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艾佟 > 醫門小懶蟲 > 第九章 被迫挑選好人家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醫門小懶蟲 第九章 被迫挑選好人家

作者︰艾佟

    自從回到文成侯府,傅明煙就喜歡玩走走停停的游戲,走五步,停一步,再走十步,停一步,接著走三步,停一步……總之,沒有規律的走走停停,搞得跟在後面的人都要抓狂了,而這就是她如此搞怪的原因。

    昭華長公主為了糾正她的規矩,派了一個老嬤嬤給她,老嬤嬤管這個管那個,連吃個飯都不得安寧,她可以拒絕管束嗎?當然不行,人家還盼著她能登大雅之堂,嫁個好人家,她應該要努力學習迎頭趕上,要不,永遠只能是一個被放養的鄉下野丫頭。

    鄉下野丫頭也好,大家閨秀也罷,她不在意,可是她不受教,落人話柄的是師傅,她不能給師傅添麻煩,師傅養她真的不容易。

    總之,至少表面上她要當個受教的好學生,不過,她從來不是那種受了委屈還不吭聲的主兒,所以,她就開始搞小動作——點心里下那種會令人精神萎靡的藥,讓貪嘴的老嬤嬤都沒有精神給她上課;還有玩這種走走停停的游戲,老嬤嬤摔了幾次**之後,變得神經兮兮,晚上還作噩夢,再也不敢在她面前囂張了。

    雖然她輕易就擺平一個老嬤嬤,但出門這種事就不是那麼簡單了,若非應邀參加茶會、賞花會之類的,文成侯府的姑娘不會隨意出門,她當然不能例外,可想而知,不過短短幾日,她覺得自個兒成了一朵不見天日的蔫花。

    這種時候她應該如何是好?當然是找師傅纏磨。

    「師傅,我不想待在這兒,快悶死人了。」

    「你姓傅,只要你在京城,就只能住在這兒。」藍采華倒不覺得文成侯府有什麼不好的,吃喝穿用比尋常人家高上好幾個等級,因為她的身分,出門也沒有人管她,想上哪兒就上哪兒,日子過得舒適又自在。

    「我還是喜歡雲州。」

    「你回不去雲州了。」藍采華伸手往傅明煙額頭一戳,她夸張的往後坐在地上。

    傅明煙不服氣的撇嘴,「若是我嫁到雲州呢?」

    「侯爺夫人對你有虧欠,不會將你遠嫁。」

    傅明煙眨了眨眼楮,不太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你出生不久就離開文成侯府,侯爺夫人不曾照顧、教導你一日,已經覺得對不起你了,若是將你遠嫁,讓你身邊沒有親人相伴,她如何過意得去?」

    經過這幾日有意無意的打探,傅明煙對文成侯府有了大概的認識,文成侯府的姑娘三歲之後就要送到侯爺夫人身邊教養,至于幾年這就不一定了,大概是要看孩子的表現,正因為如此,文成侯府姑娘的名聲很好,過了及笄,上門說親的很多。

    「師傅,我以後真的離不開這個充滿算計的地方嗎?」

    「雖然離不開這兒,但侯爺夫人會給你挑一戶好人家。」

    「侯爺夫人的好人家可能不是我期待的好人家。」她不喜歡一大堆庶子庶女,那種地方通常水太深太濁了,她擔心自個兒看不慣,忍不住動手過濾雜質……當然,這是好事,但毒物是害人的東西,師傅覺得她還是少踫為妙。

    「侯爺夫人都還沒有看上眼的,你怎麼知道不符合你的期待?」

    這時侯爺夫人院子的章嬤嬤前來相請,藍采華只好結束師徒的閑聊,隨章嬤嬤去了侯爺夫人的院子。

    「藍大夫瞧瞧,這是有意與文成侯府結親的三戶人家,各個都很出色,尤其是武陽侯府的二公子,老身最為滿意。」文成侯夫人請大丫鬟將三份資料呈給藍采華。

    藍采華仔細看了三份資料,不難看出侯爺夫人用了心思,不但家中成員、關系交代得一清二楚,也提及他們個人性子和喜惡。

    「長子責任重大,麼兒過于寵溺,次子剛剛好,藍大夫以為呢?」

    藍采華同意的點點頭,「比起長子和麼兒,次子確實更適合煙兒,不過,還是要先看煙兒的意思,煙兒一向是個有主意的孩子。」

    「孩子有主意不是不好,但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能太由著她。」文成侯夫人想到最疼愛的老三,從小就是個有主意的,可是正因如此,他們只能由著他執意娶體弱多病的嚴氏為妻,落得如今孤身一人。

