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蒔蘿 > 通靈小娘子 > 第十三章 感動的告白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通靈小娘子 第十三章 感動的告白

作者︰蒔蘿

    約莫十天後,段威連同繼室毒殺元配、嫡女一案,因為人證、物證俱全,罪證確鑿,加上皇上緊盯著此案的進度,毫無懸念的,很快就做出判決。

    段威跟許翠兒泯滅人性,罪責重大,判斬立決,在處死之前必須先受千刀萬剮之苦,讓他們體會江雪死前那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痛苦。

    許明月因與許翠兒合謀謀害段圓圓,被發配到極北苦寒之地的軍營,白日作苦役,晚上為妓。

    皇上念在江學海父子對朝廷的貢獻與功勞,以及年少時對江雪的那一絲愛慕情分,不想她連死後都要與段威這卑鄙陰險的小人埋在一起,因此同意江學海的請求,下旨讓江雪與段威和離。

    當江思翎听到傳旨公公所宣讀的聖旨內容時,一直壓在心上的大石頭消失,瞬間感到舒暢無比。

    江雪母女沉冤昭雪,她終于為她們母女報仇了,才會有這種松了一大口氣的感覺。

    「……欽此。」

    前來傳旨的元寶公公後面又說了一大串話,可她因為激動,毫無心思仔細听聖旨內容,只是沉浸在興奮之中。

    過了片刻,江思翎仍跪在地上,沒有任何行動或是表示。

    這讓一旁的江學海看得很焦急,他壓低嗓音呼喚著不知神游到哪重天去的江思翎,「圓圓,快接旨謝恩。」

    「謝皇上隆恩,萬歲萬歲萬萬歲。」江思翎這才猛然回神,用力的磕了三個大響頭,高舉雙手接過聖旨。

    「段姑娘,皇上讓咱家轉告你,你娘已經跟段威和離,你可以選擇跟你娘一起離開段家。」言下之意很明白,她可以改姓。

    「謝皇上恩典,民女會跟母親一起脫離段家,從今日起改姓江,傳承母親這一邊的血脈。」

    元寶公公很滿意的點了點頭,「哪咱家這就回去跟皇上稟報。」

    「有勞公公了。」

    元寶公公又看向一旁的江家父子,和藹的眼神瞬間變得鋒利,「江太傅,皇上也讓咱家向你們父子三人傳句話。」

    「公公請說。」

    「皇上說了,你們在家也休息夠久了,該上朝了,他明日要見到你們。」

    「是,微臣領旨。」江家父子異口同聲道。

    「咱家走了,皇上還在等咱家回去復命。」元寶公公甩了下手中的拂塵。

    「送公公。」江學海做出請的手勢。

    「江太傅請留步,我們是老熟人,就不要做這些虛禮了。」元寶公公連伸手制止,真讓江太傅親自送他出門,回宮讓皇上知道了,還不削了他的腦袋。

    「爹,還是我送元寶公公出門吧。」江曜儒向前,不忘將妻子準備的荷包塞給元寶公公。

    元寶公公隱在袖下的手掂了掂荷包,很滿意的朗笑一聲,「就是,不勞江太傅。」

    江曜儒恭敬的做出請的手勢,「元寶公公請。」

    直到元寶公公離去,江思翎仍感覺有些不真實,竟然這麼順利地為江雪跟段圓圓報仇了,還可以一起脫離段家,這可真的是出乎她意料之外。

    有了皇命,她就算改姓,也沒有人敢在背後說閑話。

    「圓圓,你在想什麼?怎麼一直對著聖旨發呆?」江學海關心的問著。

    「是這樣的,外祖父,既然皇上同意我隨著母親脫離段家,我想連名字都改了。」

    「你要改名?」女兒唯一的孩子能改姓江,江學海當然開心,就是有些詫異怎麼連名字都想改。

    「是的,圓圓是我的乳名,段威雖是我父親,卻沒有放任何點心思在我身上,並未真的替我取大名,因此我想改名。」

    「听你這麼說,應該是有主意了,你說說。」

    「江思翎。」她想趁這個機會改成前世的名字,「思念的思,翎羽的翎。」

    「思翎,不錯,好名字,以後你就叫思翎。」江學海一邊順著胡須,一邊念著她的名字,認同的點頭,同時抱怨了下,「比那听起來就長不大的圓圓好太多了,真不知道你娘親當時怎麼會給你取這個乳名。」

