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風光 > 天生女主命 > 第三章 凝聚一家人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天生女主命 第三章 凝聚一家人

作者︰風光

    上回慕容寧寧被燙傷,衣晚香幾次親自前來欲替她換藥,但因為慕容寧寧對親生母親的懼怕,幾次哭叫到昏過去,令衣晚香很氣餒,便讓奶娘或春花替慕容寧寧換藥,她則是站得遠遠地看。

    不過這一招並不是完全沒效,慕容寧寧彷佛漸漸習慣了衣晚香的存在,只要她不太靠近,慕容寧寧就不會再哭鬧,只是回復那個沉默的小可憐,乖乖的讓大人擺弄。

    不過現在她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衣晚香決定親自接手照護她的燙傷,不管用騙的用拐的,都一定要讓這個小女孩屈服。

    先前她已經讓奶娘及春花替慕容寧寧濕敷,就是怕她留下疤痕,長大了一定會對身上的疤痕產生遺憾。

    春花一直待在衣晚香身邊,而且她的燙傷沒有慕容寧寧嚴重,所以衣晚香可以保證春花在她的護理下,身上幾乎不會留下疤痕,現在她來就是要親自看著慕容寧寧的傷口,對癥下藥,不過依慕容寧寧對她的排斥,衣晚香知道,這次只怕還是一場硬仗。

    早膳用畢後,她帶著自備的材料,來到了慕容寧寧的房間,慕容寧寧一看到她,小身軀抖了一下,但並沒有尖叫或逃跑,只是一直回避著她的目光。

    這樣已經算很有進步了,衣晚香在心里嘆息,明明是個可愛乖巧的小女孩,究竟是遭受了什麼對待,才會變成這個樣子?

    以前她會選擇當護理師,雖不敢說自己有什麼濟世救人的偉大志向,但對于幫助病人的確是真的有熱忱,而慕容寧寧更是她現在這個身體的親生女兒,那種懷胎十月骨肉相連她無法感受,憐愛及疼惜的感情卻是真真實實的。

    所以無論如何,她都要讓慕容寧寧成為一個正常的孩子,有著跟其他孩子一樣的笑容及快樂,甚至讓她可以正常說話。

    沒錯,依衣晚香的判斷,慕容寧寧應該是可以說話的,因為她可以發出聲音,可以尖叫,也听得懂大人在說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就是因為父母及親人的忽略,讓她錯失了語言學習的黃金時期,以現代的醫學術語來說,就是發展遲緩。

    發展遲緩並不是沒有救,只是比人家慢而已,現在有了她這個專業人士,她一定要將她落後的那一段補足。

    抱著這種期許,她朝著奶娘擺了擺手,讓她無聲的離開了房間,接著自己一步一步慢慢靠近慕容寧寧,發現慕容寧寧不安時,她就停一下,然後再前進,就這樣走了快一刻鐘,終于來到慕容寧寧觸手可及的地方。

    春花在後頭看著,她知道衣晚香想做什麼,這種試探如履薄郭,讓她也忍不住緊張起來。

    衣晚香沒有立刻觸踫慕容寧寧,只是拉起了自己的袖子,用胭脂將手前臂涂得紅了一片,然後指著自己的手臂,再指了指慕容寧寧的手臂,柔聲說道︰「我跟妳一樣了,我們的手都紅紅的。」

    一個四歲多的孩子,雖然無法說,但已經可以听懂她的話了,慕容寧寧一下子被她吸引住,一時忘了害怕,只是睜大了眼有些無助地望著她。

    「妳喜歡手紅紅的嗎?」她輕聲問。

    慕容寧寧大眼覷了她半晌,似是確定她不會突然變得很凶,才默默的搖搖頭。

    「妳不喜歡紅紅的,我也不喜歡。」衣晚香知道現在的慕容寧寧受不得一點驚嚇,所以她動作十分輕巧,拿起一塊濕布,輕輕的在自己的手臂上擦了一下。

    「妳看,擦掉了。」她微微一笑,拿布指了指慕容寧寧燙傷的地方,「我也幫妳擦掉妳的紅紅,好不好?」

    快答應啊!快答應啊!春花不是當事人,可是她拳頭都握緊了,不斷吞咽著口水,彷佛想用念力督促慕容寧寧接受衣晚香的好意。

    她的直覺告訴她,只要慕容寧寧願意踏出這一步,那麼以後母女相處只會越來越好。衣晚香接近孩子的方式,簡直讓她大開眼界,她真的相信衣晚香是真心的,她真心要去愛慕容寧寧了。

