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夜夜催婚 > 第十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夜夜催婚 第十七章

作者︰金晶

    【第十章】

    「你覺得我是在忍你是嗎?」他一針見血地問。

    她舔了舔干涸的唇瓣,「嗯。」

    「我不是忍受,是在學著包容。」他牽著她走到家門口,打開門,走到玄關,彎腰給她換上了拖鞋,自己則是隨便雙腳一蹭,蹭掉了運動鞋,換上拖鞋。

    繼續牽著她走到沙發上,他坐下來,她抱在懷里,與她面對面,「忍你,可以忍這麼久嗎?傻瓜。」

    她白了他一眼,「你才是傻瓜。」

    「我也有不爽的時候,比如你常常放我鴿子,或者說我要**的時候,醫院打電話找你。」說到這個,他強調了一句,「真的很沒人性。」

    她笑得花枝招展,他瞪她,「你還笑?」語氣轉硬地說︰「可無論什麼時候,我都沒想過讓你放棄工作,或者找別的穩定工作,我也沒想過要跟你分手。」

    「為什麼?」她眨著好奇的水眸望著他。

    「因為你喜歡,我尊重你的工作,做醫生很了不起。」他低低地說。

    「嗯?」

    「忘記了?」

    「什麼?」

    「我們上次吃火鍋的時候,有一個小孩子被熱水燙到了,皮膚馬上燙紅了,所有人都呆住了,要嘛在尖叫,要嘛在慌亂,只有你,很冷靜地替小孩子做了急救,送人去醫院。」

    「哦。」她想起來了。

    「你看,別人都是呆子,只有我的女朋友這麼厲害,我很榮幸,你是我的女朋友。」而不是一個與他無關緊要的人,「他們都用一種贊賞驚訝的眼神看你,但是慧慧,我是在仰望你。」

    「不是只有男人才會讓女人仰望,你讓我仰望你,讓我很驕傲,知道嗎?」他低頭吻了吻她的唇。

    「別的男人都沒有這麼厲害的女朋友,只有我有,他們都要羨慕死了……」他得意地笑著。

    這種幼稚的想法令她笑了,她環住他的脖頸,「我真的這麼厲害?」

    「嗯,很厲害。」

    她心口熱呼呼的,摟著他的手緊了緊,「如果我們的狀態一直是這樣下去,你會不會有一天討厭我?」

    「討厭你,為什麼?」

    「討厭我沒有辦法陪你,你本來就是一個纏人精。」她知道他愛黏著她。

    他深吸一口氣,她看他這副模樣,頭皮發麻,「怎麼了?我說中了?」

    食指輕勾著她的下顎,他的神色冷峻,「我本來不想讓你知道的。」他幽黯地看著她,「我心里的黑暗面。」

    她望著他,「你還有黑暗面?」

    「嗯。」

    「打什麼壞主意?」她直接問。

    「長此以往下去,你會不會心疼我?」

    「啊?」她想了想,「會吧。」

    「所以你會不會更順著我?」

    孟慧慧這一瞬間彷佛想通了什麼,狠狠地掐住他手臂上的肉,「司宇,你這個王八蛋!」

    他做了很大的犧牲,但他也得到了很多,她答應他搬進她家,允許他爬她的床……她竟然不知不覺地也順著他了。

    司宇本來不想說的,可她今天一反常態地問了很多問題,又是她從她家里出來之後才問的問題,他覺得這些問題本身可能源自她的父母。

    藏在最心底的話說出來之後,出乎意料的,他反而一身輕松,一點也不覺得被她掐著疼,笑著同她說︰「我就這麼一點奢望了,寶貝。」

    她被他這麼一喊,渾身雞皮疙瘩都出來了,「奢望?奢望什麼?」

    他黑眸幽幽的,彷佛藏著悲傷,語氣淒涼地說︰「奢望你對我死心塌地,再也不會丟下我了。」

    她本來想罵他的話就梗在喉嚨,都不知道要罵他什麼了,放下掐他的手,有點糾結地說︰「你也沒對我死心塌地啊。」

    「怎麼沒有!」他激動地反駁。

    「你怎麼對我死心塌地了?」

    「你讓我怎麼樣就怎麼樣!」

    「那今天你不要做!」她開口道,調皮地看著他。每一次他瘋狂的時候都會選擇第二天她休息的時候,這樣他就可以肆無忌憚,很不巧,明天是她休息日。

    他差點被氣出了血,瞬間頹廢了,「好。」

    「你真的會這麼乖?」她靠在他的胸前嬌媚地問︰「不會我睡著了對我做壞事吧?」

    「不會。」

    「真的?」

    「真的。」

    她開心地歡呼了一聲,「我開始相信你對我死心塌地了。」

    他真的很不願意用這種方式表達他的死心塌地,千萬種的方式,她選了一個他最不想要的。

    不愧是他看中的女人,厲害!

