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季 > 送上門的總裁先生 > 第十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送上門的總裁先生 第十四章

作者︰七季

    「他不行,他有事。」他宣布。

    「他剛說過沒事。」

    禾蘇凌厲的目光瞪向何春華,直接把對方瞪矮了一截,滿臉的無辜,後知後覺地撓了撓頭,「我可能是有事吧……想起來了,我家狗周末要生孩子。」

    禾蘇把他往外一推,「祝你家狗生產順利。」

    轉頭面對沈自瑤,他提了口氣,心里罵了自己十幾遍,還是管不住這張嘴,說︰「他們又不認識你的朋友。」

    她為難垂下的眼睫,勾得他心癢。

    就是這副樣子,絕對不能再讓公司里第二個人瞧見,要是她用這張長臉去求別人,天知道會發生什麼。

    「你不是幫我見了我爸媽嗎,所以我也幫你一次,以後我們兩不相欠。」他嘴硬,不想她多想,倒把自己說得心疼。

    沈自瑤眼看他,看了一會,扯嘴笑了,那樣燦爛,晃得他眼暈。

    「好,听上去很公平,以後兩不相欠。」她用那張可愛的臉,說出了非常殘忍的話。

    禾蘇為自己攬下了一個重要角色,但他沒考慮到婚禮現場他誰都不認識的問題。

    婚禮在一間飯店里的花園,當天艷陽高照,天氣很好,來的人成雙成對,只有他更顯形單影只。

    照理說他應該是和沈自瑤一起來的,只需要開口約時間,時間一到去赴約,但他不知道現在的自己還合不合適和她這樣親近。他沒問,她也沒提,只給他傳來了一個地址。

    一下子他這個重要角色,就顯得像是在完成一項任務了,拉開了許多距離。

    她應該是不在乎和自己來的人是誰的,無論是他還是何春華或者大馬路上拉個陌生人都可以。她來參加婚禮本身就是在完成任務,又怎麼會對男伴用心?

    他很清楚,但禾蘇還是沒忍住精心地打扮了一番。他想,一般婚禮都會有團體照,那很可能就是他和她唯一也是最後一張照片,所以他打扮得很用心。

    這種患得患失,莫名地陷入傷感,到底要伴他多久?

    他漫無目的地在會場閑逛,想找一張熟悉的臉,比如樂團那些人,可找了半天誰也沒看到,倒是被搭訕了幾次。

    「嗨,帥哥?」身後一個歡快的聲音。

    「抱歉,我有女朋友了。」他下意識地搭了聲,實在是煩了。他是打扮到自己看了都覺得帥沒錯,可那不是為了給無關緊要的人看的,他的眼一直在人群里尋找著。

    然後,覺得那個聲音有點耳熟?

    他轉頭,沈自瑤就站在他身後,雙手放在身後,仰頭朝著他笑,好開心的樣子。

    她穿著條淡藍色的短裙,裙擺邊點綴著小碎鑽,在這艷陽下反射著海一般的光,起碼在他看來是這樣的。

    她好美。

    等等,她為什麼這麼開心?明明之前一直都為不得不參加這個婚禮而消沉。所以說,是在強顏歡笑嗎?想到自己剛才說的話,他臉突地發熱,她該不會是在笑他吧?