    要知道這個孩子從出生苦到現在,只要有人願意愛她,就算是一點點,都能把她從孤獨的深淵拉上來啊!

    衣晚香表面上笑容可掬,其實內心比春花更緊張。慕容寧寧對母親的防備心太重了,要卸下這層防備,需要更多的努力及愛心,直到這一刻,她切切實實感受到自己真的願意為這個孩子付出所有的母愛。

    時間像是凝結在這一刻,慕容寧寧垂下了眼,本以為她又縮回自己的殼里了,衣晚香與春花同時垂下了肩,感到無比氣餒,想不到慕容寧寧突然幾不可見地點了點頭,像是點亮了這世界上最美好的煙花。

    衣晚香眼楮都亮了,真心的笑了開來,而春花甚至在眼中凝結了霧氣,不斷地在心中說著︰孩子,妳選擇了幸福的一條路妳知道嗎……

    慕容寧寧仍不敢看衣晚香,她不知道自己這一點頭,換來的會不會是跟以前一樣的痛罵或責打,可是一種莫名的渴望令她接受了,年紀小小的她連頭都不敢抬,默默的等著後果。

    然而,她感受到的是一雙溫柔的手,輕柔地為她紅紅的地方擦了涼涼的藥,她意外地抬起頭,看到的是溫暖且慈愛的目光。

    小小的心靈暖暖的、癢癢的,在這一刻,慕容寧寧覺得自己好像不那麼怕娘了,可愛的臉蛋上終于煥發了一點光采。

    衣晚香心里一酸,這不過是一般孩子都該受到的呵護照顧啊,對慕容寧寧來說卻是如此得來不易,她忍不住輕輕的將慕容寧寧摟在懷中,好心疼好心疼她。

    春花已經看得淚流滿面,眼前的畫面美好得不像是真的,她多希望夫人永遠是那麼好,永遠不要再虧待小姐了……

    此時,慕容寧寧的房門被推了開來,慕容秋那吊兒郎當的聲音傳了過來。

    「寧寧,叔叔給妳買糖了……」無禮闖進門的慕容秋,看到的就是衣晚香抓著慕容寧寧不知道在干什麼,忍不住臉色大變,大喝一聲,「衣晚香!妳在做什麼?」

    這聲呼喝顯然嚇到了慕容寧寧,她小小的身子狠狠一抖,又從衣晚香的懷中縮回自己的殼中,躲到了床角,怯怯地看著慕容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又做錯什麼了。

    衣晚香當下簡直火冒三丈,但仍是先安撫著慕容寧寧。「別怕別怕,妳很乖,寧寧最乖了,沒事,沒事。」

    慕容寧寧狂抖著的身軀好不容易較為平靜了下來,不過也不敢再接近任何人,衣晚香只能無奈地將她暫時交給了春花,接著走到表情驚疑不定的慕容秋面前。

    「你給我出來。」她面帶笑容,話聲輕柔,但卻說得咬牙切齒。

    慕容秋頓時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了什麼,但他絕對不會承認,何況他不認為衣晚香對慕容寧寧會有什麼好意。