    「成親是結秦晉之好,不是結仇,若是看不上,還是早早打住。」

    侯爺夫人也明白這個道理,頓了一下,婉轉的道︰「老身看上的都是好的,相信四丫頭總能瞧上一個。」

    藍采華總不能說自個兒的徒兒眼光與眾不同,只能笑著應了一聲「但願如此」。

    果然,當她將手上的數據放在傅明煙手上,見她隨意的翻了幾下,就知道沒戲唱了,可是,這次可由不得她。

    「無論如何,你要挑出一個。」藍采華態度強硬。

    傅明煙不以為然的撇嘴,「不是侯府就是伯府,我不喜歡。」

    「不要看家世,看人。」

    「可是,我先看到的就是家世啊。」

    藍采華惱怒的瞪著她,半晌,舉起手在她額頭上用力一戳,她故作吃痛的雙手抱著額頭,「別再作怪了,好好評估,哪一個更合你的心意。」

    「師傅要我選一個合心意的,至少要先讓我過眼,看順眼了再說,可是,我連他們長得是圓是扁都不知道。」

    藍采華搖了搖頭,提出自己的想法,「若看相貌,你容易產生偏見,還不如先看身家背景、性情喜好,從中擇一,再來相看。」

    理當如此,傅明煙很想點頭同意了,可是,某人莫名的跳上心頭,再想想戴在脖子上的信物,突然生出一股不安,若教他知道了,會如何反應?

    「侯爺夫人最滿意武陽侯府的二公子,師傅也覺得可以瞧瞧。」

    傅明煙苦惱的咬著下唇,要不要說出她私定終身的事?可是,她連莫靖言的真面目都不知道,更不清楚他是何來歷,如何說?

    見她遲遲沒有回應,藍采華索性替她做決定,「武陽侯府的二公子好了。」

    「師傅……」

    藍采華又是伸手一戳,打斷她,「侯爺夫人為了你的親事煞費苦心,你若是沒有一個滿意,這不是打她的臉嗎?」

    半晌,傅明煙百般不願的道︰「我听師傅的。」

    雖然有一顆向往自由的靈魂,但她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小屁孩,婚姻大事,祖母願意尊重她,這已經不容易了,若她還挑三揀四,那就太不識相了。

    為了確保隨時掌握昭華長公主府的消息,莫靖言要求屬下至少五日一報,不過他怎麼也沒想到,等來的第一個消息竟然是——

    「長公主上武陽侯府說親?」莫靖言的臉都綠了。

    昭華長公主上武陽侯府說親,肯定不是為了庶子庶女,人家武陽侯府只有嫡子嫡女,說什麼也不可能跟她結親,可想而知,應該是為了那個丫頭。

    分開未滿一個月,臨別之前他還再三提醒那個丫頭,不可以忘了他們兩個的婚約,結果,她準備跟別人說親……這丫頭以為他給的信物是假的嗎?

    「這是正院傳出來的消息,我們的人也親眼見到昭華長公主去了武陽侯府。」

    「文成侯府可還有哪位姑娘要說親?」雖!他不認為昭華長公主會多管閑事,插手文成侯府其他公子、姑娘的親事,可是難保沒有例外,畢竟武陽侯府是很多權貴都想結親的人家。

    「除了傅四姑娘,傅家其他姑娘十二歲就定下親事,倒是傅家的兒郎要等到十七才訂親,來年成親,唯獨傅將軍例外。」一得知昭華長公主上武陽侯府說親,凌子肅就立馬打听文成侯府的事,還好這些事容易打听。

    「傅丫頭的爹?」

    「是,文成侯夫人並不同意傅將軍娶嚴氏為妻,傅將軍的親事就延至二十才定下來,來年成親,四年後才得了傅四姑娘一個女兒。」

    「傅將軍沒再續弦?」

    凌子肅搖了搖頭,「听說傅將軍與夫人感情深厚,夫人過世之後,傅將軍將早產的傅四姑娘交給藍大夫照顧,便自動請纓去了西北,再也不曾踏入京城一步。」

    「文成侯夫人不管嗎?」

    「文成侯夫人最疼愛傅將軍,當初管不了他的親事,如今又如何逼迫得了他?」

    「原來那丫頭的倔脾氣來自傅將軍。」

    對此,凌子肅不敢發表任何意見,公子是個護短的,傅四姑娘在他口中可以眨至塵埃,可是其他人不行。

    「昭華長公主看上武陽府哪一位公子?」

    「二公子。」頓了一下,凌子肅小心翼翼的看著莫靖言陰晴不定的臉色,進一步道︰

    「顧二公子因為容貌俊俏、溫文爾雅,十六歲就中了秀才,在京中權貴之中頗有才名,是許多貴女心目中的佳婿。」

    莫靖言的臉色更難看了,冷冷挑起眉道︰「你的意思是說,昭華長公主給傅丫頭挑了一門好親事,是嗎?」

    一頓,凌子肅婉轉的道︰「任誰都會說這是一門好親事。」

    莫靖言沒好氣的撇嘴,「沒錯,這確實是一門好親事,可誰知道是不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凌子肅不知道如何響應,公子會不會太酸了?