    「你別誤會,我那麼說沒有別的意思,是說給別人听的。」他忙解釋。

    「我沒誤會。」沈自瑤絲毫沒往心里去的樣子,心情很好。

    他今天把她帥翻了,比伴郎還像伴郎。她喜歡他的這種用心之處,那次和他爸媽見面,他也是這樣用心地準備了的。

    唉,想到這里她就又要嘆氣。

    「你今天很帥。」她說。

    禾蘇可以用大驚失色形容,那驚異的眼神直接導致他的帥度下降了不少。

    過了一會,樂團成員也都陸續到了,他們在新娘家屬區踫頭。明明大家都帶著同伴,可全是對他投入了好奇的目光。

    「你們別誤會,禾蘇只是過來幫我湊個人數而已。」沈自瑤大方地解答他們的疑惑。

    禾蘇露出不失禮貌的笑,剛才心中的波動已經因她的話平息下來。在他低落的時候,其他人全都在大使眼色,對沈自瑤露出佩服的目光。

    等典禮正式開始,他又緊張了來,和自己八竿子打不著的人,他竟然這樣緊張,隨時留意著身邊的沈自瑤情緒變化。

    萬一她哭了怎麼辦?要給她一個擁抱嗎,會不會有點趁人之危?等等,要是她上去搶新郎怎麼辦?這種事好像她也不是干不出來,她一向都是想什麼就做什麼的人。

    他整理著自己的衣領,小動作不斷,比起一個客人更像個保全人員,一邊留意著前面典禮進程,一邊留意著身邊人。

    沈自瑤只是站在那里和其他人一樣看典禮而已,旁邊的人戲很多她不是沒發現,但她讓自己的目光一直盯著前面,絕對不要看他一眼。

    並且,她嘗試露出哀傷的神情。

    新人互換戒指,證婚人宣布新郎可以吻新娘了。沈自瑤提了提精神,甚至還踮了一下腳尖。

    就在新郎和新娘在眾人的祝福聲中,互相擁抱在一起,唇齒也將貼在一起時,她的視野陷入了漆黑。

    是一雙手從後面擋住了她的眼,她的耳朵里只听到賓客的鼓掌歡呼,然後視線又亮了,新人已經分開,正在朝客人們招手。

    她眨了眨眼,回望身邊尷尬的禾蘇。

    「我就是覺得,如果不想看的話,沒必要硬參與進去。」禾蘇的聲音在歡呼聲中顯得那樣單薄。

    他的臉皮有點發燙,與這艷陽無關。

    「你擔心我受不了,看到了會難過嗎?」她問。

    他突然很認真地看她,問她︰「你難過嗎?」

    沈自瑤無視台上新人幸福的笑,听不到那些祝福的話語,她的心里被一種感動填滿,五感全開,也只感受得到一個人而已。

    「如果我難過的話,你會不高興嗎?」

    禾蘇愣了下,明白過來她的意思,他扯扯唇角,沒想到她會主動提起,他那次破壞性的表白。

    「有什麼高不高興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他猶豫了下,說︰「我不會再把那些情緒強加給你了。」

    「禾蘇,你看我。」

    「什麼?」他被她喚,自然地放正了目光。

    一雙手朝他的臉伸了過來,撫住他的臉頰,她整個人傾身過來,同時將他的頭攬向自己。

    禾蘇再也不說自己是情場高手了,那都是以前不懂事時候的事。現在嘛,他只是個初出茅廬的傻男孩。

    她吻上他,很深的那種。在別人的婚禮上,在祝福的賓客中,在眾目睽睽下,他感覺到她的舌尖在掃著他的牙齒,意圖向內侵入。

    她攻擊性地抱著他的頭,一陣狂吻。

    樂團那幾個吹起了口哨,他下意識地伸出雙臂,攬住了她的腰。

    他們分開時,禾蘇的感覺是意猶未盡。

    沈自瑤仍抱著他的臉頰,直視著他的雙眼,「我剛才在假想一些傷心的事情,好讓自己看上去很難過。如果你覺得我那副樣子很需要關懷,想知道我在想什麼嗎?」

    「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假如現在上面站著的是你和你的前女友,那我該有多難過。」

    「你會很難過嗎?」他攬著她腰的手緊了緊。

    「我會難過,然後去搶。」

    「明明是你拱手相讓,還敢說這種話。」他看她。

    「但我還是會去搶,我就是這種人。」

    禾蘇笑了出來,笑得她有些莫名。

    「我知道。」他說。

    沈自瑤跟旁邊的陳聰交待了幾句,拉著禾蘇就跑。雖然這個氣氛確實好像很適合,但禾蘇還是有理智的。

    「婚禮怎麼辦?你不是還要致詞嗎?」他試圖拉住她。

    「走吧,走吧。」她回頭,那燦爛的笑容印在這花團錦簇的婚禮現場。

    禾蘇呼出了口氣,放心地被她拐跑。

    他們跑到飯店外一個沒人的角落,開始擁吻。

    這個時間,這個地點,實在有些糟糕。禾蘇腦袋里想著,手卻沒有停止在她身上的摸索,而沈自瑤也給予他同樣的回應。

    這樣的狀態,要讓他怎麼停下來呢?

    身後的垃圾桶發出一聲響,嚇了兩人一跳。轉頭看去,一只很肥的貓從垃圾桶跳上了圍牆,並十分鄙視地掃了他們一眼。

    禾蘇說︰「一定是你家茉莉嫉妒了,派朋友來攪和。」

    「那以後她會更嫉妒。」沈自瑤說。

    氣氛全無,心情很好,禾蘇將自己額頭抵在她的額頭上,對著她的嘴吐氣道︰「你一直在勾引我……我中了你的計。」

    「是你無法做到無視我。」她拉著他的衣領,「你總在關心我。」

    「我當然關心你。」

    「那我當然要勾引你。」她笑了下,「這世上真正關心我的人並不多。」

    禾蘇的心震了下,他將頭埋進了她的頸窩,什麼都她說的算好了,這樣子他能怎麼辦?翻舊帳?趁機再教訓她一頓,把自己從她那得來的傷疤剖開來給她看?

    別鬧了,他開心得都快瘋掉。

    「我覺得我應該再堅持兩天,這樣被你一勾就回來了,好沒面子。」他泄氣,帶著幾分可憐。

    「對不起,那天我不該凶你。」

    她看他,挑了挑眉,有些俏皮。

    「怎麼了?」

    「你是個好男人!」她像發現了什麼新大陸。

    把他給氣笑了。

    他當然是個好男人,不像她無師自通了一招欲擒故縱,好在結果真如她意。後來他好奇地問過她,如果來的人是何春華而不是他,她該怎麼辦?

    她說,她還有千百種後招,一定可以將他勾來。禾蘇感嘆自己識事務,沒讓她費太多力氣,不然總感覺倒霉的會是他自己。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