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簡薰 > 別讓夫人不開心 > 第九章 綠茶口味白月光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別讓夫人不開心 第九章 綠茶口味白月光

作者︰簡薰

    敬王齊萬里跟安泰侯府下聘的事情,一下在京城炸開鍋。

    齊萬里二十歲了,要身分有身分,要銀子有銀子,重點是還生得英姿颯爽,當大家都在想到底誰配得上他時,「侯府二小姐」這個人突然冒出來,還不是側妃,是正妃身分啊!姜苒?誰,沒听過。

    有人認識嗎?沒有。

    姜家的親戚,杜家的親戚,蔡家的親戚,都沒人听過這一號人物。

    莫不是外室的孩子?不對,听說姜苒是嫡女,母親是姜二老爺的平妻,底下還有一對龍鳳胎弟弟妹妹,所以也不是不受寵,可是真奇怪,京城宴會那麼多卻沒人見過。

    姜家幾個大爺們,姜熙,姜魏,姜強,姜海,除了姜海體弱之外,都要出去應酬,人家會問姜家二妹妹到底何等人物?

    姜蕊,姜芹,姜蔓,姜艾,姜茹也有幾個來往的世家女,天氣熱,沒人辦宴會,但是信件往來總是有的,也會來問姜家怎麼突然多了一個二小姐呢?

    為此,姜家統一口徑,因為平夫人身體不好才不出席各種宴會,母親身體有恙,女兒姜苒當然要隨侍在側啊,什麼?在外流落十年才回來?沒有沒有,絕對沒這回事,羊氏跟三個孩子一直在府上——不管眾人怎麼奇怪,姜家就是一口咬定羊氏一直在,姜苒也一直在,至于先前那個羊吃草的傳言,是誤會,誤會。

    官職太府卿的杜家實在太好奇了,杜老夫人忍不住稈孫女杜氏叫回來,面對娘家眾人的詢問,杜氏也只能說,真的,羊氏就是身體不好,一直在府上,初一十五開祠堂都會見面。

    然後,當然要說說敬王的聘禮。

    三十顆明珠,三十卷湘南錦,大靈芝一擔,百年參一擔,各種珍奇古玩,名人字畫,各色玉器這些都不用說,還有那壓箱的十擔黃金。

    這是什麼,這代表敬王對姜苒的重視,那都是面子。

    姜老太太也說了,全部鎖起來,原封不動抬回去,就當做姜苒的嫁妝——男方聘金若一萬兩,女方嫁妝也差不多要出一萬兩,但敬王聘金如此豐厚,姜家怎麼可能湊得出相對的東西,照樣抬回去最方便,也不會失禮。

    至于姜苒,她開始縫制嫁衣了。

    穿越到這個東瑞國,什麼都沒學會,就是剌繡學得好,嫁衣這麼重要的東西,當然是自己來。

    除了剌繡,姜苒當然也沒閑著,齊萬里給她請來一個宮中嬤嬤,專門教授她各種禮儀,不只是為了入宮見皇後,身為王妃,她也不能什麼事情都不懂。

    她很感謝杜氏,完全沒推托,不到幾天就給姜和找了西席,是個家貧舉子,成績不錯,但因為沒錢打點所以吏部說沒職缺,實在無奈之下開始收學生。

    姜蘭也跟幾個姊姊一起學女紅,琴藝,學習品茶,一向跋扈的姜蕊卻是一反常態並沒有欺負姜蘭,不過姜苒不放心,還是讓羅嬤嬤跟著,要是姜蕊又暴露本性,好歹替姜蘭擋一檔。

    親事定了,姜苒開始寫信給竇太嬪,竇太嬪回信很快,說最近天氣太熱,等天涼點讓姜苒去敬王府讓她瞧瞧。

    洪側妃的信也來了,恭恭敬敬的,說會靜待正妃娘娘入府。

    至于包姨娘沒寫信,這才是合乎禮節,因為姨娘身分低微,本就沒資格直接跟正妃打交道,倒是宋姨娘寫信來了,自我介紹了一番,還強調父親是大理評事,姜苒只覺得好笑,就算是大理評事之女,問題是你現在就是個姨娘啊。