    「人家都說賤名好養,娘當時應該沒有意料到後面的事情。」江思翎將聖旨交給陳嬤嬤,扶著江學海回書房。

    「改天找個黃道吉日,將你的名字寫進江家的族譜,你跟你娘從段家脫了出來,得要有個戶籍才成。」江學海想了下說道。

    「不了,外祖父,給我單獨辦個女戶吧,不要寫進江家族譜。我是外嫁女兒所生的,可沒有寫進族譜的道理,這麼做肯定會引起不少非議,親戚們也會有不少意見。」

    「他們敢反對!」江學海怒喝。

    「外祖父,江家的親戚不少,您肯,其他親戚們不一定肯,屆時一定會有很多意見跟麻煩,還會讓我成為眾人攻擊對象,我們就不要惹這麻煩了。」她搖頭勸著。

    江學海沉思,「你說的不無道理,單獨辦女戶對你最有利,也不會引來非議,只是……你這樣就像一個孤兒……」

    「外祖父,那只是形式而已,出去誰敢說我是孤女?我還有您、外祖母跟兩個舅舅、舅媽,誰敢瞧不起我?我們就這麼辦吧。」她親密的圈著江學海的手臂央求著。

    看著她像小姑娘一樣的撒嬌模樣,江學海就想起了已經死去的女兒,心頭瞬間一片柔軟。

    「好,好,就如你說的,外祖父給你單獨辦個女戶。」

    她開心的拍了下手,「謝謝外祖父,我就知道你們最疼我!」

    祖孫倆說說笑笑的,正要跨進江學海的院子,卻見一名小廚匆匆跑來。

    「老太爺,表小姐。」

    「何事?」江學海問道。

    「回老太爺,昭國公府的世子爺前來找表小姐,現在正在大廳。」

    「司徒慕?」江學海神色一沉,擺了擺手。「知道了,你先下去。」

    「外祖父,司徒慕來找我,我先到大廳去。」江思翎撩起裙擺就要往大廳跑。

    「思翎,你等等。」

    她旋身疑惑的看著江學海,「有什麼事情要交代嗎?外祖父。」

    「你跟司徒世子很熟?」

    據說司徒慕時常到府里來找思翎,這事傳出去對思翎是種傷害。不過若是司徒慕對思翎有不同的想法,他倒是很樂見其成,畢竟司徒慕可是難得一見的人才。

    「還算熟,為母親報仇雪恨的過程中,司徒慕幫了我很大的忙。」

    「這事我听你兩個舅舅提過,只是……」

    「外祖父,您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

    「你覺得司徒慕如何?」江學海眼中閃過光芒。

    江思翎還弄不清楚外祖父突然問這話的意思,江學海又開口——

    「他是個很不錯的對象,你要好好把握。」

    「把握?」她眉頭皺起。

    「傻丫頭,你年紀也不小了,該為自己的終身大事打算。」江學海笑呵呵地提醒她,「外祖父跟司徒慕同朝為官多年,他的品性不錯,是個難得的佳婿。」

    由他這個外祖父來關心她的婚姻大事實在不妥,不過對方是司徒慕,他不想讓這麼好的人選錯過,只好搶了她外祖母的工作。

    她臉蛋乍紅,嚷道︰「外祖父,您在說什麼啊,我跟他是不可能的,他會這麼幫我是因為我救過他一命,他這是回報我,您別想歪了。」

    「有救命之恩更好,他正好以身相許,娶了你。」

    她翻了翻白眼,「外祖父,您別想太多,您覺得我的條件會受到世家大族喜愛嗎?您老就別替我擔心了。」更何況她沒兩年就要死了。

    唉,想想也真是悲催,這身子只能用沒兩年,黑閻辦事太不可靠,找個瑕疵品讓她待,該不會是想著兩年後她死了,就不算業務過失了?

