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簡薰 > 別讓夫人不開心 > 第十一章 小寶貝龍鳳胎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別讓夫人不開心 第十一章 小寶貝龍鳳胎

作者︰簡薰

    成親隔天的重頭戲,就是給竇太嬪敬茶。

    姜苒已經是一品王妃,穿的是皇宮尚衣局出來的宮服,非常繁重,但那些都是皇家面子,一層都不能少。

    竇太嬪對兒子二十歲才娶的王妃抱持著很大的善意,規矩那些都免了,她在後宮待了十幾年,老太後不好伺候,皇後也不好伺候,她不想拿那一套來對付媳婦,她的要求很簡單快點生孩子。

    堂堂一個親王,都這年紀了還沒嫡子,老人家很介意這事。

    姜苒也想盡速有娃娃,但無法打包票,只好含蓄說自己會努力。

    然後是齊萬里的親妹妹,映元長公主齊封媛。

    竇太嬪很美,齊萬里長得就像她,相對的齊封媛卻沒一點像母親,姜苒想,這個公主應該長得像先皇。

    不只長相嚴肅,個性也比較一板一眼,映元長公主對她這嫂子的不滿藏不住,臉上就寫著「憑你也配」。

    姜苒心想,我就是配啊。

    齊萬里說我配,我就配。

    她很安慰的是當映元長公主流露出不友善時,她的丈夫齊萬里會用眼神警告妹妹別亂來,這樣就對了,不要說「那是我妹妹,你讓讓她」,如果是吃的,用的,她一定讓,但自己不能讓她嫌還一句不吭啊。

    回到齊萬里的院子後,以洪側妃為頭,帶著包姨娘跟宋姨娘,還有才兩歲多的齊承歡見她。

    齊萬里給的聘禮很豐厚,姜家原封不動送回,等于姜苒的嫁妝很扎實,因為自己是有八十萬兩嫁妝的好野人,所以她給幾人的紅包都很大方。

    洪側妃長得十分好看,一雙鳳眼很勾魂,薄埂的嘴唇又顯得嫵媚萬分,氣場大,一看就是世家女兒。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知道洪側妃一心埋在篆香研究,無心兒女私情,她覺得洪側妃很順眼,而且真不是她臭美,她能感受到來自對方的善意。

    「王妃若是無事,可以到妹妹那里一起玩篆香,篆香很有趣的,說不定姊姊能添個嗜好呢。」

    看,洪側妃那麼喜歡篆香的人約她一起呢,人真好。姜苒想,洪側妃一定會成為她的王府小伙伴。

    然後是包姨娘,這是竇太嬪賜下的,是個秀才之女,跟在齊萬里身邊也六年了卻沒身孕,感覺以後機率也不大,而且不會是男方的關系,畢竟他都有一個庶子了,可見身體棒棒沒問題。

    因為無子,包姨娘臉上就是憂心忡忡,畢竟姨娘的工作就是開枝散葉,她生不出孩子又沒娘家可以依靠,說不定哪天王爺就讓她走了。

    最後就是宋姨娘了,大理評事的女兒,當初是選秀入宮,皇上沒看上眼,拿到的是鮮花,鮮花就是服侍高等宮妃的宮女,她從宋五小姐變成聖明皇太後身邊的宮女彩蝶,後來運氣好,聖明皇太後把她送給齊萬里。這是聖明皇太後賜下的,齊萬里當然是提拔成姨娘,彩蝶成了宋姨娘,而且幸運的半年後就懷上,一舉得男。

    竇太嬪對這個孫子很喜歡,常常讓宋姨娘抱去看。

    女人有了兒子,真的底氣十足,宋姨娘對姜苒並不恭敬,「這是我給敬王生的兒子,承歡,快來見過王妃。」

    姜苒皺起眉,一個姨娘也在王妃面前稱「我」,她如果裝作沒听見,恐怕以後宋姨娘對她更不尊敬了,是啊,不過是個突然冒出來的,在半年前京城根本沒這號人物,恐怕規矩也學得不齊。

