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喬寧 > 神棍與小王子 > 第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神棍與小王子 第十八章

作者︰喬寧

    搞定妝發之後,重金禮聘來的戲服設計師,領著一票助理進來替黎尚凱換裝。

    當黎尚凱從更衣間出來時,長發束髻,五官更顯英挺深邃,一身墨黑色交襟古裝,織金腰帶,腰間系著一塊如意白玉,腳上套著繡有金絲邊的黑靴,從頭至腳徹底化身為劇本里的年輕太尉。

    楊佳靜與在場眾人一樣,登時全看怔了眼。

    「這戲服設計得太好了!完全凸顯出Kay的身形優勢,黑色看上去就是有氣勢,帥呆了!」汪瑪莉滿意得直夸贊。

    黎尚凱佇立在原地,任由服裝助理們替他整理身上戲服,他壓根兒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一雙美眸頻頻睨向不吭聲的楊佳靜。

    他想開口詢問她的意見,偏又拉不下臉,只是一臉傲嬌的凝睞她,要她自己心領神會。

    楊佳靜太清楚這人的性子,故意摸著下巴,左右端詳黎尚凱那一身精致戲服。

    汪瑪莉覷出小王子的臉色越來越臭,連忙替傲嬌鬼開口詢問。

    「佳靜,你幫Kay看一下,有沒有哪部分需要修改的?」

    「嗯……」楊佳靜摸著下巴沉吟。

    黎尚凱頓時渾身不對勁,摸摸衣領再撫撫袖管,順著楊佳靜轉移的眸光,又焦慮地摸向梳成發髻的後腦。

    楊佳靜還是不吭聲。

    黎尚凱瞬間炸了,「到底哪里不好?你倒是說話啊!」

    見狀,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黎尚凱有多在意楊佳靜對他的評價。

    楊佳靜眨眨黑潤水眸,佯裝一臉無辜。「很好啊!我又沒說什麼。」

    黎尚凱露出想掐死她的表情,「你是故意的吧?」

    楊佳靜狡黠竊笑,嘴上義正詞嚴的反駁,「哪有!我只是很仔細的在觀察哪里不好嘛。」

    望著那張淘氣的嬌顏,黎尚凱好氣又好笑,若不是顧忌太多閑雜人等在場,他早把她拉進懷里好好收拾。

    「好了,好了。」可憐的汪瑪莉又得出聲控制場面。「導演組跟攝影組還等著拍照,我們趕緊把妝發定下來。」

    一伙人忙中有序的幫黎尚凱整理儀容衣著,隨後便前往搭設的攝影棚進行定妝照的拍攝流程。

    楊佳靜只是小會計,非劇組人員,這些全沒她的事,她只需待在休息室翻翻書,算算賬,或是幫忙收拾黎尚凱的私人物品。

    她坐在劇組特地幫黎尚凱設置的骨董軟呢沙發,先悠哉地喝了杯一磅數千元的耶加雪菲咖啡,再打開腿上的小故電登入公司記賬系統。

    將機票與酒店費用一一核對keyin,來蘇州一個多禮拜,仍有些水土不服的楊佳靜,打了個小噴嚏後,禁不住疲倦而閉眼小憩。

    一只柔若無骨的縴手,悄然搭上她的肩膀。

    楊佳靜剎那驚醒,撇首望去,對上一張艷麗無雙的面容。

    身穿一襲藕紫色古裝、梳著繁復發式的妙齡女子,不知幾時立于沙發後方,笑盈盈的凝瞅著她。

    楊佳靜背上寒毛直豎,悄聲問︰「你是誰?」

    女子雙手撐在沙發上,笑嘻嘻的說︰「你又是誰?你一來,我就能感應到你的存在,而且你竟然看得見我,多神奇呀!」

    看著女子渾身古人裝扮,說話卻是現代人口吻,楊佳靜越發肯定女子絕非「善類」。

    「……你能不能當作沒看見我?不對,我們能不能當作沒看見彼此?」

    「當然不能。」女子欣喜地嚷嚷︰「我在這兒無聊了數百年,好不容易找著合適的人,我怎可能當作沒看見你。」

    楊佳靜直覺不對,心中警鈴大響,機靈反問︰「什麼叫做『合適的人』?」

    女子笑咪咪的,聰明的不作聲。

    楊佳靜想起過去姨婆勸誡的某些話,下意識欲掏出皮夾里的護身符。

    豈料,女子早已識破她的意圖,笑得論詐,搶先探手往她肩膀一拍——

    「放心,我只是借用一會兒,自有分寸,絕不會讓你出任何事。」