    宋姨娘除了介紹自己,還介紹自己生下的兒子,強調那是敬王第一個兒子,叫做齊承歡,又聰明又乖,會站之前就已經會說話了,敬王很喜歡他,連帶竇太嬪也是,常常讓她把孩子抱過去看。

    姜苒超想跟她說,是,你是大理評事之女,又生有一子,但敬王沒把你升為孺人,原因在哪,你自己心里要有數。

    但想想,自己即將是正妃,何必跟一個姨娘置氣,等入了府,各自生活就是了。姜苒不打算給姨娘好看,但是她也不會讓姨娘騎到頭上來,想想便把信扔了,她真的回了宋姨娘,那才是浪費生命。

    一日過一日,天氣終于漸漸涼爽了。

    初秋的風很干爽,吹起來舒服無比。

    院中夏花只剩下幾朵還在掙扎著開,秋日的大麗花跟菊花紛紛含苞,桂花最爭氣了,已經開了一些,經過園子,偶爾會有桂花香。

    姜聰文的院子叫做朋興院,正妻跟著住,院子本種有曇花,也是秋日花卉,不過自從蔡氏偶然知道姜苒出生那天晚上,適逢那品種特殊的曇花一年僅有的一夜綻放,氣得把花都拔T,所以現在侯府並沒有曇花。

    姜苒想想還是挺可惜的,等自己到了敬王府,一定要種上一些。

    說來也有趣,天氣開始舒服,京城高門紛紛辦起宴會,那帖子雪片般的飛入安泰侯府——大家對未來的敬王妃實在太好奇了。

    杜氏很高興,她本來就是熱衷應酬的人,問了姜苒想參加哪些,姜苒卻是沒興趣,不過有一個無法推托,皇後辦的賞月。

    時間很快就到。

    入宮那日,是宮中嬤嬤親自給她梳妝打扮的,選了蝶戲牡丹錦衣,柔絹翠紋百合裙,青玉金花頭面,隆重又不張揚。

    到了大廳集合,才一會杜氏就來了,一身富貴,符合她侯爺夫人的身分。

    兩人說了幾句話,蔡氏才帶著姜蕊到。

    至于幾個庶女沒資格進宮,姜蘭雖是嫡女,但年紀太小也不行。

    也不知道是不是姜老太太上次嚴重警告有用,蔡氏跟姜蕊最近真的沒怎麼再來招惹她了,姜苒幾次問姜蘭,姜蘭也都說學堂上都很好,姜蕊雖然沒怎麼理她,但也沒欺負她。

    杜氏跟蔡氏兩妯娌自然互夸了一番——對蔡氏來說,進宮是大事,姜蕊已經十五,該說親了,入宮讓各家夫人看看她的女兒多麼出色,說不定緣分就來了。

    四人分兩輛馬車出門,姜苒跟杜氏一輛,蔡氏跟姜蕊一輛,丫頭跟嬤嬤在最後一輛。

    杜氏興致很高,不斷的跟姜蕊說宮宴多好玩,皇宮的派頭真的是侯府不能比,尤其是晚宴,花燈一盞一盞亮起,跟天上繁星比美,眼前有歌舞,耳邊有音樂,再喝點宮中特釀的水果酒,就彷佛在夢中了。

