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花襲 > 誰家BOSS太撩人 > 第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誰家BOSS太撩人 第十八章

作者︰花襲

    【第十二章】

    「所以你整整氣了十天?目前持續冷戰中?」孔子喬將泡菜蓋飯往嘴里塞,速度很快但吃相還算優雅,畢竟是在外頭用餐,基本形象還是要顧一下。

    「難怪你有空找我吃飯。」她口氣涼涼的補了一句。

    顧盼年的胃口剛好跟孔子喬相反,她點的豆腐鍋只吃了幾口,孔子喬見狀,念她一句浪費食物,就把她的豆腐鍋接收過來,一個人吃兩人份。

    「原來談戀愛真的會讓人胃口變差。」孔子喬心里念阿彌陀佛,好在她不打算談戀愛,讓她不吃東西簡直是要她的命。

    「問題是我連『談戀愛』都還沒有。」顧盼年心塞啊。

    「怪誰啊,怪你自己嘍。」孔子喬是恨鐵不成鋼,「你跟鐘易冷戰十天,這十天就足夠那個許芸芸趁機而入了。你就是個木腦袋,到底是在怕什麼?我跟你說,你現在就把鐘易給約出來,直接訂一家情趣爆表的 Hotel,這個那個以後,問他,接不接受你當他女友,如果他點頭,那你就隨便他,看他要干麼都可以,如果他拒絕,那就直接起身穿衣走人,讓他憋得難受……」

    顧盼年此時表情只能用目瞪口呆來形容,不愧是萬年腐女,連這種招數都想得出來。

    「孔子喬,我跟鐘易目前吵架中。」

    「喔,那又怎樣,沒听過床頭吵床尾和嗎?」

    顧盼年覺得自己跟孔子喬的理解力完全不在同一個標準上頭,不想再接話。

    孔子喬看顧盼年是真的情緒低沉,她嘆了口氣。「好啦,我不開玩笑了,說說,你現在到底打算怎麼辦?分手?」

    「我們又不是男女朋友,分什麼手?」

    「喔,那是……從此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不再聯系,不再見面,不再有任何關系?

    顧盼年沒有回答,但看她那表情就知道她舍不得。

    「而且我說,你『只是』看到許芸芸對鐘易『動手』撒嬌,那你有看到鐘易回應她嗎?沒有對吧。所謂『抓奸在床』不就是這個理,兩個人在辦公室里沒有抱在一起、親在一起,說說話而已,而且搞不好是那個許芸芸一廂情願,你到底在氣什麼?真搞不懂你。」

    顧盼年的身子無力地往身後的沙發靠。「我這不就是自討苦吃。」

    孔子喬無言的瞄她一眼。「你就繼續煩吧,總有一天煩死你。」

    「我在許芸芸面前是真的一點自信都沒有。」

    「顧小桿,這真不像你。」

    「真煩,我也不喜歡自己這樣。」

    「那就找鐘易好好談,干淨利落,一如你在工作上頭的表現,別再拖拖拉拉了。」

    「若結果是不好的……」

    「那也得認了,小桿,天涯何處無芳草,肌肉猛男再極品總還會有機會遇到下一個。」孔子喬拍拍顧盼年,說︰「就算結果不好,你也睡了人家好些日子,夠本了,該滿足了。」

    顧盼年哭笑不得,這是哪招安慰人的方法,不過听孔子喬這麼一說,她的確想開了,不再鑽牛角尖,打算來個「今日事今日畢」。

    于是顧盼年跟孔子喬告別,直接殺到武道場去。

    算算時間,她到的時候他應該剛下課。

    下了讓程車,顧盼年還是感到很緊張。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因為是周末,又約孔子喬吃晚餐,她稍微打扮了一下,有別于平常的正式套裝,她今天穿了一件小碎花略帶復古風的連身洋裝,裙擺有著荷葉邊,長度只到大腿中段,露出她又細又白的腿,性感又誘人。

