而且剛因為那糖水桃子的事情對高慧兒有了更多的好感,自然也就由著他們倆去了。

    「那法子真的是你作夢夢見的?」

    艾成見的東西多,但還是第一次知道世間竟然有能把桃子保存兩三個月不壞的法子。

    「嗯,不然就憑我這麼個小丫頭,怎麼可能知曉這麼厲害的法子呀。」

    這話落在前面李玉珍的耳朵里,就多了幾層別的意思。

    她想起先前趙小荷說的高慧兒是旺家旺夫的金命,心里又有了些新的主意。

    成子和這丫頭的婚事,她說什麼也要保住了!

    高慧兒倒是沒想這麼多,她只是純粹因為自己馬上就能賺大錢了,所以高興得嘴里哼起了小調。

    艾成走在她旁邊听著軟軟的調子,心里柔軟得一塌糊涂,「慧兒妹妹,我覺得你和先前似乎不同了。」

    高慧兒心里咚地一響,手腳都僵硬了三分。這些日子她在家中如魚得水,再沒有人說過這話,讓她有些得意忘形了。

    不過她看著艾成俊朗的側臉,低聲問了一句,「那成子哥覺得現在的慧兒好,還是先前的慧兒好呢?」

    旁的她都不會計較,但到底對這個少年有了幾分別的心思,她還是想要听到一個答案。

    艾成愣了一下,沒想到她會這麼問,「只要是慧兒妹妹,那都好。不過,我覺得現在的你更好一些,我……很中意……」

    最後幾個字他說得含糊不清,高慧兒湊過去都沒能听清楚。

    「成子哥說了什麼?太小聲了我沒听見。」

    艾成整個人一激靈,他去的地方多,少不得和各種不同的人打交道,所以在他看來,男女之間沒有那麼多忌諱。

    但是高慧兒這麼一問,他突然反應過來,他雖然不在意,可高慧兒是和自己不同的,若是知道他剛才說了什麼話,定會覺得他是個輕浮的人!

    「我、我方才說慧兒妹妹現在很好!」

    他想要掩飾自己的心虛,不由得提高了聲音。

    高慧兒被他驚了一下,腳一滑,艾成眼疾手快忙扶住她的胳膊。

    夏日里高慧兒的衣裳很薄,而且為了做事方便,她又拜托陳桂香把袖子稍微改得短了些,是以艾成這一扶直接踫到了她雪白的手腕。

    高慧兒只覺得手像是被什麼東西燙了下,連忙收了回來。

    艾成也捏起拳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轉過頭去。

    「我……對不起!」

    「謝謝成子哥,不然我剛才就摔倒了呢!」

    高慧兒第一次和男子有那般接觸,心里本來又對他傾慕,所以方才才會反應那麼大,但反應過來之後馬上就覺得自己那樣做實在不好,便立即開口試圖挽回。

    沒料到,兩個人竟然同時開口說了話,這般默契倒讓兩個人噗嗤一笑,方才的那點兒小尷尬和慌亂頃刻間煙消雲散。

    高慧兒把他們送到了平坦一些的路上,李玉珍就叫她回去了。

    「下頭我們自己走就是,你家里還有那麼多事情,就不要在這里耽誤功夫了,那果子的事回頭有了準信兒,我就叫成子來告訴你。」

    「謝謝珍姨了,山路不好走,你們仔細著些。」

    說罷,兩方就告了別。

    高慧兒站在原地看著他們,準備等他們過了面前的山道再轉身回去,不料艾成走了幾步之後就回過頭來,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接,剎那間都如同觸電一般移開了去。

    高慧兒心如擂鼓,咚咚咚敲得她頭暈。

    若說原先對艾成的喜歡還是因為原身和他的關系,有了今日的接觸後,高慧兒很確定,自己是真的喜歡上了這個少年郎。

    艾成那邊也因為兩個人的目光相對紅了脖子根兒,想回頭卻又不敢。

    李玉珍看在眼里,忍不住笑道︰「別舍不得了,日後見著的時候還多著呢。」

    艾成被她這麼說臉瞬間燒了起來,「我才沒舍不得!」

    李玉珍笑了笑,沒有繼續戳穿兒子。

    而高慧兒那邊回了家之後,發現趙小荷還沒有去地里,連忙走了過去,「阿娘有什麼要和我說嗎?」

    趙小荷看了周圍一眼,確認沒有旁人在之後才拉了她的手,「慧兒,這些法子隨便拿出去都是了不得的手藝,就算你與成子關系好,為了日後不鬧出矛盾來,暫時也不要透露,知道嗎?」

    趙小荷到底經歷的事情多一些,知道在利益面前,再堅實的感情也禁不住考驗。

    「嗯,阿娘放心吧,我心里有數。而且我都想好了,這些法子就算今後咱們真的和珍姨那邊連手了,也不能叫他們知道,只能我們自己家里人懂。」

    高慧兒希望這些作為家里人的底牌,未來好賺更多的錢,生活能更好一些。

    就算今後她真的同艾成成親了,她也不打算把這些堪比商業機密的東西告訴他,至少現在還不曾想過。

    趙小荷雖然覺得夫妻應該是一體,也認準了艾成這個女婿,但見高慧兒嚴肅的樣子,也點了點頭,「你心里有數就成。」

    說完話母女倆就各自忙開了去,而剛剛走鏢回來的艾雄那邊也忙得一塌糊涂。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