    姜苒知道杜氏之所以高興,除了在宮宴可以看到杜家人以外,也可以看到女兒姜茵,但這種話不能說出口,不然對皇後不敬,于是只能說宮宴真的很好玩。

    車子行了約莫半個時辰停下,眾人紛紛下車,杜氏拿出對牌跟請柬,那守宮門的對過後行禮,讓個宮女帶路。

    皇宮真的很大,長長的紅色宮道看不到盡頭,每次覺得「下個轉彎應該就是御花園了吧」,但一轉彎又出現一個宮道。

    就這樣走了不知道多久,才終于到了御花園。

    姜苒在內心哇了一聲,真大。

    現在不過黃昏時分,但花燈已經亮起,園中已經有不少夫人小姐,身邊除了自己的嬤嬤丫頭,都還陪著一個宮女,後宮太大了,免得貴人走散。

    杜氏一出現,立刻一個夫人過來,笑意吟吟,「這不是安泰侯夫人嘛,一個夏天不見,真想死姊姊了。」

    「光祿卿夫人客氣了,妹妹這不是來了。」

    「這,這就是二小姐了吧。」光祿卿夫人眼楮大亮,天啊,這就是未來的敬王妃。

    算不上國色天香,但皇家哪會缺美人呢,可見有敬王的眼緣呢。

    光祿卿夫人連忙拉過自己的女兒,「姜二小姐,這是我女兒,小名叫做筠之,今年十五歲,你們年紀都差不多,親熱親熱。」

    陶筠之慢半拍,見到母親神色才反應過來,連忙說︰「見過姊姊。」

    姜苒微笑,「妹妹不用這麼客氣。」

    「筠之,你帶姜二小姐去你幾個小姊妹那邊,還有姜四小姐也一起,你們年輕女孩子一起玩吧。」

    陶筠之拉了姜苒的手,一邊走一邊說︰「我們去那里透透氣,不然母親又要到處推銷我了。」

    姜苒噗哺一笑,陶筠之這性子也挺可愛,然後又覺得光祿卿夫人也是辛苦,天下父母心,女兒年紀到了,當然會想求門好親事。

    姜蕊卻是沒講話,默默跟著。

    姜苒覺得有點奇怪,但想到姜蕊對自己母子四人始終沒一點善意,就覺得算了,姜蕊的情緒是蔡氏的事情,不是她姜苒的事情。

    走到菊園,不愧是皇宮,不過才早秋而已,已經放了一盆又一盆滿開的菊花,朵朵端正,碗口大,其中還有難得的紫菊。

    菊園有幾個年輕小姐在討論最新的布料,說得正開心,其中有人認識陶筠之便出聲招呼,見姜苒面生,問了句是哪家姑娘,陶筠之沒心眼便說了是姜二小姐,後面的是她妹妹,姜四小姐。

    幾個姑娘一下睜大眼楮,燃起了熊熊好奇魂。什麼,是姜二小姐!就是那個敬王妃是嗎?天哪,那個神秘的準王妃終于出現了,看看,看看,嗷,長得還行,原來敬王喜歡這種女子,可惡,早知道就把自己打扮成這樣了,還以為敬王身在皇家會喜歡富貴裝扮呢,原來喜歡小家碧玉,年紀大了也不在乎——姜家雖然盡力隱滿,但有些事情還是瞞不住,譬如說,姜苒已經十七歲了,怎麼樣都無法把她變成十五歲。

    幾個小姐紛紛圍過來,問題一下子出現——「我爺爺是太子少保,姜姊姊下次到我家玩吧」,「我父親是侍御史,下個月祖母大壽會有宴會,還請姜二小姐出席」,「我爹是大理正,下回去侯府找姊姊玩可好」等等。