    她真的是很不喜歡這樣,大家互相嘛,面子上過得去就好,她這王妃也不會去擺架子的,可現在她才入門,人家就稱「我」耶。

    于是皺起眉,「你一個小小姨娘,也敢在本王妃面前自稱『我』。」

    宋姨娘一凜,原本想說這小巧心機王妃不會知道,自己佔佔口頭便宜也高興,卻沒想到被識破,強做鎮定,「是奴婢一時沒注意,王妃大人大量,一定不會跟奴婢計較的哦。」

    姜苒內心一陣罵,宋姨娘一計不成,又想用話堵她,這句話的意思是,不饒我就是你小氣,沒資格當王妃。

    于是她沉下臉,「宋姨娘,這話我只說一次,你再對我不敬,你就別自己養兒子了,敬王的長子由我親自來教。」

    嚇嚇她,她就不信這個大招放出來,宋姨娘還在那邊裝。

    宋姨娘果然大驚,她之所以能自己養兒子,是因為太嬪愛靜,府中又無正妃,但現在有了,要不要接過去養,不過是王妃一句話。

    她馬上跪下,「是奴婢失言,情願領罰,還請王妃讓奴婢自己養兒子。」

    「我不管你爹是誰,你膝下有誰,你現在要知道一件事情,本王妃來了,我,是你的主母,是你要听我的,不是我要听你的,即使你比我長幾歲也別想壓著我,懂了?」

    宋姨娘磕頭,「奴婢知道。」

    姜苒內心嘖了一聲,像洪側妃或者包姨娘那樣多好,大家當鄰居,而不是像宋姨娘,有個兒子自認底氣萬分就想騎上王妃的頭。

    然後是下人認人。

    齊萬里的院子共有二十人,都來一一磕頭,姜家這邊羅嬤嬤一家子,羊嬤嬤也要跟敬王府的人互相認識。

    光是這樣,就耗了快半個時辰。

    回到大廳,齊萬里見她一臉蔫,「這樣就累了?」

    「幸好宋姨娘是聖明皇太後賜的,如果是你自己挑的,還這品味,我真接受不了。」

    齊萬里也很尷尬,府里人多,事情自然也傳回他耳里了。宋姨娘那樣是因為他平常沒在管,大戶人家姨娘敢跟主母自稱「我」,至少會被打上幾個耳光,姜苒只是口頭警告算是很好了,承歡雖然小,他也不想兒子看到親姨娘被打。

