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桔子 > 彪悍總裁來討婚 > 第十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彪悍總裁來討婚 第十五章

作者︰桔子

    班主任自始至終都含笑看著柏翔川的背影,等他走遠了,才感嘆的對曾雯霜說︰「雯霜,你真是好福氣,我們學校這學霸,當初有多少女生愛慕,可他偏偏就只喜歡你。」

    曾雯霜吐了吐舌頭,她高中的時候就和老師關系很好,現在又想起自己不是早戀根本不用躲著老師了,便也不怕了,而是挽著班主任的手臂笑著說道︰「那我也很優秀,老師你當初也很喜歡。」

    「我是喜歡你,但是當時我們學校的老師,誰也沒料到你會和翔川是一對。一個是理科資優班,一個是術科資優班,我一直覺得你和劉俊彥是一對兒的。」班主任其實也挺八卦的。

    「這是什麼跟什麼。」曾雯霜好笑,「我和劉俊彥就是普通朋友。不過我一直也沒想通柏翔川怎麼會看上我,我一直覺得以他的性格,應該也會找一個女學霸,而不是我這種……和他八竿子打不著的人。」

    「這就是緣分,誰能說得清。」班主任笑著嘆息,「當初發現你和柏翔川早戀,想著你是個女孩子,所以我和理科資優班的班主任都先找了柏翔川談話,想著你們著實不太合適,是不是分開比較好,畢竟青春期的懵懂在所難免,但是他是要當狀元的,你也是要參加甄試,壓力很大。」

    「什麼?」曾雯霜愣住。

    她一直以為自己高中早戀的事情應該瞞得很好,老師們不應該知道,因為老師們都沒找她談過話。

    「你以為我們都是傻子啊!」班主任好氣又好笑,「老師的眼楮,都是火眼金楮。班上有哪些學生在早戀,根本瞞不過,區別只在于我們想不想插手干預而已。」

    「可是你當時沒找過我……」曾雯霜有點懵。

    「因為我們找柏翔川談話的時候,他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班主任嘆息一聲,「我們當時問他,是不是和你在早戀,他很干脆就承認了,我從來沒見過那麼干脆的學生,當時還在想果然不愧是學霸,就是和一般學生不一樣。你也知道術科班成績向來不是最重要的,當時那理科資優班的班主任可是急壞了,生怕柏翔川這麼好的學生就被早戀給耽誤了,一直態度很強硬,想讓柏翔川和你分手,你猜柏翔川怎麼說的?」

    曾雯霜傻傻的問︰「他怎麼說的?」

    「柏翔川說,老師,我不會和曾雯霜分手,如果你非要我們分手,那我只能轉學了。」班主任說著,頓了一下,似乎有點咬牙,「果真是個狠人!他這麼好的學生要是轉學去了別的學校,他的班主任怕是要被校長罵死!當時柏翔川這話一出口,直接就把他的班主任給鎮住了。」

    曾雯霜也有點目瞪口呆。

    「不過柏翔川很快態度也軟化了下來,跟我們保證不會因為戀愛而影響學習,還會盡力把你的成績也拉高上去。」班主任笑呵呵的道︰「當時我就想,你理科成績這麼差,雖然在音樂和繪畫上確實很有天賦,但是真要到了考試,分數能多一分肯定也是多一分保障,所以就沒再插手了。柏翔川的班主任還是有點不能接受,于是柏翔川就說,只要有一次考試,你的成績沒有進步,他的成績也下降了,他就和你分手,說到這里了,他的班主任才勉強同意你們在一起。」