    有的是誠心邀請,有的則明顯是想跟敬王妃攀上關系,眾人一起開口,姜苒听都來不及,根本沒時間應允。

    正當這時候,小宮女解救了她。

    「各位小姐,該入席了,請隨奴婢來。」

    姜苒松了一口氣。

    幾個人跟著宮女一下又進入御花園。

    皇後主辦的宴會,自然人人賞臉,後宮嬪妃就算身體不舒服也是盛裝出席,更別說朝堂大官的妻女,五品以上才有請柬,皇後娘娘身分如此尊貴,能見上一面都能炫耀上好幾天呢。

    宴席安排,杜氏跟蔡氏一桌,姜苒跟姜蕊一桌,侯府是三品門第,所以座位還算靠前,如果以演唱會來譬喻,就是搖滾區的位置。

    就見一個小宮女匆匆過來,對蔡氏問︰「請問可是安泰侯府二夫人?」

    蔡氏點點頭。

    「奴婢替蔡充媛傳話,皇後娘娘開恩,宴席結束後宮妃可帶家人入宮一敘,二夫人跟姜四小姐可別離開了,奴婢會過來帶人。」

    杜氏一直是個大方的人,于是道︰「那就去吧,我留一輛馬車給弟妹。」

    蔡氏露出笑容,「多謝大嫂。」又轉頭對那宮女道︰「跟姊姊說我知道了。」

    宮宴果然很精致,不過很空虛,好不容易等到上菜了卻只有一尾鳳蝦,又好不容易等到上菜了只有一口牛柳白蘑,幸虧杜氏在車上塞給她兩塊金棗糕,不然依那個上餐速度,姜苒會餓昏。

    宴席快結束時,一個小宮女過來,「請問哪位是姜二小姐?」

    姜苒看過去。

    小宮女行了禮,「奴婢是梅彩女身邊的人,等會宴散,還請姜二小姐等等,梅彩女想跟二小姐說說話。」

    姜苒心想,誰啊?

    又想起宮儀嬤嬤給她補的習,後宮的女人,皇後為尊,然後四妃,接著九嬪,二十七世婦,八十一御妻。

    御妻分為寶林,御女,彩女,各二十七人。

    所以那個梅彩女是宮中女人中地位靠後的,沒記錯的話,屬于八品位分。

    自己雖然還沒過門,但已經定了親,在東瑞國已經可以王妃之禮待之,王妃,那是正一品。

    現在是要自己這個正一品等正八品嗎?

    傳出去,自己都不用作人,蠢都蠢死。

    于是只是微微一笑,然後低頭繼續用餐——那個梅彩女若想見她,就得趁著宴席結束前一鼓作氣跑過來見,反正吃完不可能馬上走,只要梅彩女有心一定見得到,而不是讓她等。

    杜氏也不太高興,「你家彩女什麼位分,怎麼可以讓準王妃等她?」

    那宮女尷尬,她也覺得這樣不太好,但梅彩女就算位分再低也是主子,輪不到一個宮女說她不是。

    姜苒不想為難一個宮女,說白了,遇到無腦的主子,宮女也很可憐,于是道︰「我是準王妃,絕對不可能等一個八品彩女,你家彩女若要見我自然會想辦法。」

    宮女听她至少回了話,松了一口氣,姜二小姐只要有開口,她回去就能交代,于是道︰「婢子知道了。」

    晚宴的菜一道一道上來,酥炸魚皮,紅油雞腿,金菇掐菜……姜苒面不改色繼續吃,直覺告訴她,那梅彩女絕對不會只是單純的好奇心發作。

    旁邊姜蕊突然靠近她,「你知不知道那梅彩女是誰?」

    「不知。」她回京城才三個月不到,姜家現在五個小娃娃,只有姜強膝下的姜新通認得她這個姑姑,姜婉甜經過提醒能分辨出她是姑姑不是姨母,襁褓中的不說,其他三個小家伙都沒辦法在第一時間認出她。

    姜蕊道︰「我知道。」

    姜苒奇了,「是蔡家的親戚?」

    「蔡家才沒那種不要臉的親戚呢。」姜蕊一臉不屑,「梅彩女本名梅如玉,爹是太史局丞,因為也是有品級的,所以當年當了絢華公主的伴讀,經常出入後宮,跟其他皇子公主也是常見面,交情自然來了。」

    姜苒點點頭,絢華長公主是全太妃所生,是先皇第一個女兒,前幾年已經出嫁,當年蕭賢妃跟全淑妃斗得厲害,後來又由蕭賢妃的兒子登了大寶,所以絢華長公主嫁得很普通——誰敢娶聖明皇太後仇家的女兒,後來是眼見絢華長公主年紀實在太大,皇上才隨便給這個姊姊指了一個官二代。

    「敬王原本對這梅如玉有意思,兩家都許了口頭親了,可沒想到梅如玉卻一心攀高門,入宮選秀,今天大抵是知道你來了,所以忍不住。」

    姜苒在心里吼了出來,前女友!