    經這一拍,楊佳靜整尊人瞬間僵住,瞪圓的水眸,似褪了色的花,焦距逐漸渙散,心魂寸寸鎮鎖。

    意識離體之際,她看見女子湊近面容,笑盈盈地說︰「我的名字是于湘,它們都喊我湘兒——它們你應該知道是誰吧?就是那些鬼差。」

    楊佳靜無法動彈,更無法作出任何響應,明明意識尚在,身子卻不受控制。

    于湘的手搭在她肩上,與她貼近臉龐,正面對視,而後她感覺一陣暈眩,眼前大霧彌漫,一陣風吹來,她似飄進了風里霧里,且身不由己。

    「楊佳靜,我只會借用一下下,你可不要生我的氣。」

    肩上陡然一沉,歪倒在沙發里的楊佳靜瞬間驚醒。

    迷蒙水眸眨呀眨,她張望兩旁,小臉惶然,彷佛自一場噩夢中返魂。

    「楊佳靜,你不舒服嗎?」

    伴隨焦灼的低沉聲嗓,搭在肩上的大手轉而探上她前額。

    楊佳靜這才看清了眼前那張俊臉,霎時一陣心安。

    黎尚凱已卸去妝發,身上亦不見那襲酷勁十足的黑色古裝,又恢復往常的潮服打扮,一貫的年輕俊美。

    「你發燒了!你怎麼沒有說?」黎尚凱攢眉責備。

    「真的嗎?」楊佳靜一臉迷糊,有大半心神仍在回憶方才那個夢。

    「都多老了,還這麼不懂得照顧自己。」黎尚凱不悅地碎罵著,一把將她自沙發上抱起。

    原先還感覺不出身體異狀,經他這麼猛然抱起,楊佳靜當下一陣眩暈,軟綿綿地靠入他胸懷里。

    汪瑪莉一進門便撞見這幕,霎時臉色丕變。「Kay,你不能這樣出去,外面來了很多媒體。」

    黎尚凱哪里管得了這麼多,凶巴巴的說︰「她發燒了,我要帶她去看醫生。」

    「佳靜生病了?」汪瑪莉這才察覺楊佳靜的雙頰泛著不自然的紅暈。

    「廢話!不然我是吃飽太閑嗎?」黎尚凱一派火燒火燎的沖動。

    「你—你先別亂來,我立馬找人來掩護你們,你先帶佳靜回酒店,我會跟李醫生聯系,請他直接到酒店出診。」

    出門在外靠的是人脈,為了不讓媒體有機會捕風捉影,每回黎尚凱大小病,汪瑪莉都是商請熟識的退休醫生帶助理出診。

    黎尚凱沒好氣的催促︰「你快一點去,她燒得很厲害。」

    「你們先在休息室等著,我這就去安排。」

    難得見到自我的黎尚凱為了他人急成這樣,汪瑪莉不禁對自私慣了的小王子有點改觀。

    原以為,黎尚凱這輩子應該都是自我中心,自私自利的王子病末期,八成不可能改得了,沒想到一個平凡的楊佳靜竟然改變了他。

    汪瑪莉一走,黎尚凱又將楊佳靜抱回L形沙發上,讓她平躺下來,再取來自己的風衣為她罩上。

    她雙頰紅艷,秀眉輕蹙,眸光迷茫,看上去似醉了一般,竟有種別樣的嫵媚。

    黎尚凱一愣,霎時移不開雙眼。

    她緩緩坐起身,將雙手勾上他的後頸,蹭近他寬闊的胸懷里。

    「我現在才發現,你長得可真好看。」

    嬌柔的聲嗓,像小女生撒嬌似的,甜得每句話都含著糖。

    黎尚凱微微攢眉,潛意識覺得不太對勁,卻又說不上是哪里出了錯。

    嫣紅的嬌顏湊上來,先是親吻他弧度優美的下顎,隨後一路往上,吻住了抹上護唇膏的薄唇。

    「好香呵……你的嘴唇真香。」她呢喃著,吻住了錯愕的黎尚凱。

    喉頭一陣緊縮,從未接受過女人的主動撩撥,黎尚凱畢竟年輕,血氣方剛,面前的又是他喜愛的人,怎忍受得了誘惑?

    大手托住楊佳靜縴瘦的後背,他響應了她,主動加深這記吻。

    心底的怪異感越來越深,當面前這個楊佳靜咬了下他的嘴唇,並且發出嬌脆頑皮的笑嗓時,黎尚凱當下一凜,隨即推開懷中軟綿綿的嬌軀。

    他眯起褐眸,重新端詳起眼前的女人。

    她嬌嬌軟軟,眉眼輕浮,雙手緊勾在他頸後,一顰一笑,舉手投足,盡顯媚態,與往常那一派淡定,對自己態度清冷、愛理不理的模樣徹底迥異。

    「你是誰?」尋思片刻後,黎尚凱沉著嗓質問。

    她先是一怔,似乎沒料想到黎尚凱會有這樣的反應,但隨即又恢復巧笑倩兮。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我是佳靜呀—啊!你抓疼我了!」

