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夏晴風 > 一顆糖拐歐巴 > 第十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一顆糖拐歐巴 第十一章

作者︰夏晴風

    晚上門診結束後,楚可人走出醫院已將近十點半。

    才剛走上人行道紅磚,一個咖啡色泥漿狀魔物從地面鑽出來,好死不死踫巧出現在她身旁。

    魔物似乎瞄準了目標,正要沖往一台從左手邊急駛而來的重型機車時,楚可人面不改色快手一伸,挎住魔物輕輕送出力量,魔物瞬間被殲滅。

    半年前那場車禍後,她剛醒過來時,第一次看見魔物表現得可不是那麼平靜。

    一開始,她以為自己不過是作了個荒唐的夢,什麼神仙、治愈技能、死而復生……那些玄奇的事全是她在作夢。

    可是醫師告知她可以下床走動,她離開病床後,開始看見顏色相異、奇形怪狀的大大小小魔物。

    她一度以為自己是眼花,甚至懷疑是腦部手術留下的後遺癥,直到一回,有個黑色骷顱頭狀的魔物,在她面前齜牙咧嘴,她好奇地伸手一踫魔物,那黑色魔物竟嚎叫出聲。

    她驚覺自己的指尖透出微微白光,畏懼白光的魔物掙扎後退,她一鼓作氣抓住魔物,輕微用力,手里的白光更亮,眨眼魔物成粉狀消失了。

    她瞬間明白,那個要她選一項技能重返人間的神仙是真實存在。

    楚可人記得神仙說過,她選的是治愈技能。

    她原想既然是神仙給的技能,魔物也似乎很畏懼,她的技能應該很強大吧,也許強大到能治愈人類的各式疾病!

    她于是天真地嘗試以技能治愈傷口,卻發現神仙給她的治愈技能,用在人類身上根本兩光!大概只能讓輕微破皮恢復原狀,其他一概不能。

    不過她也還記得,神仙說過技能是能夠隨修練而增強……她當時應該好好問問神仙究竟要怎麼修練?可惜沒機會問了。

    收拾干淨正巧出現在身邊的魔物,楚可人打算往家的方向走時,口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掏出手機看,是高行遠的手機號碼。

    「我是楚可人。」她接听手機。

    「哈,我親愛的女朋友,現在正準備回家嗎?」高行遠問。

    「嗯,剛走出醫院。」楚可人因他夸張的語氣而發笑。

    「你圓看一下。」

    楚可人回頭,看見一個頭戴黑色棒球帽,滿臉絡腮胡,搭一副大得不象話的黑框平光鏡,幾乎遮住大半張臉的高大男人。

    她笑了笑放下手機,切斷通話。

    男人三兩步來到她面前,驚喜地問︰「你認得出來是我?」

    楚可人笑著搖搖頭說︰「認不出來,但我能听出是你的聲音。你平常出門都得這樣裝扮一下嗎?今天下午是老人家,現在是瀟灑中年人,晚一點是不是要變身狼人?」說完,她刻意抬頭看一眼天空,一輪彎彎的上弦月在雲層里忽隱忽現,她低頭笑說︰「可惜今天不是滿月。」

    高行遠爽朗大笑後,解釋道︰「若是私人行程,我通常會慎重打扮一番。」他特意強調打扮兩個字,很愛演地朝楚可人流里流氣眨了幾次眼楮,又說︰「可惜我不是狼人,就算今天是月圓,也變不了身,不然,我也挺想變變看。」