    姜苒釣退讓當然不是因為宋姨娘,而是因為他。

    想到這里,齊萬里站了起來,牽起她的手,「走,我們去賞紅梅。」

    姜苒當然很識趣,不會繞著讓人不愉快的話題,夫君在討好她呢,身為有腦子的現代人,當然要順坡下,「現在有?」

    「府上有幾株老梅樹,前幾日已經開了。」

    紅梅稀少,姜苒想著見一見也不錯。

    齊萬里平日習武強身,不需披大氅,姜苒不愛運動,羅嬤嬤見她剛剛進屋又要出去,連忙拿出喜相逢兔毛披風,齊萬里伸手接過,親自給她系上。

    兩人手牽手,這便出了門。

    還沒下雪,但天氣已經很冷,花園中應該是百木盡枯,可是王府畢竟是王府,剛剛出門就看到大叢大叢的深粉紅色長壽花,十分討喜。

    出了前庭,垂花門,石子道路兩邊擺著一盆又一盆的金盞花跟山茶花,涼亭上垂著鐵線蓮,如果不是因為太冷,這花圜跟春夏一樣啊,花團錦簇,托紫千紅。

    冷,不過兩人手牽著手,又覺得暖。

    姜苒心想,敬王府,以後小女子就要在這邊過一輩子,多多指教啦。

    「在想什麼,笑得那麼高興?」

    「覺得小孩子真可愛。」雖然宋姨娘很麻煩,但齊承歡還是可愛的。

    當然,內心還是有點怪怪的,可是沒辦法啊,古代就這樣,男人可以有很多老婆,然後這些老婆還得感情好,當姊妹……嘔,做不到。

    當鄰居就好了。

    「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說,你……別跟洪側妃走得太近。」

    什麼?「府中我最喜歡的就是洪側妃了。」

    齊萬里卻是不管,「你若無事,可以讓夏居來陪陪你,回侯府探視岳母也行,我母親規矩不嚴,不會管束這麼多。」

    到底為什麼不能接近洪側妃,齊萬里卻是不願意再說了。

    姜苒無計可施,只能算了。

    紅梅是挺美的,但自己內心藏著問號,于是看紅梅都像在看問號。

    不過想想齊萬里對她好,自己就听他一次,反正他們是夫妻,他怎麼可能會害她,于是乖順點頭,「知道了。」

    「看你這麼乖,那我提前跟你說個好消息吧。」

    「我最愛听好消息了,快點說。」

    齊萬里看著她,笑意盎然,「按照我東瑞國制,一品王妃的母親可以申為郡君,我已經替你的母親羊氏請了,禮部的人這幾天就會去侯府宣告。」

    姜苒一呆,母親要成為郡君了?

    他是王爺,每天這麼多事情,還記得要給她母親請封?

    嫁入王府,她最不放心的就是母親會被欺負,一旦母親成了四品郡君,就連姜老太太都要跟她行禮,姜老太太雖然也是郡君,不過是五品。

    他是真的很替她想吧……

    姜苒揉了揉眼楮,有點哽咽,「謝謝你。」

    齊萬里一把摟住她在懷中,笑了起來。

    日子就這樣過去。

    三天後回門,侯府自然上上下下都在。

    姜老太太不管三七二十一又把姜苒拉進自己房間,說的還是讓她快點生兒子,還要讓小王爺娶姜婉甜,小郡主嫁給姜新康等等。

    姜苒全部都說,我盡量,我盡量。

    才怪,她一個字都不會提。

    到了喜傳院見了母親羊氏,母女相見自然有一番欣喜,姜苒說了齊萬里讓她離洪側妃遠一點,羊氏只是說,听丈夫的,不會錯。

    午飯男女分席,就在開席前禮部的人來了,帶著旨意,念的是官樣文章,人人都听到重點,平夫人以後就是四品郡君了,邸龔下午會送出去,到時候京城官戶人人都會知道這件事情。

    「在想什麼,笑得那麼高興?」

    「覺得小孩子真可愛。」雖然宋姨娘很麻煩,但齊承歡還是可愛的。

    當然,內心還是有點怪怪的,可是沒辦法啊,古代就這樣,男人可以有很多老婆,然後這些老婆還得感情好,當姊妹……嘔,做不到。

    當鄰居就好了。

    「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說,你……別跟洪側妃走得太近。」

    什麼?「府中我最喜歡的就是洪側妃了。」

    齊萬里卻是不管,「你若無事,可以讓夏居來陪陪你,回侯府探視岳母也行,我母親規矩不嚴,不會管束這麼多。」

    到底為什麼不能接近洪側妃,齊萬里卻是不願意再說了。

    姜苒無計可施,只能算了。

    紅梅是挺美的,但自己內心藏著問號,于是看紅梅都像在看問號。

    不過想想齊萬里對她好,自己就听他一次,反正他們是夫妻,他怎麼可能會害她,于是乖順點頭,「知道了。」

    「看你這麼乖,那我提前跟你說個好消息吧。」

    「我最愛听好消息了,快點說。」

    齊萬里看著她,笑意盎然,「按照我東瑞國制,一品王妃的母親可以申為郡君,我已經替你的母親羊氏請了,禮部的人這幾天就會去侯府宣告。」

    姜苒一呆,母親要成為郡君了?

    他是王爺,每天這麼多事情,還記得要給她母親請封?