    曾雯霜從來不知道還有這些事情。

    她以前總是覺得自己不被柏翔川重視著,每次和他一起,他總是逼著她看書。曾雯霜成績不太好,學習並不能給她帶來成就感,反而很枯燥,所以被強迫學習,難免就會發脾氣。

    她最火大的一次,直接將柏翔川花了好幾天心血寫出來的筆記給撕了,可是她當時不僅不愧疚,還滿身心都是委屈,覺得自己的男朋友心里只有功課,根本沒有她這個女朋友。

    卻原來,他默默為她做了那麼多。

    如果不是柏翔川一直以來的堅持,她考試不會有那麼好的成績。

    曾雯霜只覺得鼻子酸酸的,幾乎要落下淚來。

    她現在只想跑到柏翔川面前,狠狠撲到他懷里撒嬌。

    「後來高中畢業柏翔川出國,我一度以為你們分手了,沒想到兜兜轉轉,你們還是在一起。」班主任笑著拍拍曾雯霜的肩膀,「要好好珍惜,現在的感情很不容易了,尤其你們還是從高中一直到現在。」

    「嗯,我會的,謝謝老師。」曾雯霜使勁點頭。

    柏翔川演講結束後,本來打算直接閃人,不過被學生快一步開口留下了,「柏先生,在場的同學們都對你這位杰出校友很好奇,有幾個問題想問問你,不知道可以嗎?」

    柏翔川原本是要拒絕的,可是一抬頭,發現曾雯霜就站在禮堂的大門處,隔著遠遠的人群看著他,他的心立刻安定下來了,也不著急了,只淡淡的點頭,「可以。」

    在場的學生都很熱情,提了好些個問題,最後一個問題,麥克風落在一名女孩子身上,看穿著打扮倒不像是學生,應該是社會人士了。

    她拿著麥克風站起來,畫著精致妝容的臉上洋溢著得體的微笑,「冒昧問一下柏先生,你有女朋友了嗎?」

    在場的學生頓時爆出一陣尖叫歡呼聲。

    柏翔川定定的看了那個女人一眼,搖頭,「沒有。」

    那女人臉上正要浮現出笑容,就听到柏翔川繼續說道︰「不過我有未婚妻了,而且我和她很快就要結婚了。」

    那女人的臉色頓時變得有點難看,勉強說了謝謝兩個字,就坐了下去。

    柏翔川沒興趣再陪那些學生互動,微微欠身,就下了台,和校長打了招呼就離場了。

    走出禮堂,果然看到曾雯霜在門口等他。

    「等很久了?」柏翔川迫不及待的牽起曾雯霜的手。

    「也沒有很久,看我男朋友在台上綻放光芒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曾雯霜笑眯眯的說道︰「好帥氣的!」