    「今天不是才一起喝過下午茶?怎麼又來找我?」

    「打鐵要趁熱啊!我們決定開始交往,我這個當男朋友的,有空自然要盡心盡力扮演好護花使者的角色。能接女友上下班,是身為男友我的榮幸。

    「這兩天我沒什麼行程,可以的話我會盡量多陪你。有時拍戲忙起來,可能十天半個月都沒辦法跟你見上面,請你以後要多多體諒。」

    「別擔心,我這職業忙起來,恐怕也需要你多多體諒。」楚可人笑著說。

    「你的笑容變多了,這是不是男朋友的特別福利?可以常看見你笑。」

    楚可人聳聳肩,沒回答。

    她知道不少人在她背後喊她是冰山美人,沒出車禍前,她的性子偏冷,很難熱絡與人來往。再者,她無法單從人的五官辨別誰是誰,就很難立刻響應打招呼,久而久之許多人就認定她高傲,說她見到認識的人都不愛打招呼,哪怕是給個微笑都吝嗇。

    她不善于對別人解釋,也不想逢人就說她有臉盲癥,日子久了習慣了,不熟的人認定她冷傲,她也就隨他人認定。

    不過半年前那場車禍,改變她不少。

    經歷過生死,才會對生懷有更多的熱切,更願意珍惜,而知道了死亡不是結束,她的心變得更開闊,也更自由,無形之中臉上笑容也多了不少。

    她並不在意形象,看見那些害人魔物,她常會忍不住稈小時候在街頭巷尾學到的各樣國罵搬出來,好好問候那些禍害人的魔物。

    有時她也會想,神仙究竟在忙碌什麼,居然沒空管那些時不時從地底冒出來的非人類禍害這世界?最瞎的是,居然找她這個普通人幫忙除害!

    死而復生前,她對什麼神佛啊、魔物啊這類非科學現象,只當是人類想象力過度發達的產物。

    如今雖然她依舊無法理解這些超自然現象,有太多疑問沒有答案,她卻也不想浪費生命尋求答案,能夠珍惜當下,活得自在盡興,是她現下的唯一目標。

    終究,人生苦短。

    她仰頭望著高她超過半顆頭的高行遠,沒頭沒腦地問︰「你真的相信我嗎?」

    「你指死而復生,遇到神仙,以及人間有許多奇怪魔物這件事嗎?」

    楚可人點頭。

    高行遠沒有猶疑地說︰「我相信。」

    楚可人安靜了一瞬後反問︰「為什麼你相信?你不會覺得我今天下午說的那些很離奇嗎?」

    「是很離奇,但因為是你說的,所以我相信你。你是我女朋友,如果我不能相信我選擇交往的伴侶,我還能相信誰?」

    高行遠這話,莫名打動楚可人。

    「因為是女朋友,即使我說得再離奇你也願意相信?」

    「不是願意相信你,而是我相信你。」他言辭懇切,「願意相信你跟果斷表示我相信你,兩者之間是有差距的。我相信你,沒有絲毫動搖與懷疑。」

    楚可人被感動了,「我是你的女朋友,就能得到你的盲目相信。你不怕以後我騙你,你被我賣了嗎?」

    「如果你能騙到我,那也是我甘願被你騙,我不怕。」他笑得春風滿面。

    「你不覺得你的信任給得太快、太多嗎?」楚可人困惑問。

    「今天下午听完你的遭遇,我想起一句話,人生所有相識,都是久別重逢。你的經歷告訴我還有另外一個世界,我相信你,也相信我跟你活過好幾輩子。在那些我已經忘卻的許多前世中,我相信我們一定早就相識,這一生,不過是我們再一次的久別重逢。」

    楚可人听著這麼一段話,心髒怦然跳動。

    高行遠怎麼有辦法短短幾句話便說進她心里?人生所有相識,都是久別重逢……或許真是如此。

    高行遠停頓了一下,凝視著她問︰「楚可人,你知道半年前發生車禍前一分鐘我的腦袋在想什麼嗎?」

    「你在想什麼?」她順著他的話問。

    「那時候我已經超過二十四小時沒吃東西了,前一晚有個睡在便利商店旁的游民,給了我半瓶礦泉水,沒有哪個路人正眼看過我,我打算過馬路那當下,心里在想著,萬一我在這情況下發生什麼意外,大概不會有任何人會對我伸出援手。