    嫁入王府,她最不放心的就是母親會被欺負,一旦母親成了四品郡君,就連姜老太太都要跟她行禮,姜老太太雖然也是郡君,不過是五品。

    他是真的很替她想吧……

    姜苒揉了揉眼楮,有點哽咽,「謝謝你。」

    齊萬里一把摟住她在懷中,笑了起來。

    日子就這樣過去。

    三天後回門,侯府自然上上下下都在。

    姜老太太不管三七二十一又把姜苒拉進自己房間,說的還是讓她快點生兒子,還要讓小王爺娶姜婉甜,小郡主嫁給姜新康等等。

    姜苒全部都說,我盡量,我盡量。

    才怪,她一個字都不會提。

    到了喜傳院見了母親羊氏,母女相見自然有一番欣喜,姜苒說了齊萬里讓她離洪側妃遠一點,羊氏只是說,听丈夫的,不會錯。

    午飯男女分席,就在開席前禮部的人來了,帶著旨意,念的是官樣文章,人人都听到重點,平夫人以後就是四品郡君了,邸龔下午會送出去,到時候京城官戶人人都會知道這件事情。

    當然,郡君只是虛餃,沒有實質好處,不過交際應酬的時候很好用,而且這還代表一件事情,敬王也看重侯府。

    家里又多了一個郡君,喜氣洋洋中,啪的一聲,蔡氏折斷了筷子。

    這情況下,大家當然當做沒看到,喻姨娘也很伶俐,馬上給蔡氏換了一雙,然後全都當沒事,吃菜,喝酒,聊天氣。

    姜聰文酒喝高了,還說「苒兒,我的乖女兒,有出息」,姜苒超傻眼,這又是哪招?不要喝這麼多啊,喂!

    日子過得很快,姜苒迎來入京後的第一個過年,九位王爺都要入宮跟皇上吃年夜飯,姜苒當然跟齊萬里早在王府吃了一頓,不然皇宮那個上菜速度,真要餓死。

    幾個王妃雖然覺得她的出身很謎,畢竟在訂親之前京城可沒這號人物,可也知道敬王光是下聘就花了八十萬兩,自然人人羨慕,出身算什麼,銀子才是真的。

    京城的冬天比南方冷多了,姜苒被冷得足不出戶——她也下令了,她不立規矩,側妃姨娘都自己生活就好。

    但妙的是,洪側妃三番兩次來看她,帶的都是自己做的篆香。

    姜苒宮斗劇看多了,幻想里面會不會有紅花,麝香之類,活血化瘀,聞了不容易懷孕的東西,洪側妃想害自己?

    齊萬里听了大笑,說不會不會,他這表妹真的無心爭寵,害人這種事情是不會做的,但如果她不放心,就不要用。

    姜苒就奇了,他對洪側妃的人品有信心,卻又讓她不要接近,什麼道理?

    再問下去,他卻不肯說了。

    但姜苒也不生氣,其實齊萬里對她很好了,年夜飯那日,她看到皇後如何小心翼翼的看皇上臉色,幾個王妃又是如何降低身分刻意討好自家王爺,比起來,自己能跟他平起平坐已經太幸福。

    王府的日子很愜意,每天看看書,學學畫,夏居也常常來,雖然她再三表明稱呼「你」「我」就好,夏居卻是不肯,還是自稱奴婢,姜苒沒辦法,只能隨便她,但扣除這個,兩人還是來往得很開心,有人作伴,日子也輕松點。

    然後就是竇太嬪,竇太嬪跟她說齊承歡讓宋姨娘養雖然可以,但她這嫡母不能不熟悉,姜苒知道竇太嬪的意思,于是開始命宋姨娘每天把齊承歡抱來院子,小孩子剛剛開始怕生,不過多見幾次也就玩得挺好的。姜苒是現代人,隨便說個童話故事都能哄住齊承歡,齊承歡開始把「嫡母」這個名詞聯想成「好听的故事」,每次來都高高興興,還會點故事听,「嫡母,承歡想听小王子」,「嫡母,承歡想听美人魚」。

    齊承歡最愛的就是哆啦A夢,听了幾次都不厭倦。

    宋姨娘雖然笑得別扭,但也不能說什麼——趁著元宵前她回了宋家一趟,母親要她好好侍奉王妃,別的不說,以後承歡的婚事還要王妃打點呢,如果不趁現在建立感情,以後王妃怎麼會上心。

    宋姨娘是既不甘心上頭多了一個王妃,但也知道事實無法改變,看到齊承歡親近王妃,內心又不舒服,又安心,只覺得矛盾不已。

    當然,這些心里活動姜苒都不會知道,在她的想法中,講真心太勉強了,大家面子上過得去就好。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

    雪融了,梅花凋落。

    一日,姜苒發現園子中的桃花含苞,粉紅花苞透出一點點新芽,一小撮,十分可愛。

    冰凍起來的池塘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化了冰,可以直接看見鯉魚在游泳,灑一把飼料,鯉魚爭相跳起來。姜苒奇怪,這些鯉魚冬天吃什麼?可現在看來也沒比較瘦,她卻是不知道王府有專人在冰上鑿小洞喂食,不然養在池塘的鯉魚可無法過冬。