    這一夜,孟慧慧睡了一個好覺,她醒過來的時候,金黃色的陽光透過窗簾調皮地在她的臉上跳躍著,她懶洋洋地睜開眼,迎接她的是男人的早安吻。

    「啾啾!」他吮了她一口,「早安。」

    「牙都沒刷。」她嫌棄地推開了他。

    他又爬了過來,「睡得好嗎?」

    「好呀。」她笑得開心。

    男人又氣又無奈,靠近她,低聲道︰「睡好了就想做壞事。」

    她嬌笑著,剛睡醒帶著一點天然呆,「司宇……」

    「嗯?」他吻了吻她的臉頰,「什麼?」

    「你真乖。」她摟住他,側著臉給了他一個吻,他這麼乖,她突然就覺得自己真的是壞,心里更加的柔軟,終于明白他說的死心塌地是什麼樣的感受了。

    ……

    「打一個電話回給阿姨?」

    她無力地應了一聲,手機被冷落在角落,沒有再發出任何聲音,他長手一伸,拿了過來,撥回了電話,拿著手機在她的耳邊。

    不一會,那頭接通了,孟母中氣十足地說︰「還沒起床,這麼懶!」

    她調整著呼吸,有一種做賊心虛的感覺,「媽,我醒了。」

    「懶豬一樣。」孟母沒好氣地說︰「我跟你爸還有二十分鐘到你家。」

    「什麼,你們要過來?」孟慧慧猛地回過神。

    「干嘛?家里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孟母嘲笑她,「今天跟你爸逛到你家附近,順便來看看你。」