    「昭華長公主非良善之輩,凡事都有目的,顧二公子絕對不是個好東西。」莫靖言當然不承認自個兒是在吃醋,這是合理推斷,昭華長公主那種滿腦子算計的人絕不會考慮人品。

    關于昭華長公主,公子所言屬實,但是顧二公子,凌子肅就不敢附和了,不過,這會兒他可不敢實話實說,公子如今醋勁大發,他說什麼都不對,只能道︰「屬下還來不及查探武陽侯府的事,不清楚顧二公子的為人。」

    「盡快查清楚——他有何不良嗜好,房里有幾個通房……總之,務必要他原形畢露。」莫靖言越說越氣,不識相的家伙,竟敢妄想他的女人!

    凌子肅唇角一抽,公子會不會太武斷了?「是,三日之內必定查清楚。」

    莫靖言也知道自個兒過于心浮氣躁,緩了一口氣,交代道︰「還有,仔細調查武陽侯府跟昭華長公主的關系。」

    「就屬下所知,武陽侯府向來對皇親國戚敬而遠之。」

    莫靖言冷哼一聲,「若是對皇親國戚敬而遠之,昭華長公主會上門說親?兩邊若不是早就對上眼,昭華長公主不會出面說親,她這個人最在意自個兒尊貴的身分,萬一武陽侯府拒親落了她的顏面,她如何受得了?」

    凌子肅無話可說,昭華長公主最喜歡強調自個兒皇家女兒的身分,無論上哪兒都少不了公主儀仗。

    「好啦,盯緊這件事。」雖說當初傅丫頭要他以身相許是為了逼退他,但是她敢交出信物,就表示她對自個兒的親事還是能作主,她不可能在與他有口頭婚約的時候應下武陽侯府的親事,可昭華長公主若是懷了什麼目的想促成這門親事,難保不會在當中作妖。

    雖然不想一輩子待在京城,但是對這個繁華的都城傅明煙還是充滿了興趣,難得有機會走出文成侯府的大門,當然要仔細看看。

    「師傅,我們可以去茶館听說書嗎?」傅明煙忍不住掀開車簾,可是還沒往外瞧一眼,她的手就被打掉了,車簾再次隔開外面的視野。

    「別忘了自個兒的身分,安分一點,還有,我們今日上街是為了買衣服首飾,不是上茶館听說書。」藍采華伸手將傅明煙拉回身邊坐下。

    嘴一噘,傅明煙可憐兮兮的扯著藍采華的衣袖,「師傅怎麼可以對我如此殘酷,好不容易可以放出來,卻不準我去茶館听說書,這不是等于給我一塊糖但不準我吃嗎?」

    藍采華沒好氣的掰開她的手,「不必裝可憐,沒用,今日不能去茶館。」

    傅明煙緊抿著嘴,抗議的瞅著師傅,無聲的要求解釋。

    「今日出門,侯爺夫人特地多派了兩個嬤嬤和四個侍衛隨行,你以為這是因為身分、面子問題嗎?」藍采華伸手戳她的額頭,「他們是來監督你的一舉一動。」

    「監視我的一舉一動?」

    「你是文成侯府的姑娘,一舉一動會左右人家對文成侯府的評價。」

    傅明煙忍不住翻白眼,「我不說,誰會知道我是文成侯府的姑娘?」

    「馬車上有文成侯府的標記。」

    傅明煙頓時舌頭打結了,好吧,她無意拿自個兒的身分作文章,可是人家也能從其他地方知道她的身分。

    接下來傅明煙乖乖坐好,任誰也挑不出一丁點錯處。

    藍采華見了很心疼,但也知道早早認清現實于她有利,這孩子聰明,有心,學什麼都成,問題是,她就是一個懶得花心思的人,若她一直待在雲州倒也無妨,偏偏她只能嫁進高門大戶。

    馬車不久就到了珍寶閣,傅明煙規規矩矩的由著丫鬟攙扶下了馬車。

    走進珍寶閣之前,傅明煙忍不住停下腳步四下瞧個仔細,這條街真是熱鬧,不但有酒樓、茶館、糕餅鋪子、胭脂水粉鋪子,還有路邊攤式的各種吃食……各種香味飄蕩在空氣之中,不過最多的還是人,總之,京城的繁華在此盡現。

