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喬湛 > 逼婚不下床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逼婚不下床 第十章

作者︰喬湛

    上,崔洛洛出來見林哲,在等待上菜的時候,林哲開門見山地問她,「洛洛,關于那天我說的事,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林哲,很謝謝你喜歡我,但是很對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既然他開了口,崔洛洛也不再退縮,直接說出自己的答案。

    「洛洛,可以讓我知道你不能接受我的理由嗎?」他可以為她去改變。

    「我只當你是朋友而已。」她實話笑說。

    「每一對戀人都是從朋友做起的,而且就算你現在還不喜歡我也沒關系,只要你給我機會,我一定會努力讓你喜歡上我的。」好不容易再遇到她,林哲不想再錯過了。

    「林哲,真的很對不起。」她沒辦法給他機會。

    「真的一絲機會也不願意給我嗎?」他不想死心。

    「對不起。」除了這句話,她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麼。

    看到她這般為難,林哲反而不忍心了,「不,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我給你造成困擾了。」

    「那我們以後還是朋友嗎?」

    「當然。」他可不是那種得不到就斷絕來往的男人,況且可以跟她這樣面對面地聊天吃飯,他也很滿足,況且跟她繼續相處下去,說不定在未來的某一日,她就會看到他的好。

    飯後崔洛洛在林哲的護送下回家,剛打開門,就見姜東宇坐在沙發上,看見她的身影,他從沙發上站起,低沉地開口道︰「洛洛,我們談談吧。」

    「哥,你想跟我談什麼?」逃避解決不了問題,況且崔洛洛也不打算再逃下去了,她只希望他們還能回到從前,她不想失去他。

    「洛洛,不要再叫我哥,那天我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不想當你哥,也不會再是你的哥哥。」

    「但在我的心里,你一直都是我的哥哥。」

    「我愛你,洛洛,雖然我也不知這份感情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但當我意識過來的時候,我已經愛上你了。」

    雖然那天他吻她的時候,她就猜到是這樣的了,可如今听到他親口說出來,帶給她的震撼仍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她顫巍巍地望著他開口,「哥,這不是真的,這一定只是你的錯覺。」

    「如果只是錯覺的話,那我那些想要擁抱你,親吻你,想要將你佔為己有,不讓任何人看見一絲一毫的想法又是什麼?」

    「哥……」崔洛洛為自己所听到的話語而感到不知所措。

    「我說了,別再這麼叫我。」他忽而打斷她的話,走到她面前,雙手捧起她的臉,眼中的深情快要溢出來,「洛洛,跟我在一起,讓我成為你生命中的男人,好嗎?」

    「不……」崔洛洛搖著頭,為他瘋狂的要求感到恐懼,「不可以,我們不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除了你,我不在乎任何人的看法。」他情急地搶白。

    「但是我在乎。」意識到自己的話會讓他誤解,她連忙解釋,「不,我的意思是,我不愛你,我對你沒有愛情。」

    「如果沒有感情的話,你為什麼會那麼在意我身邊的女人,也許連你自己都不知道吧,從小到大,每當我身邊出現某個異性的時候,你就會因此變得很焦躁。」

    「那是因為你是我哥哥,因為你對我的好讓我太依賴你了,其實現在想想,我真的很幼稚。」

    「不,這不是幼稚,洛洛,我喜歡你的獨佔欲,因為我也跟你一樣,我只想你身邊只有我一個男人,沒有其他人。」姜東宇毫不掩飾自己的霸道,也正是有了這份認知,他才清楚地明白自己對她的感情有多麼不同。

    「不是這樣的。」崔洛洛否認他的話,她堅信自己對他只有兄妹之情,不會有其他的,也不能有其他的,「哥,不要再說了,因為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跟你在一起的,這一輩子,你都只會是我的哥哥,這是不會也不可能改變的事實。」

    「洛洛……」

    「當然如果你不能繼續接受我當你妹妹的話,我會離開這個家,不會給你造成困擾的。」

    姜東宇握住她的肩膀,像是听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般瞪大眼,語氣沉沉地問︰「你剛剛說什麼?」

    「如你所听到的。」

    「你在威脅我?」

    「我是認真的。」說這話時,她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認真,只要維持這個家的安寧,哪怕她要離開她最愛的媽媽,她也別無選擇。