    當然見不得人了,她藏了一個野男人在家里,「好,我知道了,我先起來刷牙。」

    「嗯。」

    掛了電話,孟慧慧推了推身下的男人,「我爸媽來了。」

    「哦。」

    「你怎麼這麼冷靜?」

    「我們同居都快半年了。」他委屈地看著她。

    這個緊要關頭,她哄著他說︰「我爸媽還不知道,乖,我等一等跟你解釋,你快整理一下。」

    司宇看著她,她被看得心虛不已,最後他點了點頭,「知道了。」

    在二十分鐘之內,司宇將他自己的東西都整理了再藏起來,包括剛才歡愛的床單也收拾了,孟慧慧則是刷牙洗臉。

    「你快走!」孟慧慧推著司宇。

    司宇丟給她一個眼神,「之後必須解釋清楚。」

    「好!」她保證。

    于是只換了一身衣服的司宇,牙沒刷臉沒洗,被她推出了家門,他也沒去別的地方,直接坐在了車里。

    孟慧慧深吸一口氣,送走司宇,前後不過兩分鐘,孟父孟母就來了,孟母問她,「剛才打你電話,你怎麼沒接?」

    「睡死過去了。」孟慧慧回了一句,她腰挺得直直的,可雙腿很軟,早知道一大早做什麼運動,她快站不住了。

    孟母應了一聲,很大剌剌地檢查了她的屋子,「變勤勞了,一大早洗被單。」

    那個被單上有不可描的痕跡,能不洗嗎?她心中腹誹,面上很冷靜地說︰「今天天氣還不錯。」

    「衣服也收拾得很干。」孟母很驚訝地說,覺得自己的女兒轉性了。

    孟慧慧不是一個邋遢旳人,可在孟母眼中,她做的還不夠好,她會把衣服疊好,可孟母的要求是衣服要按款式放,要求比較龜毛。

    「知道長褲跟裙子分開放了。」孟母欣慰地說。

    都是司宇做的,跟她沒有關系,她呵呵地笑著,孟父站在陽台上,看著那些花花草草,「不錯不錯,還種起花草了。」

    「呵呵呵。」也不是她養的,是司宇說她的屋子沒有植物,又給她也弄了這些花花草草。

    「我買了菜,今天在你這兒吃中飯。」孟母說。

    「哦,好。」她偷偷傳了一條短信給司宇,讓他先回他自己的公寓。

    司宇回得很快,嗯,知道了。

    她將手機放在口袋里,又听到孟母大呼小叫,「孟慧慧,你這個敗家女!」

    「怎麼了?」孟父看了過來。

    「她買了這麼多食材放在冰箱里。」孟母心痛地說︰「她自己很少做飯的,買這麼多不是浪費嘛!」

    孟慧慧一臉的麻木,這是她親媽嗎,「媽,我現在都在家里吃的多。」司宇做給她吃。

    「就你這樣的?別糟蹋食材,還買了澳洲牛排,這個貴吧?」

    「媽,牛排我是會煎的。」她哭笑不得地說。

    「唉,你以後別買這麼多,你平時也吃不完太浪費了。」孟父適時地補刀,苦口婆心地勸她。

    在她爸媽眼中,她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這一頓飯是孟母做,孟父在一旁幫忙孟母小聲地問︰「她沒藏男人吧?」

    「你別亂說,沒有,我都看了。」孟父說。

    「那就好,說明他們兩個還沒發展到這一步。」孟母放心地說。

    「你別太敏感,就是她工作忙,去我們那兒少了。」

    「知道了,知道了工作忙也好,沒時間談戀愛。」孟母笑著說。

    「你到底是想女兒嫁不嫁人?」

    「嫁啊!不過司宇這個男人就算了,不是很好。」

    「嗯,沒錯。」

    準備進廚房倒水喝的孟慧慧仰天長嘆,她默默地轉過身,回到了客廳,拿出手機,司宇,我做錯了一件事情。

    這一次司宇回信息比較慢,三分鐘之後才回她,剛刷牙洗臉了,你做了什麼事情?

    孟慧慧想了想回道,我要坦白一件事情……字還沒打完,司宇的電話打過來了,她看了看正在廚房的孟父孟母,拿著手機去了陽台上。

    「你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男人語氣強烈地質問。

    「嗯,就是我跟我爸媽說,那是我前男友,還說你以前很任性,讓我留在台灣別出去,為了你留下來……」她的聲音越說越小聲。

    「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就是在你第一次去我爸媽家的時候。」

    那頭的司宇沉默著,孟慧慧心里不安地說︰「那時沒想過要跟你復合,能說你怎麼壞就怎麼說你壞了,我爸媽那個時候很喜歡你。」

    司宇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你呀。」

    「我本來是想挖坑給你跳的,沒想到現在我也跳下去了。」孟慧慧無辜地說︰「跟你交往之後,我一直有跟他們說你的好,但他們就是覺得你不好。」她也很無奈呀!