    「雖然不能去茶館听說書,但是可以上酒樓用膳。」藍采華看了實在不忍。

    傅明煙兩眼一亮,「真的嗎?」

    「真的,侯爺夫人不至于那麼不講理,肚子餓了難道還不能上酒樓吃頓飯嗎?」藍采華狀似不經意的看了兩個嬤嬤一眼。

    兩個嬤嬤連忙討好的一笑,侯爺夫人是讓她們盯著四姑娘,但也不能得罪主子。

    這會兒傅明煙不再磨蹭了,趕緊走進去,準備挑個一兩樣首飾交差了事。

    今日侯爺夫人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突然讓師傅帶她上街買衣服首飾,可是她剛剛回府時,那些鋪子的掌櫃明明已經奉侯爺夫人之命親自來了一趟,不但量身做了四季衣裳,還挑了一大匣子的首飾,總歸一句話——如今那些東西八成以上還是新的,為何還要買新的?別怪她疑神疑鬼,她怎麼看都覺得此事大有文章。

    若是有心,傅明煙有一流的效率,不到一盞茶就挑了一支發簪,然後準備走人。

    「丫頭,用不著如此著急。」

    「我今日要狠狠吃一頓,師傅知道京城有哪些值得品嘗的酒樓嗎?」傅明煙又開始忙碌的四下張望。

    「仙饌樓、喜相逢、富香居……」

    「這不就是仙饌樓嗎?」傅明煙突然發現珍寶閣的對面就是仙饌樓,雙腳立馬對準目標,可是腳步剛剛跨出去便有人朝她一撞,速度之快,尋常人根本反應不過來,不過她的反應偏偏不同于尋常人,瞬間就察覺發生何事,連忙大喊著追上去,「偷兒,給我站住,荷包還來……」

    沒人想到會鬧出這麼一出,一時怔在原地不知如何反應。

    傅明煙身手靈巧,但終究比不上一個偷兒,人家轉個彎進了巷子,而她好不容易追到巷口,已經不見對方的身影。

    若在樊陽,她會窮追不舍,狠狠的訓對方一頓,因為走到哪兒都有相熟的人,可是京城對她來說太陌生了,她不敢亂來,下毒的本事再高還是寡不敵眾啊。

    這會兒看不到人了,當然轉身往回走,可是走了幾步,一位身著月白衣袍的俊公子就押著剛剛的偷兒繞到她面前。

    「跪下。」俊公子往偷兒的肩膀一壓,偷兒立馬跪了下來。

    傅明煙眨了眨眼楮,先看這個,再看那個,明明是好心人幫她逮住偷兒,可是,為何她覺得眼前的情況很怪?

    「荷包拿出來,還給姑娘。」

    偷兒磨磨蹭蹭的拿出荷包,「姑娘,我不想偷你的荷包,可是,我上有六十歲老母,下有四歲幼兒……」

    傅明煙噗哧一聲笑出來,「你今年幾歲?」

    「……嗄?」

    「我看你應該不過十七八歲,上有六十歲老母,下有四歲幼兒,你認為合理嗎?」

    怔了一下,偷兒嘿嘿嘿的傻笑。

    「我的荷包里面沒有銀子,只有備用的藥丸。」傅明煙一把搶過荷包,看著偷兒搖頭道︰「我瞧你身手很好,不像沒本事的人,淪為偷兒不覺得對不起自個兒嗎?」

    「……」

    「今日算了,可是再有下次,落在我手上,我會連本帶利討回來。」傅明煙隨即轉身準備走人,不過下一刻她突然想到一件事,連忙回過頭,對著靜靜站在一旁的俊公子行禮道︰「謝謝公子出手相助。」

    「舉手之勞,姑娘莫要放在心上。」

    傅明煙回以一笑便要告辭,可是腳步剛剛跨出去,她突然感覺到一道很強烈的氣息射過來,然後偏過頭往上一看,嚇得她往後一跳,為何他會出現在此?

    大腦還沒傳達信息-傅明煙雙腳已經自動自發的大步邁開,趕緊跑啊。

    俊公子嚴重受到打擊,姑娘不但一眼不給,還見鬼似的拔腿就跑……仔細回想一下,剛剛她好像看了某個地方,可是順著那個方向看過去,他什麼也沒看見。

    此時,莫靖言已經從窗邊退回來,低聲問身後的凌子肅,「那個人是誰?」

    「他就是武陽侯府二公子。」

    「果然是演戲。」早在第一眼他就覺得不太對勁,武陽侯府二公子的身手絕對比不上那偷兒,可卻輕而易舉逮住人,這只能證明——他們早就串通好了。

    「傅姑娘很聰明,應該可以察覺出來。」

    「這可難說,看見人家公子生得俊俏,很可能傻乎乎將人家當成好人。」哪個姑娘不喜歡美男子,除非有比較……他是不是應該讓她見識真正的美男子?

    「要不,屬下給傅姑娘提個醒?」

    「不必,我自個兒會告訴她。」這種事怎能交給別人!

    傅明煙想出門一趟並不容易,若想見她,他只能夜探文成侯府……他已經開始期待了,見到他,她有何反應?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