    「我天馬行空地想著,如果有哪個單身女性在我發生意外時,願意幫我一把,那一定就是我的真命天女。

    「沒想到,真實人生里的巧合,比戲劇多更多。在那個念頭閃過的瞬間,我就看見漂亮的你站在馬路對面,我往前走時,心里想著你身上有種我不曾在其他女人身上見過的美,我無法形容。沒兩秒車禍發生了,你朝我沖過來,把我推往另一邊,自己卻被車子撞個正著。」

    高行遠停下來,誠摯望進可人的眼里,回想讓他驚心動魄的那一幕。

    這半年里,有好幾次他從夢中驚醒,夢到的都是她倒在血泊中的可怕畫面。

    高行遠的頭往她的臉靠近,目光流連在她漂亮的唇瓣上,他聲音變得低沉了,透著一點沙啞,說︰「直到今天,我才明白我當時在你身上看見那瞬間形容不來的美,是從你心底發散出來的美。楚可人,我給你的信任,絕對不會太多、太快。我現在只覺得我們這輩子認識得太慢了,畢竟我們一定相識了好幾輩子……」

    今天若換成其他男人對楚可人說這些話,她一定會覺得肉麻又浮夸,但想著高行遠說過的事,他們在還不認識彼此時就共有的經歷,想著高行遠曾在一條安靜漆黑小巷弄里救了她……她卻覺得好像真的是如此。

    也許就如高行遠所說,真實生活里的巧合,比戲劇多的多,也許他們真的認識了好幾輩子……

    「高行遠,你很會說情話。」

    高行遠笑著半眯了眼,非常嚴肅地說︰「我說的不是情話,是真心話。」

    楚可人沒再繼續沉溺在這話題上,仰頭說︰「我就住在醫院附近。」

    「我剛才坐出租車過來,正好我們可以散散步。」高行遠笑開。

    她點了點頭,側轉身準備往住處方向走,卻被高行遠一把拉住。

    高行遠的臉朝她靠過去,聲音依舊低沉,多出幾分誘哄地說︰「我親愛的女朋友,既然我們認識了好幾輩子,那麼我現在跟你要一個這輩子的第一個吻,應該不會太快太唐突吧?」

    說完,他不給楚可人響應時間,俯下頭吻上那漂亮的唇瓣。

    剛才望著她漂亮的唇,他就想這麼做了,他不斷想著她粉嫩的唇,品嘗起來一定很甜……果然又軟又甜……

    毫無心理準備被高行遠吻上那瞬間,彷佛有細細電流竄出來,從他們相觸的一小片肌膚間燒灼起來,又麻又癢地鑽進楚可人從不曾讓其他男人進駐的心房。

    這個吻溫柔而綿長,她的手環上高行遠的頸項,高行遠雙手環住她縴細的腰,兩人吻得難分難舍……

    高行遠終于拉開兩人的距離,用沙啞聲音問︰「你感覺到了嗎?」

    「如此契合……」楚可人聲音也低了幾分,帶著慵懶的性感。

    她坦率的言詞,幾乎讓高行遠無法招架。

    這個吻,對高行遠來說,讓他有如同找到尋覓許久的靈魂伴侶的滿足,此時此刻他深信不疑,他與楚可人絕對是久別重逢。

    「這里到我住處走路大概十分鐘,走快一點也許七分鐘就能到。你要不要到我家坐坐?」楚可人問。

    「當然要去你家。這是不是表示剛才那個吻讓你很滿意?」

    楚可人雖有些害羞,卻毫不猶豫地干脆回答,「對,我很滿意。」

    高行遠哈哈大笑,拉著楚可人的手,說︰「我們別慢慢散步,用快跑的,我等不及去你家坐坐了。」

    她點點頭,快一秒起跑,這下子換成她拉著高行遠,往住處飛快奔跑。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