    這樣就能懂了,前女友听說前男友要結婚了,基于某種無法描述的原因,想看看準新娘長什麼樣子。

    然後忍不住又想,自己是在酸什麼,但就真的很酸啊!

    理智告訴自己,誰沒個過去啊,不要糾結,未來才重要。

    感情告訴自己,前女友是一個很難打敗的對象啊,而且分離可以美化很多東西,反倒是相處在一起的,因為柴米油鹽醬醋茶,反而沒那麼美了。

    她要跟一個得不到的記憶中的女人爭寵嗎?

    姜蕊訕笑,「好笑的是她自以為容貌過人,想必能很快得寵,從此飛黃騰達,卻沒想到皇上只給了個彩女,這都幾年了也沒升上去,皇上那麼多女人,哪個不是才貌雙全,缺她一個?還不如老老實實嫁給敬王,那早就是一品王妃了。」

    姜苒心想,齊萬里的眼光也不好,喜歡上這種人,然後又想起另外一件事情,「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

    姜家女孩因為年紀對不上,幾代沒人入宮,因此對選秀的事情都不怎麼關心,姜蕊卻能說得這樣多,真奇怪。

    只見姜蕊面色有點不高興,「你听就好了,管我怎麼知道的。」

    姜苒心想,好唄,那不問了。

    但是姜蕊忍不住又道︰「其實京中知道的人不少,敬王那個身分,預備提親,梅家都樂翻了,怎麼可能不透出點消息,只不過後來梅如玉執意要入宮,太史局丞拿這女兒沒辦法,只好說一切都是誤會,不過想想,敬王這麼多年都沒成親,當時那個誤會是真是假,其實也不難猜。」

    啊浮浮,姜苒覺得自己快要變成檸檬精了,好酸。

    她到底該贊許齊萬里多年專情,還是該替自己哀傷?

    也不能說他錯了,喜歡一個未婚姑娘怎麼會是錯事,想念得不到的感情更不能說他渣,可是她心里就不舒服啊,下次見到他,一定要問問是怎麼回事。

    說來也是自己胡涂,當時只覺得他好看又誠心,一切沒問題,後來根本就是自己少根筋,問題多著呢,府里有個側妃,有兩個姨娘,其中宋姨娘還有兒子,現在又多了一個前女友,真不知道該說他渣,還是不渣。

    姜苒只覺得酸意一直冒上來,只能告訴自己,依照古代標準,齊萬里已經很好了,自己是現代人,要寬宏待他。

    晚宴進行了一個時辰,在琴娘的送月歌中,宮女紛紛送上告別香茗,告訴大家後面沒菜啦,吃完可以走啦。

    姜苒據了一口太平猴魁,還是餓。

    回家要外婆煮個面給自己吃,豬肉跟蔥花多放點,那個才管飽。

    陸續有人站起來準備回去,這時一個小宮女匆匆過來,「姜二夫人,姜四小姐,蔡充媛等著呢,這邊請。」

    蔡氏想到可以見姊姊,十分開心,「大嫂,那我去看姊姊了。」

    杜氏點點頭,「弟妹自便,慢慢來就好,我會告訴婆婆跟二弟的。」

    蔡氏拉著姜蕊的手,高高興興跟那小宮女去了。

    杜氏也站了起來,「苒兒,我們也回去吧。」

    就當這時候,剛剛見過面的小宮女領著一個盛裝少女過來,跑得很急,「姜二姑娘等等,我家梅彩女有話說。」

    姜苒一整晚內心都悶悶的,現在看到前女友出現,胃酸一下冒出來。

    梅如玉真的是美人兒,我見猶憐的那種。

    然而,不是姜苒在酸葡萄,這梅如玉美則美矣,但是真遠遠比不上皇後跟四妃,皇後跟四妃那是容貌端正,重要的是骨子美,身上透出一種精心栽培的雍容華貴,這梅如玉就是一個好看的皮相,沒了內里,難怪這麼多年還是個彩女。