    百物復蘇好像只在幾日之間,桃花,梨花,紛紛有綠芽探頭,王府的大樹葉也從深冬的枯綠轉為青翠,風吹,樹搖,黃鶯在枝頭唱著歌,春天的聲音。

    三月真的很舒服,風中都帶著花香草香。

    谷雨過,立夏到。

    終于在入門五個月後,姜苒懷孕了,太醫說是雙生子。

    齊萬里很高興,敬王府上下都多拿一個月月銀,竇太嬪則是在第一個好日子就上朝然寺去念佛祈福。

    好消息當然馬上送到安泰侯府,才一天時間,姜老太太的信來了,侯爺姜正文的信來了,侯爺夫人杜氏的信來了,二嫂丁氏的信也來了,當然,姜苒最看重的就是母親羊氏,姜蘭,姜和的信。

    羊氏已經大腹便便,知道女兒生產時應該無法幫忙,于是千叮萬囑連寫了好幾張紙。

    姜苒個信,外婆羊嬤嬤,羅嬤嬤在,讓母親不用擔心。

    齊萬里最有趣了,孩子都還沒生,他已經在取名字。

    姜苒大笑,「男孩女孩都不知道呢。」

    「我兩種都取,總會用得上。」

    「萬一太嬪想自己取呢,你難道跟太嬪搶?」

    「不會,承歡的名字也是我取的。」

    姜苒又覺得自己成了檸檬精,酸得冒泡。

    是啊,自己是第一次當娘,他卻不是第一次當爹,啊浮浮,這不能怪他,可是啊浮浮,好想尖叫。

    可是宋姨娘是聖明皇太後所賜,又不能不收,總不可能為了一個姨娘名分就打聖明皇太後的臉。

    哎喔,好矛盾,知道是一回事,感情是另一回事。

    不過讓姜苒覺得稍微安慰的是,自己入門後,就算小日子來了,齊萬里也還在她旁邊,懷了孕,他也說自己不會去找別人,姜苒擔心竇太嬪會有芥蒂,畢竟齊萬里可是王爺,讓個王爺守身如玉,那是沒道理的。

    齊萬里笑說︰「我母親送了包姨娘給我,包姨娘卻無孕,從此母親再也不管我的房中事物了,你大可放心。」

    哇,這竇太嬪心真的很寬,贊贊贊。

    姜苒的肚子漸漸大了起來。

    她非常幸運,除了肚子變大,不太好彎腰穿鞋之外,其他都沒不舒服,照吃,照睡,腳也不會腫。

    新做的夏服都不能穿了,雖然有點可惜,但放著等過兩年再穿也一樣。

    盛夏的時候,侯府的好消息傳來,羊氏生了一個兒子,姜老太太取名姜杰,七斤四,是個胖小子,據說羊氏生得很辛苦,所幸有驚無險。

    姜苒摸摸自己的肚子,有點驚。

    就算是醫學發達的現代,女人生產都是一只腳踏進棺材的危險事,何況古代,力竭而死的產婦比比皆是。

    而且她也會想,萬一自己生了個女兒怎麼辦?

    夏居前幾個月生了個女兒,孔松是滿高興當爹的,但是婆婆卻不太高興,覺得她肚皮不爭氣,不管她休息夠了沒,只催促快點懷孕。

    身體還沒恢復,根本不適合再生孩子。

    夏居快點懷孕的結果就是,懷了四個月就流產了,而且是個成形的男胎,婆婆那個心痛啊,又把夏居罵了一頓。

    以前夏居到她院子是工作,賬房有給月銀的,現在夏居過來是逃避,婆婆緊迫盯人,她需要個地方喘息。

    姜苒實在太不安了,一日晚上睡不著,于是把齊萬里搖醒,「你說,萬一兩個都是女兒怎麼辦?」

    齊萬里知道孕婦多不安,于是好言安慰,「女兒也挺好,家里還沒小郡主呢,兩個女娃長一樣,多可愛。」

    「可是太嬪想要嫡孫。」姜苒說出心里擔憂,「你知道女人生完孩子後,至少要休息一年才適合再懷孕嗎?」

    「我又不急。」

    「萬一……太嬪急呢?」

    齊萬里哄著,「我母親自己受夠了苦,不會這樣對媳婦的。你放心,包姨娘這麼多年無孕,我母親一句重話也沒說過,你就算是生兩個小郡主,對于人丁單薄的敬王府來說都是大大的功勞。」

