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季 > 花了十年試婚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花了十年試婚 第一章

作者︰七季

    【第一章】

    以邊家的財力信譽跟社會地位,領養小孩的手續很快就核準下來,他們直接挑七歲以下的小女孩,因為邊舟鬧著說想要一個妹妹。

    邊家父母覺得自己兒子很有愛心,邊舟則只是認為妹妹會乖乖听他的話,比較好欺負。

    約好到育幼院那天,符合他們要求的小女孩都被叫過去。這天邊舟穿西裝像個小紳士,邊家父母跟在他後面,眼前是一排穿著樸素的小女孩。

    院長為難地看著他們,想跟邊家大人說幾句話,邊舟卻並不理會,慢悠悠地走到第一個小朋友跟前。

    小女孩眼楮圓圓的,胖嘟嘟很可愛。

    「你看起來好香!」邊舟的贊美小女孩沒明白,睜著無辜的大眼好奇地盯著他。

    邊舟捉起小女孩的手臂低頭咬了一口,這一口大人小孩都猝不及防,院長愣住,小女孩嚎啕大哭了起來,圓眼落下豆大的淚珠。

    邊舟嫌棄地甩開小女孩的手臂,邊母尷尬地笑了下並拉了拉他,「邊舟,你怎麼能咬人?」

    「媽媽,這個妹妹太會哭了,我不要。」

    「媽媽知道了,這里有這麼多小妹妹,你不要急。」

    院長摟著那個哭泣的小女孩,錯愕地看邊舟又走向旁邊的小女孩。那小女孩精明地躲開,育幼院的生活教小女孩學會不頂撞人,但內心的恐懼卻讓她逃開。

    「你跑去什麼?回來。」邊舟擰著小眉毛,學他爸爸的樣子。

    小女孩搖了搖頭,跑得更遠了。

    「不听話,我不要她。」邊舟哼了聲。

    院長來到邊家夫妻身邊,帶著掩不住的怒意,「我們要不要先進里面聊一下?」

    「不用不用,我們下午還有個重要會議。對了,這是一點心意,給孩子們買零食吃。

    邊家夫妻的話,把院長氣得臉都白了。

    邊舟也一副買完東西趕緊要回家的樣子,在第三個小女孩手臂上又是一口,小女孩忍了一會後也哭了起來。他生氣的訓斥起那些嚇得哆嗦的小女孩,「你們這麼膽小,又不能吼又怕痛,我才不要哄著你們玩!」

    「邊先生、邊太太,我想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看這次就先這樣吧。」院長使眼色,叫人把其他小女孩帶走。