    顧盼年進到武道場,熟門熟路的往地下室走去,卻在樓梯口被一個掩著面跑來的女人給撞著了。

    「對不起。」知道自己撞著人了,女人將手稍微拿離開了些,原來是許芸芸。

    許芸芸也認出顧盼年來,她含淚的眼楮有著片刻的錯愕,隨即又道了聲歉,然後越過顧盼年匆忙的離開。

    顧盼年滿心困惑,但她來不及細想,因為一下樓梯就看見鐘易站在淋浴間門口。

    他頭發半濕,身上套著黑色襯衫,一整排的鈕扣尚未扣上,隱約露出精壯的胸膛跟腹肌,他正在扣袖子的鈕扣,隨意的姿態很性感。

    看到顧盼年,他有些訝異,好看的黑眸閃過一絲竊喜,但那張俊臉上依舊不動聲色,面無表情。

    顧盼年有些心虛,畢竟當初是她找他吵架的,還撂狠話,她神情略顯尷尬,輕咳了咳。

    「我剛剛看到許芸芸……她似乎在哭?」

    等了許久,顧盼年終于主動來找他了,但一開口卻是問別人的事,令鐘易有點不爽。

    「嗯。」他冷冷的回了,待袖子的鈕扣扣好,他開始扣襯衫的,還一邊望向顧盼年,微微挑眉。

    意思是你還有話要說嗎?

    顧盼年吞了一口口水,她當然有話要說,不過許芸芸從這兒哭著跑出去的事讓她挺介懷的。

    見顧盼年欲言又止,鐘易輕嘆了聲,說道︰「她說她喜歡我,問我是否可以跟她交往,我拒絕了。」

    顧盼年听了,竊喜卻也擔憂,矛盾又猶豫。

    顯然她一直擔心的問題沒了,鐘易不喜歡許芸芸,拒絕許芸芸了,但如此一來就是她無理取鬧。

    「喔。」她心里頭七上八下的,腦袋亂成一團,不知道要說什麼,只好「喔」一聲。

    喔?就只有一聲喔,鐘易不太滿意。

    現在他可是很明確的跟她說,他拒絕了許芸芸,她那莫名其的誤會總算解開了吧,那還不趕快過來讓抱他一下,撒嬌一下,說她錯了,不該誤會他,傻愣愣的站在那兒做什麼!

    其實顧盼年才沒有傻愣愣,她的腦海里一直想著,許芸芸確定出局了,可是……她跟許芸芸一樣,是來跟鐘易告白的,她的下場……會跟許芸芸一樣嗎?

    該說或不說,顧盼年覺得自己矛盾到快崩潰。

    鐘易已經穿好衣服,走到她面前看著她精彩無比的糾結神情,最後出聲喚她。

    顧盼年听到他的聲音,一抬眸就有到他近在咫尺,她直覺的往後退,卻被他拉住手臂。

    「你來找我是有何事?」如果他再不出聲,這個小辣椒恐怕會一直傻傻的站下去。

    顧盼年看了看他箝住自己的手,再看向他俊朗的眉眼,牙一咬。好吧,說吧,這難得提起的勇氣可是不容易有的。

    「鐘易,我說你……我喜歡你,你願意當我的男友嗎?當然,如果你不願意的話也沒關系,我無所謂啦,就是——」

    「等等。」鐘易直接截斷她的話,腦子一陣翻騰,他不可置信的深呼吸一口才說︰「你剛剛說什麼?當你男友?那請問我們現在的關系,你是怎麼定義的?」

    鐘易的聲音逐漸充滿冷意,他的眼神跟表情也是,難看到了極點。

    顧盼年結巴了起來,鐘易這樣還滿可怕的,偏偏她被他箝住了,跑不得。

    「我、我們現在的關系……不就是床、床上的關系而已嗎?」

    鐘易眯起了他那雙好看的眼楮,咬牙切齒。「床上關系?也就是說你一直把我當慰藉寂寞的男人?」越說,臉色越猙獰。

    顧盼年嘴角抖了抖。「不是嗎?」

    「不是嗎?」鐘易提高音量。「不是嗎?你竟然還敢說『不是嗎』!」

    顧盼年覺得如果自己有開天眼的話,應該可以看見鐘易此時頭頂在冒火,可是他在氣什麼呢?