    在俊顏上不正經游走的縴手,倏然遭黎尚凱一把抓下,緊緊扣押于大掌,楊佳靜緊蹙秀眉,發出嬌呼。

    黎尚凱臉色冷峻,美目緊瞪著這個矯揉造作的女人,越發認定眼前的女人不是楊佳靜。

    自從認識這個擁有神棍特質的女人,他的生活經常被不屬于人間的玩意兒攪得天翻地覆,雞飛狗跳,對于這類靈異事件,亦早已見怪不怪。

    「你究竟是誰?楊佳靜呢?」這一次,他的聲嗓不再半信半疑,而是全然質疑女人的身分。

    眼前這個嬌媚過頭的楊佳靜,先怔忡了下,而後沖著他露出一抹詭譎甜笑。

    「你怎麼知道我不是楊佳靜?」她輕佻的反問。

    「因為我了解她,她絕對不會向我投懷送抱,更不可能笑成這副德行。」

    「真沒意思,一下子就讓你拆穿了。」女人聳了聳肩,一臉失望。

    「滾出去楊佳靜的身體,讓她回來。」黎尚凱毫不客氣的高聲下令。

    「我好不容易找著一個相容的凡人軀殼,為什麼要乖乖听你的話?」

    女人往後退開身,抓起滑落在腿上的風衣罩住自己,媚笑盈盈,神態妖嬈。

    畢竟那仍是楊佳靜的身軀,黎尚凱很難不受影響,見著眼前女人擺露出那般媚人姿態,他喉頭一緊,胸中直竄熱氣。

    「我很喜歡你,你是我數百年來見過最好看的男子。」女人跪坐在沙發上,伸直上身湊近僵立的黎尚凱。

    當女人把縴指戳往黎尚凱襯衫之下的緊繃胸膛,擺露出與楊佳靜不符的嬌媚姿態,黎尚凱再也按捺不住——

    「啊!你想做什麼?」

    女人遭黎尚凱壓制在沙發上,方才戳在胸膛上的那一手,被緊緊壓制在腰後。

    「Kay!」

    汪瑪莉正好推門而入,一抬眼便撞見這曖昧至極的畫面。

    「汪姊,給我五分鐘。」黎尚凱頭也不抬的撂話。

    汪瑪莉到底見多了大風大浪,臉不紅氣不喘的應了一聲,隨後便退出休息室。

    「臭女人,快給我滾出去楊佳靜的身體!」黎尚凱壓低嗓音斥責。

    「放開我——」女人無助地擺動身子。

    眼角余光觸及自口袋滑出的護身符,黎尚凱大手一探,拾起護身符便往女人的頸子一套。

    「滾出去!」他沉聲斥喝。

    女人正欲掙扎,忽爾渾身乏力,眼一閉,瞬間暈厥過去。

    黎尚凱將楊佳靜翻過身來,撥開覆在秀顏上的凌亂發絲,手勁輕柔地輕拍她冰涼的臉頰。

    「楊佳靜?楊佳靜?」

    水潤的黑眸徐徐睜開,楊佳靜眼中透著一絲迷惘,彷佛已昏睡了好一陣。仔細觀察過懷里的女人,眉眼之間不見媚態,黎尚凱總算松了口氣。

    「黎尚凱?發生什麼事了?」

    楊佳靜掙扎著從他懷里爬起身,然而一陣突來的眩暈感,使得她兩眼發黑,又軟軟躺回黎尚凱的胸懷里。

    「我好像……做了個夢,夢見了一個穿著古裝的女人,她說要借用一下……借用什麼呢?」

    听著她一臉迷糊的喃喃自語,黎尚凱約略明白事情的前因後果。

    「楊佳靜,我準你請個假,回台灣去找你姑婆,否則我怕之後會出更大的亂子。」

    光想到楊佳靜以方才那模樣去勾引男人,他整個人都要炸了。

    「請假?可是……電影就要開鏡了,我怎麼能走?」

    黎尚凱將楊佳靜扶起坐正,抓起風衣替她套上,大手撫上她滾燙的前額。

    「先別說這麼多了,你發燒了,我帶你去看醫生。」

    嘴上說著,黎尚凱已一把將她重新打橫抱起。

    楊佳靜雙頰赧紅,難得流露出無助的神態。或許是生病的緣故,她感覺格外虛弱,被他這樣緊抱在懷,竟覺得無比心安。

    望著那張稜角分明的英挺俊顏,此時看上去,與往常那一派慵懶狂妄的神態截然不同,而是認真謹慎,憂心忡忡。

    楊佳靜嘴角一揚,將臉靠近黎尚凱的心窩,听著他強壯有力的心跳聲,緩緩昏睡過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