    「記住,你現在已經改姓江,只有別人配不上你的分,誰敢說你配不上別人?外祖父大不了再辭官一次,讓皇上懲罰那些人。」江學海厲聲提醒她。

    「外祖父,辭官的計謀用一次就好,哪天皇上厭煩了,真的允許您告老還鄉,到時您後悔就來不及了。」

    「這還需要你教我?我只是……」

    「行了,外祖父,我知道您是心疼我才故意說那些話。」

    「知道就好,司徒家那小子確實不錯,你必須好好把握。」江學海目光深沉的看著外孫女,見她沒有一絲意願,心下暗忖,看來該跟老太婆提點提點,讓她沒事多到昭國公府找老太君聊天。

    「吼,外祖父,不跟您說了,我要去大廳了。」她紅著臉跺了下腳,轉身跑走。

    真是的,她跟司徒慕是兄弟關系,外祖父做什麼喬太守啊!

    司徒慕這個兄弟各方面都不錯,但人貴在有自知之明,他可是個貨真價實的世子爺。

    昭國公府在擎蒼古國就像盤石般的存在,無人可撼動它的地位,歷代君主都對國公府十分禮遇,這樣的大世家哪里是她這種平凡人可以妄想的,他們還是當兄弟就好。

    她匆匆忙忙地跑到大廳,遠遠的便看到司徒慕正端著茶盞優雅的品著香茗。

    不知怎麼的,有到他那無形中散發出的迷人氣息,她竟然臉上一片火燙。

    司徒慕看到她,放下手中的茶盞,揚著好看的笑容走向她,見她臉蛋紅得跟隻果一樣,疑惑地問︰「圓圓你怎麼了,臉怎麼這麼紅?」

    「沒什麼,我剛剛用跑的過來,所以臉才有些紅。」可惡,都怪外祖父,沒事說那些做什麼,害得她現在看到司徒慕都感到尷尬。

    「確定?」他擺明了不太相信。

    她捂著激動起伏的胸口,「當然確定,你沒看到我到現在還在喘?」她心里暗道,總不能跟他說,兄弟,我是被你迷住了。

    她壓下心頭的尷尬,轉移話題,「對了,你今天來找我有什麼事?」

    「元寶公公不是走了?」

    話題轉得真快,她有點不懂他的意思,愣愣地回應,「是啊,元寶公公來傳旨。」這話才說口,她像是想到什麼事情,猛然瞪大眼,「司徒慕,你怎麼知道元寶公公來傳旨?該不會你一直守在大門前吧?」

    「圓圓,你想多了,皇上擬聖旨時,我正好在御書房,自然知道是元寶公公來傳旨。」

    這小女人想象力真是豐富,他想要知道什麼事情,需要自己盯梢嗎?