    「你在氣什麼?」

    轟!鐘易的怒火更旺感了,她竟然還敢問他在氣什麼?好,他就說給她听。

    「我從一開始就把你當成是我的女友、我的女人,要不然我是吃飽閑著沒事干跟你約會、跟你吃飯、跟你滾床單?」這一連串的話還不足以平復鐘易的怒火,他繼續吼著,「還擔心你生氣、擔心你想太多、擔心你從此以後都不理我了!」

    顧盼年一臉懵,眼楮眨了眨,好像鐘易說的是外星語,她听不懂似的。

    鐘易終于松開她,雙手環胸冷哼。

    「所以……你的意思是……是……」他一直認為她是他的女友,而他是她的男人,他們正在交往中?

    喔喔喔!老天爺啊,這認知差異還真大!

    「我不隨便跟女人上床的!」鐘易的低音炮轟起來可是很嚇人的,再加上他瞪了她一眼。

    「但是……你也沒有跟我說你喜歡我,想要我當你女友啊……」顧盼年的聲音弱弱的,像只小老鼠。

    鐘易又揉了好幾次太陽穴,彷佛不這麼做,他下一秒鐘會爆炸。

    顧盼年心虛的瑟縮了下身子,忽然不想要探究原因了,她只有立即竄逃的念頭。

    鐘易是何等的精明,顧盼年才剛有想法就被他給識破。

    這個小女人,不給她一點教訓怎麼行!

    于是鐘易忽地將顧盼年攔腰扛起。

    顧盼年尖叫。「鐘易,你干什麼啦!」

    鐘易輕輕松松的將小女人給扛上樓,再大搖大擺地將她扛過一樓的武道場,無視眾人的目光,彷佛他肩上扛的只是一個會尖叫的大布袋。

    顧盼年從眼角余光看到眾人看熱鬧的樣子,她頓時住嘴不叫了。

    「鐘易!快放我下來!」

    「不放!」

    「你到底想干麼?」

    鐘易壞壞的挑了挑眉。「你問我想干麼?」他刻意緩下速度,壓低音量說,「我還能干麼呢?」

    瞬間,顧盼年小臉爆紅,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可惜,顧盼年裝溫馴的模樣一點都沒有讓鐘易氣消。

    武道場距離鐘易的家較近,鐘易一點時間都不想浪費,將車子直接開進自家的地下停車場,再用一樣的手法將顧盼年扛回家中。

    ……

    直到清晨,鐘易才放過她。

    「看你下次還敢不敢誤會我!」他咬咬她的耳朵。

    顧盼年連根手指頭都抬不起來,欲哭無淚,只能在心里頭OS,大人,小的以後不敢了……

    鐘易自認不是小氣的人,不過在這件事上他沒有輕饒顧盼年。

    待兩個人的關系確定,確定不會再有其中一方誤解以後,他說︰「你是個不盡責的女朋友。」

    顧盼年摸摸鼻子,沒有反駁,畢竟她是真的沒將他當成男朋友對待過。反倒是他,除了第一次莫名消失沒聯絡之外,出任務工作會交代行程,會按時打電話給她,會問她有沒有吃飯,要不要幫加班的她送飯過去……

    仔細想想,鐘易似乎是真的將男朋友會做的事都做了,而她竟然還誤會他。

    「可是那個許芸芸分明就是你喜歡的樣子,溫柔婉約,說話輕聲細語。」說到底,顧盼年還是介意許芸芸的存在,盡管鐘易已經拒絕了她。

    鐘易無奈的看了她一眼。「所以我被自己打臉了,現在腫得很,你沒看見嗎?」說完還將他那張俊臉湊到她面前讓她看。

    顧盼年笑著推開他,眼波流轉,分明心里頭喜孜孜的。

    而鐘易接下來說的話讓顧盼年心情更好上幾分,他說,許芸芸已經主動辭職了,可能是因為告白被拒,不好意思繼續待在「無名」。

    顧盼年覺得有點對不起兔子,畢竟許芸芸是兔子喜的人,不過對于一個不喜歡自己的人,再強求也沒用。

    「人走了,要不就像之前你說的,你來我這上班。」

    「當行政助理?」

    「當然不是,是當老板娘。」鐘易一本正經的說,顧盼年那張小臉慢慢地紅了。

    這話從他口中說出來,真是無比撩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