    姜苒想想,稍微安心,女兒還是比無孕好啊。

    齊萬里翻了身,從她身後摟住,親了親她的耳朵,「放心吧,本王的孩子就算是女兒,那也是榮華富貴,苒兒不用擔心。」

    「我擔心女婿萬一對女兒不好……」不能怪她,身為一個娘真的會想很多。

    「有本王在,女婿敢對女兒不好,我打斷他的腿。皇上的佷女,本王的女兒,怎能任人欺負。」

    姜苒略微安心,是了,有個皇帝伯父,親王爹,就算嫁在外面也不用發愁。

    齊萬里又安慰許久,說要是女婿對女兒不好就打斷腿,和離讓女兒另外嫁人,前女婿等腿好了,送到山上去吃素,姜苒知道他在胡說八道,但還是覺得好笑,許是倦了,終于慢慢睡去。

    老太醫還是每十天來診一次脈,真不愧是雙胞胎,肚子超大,姜苒不管走到哪,下人都小心翼翼,就連才三歲的齊承歡都知道嫡母快給他生弟弟妹妹了,小孩子童言無忌說想要弟弟可以一起玩騎馬打仗,宋姨娘當時一臉不高興。

    姜苒覺得宋姨娘真是太好過了,才會整天鑽研這鑽研那,好好養兒子不是挺好的嘛,她姜苒就算這回生下兩個女兒,但她可以再生啊。

    寒露到了。

    立冬到了。

    京城又下起漫天大雪,一夜醒來,院子成了一片銀白色,只剩下枝頭點點紅梅,迎著寒風澱放。

    天氣很冷,但風中有寒梅暗香。

    過年還是要到宮中去,就算肚子大到看不到腳,禮儀也不可廢。

    因為肚子太大,敬王府今年的過年到元宵宴客就交給洪側妃操持。

    洪側妃不愧是大戶人家之女,井井有條,上門的客人都知道正妃快臨盆,所以才由側妃出來接待,因此也不會覺得失禮。

    姜苒覺得自己的孩子真是好孩子,因為直到整個過年完畢,肚子這才開始陣痛。

    疼。

    真的疼。

    撕心裂肺,但除了哀嚎也不能做什麼,唯一安慰的是,齊萬里在側廳等著,每次有人端冷掉的水出去,他都會問「王妃怎麼樣」,每次有人拿什麼進來,他又會交代「好好照顧王妃」。

    肚子疼痛一波波。

    姜苒心想,小朋友,快點出來啊,娘的肚子痛得很,再不出來我要打你們小屁|股啦。產婆滿頭大汗的喊,「王妃,用力。」

    姜苒用力,喝——

    「王妃,听奴婢喊一二三,三的時候使力,一,二,三。」

    再用力,喝啊——

    真的好痛,難怪人家說疼痛十級中,生孩子是最痛的,經歷過這一波,她覺得以後什麼都不怕了,生孩子都能熬過來,還有什麼熬不過來?嘶啊……吼吼吼。

    忽然,只覺得下身一陣溫熱,耳邊便听得孩子嘹亮啼哭,哇!