    「原來如此,所以你也知曉聖旨的內容。你知道嗎?我最開心的事就是皇上許我改姓,方才我跟外祖父討論了,我不只改姓,連名字都改了。」她迫不及待地跟他分享喜悅。

    「連名字都改?」

    她用力的點頭,眉開眼笑的告訴他,「思翎,以後叫我思翎,思念的思,翎羽的翎。」

    「思翎。」他輕喚著她的名字。

    他的嗓音低沉好听,好像愛人的呢喃,亦像羽毛滑過肌膚,讓江思翎听了忍不住的輕顫。

    他察覺到她的異樣,「你怎麼了?」

    「耳朵懷孕了。」

    他嘴角劇烈的抽了兩下,「耳朵會懷孕?」

    「兄弟,這意思是說,你的聲音好听到讓人沉醉。」她拍拍他的肩頭,「以後不要對別人,尤其是女人,用這麼好听又性感的聲音喊她們的名字。」

    「包含你?」

    「我?」她怔了下,用力點頭,「是的。記得我剛提醒你的話了沒?」她沒有察覺到自已的語氣酸不溜丟的,「不要這麼喊女人,她們會被你迷死。」

    他勾著唇輕笑,「好。」以後只喊你。

    「記住你說的。」她有些不放心又提醒了下。

    「放心,我記住了。」只迷惑你。

    他配合的態度讓她滿意的點了點頭。

    「走吧。」他指著外頭。

    「去哪?」

    「慶祝。」

    「慶祝?慶祝什麼?」

    「你忘了,我們之前不是約好為你母親報仇雪恨後要一起去慶祝,到碧清湖游湖。」他屈指彈了下她的額。

    她恍然低呼,「我是真的忘了。」

    「走吧,今日碧清湖上會舉辦一年一度的活動,很熱鬧。」

    「現在?」

    「怎麼,你今天一樣沒心情?」

    她搖頭,「不是,讓我去換個衣裳吧,我這一身不好游湖。」她拉了繡著一圈碎花的裙擺,再指指發間的裝飾,是為了接旨她才穿得這麼隆重。

    今日的她淡掃蛾眉,額貼花鈿,身著湖水綠繡著灑花長裙,髻上飾珠翠金步搖,行走間流蘇晃動,配上她精致的美顏,俏麗秀美。

    「放心,我們搭的是畫舫,不用你動手劃船,就這樣吧。」她不知道自己今天有多漂亮,方才第一眼看到她時,他被她那從未有過的靈動氣息給深深吸引,差點說不出話。

    聞言,她率先往大廳外走去,「那好,走吧。」

    難得打扮得這麼正式,才穿一下子就換下來有些可惜,確實是該出去招搖招搖。

    看著她的背影,他眼底滿是寵,搖頭笑了笑,跟上她的腳步。

    兩人才剛走出大廳,便看到江學海迎面而來。

    「見過太傅大人。」司徒慕恭敬作揖。

    「世子爺免禮。不知世子爺喜歡老夫稱你為世子還是侍郎大人?」江學海抬手示意他免禮,一雙有神的眸子犀利的盯著司徒。

    「晚輩喜歡太傅大人稱晚輩為君玉。」

    「君玉?」江思翎挑眉瞅著他。

    「君玉是我的字。」他向她解釋。

    「君玉,你今日到府里來找思翎有什麼事情。」江學海眸中精光閃過。

    「邀約去游湖。」他毫不掩飾地告知。

    瞧他坦蕩蕩的磊落模樣,江學海眯著眸子盯了他幾息,滿意的沉點下顎,也不迂回,直接了當地提醒他,「君玉,你應該知道單獨游湖會為思翎的名聲帶來不好的影響。」

    「知道。」

    「知道你還不避違?」江學海瞪他一眼。

    「江太傅,晚輩心悅思翎姑娘,還請太傅大人成全!」他突然抱拳請求。

    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司徒慕這話一,江思翎當場嚇傻,瞪大眼楮不敢置信地看著他,吃力的自口中擠出幾個不完整的字句,「司徒……慕……你、你胡扯些……」

    司徒慕幽深眼眸直勾勾的看著一臉驚嚇的江思翎,當著江學海的面對她表白,「我不是胡扯,思翎,我心悅于你。」

    江學海畢竟久浸朝堂,見過大風大浪,拍了拍他的肩膀,朗聲一笑,聲如洪鐘。「好,好,我這外孫女就交給你了,不過老太君那里,你可要負責解決,千萬不能委屈了老夫的外孫女。」

    司徒慕恭敬回應,「江太傅請放心,君玉一定不負太傅所托。」

    「好,好,好!不是要去游湖?快去吧,去晚了就沒什麼好玩的了。今天真是個好日子,晚上得好好慶祝才成,今晚記得一起到家里來用膳。」江學海邊撫著白花花的胡須邊笑著走人。

    「是的。」

    江思翎遲遲無法從震驚中回神,怎麼才一眨眼的功夫,她就被外祖父賣給自己的兄弟了?

