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喬寧 > 神棍與小王子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神棍與小王子 第九章

作者︰喬寧

    布拉格

    舊城廣場上,兩座對稱黑色尖塔的提恩教堂前,拍攝團隊如火如荼的進行拍攝工作。

    楊佳靜被支派去支持化妝師珍,在拍攝過程中只能全程干晾在一旁,面對周遭環抱的中世紀美景,只能苦苦干瞪眼。

    「放心,拍不了多久,Kay就會嚷著要休息,我們就能把握時間去好好拍照。」

    早已是過來人的珍,笑笑地安慰著一臉艷羨的楊佳靜。

    「幫小王子工作很辛苦吧?」楊佳靜轉而與珍搭起話來。

    「工作哪有不辛苦的,況且可以跟Kay一起工作,我覺得很值得。」珍報以崇慕眼神,笑睞正在提恩教堂前擺出各種撩粉姿勢的黎尚凱。

    楊佳靜一臉無語。

    看來能待在黎尚凱身邊工作的人,肯定都有輕重程度不一的被虐癥。

    面對那樣囂張任性得無法無天,王子病重癥末期的家伙,這些人還能這樣被摧殘得甘之如飴,可以想見,黎尚凱的魅力有多麼強大。

    楊佳靜忍不住隨著珍的目光一同望去。

    黎尚凱深邃的臉龐上了淡妝,陰柔與陽剛並蓄的英挺五官,在優雅的中古世紀風景烘托之下,讓他看上去更像個異國王子。

    他梳了個西裝油頭,穿著Burberry贊助的卡其色風衣,里頭是一套Gucci花紋襯衫,用絲巾打了個領結,一雙長度破百的長腿,包裹在緊身麂皮長褲里,花俏而時髦,宛若時尚雜志里的模特兒。

    黎尚凱無疑是飽受上天眷顧的幸運兒,完美的外貌,足以令世人為之傾倒,再加上神秘而富裕的家世背景,莫怪他會被媒體冠上「小王子」的昵稱。

    楊佳靜怔然的看著黎尚凱,連汪瑪莉不知幾時晃到她身旁也渾然不察。

    「佳靜。」汪瑪莉一邊查看拍攝流程,邊低喊了身旁女人一聲。

    「汪姊?」楊佳靜這才收回視線,訝然的撇首。

    「除了伊恩,Kay應該是我干經紀人這一行二十多年來,見過最合適當明星的一塊寶玉。」

    「……除了他的個性,其余的條件確實很合適。」楊佳靜忍不住想小吐槽。

    汪瑪莉掏出手機,滑動屏幕,隨後將手機遞過來。

    楊佳靜詫異的接過手機,垂眸一看,登時大愣。

    「這個——怎麼會這樣!」她不可思議的訝呼。

    屏幕上的照片竟是那日在飯店時,黎尚凱為了刺激前女友而抱住她的畫面。

    長指再往右一滑,另一張則是黎尚凱在機場搭上出租車,甚至還有與她互動貌似親昵的偷拍鏡頭。

    「阿霖是經常跟我們公司配合的記者,這些照片是他從同事那邊攔截下來的,他想先向我報備一聲再發稿。」

    汪瑪莉吐了口長氣,語氣顯得有些無奈。

    楊佳靜一慌,連忙解釋︰「汪姊,你听我說,那天在飯店的時候,黎尚凱正好踫見了前女友,他為了刺激前女友,就濫竽充數拿我當現成道具。」

    「這麼說你們踫見了吉兒?」汪瑪莉面露驚訝。

    「汪姊也認識黎尚凱的前女友?」

    「吉兒不算是Kay的前女友。」汪瑪莉嘆氣解釋,「她應該算得上與Kay是青梅竹馬,Kay很喜歡她,但你應該也知道Kay的個性就是那樣,他被人哄習慣了,怎麼可能懂得哄女人,即使喜歡也不可能表現出來。」