    小宮女氣喘吁吁,「姜二姑娘,這是我家梅彩女。梅彩女,這位便是姜二姑娘。」

    就見梅如玉靠近幾步,有點為難,但還昆開口道︰「听說敬王要娶姜二姑娘為妻?」

    姜苒心想,關你屁事。

    但還是點了點頭。

    「敬王……」梅如玉突然露出自責的樣子,「都是我不好,讓他一個人這麼多年……」

    姜苒皺起眉,齊萬里的品味也太差了吧,對這種綠茶女念念不忘?

    自己不想嫁,人家要結婚了也不行,還要特地來裝,都是我不好,是我累了他,你告訴他讓他忘了我,好好過日子吧。

    姜苒直接道︰「敬王府上有側妃,有姨娘,還有可愛的孩子,哪來一個人這麼多年,你想太多了。」

    梅如玉一呆——入宮已經五年了,選秀時拿到玉佩很高興,但想想,人生的顛峰好像就在那一刻了,她以為自己會位列九嬪,梅昭儀,梅修媛,不然最低也是梅充媛,可是沒想到居然是彩女。

    彩女是什麼,只比宮女好一點。

    除了選秀那日,她再也沒有近距離看過皇上,跟她一起分發成彩女的孟家女兒,現在已經是正五品的才人了,自己還是個彩女。

    梅如玉也很後悔,但是入宮沒有回頭路,這麼多年來能夠安慰自己的,就是敬王還沒娶正妃,一個親王這麼多年對自己念念不忘,只有想到這里,她才能好過一點。

    可是沒想到他也要成親了,知道消息那日,她開始吃不下飯,齊萬里怎麼可以娶妻——按照宮規,入宮十年無寵,皇後會給一筆銀子放她們回家,她再幾年就可以出宮了,他懸著王妃之位,不是為了等她嗎?

    梅如玉幾乎無法忍,到了今天終于忍不住想來看看那個未來的敬王妃,順便告訴她,敬王愛的是她梅如玉,如果能讓敬王妃哭出來甚至大失態,那就太好了。

    沒想到她只是淡淡的說了句「你想太多了」。

    她怎麼會想太多,敬王是在等她啊,一定是竇太嬪給敬王壓力,敬王不得不娶個正妃來安撫母親。

    沒關系,敬王只有一個側妃,按照禮法還能再有一個,自己出宮後就委屈點當側妃吧,雖然超過二十五才開始養兒育女有點太晚,但側妃的孩子也是嫡子,到時候自己的兒子被封為小世子,姜苒就算身為正妃也無可奈何,畢竟他們東瑞國是傳賢不傳長,敬王喜歡她,自然會把世子之位給她的兒子。

    一定是這樣。

    梅如玉打起精神,「恭喜姜二姑娘了,他喜歡吃辣的,不愛吃甜,喜歡雞肉跟河鮮,還請姜二姑娘好好照顧他。」

    姜苒臉上三條黑線,姜二姑娘現在想打你。

    但不知道王妃打彩女會怎麼樣,肯定很嚴重。彩女位分再低,那也是皇上的女人,她總不能像當初對董美珠那樣脫下鞋子就呼過去。

    喜歡雞肉?齊萬里怕雞怕得都要逃上樹了,還喜歡雞肉!分明對他不了解又想示威,所以胡說八道。

    于是她笑意吟吟反問︰「要不要我去跟皇後娘娘說,她管束的梅彩女這樣關心敬王啊?」

    梅如玉臉色一白,姜苒如果跟皇後說,她就完了,那不是期滿出宮,而是直接打入永巷,永遠被困在那小房間,再沒明天。

    杜氏哼了一聲,她是從三品夫人,自然也沒把一個小小彩女放在眼中,「梅彩女,本夫人給你一個建議,回宮好好過日子,已經放手的人不要想再奪回來,你以為自己聰明,我告訴你,沒人是傻子。」