    「後悔了?」他似笑非笑地說。

    她眼楮一轉,語氣很誠懇,「後悔了。」

    他只停頓了一秒,「你挖的坑,我來填。」

    她心徹底地安了,「嗯。」

    「慧慧,吃飯了。」孟父喊她。

    「我去吃飯了,掛了。」

    「好。」

    孟慧慧走了進去,陪著孟父孟母一吃飯,吃完飯,三人說了一會話,門鈴突然響了。

    三人互覷,孟母開口道︰「慧慧,誰呀?」

    「不知道。」孟慧慧搖搖頭,起身要去開門,孟父比她的動作快,先去開了門。

    門外站的是司宇,他手里提著一些水果,看到孟父也驚訝地說︰「叔叔好。」

    孟父平淡地點點頭,孟慧慧心里一緊,司宇發瘋了,這個時候上來,「進來吧。」

    「今天你休息,我過來陪你看電影,這是路上買的水果。」

    孟慧慧有點沒眼看,這個男人的演技不錯,將一個沒有爬床依舊喜歡她但又很紳士的角色演得很好,「好。」

    她想接過水果,司宇卻不給,「我去切一點水果,叔叔阿姨一起吃。」

    「哦。」孟慧慧應了一聲,余光看到孟父孟母安靜地沒說話。

    等司宇進了廚房,孟父開口了,「唉。」

    孟母沒說話,也不能這個時候說司宇不好。

    不一會,司宇端著一旁擺盤很講究的水果出來了,孟父對著孟慧慧說︰「我記得你家里的面紙好像不夠了,讓你媽陪著你去。」

    孟母心領神會,「走吧。」

    「哦。」孟慧慧給了司宇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安靜地離開了,

    隨著門關上,孟父看向了司宇,司宇朝他一笑。

    孟慧慧漫不經心地跟在孟母身邊,「媽,隨便買一點就好。」

    「慢慢逛一會。」孟母拉著她說。

    她心里卻有點擔心司宇,會不會被她爸給趕出去了,想一想這個情形,她心里就慌了,拉著孟母的手,撒嬌道︰「媽。」

    孟母看出她的心不在焉,「女大不中留。」

    兩人買了面紙,差不多半個小時回到了家里,孟慧慧打開門的時候,手都在抖,她爸和司宇可千萬不要打起來。

    「哈哈哈,阿宇說的對。」

    「叔叔過獎了。」

    孟慧慧打開門,看到的就是她爸和司宇相談甚歡的場景,她爸看她們回來,「怎麼去了這麼久?」

    不是您老人家要她去這麼久的嗎?孟慧丈二金剛摸不到頭緒。

    「來吃吃阿宇帶來的水果,很甜。」孟父喊她們過來坐下。

    孟母要說什麼,孟父朝她笑了笑,她安靜了,也坐在一旁吃水果,四個人時不時地說話。

    孟母也知道了孟慧慧冰箱里的菜是司宇買來的,听到司宇有時候過來給孟慧慧做飯,她羞愧得快抬不起頭了。

    「慧慧很好的,我做什麼,她都要吃。」司宇道。

    「是嗎?」孟母笑著點頭。

    最後,四個人一起看了電影吃了晚飯才分開,晚飯是司宇做的,司宇將孟父孟母送了回去,接著送孟慧慧回家。

    「你真行啊!」孟慧慧打開門走進公寓,一臉的不敢置信,難搞的爸媽居然被他擺平了。

    他摟著她的腰,手指在她的腰間輕彈著,「你男人行不行,你不知道?」

    深怕話題轉移到兒童不宜上,她連忙道︰「你怎麼讓我爸滿意你的?」通常征服了她爸,她媽也不會有問題了。

    沒看到她媽吃了司宇做的菜,贊不絕口嘛,嘖嘖,司宇真是一個有手段的。

    「沒什麼,我很認真地對叔叔道歉,當初年輕,差點害得你不能追求你的夢想。」

    「嗯?」

    「叔叔說,做醫生是你的夢想。」

    「是呀。」孟慧慧不好意思地點點頭,「你道歉,我爸就喜歡你了?」這麼簡單,她當初為什麼要听孟父孟母嘮叨這麼久。

    「當然還有別的原因。」

    「什麼原因?」

    「該睡覺了,你明天要上班。」

    「司宇!」

    「乖,听話。」他笑笑地揉了揉她的頭發,男人跟男人之間的約定,可不能告訴她。

    他答應了孟父,這一輩子都會對她好,讓她做她想做的事情,而他會做她背後的男人,永遠支持她。

    「哼!不說就不說。」她朝他吐舌頭。

    「慧慧寶貝,睡覺了!」

    「只能是睡覺!」她強調道。

    「你這個色女,到底在想什麼。」他調侃她。

    「滾!」

    一年後,孟慧慧在床上醒過來,脖頸上帶著粉色的印記,床上只有她一個人,她坐了起來,被子滑了下來,「司宇?」

    他不在,她看到他的枕頭上有一個盒子,她拿起來,打開一看,里面是一枚漂亮的戒指。

    她嘴角翹了翹,門從外面被打開了,司宇走了進來,「我的寶貝,醒了?」

    「這是什麼?」她笑著問他。

    「求婚戒指。」

    他突然單膝跪下,背在身後的手拿到了前面,變魔術一樣拿出一束玫瑰,「親愛的孟小姐,你願意嫁給我嗎?」

    她低頭看著戒指,很簡單,但卻是她喜歡,她笑著掀開被子,伸出腳,踩在他的肩膀上,並不用力,但她的神情趾高氣昂,「好!」

    他神色鄭重地拿著戒指套入她的中指上,目光掃過她淡薄睡裙,眸子轉黯,「今天你休息。」

    「嗯。」

    「我覺得我們應該慶祝一下。」他意味深長地說。

    「怎麼慶祝?啊!」她瑟縮了一下,想收回腳,腳被他抓住了。

    他的唇落在她的腳背上,沿著她的腳往上,「用一種我們都喜歡的方式慶祝。」

    她笑著撲到他的懷里。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