    楊佳靜恍然大悟。「所以吉兒跟別人跑了?」

    「你們那天也遇見喬了?」汪瑪莉追問。

    「喬?」楊佳靜怔忡回想,隨即憶起那日追至電梯的成熟男子。「這樣說來,那天吉兒確實跟另一個男人在一起。」

    「那一定是喬了。」汪瑪莉一臉了然。「喬是Kay同父異母的哥哥。」

    「啊?!」楊佳靜愕然。

    原來那個男人是黎尚凱的兄長,莫怪那天男人被拒于電梯之外時,會露出那樣錯愕的神情。

    「這樣說來,吉兒選擇跟Kay的哥哥在一起?」她總算弄明白那三個人之間的關系。

    汪瑪莉語重心長的望向教堂那頭,嘴上邊說︰「這是一段漫長又復雜的故事,總而言之,吉兒選擇了喬,這件事帶給Kay很大的打擊,他只是故意不提罷了。」

    听完這段故事,楊佳靜心底掀起一陣混亂風暴,而她對這團風暴的起因卻毫無頭緒。

    或許……是因為她很難想象,如黎尚凱這樣被慣壞的家伙,會為了一個女人付出任何精力。

    驀地,拍攝告一段落的黎尚凱嚷嚷著︰「水!水呢?我快渴死了。」

    阿杰急忙遞上氣泡礦泉水伺候王子,珍則是捏著粉撲上前補妝。

    黎尚凱美眸一轉,睨向杵在拍攝團隊後方交談的汪瑪莉與楊佳靜,見那兩人交頭接耳,楊佳靜又頻頻露出驚詫神色,不由得心生疑竇。

    「楊佳靜。」他慵懶的喊了一聲。

    听見那低沉的磁嗓喊出自己的名字,楊佳靜心中莫名一跳。

    她轉眸望向被眾人簇擁的黎尚凱,對上那雙目中無人的桃花眼時,心底忽爾有股異樣情緒在發酵。

    黎尚凱嘴角一撇,勾了勾手指,「你過來。」

    楊佳靜生怕汪瑪莉誤會,慌亂地解釋著︰「汪姊,你想也知道,Kay那樣眼高于頂的王子病,絕對不可能看上我。」

    汪瑪莉失笑,「佳靜,你不必這樣刻意眨低自己。我當然知道Kay跟你不可能,我只是想提醒你,跟Kay在一起的時候,多留意一下你們的互動,別讓記者有機會看圚說故事。」

    楊佳靜頓時尷尬一笑。原來,汪姊是這個意思。是呀,她與黎尚凱本來就是最不可能的一對,無論在誰看來都一樣吧。

    「楊佳靜,我在叫你。」小王子不耐煩的提高音量。

    抹去心底的那道介意的痕跡,楊佳靜板起嬌顏,一臉不悅的快步走去。

    「找我干嘛?」

    「沒看見珍在忙嗎?你居然還有時間跟汪姊聊天。」

    黎尚凱用眼角余光橫了橫化妝師珍,楊佳靜太了解這家伙單純只是見不得她閑下來,只能做個深呼吸,捏起另一塊粉撲,拍起那張無死角的俊臉。黎尚凱眸光灼灼的直盯著她,她心口無端發燙,只能極力佯裝若無其事。

    趁著珍被造型師叫離開現場的空檔,黎尚凱忽爾一把抓住臉上亂拍一通的縴手。

    他皺眉抱怨,「你當我的臉是牆壁嗎?你那手勢根本是在刷牆。」

    「我早說過,我對化妝一竅不通,是汪姊要我支援珍,我也沒辦法。」她沒好氣地掙扎著,將手從他溫熱的大掌里抽回。

    被他短暫握過的手腕,一片酥麻滾燙,她不敢多想,只當是靜電作用。

    黎尚凱忽爾壓低了嗓音︰「欸,你看一下我的周遭。」

    楊佳靜水眸左右溜轉,隨後朝他露出一抹無言的表情。

    「大白天的,哪來的鬼!」這家伙明明不怕鬼,何必老是要她看東看西的。

    「上回大白天的,你不也撞鬼了?」黎尚凱白她一眼。

    「……」似乎真是如此。楊佳靜無可反駁。

    看著她一臉憋屈,黎尚凱得意的揚唇一笑,布拉格的燦燦金陽下,他笑得那樣俊麗生動,令路過的各國旅客紛紛留步,投以驚艷目光。

    喀嚓。喀嚓。暗嚓。

    听見快門聲,兩人齊首望向負責側拍的副攝影師。

    「阿威,我說過了,工作以外的時間不準偷拍。」黎尚凱王子病當場發作。

    楊佳靜不以為然的橫他一眼,隨即唱起反調︰「阿威負責攝影側拍,你還在工作狀態里,所以這不算偷拍好嗎?」

    黎尚凱不悅的凝瞪某人,「楊佳靜,是誰給你這樣的權利對債主說話?」

    楊佳靜大大翻了個白眼。

    「你居然對我翻白眼?」容不得任何人冷眼相對的小王子氣撲撲。

    「對,而且還不只一個。」楊佳靜很故意的湊近他面前,用力的翻了個大白眼。

    黎尚凱俊臉一黑,仗著身高優勢,一把勾住她的頸子,將她反身扣押在自己身前。

    「黎尚凱,你發什麼神經,快點放開我——」楊佳靜嚇了一跳,奮力掙扎。

    喀嚓。喀嚓。喀嚓。

    阿威捺不住職業病,手癢地連按了數下快門。

    「阿威!」黎尚凱美眸一挑,瞪著阿威手中的鏡頭。

    「抱歉……」阿威放下相機,搔了搔頭。「因為看起來很自然,我忍不住就想拍下來,我馬上刪掉。」

    黎尚凱心念一動,喊住涪威︰「別刪。」

    正在查看相機的阿威愣住。

    「我先看過再刪。」黎尚凱說著,松手放開了楊佳靜。

    「刪了刪了!有什麼好看的!」楊佳靜又跟他唱反調的嚷嚷。「我才不想跟這個幼稚的小鬼拍照,哼!」

    「我也不想跟老女人一起拍照。」黎尚凱像被踩到尾巴的貓,不爽地炸毛反擊。

    楊佳靜磨牙霍霍,扔下一句「幼稚鬼!」後,轉身走開。

    黎尚凱瞪了瞪她的背影,正欲揚嗓將她召回,阿威將相機遞了過來。

    他撇了撇嘴,接過那架徠卡相機,檢視起阿威為他們拍攝的照片。

    被框在相機屏幕里的兩人,沐浴在陽光下,身後恰好是哥德式建築的提恩教堂,他笑容燦爛,她嗔怒臉紅,嬌態可掏,快門捕捉的這一瞬間,兩人正好視線相接,相互凝視,彷佛永恆。

    剎那,一股無可名狀的激動,涌現胸臆。

    黎尚凱深深凝視著照片,無法移開目光,更舍不得刪除。

    「Kay,刪嗎?」阿威納悶望著久久不言語的黎尚凱。

    「別刪。」黎尚凱從相機前抬起臉,故作一派冷然隨性的吩咐。「留著,順便拷貝一份給我。」

    「啊?」阿威傻了。

    黎尚凱將相機塞回阿威手里,轉過身之前,不忘再次鄭重交代。

    「幫我好好保留這組相片,別讓其他人看見。」

    阿威抱著相機傻在原地。這是怎麼回事?莫非這是那兩人正在談戀愛的節奏?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