    「你真是……」柏翔川瞪了曾雯霜一眼,又換了話題,「我們轉一圈學校?」

    「好啊。」曾雯霜好心情的挽著柏翔川的手臂,將大半的身子重量都掛在他身上。

    「怎麼回事?沒骨頭嗎?好好走路!」柏翔川雖然嘴上這麼說,卻並沒有揮開曾雯霜,反而不著痕跡的換了一下動作,讓她能更舒服的靠在自己身上。

    「我就喜歡黏在你身上嘛。」曾雯霜笑得很甜。

    「你心情很好嗎?」柏翔川心神一動。

    「對啊。」曾雯霜點頭,一點也不隱瞞自己的好心情。

    「為什麼?」

    曾雯霜的眼珠子轉動了一圈,扭頭哼了一聲,「不告訴你!」

    「你呀。」柏翔川無奈又縱容的嘆息一聲,兩人正好路過藝術樓,曾雯霜立刻興致勃勃的想進去看看。

    她高中的時候可在這里渡過了不少的時間,練習鋼琴,畫畫,不知花了多少精力。

    藝術樓里很安靜,大部份學生都在禮堂那邊听校友演講,或者是在操場活動。曾雯霜拉著柏翔川一路上樓,中途一名學生都沒有遇到。

    「這里還是一點都沒有變。」曾雯霜輕輕推開音樂室的大門,里面靜靜放置著架鋼琴。

    她大學畢業後從事繪畫工作,鋼琴難免就有點閑置了,不過現在再看到,她還是能夠順暢的彈出一串優美的音符。

    指尖與琴鍵的觸踫是極美好的交融享受,曾雯霜臉上不由得就帶上了溫柔的笑意。

    柏翔川走到曾雯霜身邊,看著她沉浸在琴聲里的模樣,想了想,也有點懷念的開口道︰「我第一次對你動心,就是你在台上演奏貝多芬的鋼琴曲的。」

    「嗯?」曾雯霜回想了一下,「就是元旦時?我和劉俊彥第一次一起演奏的時候。」

    「你還記得是和他一起第一次演奏。」柏翔川的語氣有點酸。

    曾雯霜噗哧一笑,「怎麼?吃醋了?」

    「是啊。」出乎意料,柏翔川居然承認得很干脆,「自從我對你動心之後,我看劉俊彥,就再也沒有順眼過。每次看到他和你一起出現,我就巴不得把他擼了,然後我站到他的位置去。」

    可惜柏翔川本人對音樂實在不怎麼感興趣,他感興趣只是彈鋼琴的人而已!所以注定能和她一起站在演奏台上的人,不能是他了。

    「那你的想法還真的是很惡劣。」曾雯霜捂著嘴,眼楮笑眯成了一條縫。

    「我還有更惡劣的想法。」柏翔川突然傾身靠近曾雯霜,雙手撐在她的兩邊身側,讓曾雯霜無意識的彎曲著背往鋼琴那邊靠了靠。

    「你想干嘛?」曾雯霜被脖子後面的熱氣呼得有點癢癢,心里閃過不好的預感。

    「什麼都想啊。」柏翔川的語氣有點惡劣。

    曾雯霜先是一愣,隨機反應過來,頓時漲紅了臉。

    這個人簡直是……越來越討厭了,果然是悶騷!

    「以前每次看到你坐在鋼琴面前,我都很想把你壓在鋼琴上,好生折磨……」柏翔川啞著嗓子說。

    曾雯霜睜大了眼楮,「你當時可還是個高中生,想法居然這麼齷齪!」

    「男人在面對喜歡的女人的時候,天生就有一種征服欲,和年齡沒關系。」柏翔川在遇到曾雯霜之前也從來沒想到,自己會有那麼邪惡的想法,他從青春期開始,作的所有有顏色的夢,女主角都只有一個,就是曾雯霜。

    「那你當時表面上還那麼冷淡,悶騷!」曾雯霜下了結論。

    柏翔川低低一笑,笑聲震動著胸腔,連帶著曾雯霜也跟著笑了。

    「嫁給我。」柏翔川突然不知從哪里摸出一枚戒指,套在曾雯霜的無名指上。

    曾雯霜只覺得手指一涼,再抬起手來,無名指上就多了一枚好看的戒指,鉑金的項圈,最中央是一顆很大的粉鑽,周圍是小小的碎鑽,包圍了一整圈。

    「什麼時候準備的?」曾雯霜挑眉問道。

    「有點久了,在國外的拍賣會上看到,當時就覺得你一定會喜歡,所以就買下來了。」柏翔川低下頭,有點含糊的問道︰「同意嗎?」

    「沒有鮮花,沒有氣球,沒有單膝下跪,我才不同意呢。」曾雯霜哼了一聲,說得很有骨氣。

    「那……這樣呢?」柏翔川突然轉過曾雯霜的身子,真的單膝跪了下去。

    曾雯霜嚇了一跳,有點呆住。

    「可以求婚的場景有很多,但是我實在等不及了。」柏翔川勾著曾雯霜的手指,很認真的說道︰「就是在這里,這架鋼琴面前,我要向你求婚,圓我年少時,那些對你可望而不可及的遺憾。」

    柏翔川的眼神那麼認真,以至于曾雯霜根本沒有辦法說出我願意以外的話。

    她蹲下身子,伸手摟住肛翔川的脖子,抵著他的額頭笑眯眯的說道︰「好啊,我們結婚吧。」

    「謝謝你。」柏翔川竟然覺得這一刻,他幾乎有要落淚的沖動。

    幸好,幸好她還在原地,幸好她還願意和他在一起。

    從今往後,不管再有如何的事情,他都一定不會再辜負她!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