    姜苒心想,姜蕊說的沒錯,果然很多人都知道,只是大家沒當她的面說。

    梅如玉想起自己這個大大的把柄落在別人手上,連帶身邊的小宮女都是證人,臉色蒼白,隨意行了個禮就告辭了。

    姜苒覺得齊萬里年輕時一定被蛤肉糊住眼楮,這才被這個綠茶女迷得死去活來。

    姜苒自己也很失望,她以為白月光會像小龍女那樣出塵秀逸,這樣才值得齊萬里多年思念,可萬萬沒想到白月光居然是個綠茶女。

    如果是小龍女,她還會想吃醋,現在是個綠茶女,跟她吃醋都覺得自己傻。

    皇後賞月宴過後幾日,姜苒睡到一半又被搖醒,迷迷糊糊睜開眼,見到齊萬里在床邊對她笑。

    姜苒一下坐了起來,「你怎麼不走正門?」

    「正門還要投帖,等回帖,麻煩。」齊萬里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我晚上進來,什麼都不用等。」

    姜苒已經有經驗,知道他會點丫頭的睡穴,所以也不著急,穿鞋下床給他倒了茶,「你想我啦?」

    「也不是……」

    姜苒假裝生氣,「那你還來?」

    這幾天她已經想得很清楚了,吃醋是最浪費生命的,何況梅如玉那種人,真不值得她浪費一分 去想。

    人生苦短,好不容易再來一次,她要好好活,好好成親,好好生子。

    梅如玉再怎麼會裝,也都過去了,她在宮中也妨礙不到自己。

    見到齊萬里,她不想揪著他問了,她只想好好看看他,這是她未來的人生伴侶,她要他們心心相映。

    齊萬里也很直接,「皇嫂今天派人來跟我說了一件事情,我等不及投帖,這才晚上來看你。」

    姜苒不笨,「梅彩女的事?」看來皇後也真不簡單,一個小小的彩女身邊都有眼線。

    齊萬里點頭,「我不想你不開心,我之前的確是想娶她,不過事情沒成,我想告訴你的是,我並不是因為想著她才懸著正妃之位,而是一直沒找到合適的人,又不想隨便將就,才會二十歲還沒正妃。」

    姜苒听了心里有點甜,「你就是在說,我是那個注定的人嘛。」

    齊萬里摸摸她的頭,「是啊。」

    嗷,又來了,傳說中的摸頭殺,她真的很不能抵抗帥哥摸她的頭啊,少女心怦評跳,完全無法控制。

    咚,咚,咚,一聲一聲,清清楚楚。

    姜苒拉著他的衣袖,「再多說一點,這種話我喜歡听。」

    齊萬里莞爾,「說那麼多要不值錢了。」

    「值錢啦,說啦。」姜苒也使出女子標準伎倆,撒嬌道︰「求你啦。」

    「不說。」

    「那我說。」姜苒笑咪咪的,「我就是在等你出現,這才遲遲沒婚配,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齊萬里果然紅了耳朵,半晌,道︰「本王——也是在等你。」

    姜苒一笑,她就知道,只要自己先說了,他就不會忍。

    梅如玉沒關系,那過去了,雖然兩人剛認識時他還戴著梅如玉送的荷包,可是當他要到她家跟母親提親時,那荷包就已經拿掉了,姜苒記得很清楚,自己當時很高興,因為那代表齊萬里已經把心情整理好。

    他回到京城後事情很多,要上朝,還要忙商船的事情,成親也是大事,但是他一接到皇後的消息就來看她了,心里還是重視她的。

    這樣很好,翻舊帳沒意思,重要的是未來。

    姜苒對自己還是有點信心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