    「呵呵……」忽地,姜東宇笑了起來,笑聲充滿了令人心疼的悲涼,過了好一會,他終于松開她的肩膀,簡單的動作在宣告著他的某種決定,道︰「崔洛洛,如果這是你想要的,我會如你所願。」

    說完這句話,姜東宇就轉身走向口,直到砰的關門聲傳來,崔洛洛才後知後覺的知道,他走了。

    剎那間她的心頭沒來由的升起一陣陣恐慌,她有一種感覺,她要失去他了,往日的疼愛呵護將在這一夜成為過去,想到這里,崔洛洛的心彷佛被什麼扭著、擰著般,疼痛、惆悵、失落。

    自那夜的兄妹宣言之後,姜東宇隔天就因為公務而飛到美國出差。說是公務,其實只有崔洛洛最清楚,他是在用這種方式向她說明,她不用離開,要離開也是他離開才對。

    從小到大,他都是這樣,不管做錯事的人是不是她,但最後妥協的永遠都是他,可他越是對她這般包容,她的心里就越難過,天知道,她想要的根本不是這樣子,她只是希望兩人能夠回到過去的相處模式而已,為什麼事情不能按照她所期望的去發展呢。

    「女兒,你怎麼還沒睡?」崔母走出臥房,詫異地看著坐在客廳中的崔洛洛。

    崔母和姜父昨天已經旅游回來了,興許是習慣了姜東宇的忙碌,因此並沒有對他出差的事情感到疑惑。

    「媽,我不想睡。」崔洛洛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有些郁郁寡歡。

    崔母察覺到了,忍不住關心地問︰「怎麼了?」

    「沒什麼,還不困而已。」不想崔母受自己的心情所影響,崔洛洛在崔母坐下後,問道︰「媽,你覺得自己幸福嗎?」

    「為什麼這麼問?」

    「我就是想知道,你對目前的生活有什麼想法而已。」

    「跟你爸離婚之後,其實我有想過以後都不要再結婚了,可是上天卻讓我遇見了你繼父,他給了我一個家,又對你這麼好,我還有什麼不知足的呢。」

    「那……你恨我爸嗎?」據崔母的說法去,崔父在崔洛洛兩歲多的時候就有外遇了,但崔母為了給女兒一個圓滿的家,始終忍氣吞聲,直到崔父外面的那個女人懷上兒子,崔父便向崔母提出離婚,甚至主動放棄了崔洛洛的撫養權。

    「說實話,曾經是恨的,但現在,我反而要感謝他,如果不是他的背叛,我就不會遇到你繼父,也不會有東宇這個兒子了。」

    听崔母提起姜東宇,崔洛洛內心浮現上一絲復雜的感情,但更多的是想念,她想他了,而且不知是不是那天他留給她的背影太過孤單,她對他的想念要比以往的每一次都還要濃烈。

    只是,現在的她卻不敢輕易打電話給他,至于她怕什麼,原因連她自己也說不清楚了。

    「我現在最大的願就是,你和東宇可以找到各自的良伴,開開心心地過日子就知足了。」

    「媽,你的心里也是這麼想的對吧,希望哥找到一個適合他的人,然後陪他共度一生。」

    「當然了,這是每一個當父母的心願。」

    听了崔母的話,崔洛洛知道自己沒有做錯,因為只有這樣,姜東宇才有機會遇到適合他的人,而不是跟她這個妹妹在一起,一輩子活在別人的非議指點中,嗯,只要他以後能過得幸福,她寧願當一個壞女人也沒事。

    「欸,女兒,你怎麼了怎麼好端端的突然哭了呢?」看見女兒突然落淚,崔母剎那間變得慌張起來。

    她哭了嗎?崔洛洛伸手往臉上一摸,果然觸到了一片冰涼,只是她也為什麼要哭呢,姜東宇可以得到幸福,她不是應該感到高興才對嗎?可為什麼,她的心口卻像是有一把刀子在切割著一般,撕裂著、疼著。

    「媽,我沒事,我只是一時感觸罷了。」不想崔母為自己擔心,崔洛洛努力克制著心底的疼痛,笑著安撫。

    「傻孩子,媽現在過得很幸福,每天都很開心,你真的不用擔心。」以為女兒在擔心自己,崔母將女兒抱進懷里,柔聲安慰。

    「嗯,開心就好。」只要大家都開心了,她才不會為自己所做的決定感到後悔。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