    姜苒想看孩子,肚子卻還在抽。

    產婆還是很緊張,「來人,參片,參片。」

    黃嬤嬤在她嘴巴中放入一片參,壓在舌底,甘苦未散開,姜苒覺得神智清楚了點,掙扎問︰「孩子健康嗎?」

    性別什麼都不重要,健康就好,像個普通人,普通長大,過普通生活,對一個母親來說已經是最大的幸運。

    「小郡主很健康,王妃請安心。」

    姜苒還沒松一口氣,覺得肚子又一緊,忍不住呻吟出來……肚子里還有一個,可她已經沒力了。

    羊嬤嬤見孫女生孩子痛成這樣,心里像有人擰著,過去給她擦擦汗,哄著,「王妃再用點力,很快就好了。」

    「外婆……我疼……」

    羊嬤嬤眼眶一紅,「別怕,外婆陪著,苒兒,乖啊。」

    羊嬤嬤給她揉揉太陽穴,醒醒精神。

    姜苒抽痛一波波。

    產婆道︰「王妃要是緩過來了,就听奴婢的,來,一,二,三!」

    喝啊——姜苒使盡所有力氣,覺得自己快靈魂出竅時,終于又听見娃娃哭聲。

    產婆欣喜至極,「恭喜王妃!是小王爺呢,很健康。」

    姜苒想看,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孩子給抱去洗澡了。

    婆子迅速收拾起房間,帶血的盆子通通拿出去,給姜苒換上干淨的衣服,干燥的床單,重新燻過香,中和掉血腥味。

    羊嬤嬤小心翼翼的給她喂了人參雞湯,姜苒第一次覺得人參真是好東西,明明痛得魂魄飛移,現在又覺得元神歸位了。

    眼見齊萬里進來,羊嬤嬤識趣的退下。

    姜苒看著帳頂,直到齊萬里出聲,這才知道他來了。

    「苒兒,辛苦了。」

    姜苒轉過頭,虛弱一笑,「我是不是好棒棒?」

    齊萬里見她還有心思開玩笑,輕輕撫上她的頭發,「是,得了一對好,母親很高興,已經派人去宮中回報了。」

    「你取那麼多名字,這下男孩女孩的都可以派上用場了。」足足取了六個月,幾百個名字,不要說兒女,用到曾孫都用不完。

    齊萬里頷首微笑,「男孩叫做鹿鳴,女孩叫呦呦。」

    呦呦鹿鳴,食野之隻。

    挺好的,希望這兩孩子就跟詩中貴族一樣,一生悠閑富貴。

    兩人說了一會話,竇太嬪這才進來,臉上笑逐顏開,「媳婦,兩個娃都很好,你真乖。」

    「是托了王府的福氣。」

    這話竇太嬪愛听,于是笑得更高興,「孩子雙生,倒是不太大,不過本宮剛剛去看過了,喝奶倒是很快,這樣挺好的,喝多才容易長大。」

    姜苒裝乖,「太嬪說的是。」

    其實她是想自己喂奶的,不過古代的規矩是請奶娘,自己喂那是一般門戶才這麼做,所以她只能順從了。

    竇太嬪又夸獎了她一陣,這才離開。

    這時齊鹿鳴跟齊呦呦已經吃完奶,奶娘抱了孩子進來,姜苒才第一次看到自己辛苦生出來的小家伙。

    因為是雙胞胎,所以小了點,不過能夠健康已經很幸福了,畢竟是沒產檢的年代,她每天都在擔心孩子的健康問題,現在見兩人喝完奶又瞬間熟睡的樣子,心里忍不住嚎了起來,美寶寶,香寶寶,世界第一可愛的寶寶。

    嗷嗷嗷,她真會生,小骨子挺挺的,小嘴巴形狀也漂亮,天氣冷,小孩子裹成一個球,她好想看看孩子的小爪子啊,小拳頭一定超萌。

    姜苒心里一陣融化,「小東西現在就這麼迷人,將來還不知道會長得多好看,到時候京城的少爺都來追求我們呦呦,姑娘家都喜歡我們鹿鳴,信件一封一封往家里送,這樣我們要怎麼挑媳婦跟女婿呢。」

    齊萬里覺得很好笑,忍不住提醒,「他們才出生一個時辰。」

    「時間過得很快啦。」姜苒對抱著呦呦的奶娘伸出手,「我抱抱。」

    喔,她的呦呦好香,小娃娃的奶香味真的怎麼聞都聞不夠,眉毛有點淡,不過沒關系,用眉粉補一補就好,鼻子像他,嘴巴倒是像自己。

    然後把呦呦給了齊萬里,又抱過鹿鳴,哇,一樣香。

    鹿鳴時臉……真太神奇了,明明是剛剛生出來的嬰兒,但已經看得出長得像齊萬里,基因這東西真騙不了人。

    齊萬里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笑道︰「母親跟黃嬤嬤也說跟我出生時一樣,就是小了點而已。」

    姜苒忍不住恭起兒子,臉頰踫臉頰,她真會生。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