    「回神了。」司徒輕敲她的額頭。

    她抖了下,抬頭對上他清明的眼眸,頓時有些尷尬,清了清嗓子準備對他進行安撫,「呃,司徒慕,我外祖父是擔心我沒人照顧,所以急了,看到你就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樣,你千萬別把他的話當真。」

    「我是認真的。」他再認真不過。

    「兄弟,你怎麼可以認真呢,你應該知道我活不久,所以你千萬不能對我認真!」她有些激動的提醒他。

    「我已經有毒醫的下落,你未來還有幾十年可以活。」

    「什麼!」她以為自已听錯,驚呼,「怎麼可能,听說毒醫的行蹤飄忽不定,很少有人找得到他。」

    「這點你不用擔心,我已經讓人將他綁過來。」

    一听到自己可能還能多活個幾十年,江思翎漂亮的眼眸瞬間綻放出前所未有的光彩,拉著他的手,興奮又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你是說真的?」

    他算了下時間,「如不出意料,再過半個月,人應該就會出現在你面前。」她閃亮亮的美眸像天上繁星般動人,好美。

    「太好了,司徒慕,謝謝你這麼幫我,你的恩情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報。」

    「以身相許就好。」

    「……」江思翎噎了下,語塞,怎麼話題又繞回來?這樣他們還能不能愉快的聊天?她調整好心情與僵硬的表情,干咳一聲,「咳,那個司徒慕,君玉……你要不要換個要求?我會盡我最大的能力滿足……你……」

    怎麼她愈說,司徒慕的臉愈黑啊?且遲遲不吭聲,只是直盯著她……

    周圍的氣壓似乎愈來愈低,她感覺到袖下的手臂竄起一顆顆雞皮疙瘩,她應該沒有說錯話啊,她有說錯什麼嗎?

    好半晌,他終于吐出一句,「滿足我?」

    「對啊,你有什麼要求?」他終于出聲了,周圍的低氣壓散了不少,她的壓力小了一些,忙不迭地點頭,「只要只要我能辦到一定滿足你。」

    「我想要的你不是知道嗎?」

    「除了那點外,你難道沒有其他想要的?」

    「沒有。」

    這下換她急了,「不是啊,司徒慕,我的兄弟,你不覺得跟自己兄弟成親是件很怪的事情嗎?」

    「我從不把你當兄弟!」

    「你不把我當兄弟,那是當姊妹?姊妹也不成啊。」

    「我沒把你當兄弟,也沒把你當姊妹,我把你當成自己想要呵護一生一世的女人!」司徒慕的語氣鏗鏘有力,不容算喙。

    「呃……」這下江思翎徹底呆住了。

    她從未想到過會有男人用這麼感性的話跟她告白,這男人還是個貨真價實的古人,感覺好違和,可她怎麼听了是該死的……感動。

    他拉著她的手往外走去,「思翎,我不會放棄你的。」

    她還來不及好好感受那份感動,現在司徒慕又要將她拉去哪里?江思翎連忙拉住他,低聲喊道,「等等,等等我……你好歹問問我的意思啊……」

    她感覺心情就像亂成一團的毛線,現在她只想找個地方理理紊亂思緒。

    他停下步旋過身,看著她糾結的眉頭,伸手撫去她的糾結,「思翎,我問你,你討厭我嗎?」

    她用力搖頭,「不討厭。」甚至還十分欣賞。

    「那與我在一起時,會讓你感到不愉快或是不舒服嗎?」

    「不會。」他們兩人有共同的興趣,能夠一起討論案情,與他相處時她總覺得時間不夠用,「而且還滿愉快的。」

    「既然不會,那就試著別再將我當成你的兄弟,可以嗎?」

    「可是……」

    「思翎,什麼都別想,只要跟著自己的心走。你很聰明,我相信你很快就能做出選擇,屆時即使你依舊無法接受我,我也不會強迫你,可以嗎?」

    心?她的心……

    是啊,她在糾結什麼,為什麼一定要將他當成兄弟?跟著心底的聲音走,若是真的不合適,司徒慕還能強迫她不成?

    她承認有時會不自覺被他給迷住,但她只剩下兩三年可活,誰都能禍害,就是不能禍害他,所以一直以來,她謹守著本分,不敢越過那條曖味的界線。

    可如今已找到毒醫,她還有好幾十年可以活,為何不給自己跟他一個機會?說不定他們兩人真的很適合。

    她像是想通了什麼,粲然一笑,眼眸熠熠生輝,「好。」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