    「院長不用擔心,小孩子是想找個能玩在一塊的伴,我們兒子的方法雖然直接了些,但本意不壞,不會真的傷到小朋友的。」

    都看見牙印了還能怎麼傷害!院長覺得她忽略了領養人對小孩的愛心,領養這件事情需要再從長計議。

    這時,有人拉了拉她的袖子,她轉頭,一個小女孩乖巧地站在那里,等她回過頭,小女孩才輕聲開口道︰「院長,茶水已經準備好了,王老師說可以帶客人過去了。」

    看到她,院長的氣頓時消了一半,甚至還擠出個笑容,「我知道了,謝謝你。」

    小女孩點了點頭,轉身要走,邊舟卻不知什麼時候跑過來攔住了她的去路。

    她打量這個比自己矮一頭的小男孩,小男孩也在仰著腦袋看她。知道小男孩是今天來的貴客,馮向晚站在那任由他打量。

    「你今年幾歲?」邊舟問。

    「十一歲。」

    「你們這里的小朋友很沒意思,又土又無聊,還喜歡哭,怎麼會有人願意帶你們回家?」

    「向晚,你去找王老師。」院長說。

    馮向晚的嘴角動了動,一旁小妹妹們抽噎著,害怕又不敢出聲地看著這邊。小妹妹們有些是她看著長大的,雖然她也是個小孩,但在這里已經算大姐姐了。

    像她這麼大的孩子很少有家庭會考慮領養,成年前大既都會住在這里,所以她負責照顧小弟弟和小妹妹。

    看了眼前的情況,她卷起袖子,露出皮包骨的手臂,遞到小男孩嘴邊,「給你咬人。」

    邊舟像見到骨頭的小狗,還真不客氣地一口咬下去,這一口又快又狠,咬住就不松口,院長倒吸了口涼氣,見邊舟使勁咬時還抬著大眼不服氣地瞪馮向晚。

    馮向晚咬著下唇,小臉發白卻沒哭出聲,「小舟,可以了。」邊母這次不再是作樣子,少見地去拉邊舟。

    馮向晚的手臂上兩排深到發紫的牙印,再多咬一會可能要見血了。院長剛要發怒,馮向晚卻問邊舟,「咬人的游戲是不是不好玩?」

    邊母檢查著兒子的牙齒,怪他干嘛咬這麼大力,把牙咬壞了怎麼辦。

    「媽媽,我要她!」

    他的話讓在場的人都愣了,包括馮向晚自己。

    「兒子,你不是想要個妹妹嗎?爸爸、媽媽也想給你找個妹妹。」

    太大了養不親這種心知肚明的話,她不好意思說出來。

    「邊太太,領養的事我們院方可能還需要再想一想適不適合。」這種人家再有錢也不能讓孩子去受苦,院長暗暗咬牙道。

    這時,嫌小女孩哭很煩人的邊舟卻突然嚎啕大哭起來,一會一個媽媽騙人,一會一個不管不管,哭著哭著還咳嗽了起來,這可把他父母嚇壞了。

    「算了算了,反正都是一樣的,隨他吧。」邊父趕緊說,反正他們只想給兒子找個玩伴,又不是給自己找女兒。

    又不是買水果,哪有這樣說話的,院長壓下火氣,「向晚這孩子,可能不適合被領養……」

    「叔叔阿姨,我有先天性心髒病。」馮向晚看都沒看撒潑的邊舟。

    「沒關系,叔叔有錢給你看醫生。」邊誠倒真不覺得這是個問題,「你願意來叔叔家嗎?你看這弟弟這麼喜歡你,你要是願意的話一會就跟我們回家,什麼東西都不用帶,家里已經為你準備了房間,里面什麼都有。」

    邊舟哪里是喜歡,只是覺得欺負她比較有快感吧,馮向晚心想,有錢人家的小孩肯定過慣了飯來張口的日子,想要的東西哭兩聲就有,到了手又馬上膩了扔在一旁。

    馮向晚看院長緊張的樣子,相信自己說了不願意,院長一定能拒絕這家人。

    但她卻同意了,看到邊家夫妻臉上的笑和院長錯愕的臉,馮向晚知道自己也許作了錯誤的決定,因為這個叫邊舟的小鬼肯定不會讓她好過。

    小鬼的哭聲戛然而止,跑過來一把拉過她的手,得意地笑了,就是因為自己目的達成,眼淚才能收放得那麼自如。

    她已經被領養家庭退回來兩次,她知道被收養的日子很可能還不如育幼院,她也不稀罕漂亮的房間,但她還是想試著離開育幼院。

    這個機會來得突然,臨走時院長千叮萬囑,如果覺得委屈隨時可以回來。馮向晚點頭,邊舟則不耐煩地拉著她的手讓她快點上車。

    她沒和院長說太多話,她就像是一件生日禮物,被邊舟搬回了家。

    邊家果然很大,家里有兩個佣人,還有一個司機,就像是電視里看到的那樣。邊誠說給她準備的房間也確實如他所說,像是給公主住的。

    在邊家住的第一個晚上,馮向晚很沒真實感,那天半夜邊舟推門進了她的房間,見她沒睡時高興地蹦上了她的床。

    她還以為他又要說什麼幼稚的話,可邊舟卻閃著他亮晶晶的大眼問她,先天性心髒病是什麼。

    「就是不能太累,也不能受到驚嚇或刺激,不然病發作會死掉。」她指指自己的心髒,「從出生起就是這樣。」

    邊舟露出了失望的神情,「你身體這樣怎麼陪我玩?算了,如果你听話,我就不把你送回去,我更討厭那種哭哭啼啼的小鬼。」

    哭哭啼啼的小鬼不就是他自己嗎?

    「我會听你話。」

    「比起我爸媽,一定更要听我的話,不然我就讓他們把你送回去,他們很听我的話。」

    「好。」

    邊舟滿意地點了點頭,隔天醒來吃過豐富的早餐後,邊家大人去上班了,邊舟說他肚子疼不想去學校,很簡單的得到了批準,看來就連上學他也可以隨心所欲。

    家里的兩個佣人對于他百依百順,看到他拿剪刀出來時緊張得要命又不敢管,只見他拿著剪刀把馮向晚拉回房間。

    「坐下來我幫你剪頭發,你這個頭發太丑了,隔壁小美的頭發就很好看。」

    馮向晚已經知道結果會是怎樣,還來不及拒絕,頭發已經少了一塊。她還沒成熟到不生氣。雖然她曾兩次被人領養又兩次被退回,原因都是太早熟了,懂事的不像個小孩,無法拉近關系。但此時,早熟的她真的很想爆揍這個比她小三歲的惡魔。

    就這樣,入學第一天她頂著頭雞窩短發,成為全班關注的焦點。第一節下課邊舟就帶著一群小鬼在教室外看她,炫耀他的剪發技術。

    沾邊邊舟的光,她每天也有司機接送上學,全校都知道她是邊家收養的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覺得學校有個高年級當奴隸很威風,邊舟肚子疼不上學這種理由變少了。

    在邊家過了三個月,讓馮向晚意外的是,對于別的家庭來說她這種感情不外露的缺點,邊家人卻很受用。只要她對邊舟百依百順,邊家夫婦就很開心,給她買了很多好看的衣服,卻從來不提她那另類的發型。

    等她的頭發再長長了一些,她開始想念育幼院,她從沒雖開過這麼久,當初堅定的信念也隨著邊舟日復一日的折磨在消耗著。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