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零葉 > 王爺忙寵妻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王爺忙寵妻 第一章

作者︰零葉

    【第一章】

    新帝登基,厚葬太上皇後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論功行賞。

    這次能一舉擊殺叛軍,他手下的人功不可沒,尤其是他的兩個兒子。

    大兒子趙秉瑞,成熟穩重,做事有條理,知進退;二兒子趙秉辰,足智多謀,是個天生的將才,這次戰役二兒子功不可沒。不但出謀劃策更是身先士卒,一馬當先,要不是他斬殺了守城大將,這場叛變不會這麼快結束。

    趙忠正是年輕力壯要干一番大事的年紀。兩個兒子也是兄友弟恭,並不會因為這突然而來的滔天富貴而膨脹的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

    趙忠賞的第一個就是老二趙秉辰,除了因為老二本身的功勞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他們在外領軍打仗的時候,成王見大勢已去,乘著趙家的男人們都在京城抽不開身的功夫,派出心腹黨羽,前往襄陽狙殺趙忠全家老弱夫婦,一個不留。

    也是上天有好生之德,當時二兒媳婦秦氏因為擔心夫君沒歇息,也沒讓丫鬟點燈,就一個人坐在房里拿著趙秉辰的衣服睹物思人。

    結果忽然聞到一股子桐油的味道,一看才發現後院著火了。

    秦氏雖然是商賈之後,但自小也喜歡武刀弄棒,當下心生警惕,抽出自己的配劍就出了房門,不遠就看到院子里有人晃動。

    秦氏心知不妙,立刻高聲呼喊預警。

    這麼一喊,也暴露了她自己,等護院的人趕來的時候,她已經被成王余黨給擊殺,死得很慘,頭顱都沒找到。

    趙秉辰與秦氏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親一年有余,听聞自己的妻子慘死後趙秉辰也是痛苦了許久不能自拔,後悔沒在她活著的時候對她好一點。

    趙忠也感恩二兒媳婦秦氏的及時提醒,不然老趙家就被人連窩端了。

    最後封了趙秉辰為忠勇王,故去的秦氏為一品誥命,秦氏的娘家封為皇商。

    大兒子趙秉瑞封為瑞王,至于太子,以後再說。

    除了這些,減少賦稅跟徭役也讓百姓們的壓力小了不少。

    轉眼兩年過去,全國各地的窮困情況好了很多。

    糧倉里有余糧,口袋里有閑錢,一切都比以前的日子好過太多了,老百姓們自然開始歌功頌德起來。

    就這麼地,在新皇的帶領下,百姓們很快就從頹廢中走了出來,日子終于有了盼頭。

    這日散朝,皇帝趙忠將老二趙秉辰留了下來。

    兩人在書房,趙忠一邊看奏折一邊道︰「你今天也二十有五了,年紀不小,秦氏故去算頭掐尾也有三年,你也算是對的起她,是時候在找個媳婦兒了。偌大的王府里連個女主人都沒有,像什麼話。」

    「父皇,兒臣現在還不想娶親。」趙秉辰淡淡的道。

    「說的什麼渾話!」趙忠將手里的御筆一放,皺眉教訓兒子,「你不想娶親我還想抱孫子呢。」

    趙秉辰之前跟秦氏成親一年尚未育有子女。

    趙秉辰長了看他爹,嘟噥一句,「想要孩子您自個兒生啊,您那三宮六院的……」話還沒完一個東西就砸了過來,趙秉辰一躲猛一看地上的是硯台,當下瞪大眼楮看著他爹,「爹,您這是要謀殺親兒子。」

    一聲爹把趙忠喊樂了,自從當了皇帝,孩子們張嘴閉嘴的都是父皇,就沒人願意喊他爹了。

    「為你娘打抱不平?」趙忠問。

    趙秉辰哼唧一聲算是默認了。

    趙忠也懶得跟他說這其中的緣由,只道︰「目前朝廷雖然看似穩定了,但前朝跟新朝的官員們依舊是涇渭分明,想要讓他們融在一起為朕所用,只有一個辦法。」

    趙秉辰忽然有點不祥的預感。

    「燕老將軍有一愛女,今天十六歲,名叫燕冉,是個乖巧聰慧的女子。燕老將軍就只有這一個愛女,你要是娶了她,燕老將軍自然就是新朝的人了,有他做橋梁,還怕老舊兩代人不一起出力?」

    「賣兒求榮……」趙秉辰道。

    趙忠抓起周邊的東西就要砸過去,發現重量不對,一看是自己的玉璽,當下訕訕的放下來,指著趙秉辰道︰「你小子再胡言仔細你的皮,這件事情你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朕的賜婚聖旨這會兒應該已經送到燕家了。」

    京城權貴的圈子基本都集中在靠近皇城的四條大街上了。

    青龍大街住著的是皇親國戚們,玄武大街住著的是王侯將相,朱雀大街住著的文臣,白虎大街住著是武將。

    燕將軍府,就在玄武大街上。

    此刻正如趙忠所說,他身邊的大總管已經帶著他的旨意宣讀了聖旨了。聖旨上說了,賜婚忠勇王趙秉辰跟燕冉,半年後完婚。

    半年後,也就是十月。

    燕老將軍燕北冥帶著一家人跪在地焚香後恭迎聖旨。

    大總管李德貴將聖旨交給燕北冥後道︰「恭喜老將軍。」

    燕北冥已經五十多歲了,雖然胡子跟頭發有些花白,但人看著精氣神很好,尤其是那一雙眼楮透著精銳的光。

    燕北冥嘿嘿一笑,「謝大總管跑一趟了。」

    寒喧幾句後,大總管便走了。這人一走,燕夫人就開始掉眼淚了。

    燕冉上前拍著母親的手背安慰。

    揮退了下人,就剩下主人家三口,燕北冥才道︰「這事皇帝跟我提過,我思來想去也就答應了。」

    燕夫人紅著眼楮,「我們就冉冉一個娃娃,她就是我的命根子,我怎麼舍得她嫁入皇家。現在還沒定下太子,瑞王跟忠勇王又都是能力斐然,以後要是爭奪……」

    下面的話被燕冉給捂住了,她對著她娘搖搖頭,「隔牆有耳,母親,有些話在家里都不能說。」

    「還是冉冉懂事。」燕北冥也責怪的看了一眼老伴兒,「我又怎會不知,但皇命難違。我看當今皇帝也不是那昏庸的主,兩個有能力競爭皇位的皇子也是兄友弟恭……」

    「我不管,我只想讓冉冉一輩子留在我身邊,我本打算招婿,找個身世清白、家里清苦一些的學子做上門女婿的,我都相好了,就是去年的狀元林子杰……」

    「這話以後休要再說,從現在開始給冉冉準備嫁妝吧。」燕北冥說完甩袖而走。

    「我苦命的冉冉……」燕夫人抓著女兒的手哭的傷心欲絕。

    燕冉也是眶中有淚,忠勇王她不是沒听說過,但到底是沒見過。就听說這人一身武藝,長得五大三粗的,一身蠻力。

    這都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她們這些京城中的小姐們閑來無事也愛說一些八卦,最愛說的就是忠勇王跟他已逝的嬌妻秦氏的感情。

    秦氏為了救趙家滿門者弱婦孺而死,忠勇王痛不欲生。在他封為忠勇王的時候就有很多名門望族前去議親,但忠勇王都拒絕了,理由很簡單,愛妻慘死,他要為妻守節三年。

    那時候很多姑娘小姐們都羨慕秦氏,羨慕她能擁有這麼一份至真至誠的感情。

    于是就有人說,要是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死,心愛的男人一輩子都記住自己;一個是生,但是自己愛的男人不愛自己,要怎麼選。

    當時很多小姐們都選擇第一個,覺得那才是愛情該有的樣子,生的時候愛得轟轟烈烈,死了也能被他記住一輩子,多好啊。

    唯獨燕冉不以為意,她選擇第二個。

    一個男人就算再怎麼愛你,他也不會為你一輩子不娶的。更不會真的一輩子都記著你,頂多是在你的忌日為你垂下幾滴眼淚罷了。

    可那又有何用?

    這世間像她爹對她娘這樣死心塌地一房小妾也不娶,在她娘三十多歲還沒生下一兒半女的時候,她娘也說過要給她爹納妾,但她爹死活不願意,這樣的男人能有幾個?

    她娘哭天抹淚說都怪她,害的他們燕家至今無後。

    她爹說不怪她娘,是他這輩子殺戮太多。

    後來有了她,就更沒那些女人什麼事情了。

    當時眾人听燕冉這麼說後都說她太掃興了,怎麼一點浪漫的情懷都沒有。燕冉當時也不以為意,也只是隨口一說罷了。

    她是怎麼也想不到這個忠勇王最後會落到自己的頭上,成為她的丈夫。

    在她及笄禮結束後,她娘就跟她說了,以後給她找個上門女婿,這樣就不用在公婆家看別人臉色了。

    燕家就她一個女兒,招婿上門別人也不會說什麼的,是以對她的教養從來都不是為了當別人媳婦的。

    她娘年輕的時候也是風風火火的女子,說相看還就真的相看了一個,這不,半個月前還讓人去給了那林子杰一個口風,問他願不願意。

    這邊林子杰還沒回復,聖旨就下來了,燕冉有點欲哭無淚。

    相比沒見過的傳說中的忠勇王爺,燕冉還是喜歡清秀的林子杰。

    同樣,那邊忠勇王爺趙秉辰面前已經擺著燕冉的畫像還有一些事跡。

    不喜歡舞刀弄槍,但是很愛看兵書以及一些奇談怪志,還有就是招婿上門的事情。

    趙秉辰看著面前的畫像,小姑娘看著十分小巧,淡淡的柳葉眉,丹鳳眼,瓜子臉,小巧的鼻子,小小的嘴,不盈一握的柳腰……

    「怎麼有種不堪一擊的感覺……」趙秉辰打量著畫像道。

    手下趙全沒忍住笑了,「爺,您是找媳婦兒又不是找對手,還不堪一擊,您還想打王妃啊。」

    趙秉辰皺眉,他的前妻已故的秦氏也是個舞刀弄槍之人,長得就比較結實,有時候兩人還能對打幾招。

    要是換成眼前這個,他一個手指頭就能給人打趴下了。

    不合適,不合適。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