    然而一走到門外,還不待他質問,衣晚香已經先開罵了。

    「你搞什麼東西?你知不知道我花了多久時間、多大力氣才能接近寧寧?就被你這麼一嗓子毀了,你是見不得人家好嗎?」

    慕容秋被罵得莫名其妙,也跟著不爽起來。「妳明明從來沒對寧寧好過,誰知道妳是不是又在計劃怎麼欺負寧寧?」

    「我說過我變了,你信也罷,不信也罷,但你們不給我機會,也要給寧寧機會。」衣晚香肅著臉,一字一句地說道︰「我是她娘,我能給她的愛,你們都不能給!」

    「妳什麼時候盡過當娘的責任了?」慕容秋反駁道。

    如果是慕容汐來責問這句話,衣晚香可能還會有些心虛,但慕容秋這個紈褲子弟也想來罵她,先閃邊涼快去。

    「你有什麼立場來責問我?」衣晚香同樣毫不客氣地嗆回去,要罵人她從沒輸過。「你就盡過當二爺的責任了?我丈夫在外努力工作賺錢,一手包攬了府里所有的花銷,而你在干麼?成天在外頭花天酒地,當你的浪蕩公子?而公公一世英豪,殺敵無數立下赫赫功名,你又在干麼?一招半式都不會,只怕連把劍都拿不起來,肚子里沒料的繡花枕頭,誰都有資格來罵我,就是你沒有!」

    慕容秋被她罵得臉色鐵青,卻回不了嘴。「妳這女人……」

    「我或許也沒有做好一個妻子,沒有做好一個媳婦,更沒有做好一個母親,但是我有一點一定贏你,我知錯能改,我願意從現在開始努力,去做到以前沒有做好的事。你呢?你做了什麼?」

    她一邊指著他一邊破口大罵,逼得慕容秋不斷後退,冷汗直流。

    「外面的人在恭維你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別人心里在笑你?你哥哥是鑄造大師,你爹是大將軍,我不相信你沒有你的夢想,可是你沒有追逐過就放棄了,你有什麼立場來指責我?」

    這一席話,像是當頭棒喝般敲醒了慕容秋。他今日在賭坊輸了上百兩,還不知道怎麼和父兄交代,就怕他們知道了會罵他,偏他又沒有錢可以還,只能低下頭來去求,連他自己都覺得無比窩囊,她的話簡直正中紅心的擊中了他最不想面對的那一塊。

    他比不上父親,更比不上哥哥,自我放逐的結果,就是越混越糟。

    這種日子,他其實也受夠了,可是他又能做什麼?

    其實衣晚香說這些話,雖是不吐不快,但大多是氣憤之余脫口而出,心里倒沒有特別想刺激或貶低慕容秋,不過她說出來的,也的確是恨其不爭的肺腑之言,別人來說可能只會被慕容秋認為是訓話,而從他一直瞧不起的她口中說出來,殺傷力特別大,對慕容秋的打擊也更深。

    她看得出來慕容秋被她的話影響了,那一臉茫然無措之色令她念頭一動,順水推舟地說道︰「我都能從犯錯中再站起來,難道你要輸給我?要向下沉淪還是向上提升,完全看你自己,如果你覺得你比不上我,大可繼續鬼混度日,那丟的也是你慕容家的臉,不干我的事。」

    點到這里就可以了,衣晚香不再和他多說,又轉回了慕容寧寧的房間,留下慕容秋在微涼的晨風中顫栗著。

    「哦?她真的這麼和慕容秋說?」

    臨出門去鑄造坊前,慕容汐牽馬站在院子里整裝待發,饒有興味地听著春花稟報慕容秋與衣晚香的對話。

    「是的,二爺似乎受了不小的打擊呢!」春花想到慕容秋那呆滯的模樣,不知是同情還是好笑。

    慕容汐一邊整理著馬鞍,一邊思忖道︰「這對慕容秋倒是一個教訓,看他會不會因此振作起來。他也安逸太久了,是該受一些刺激,想不到衣晚香說幾句,勝過我和爹說了幾百句。就是不知道她是有意還是無意的……」

    他的思緒在此處停頓了一下,仔細回想著方才春花轉述的對話,衣晚香最後還特地告訴慕容秋—— 要向下沉淪還是向上提升,完全看他自己的努力,難道他要輸給她衣晚香?

    就靠這句話,慕容汐幾乎確定衣晚香是刻意這麼說的。

    如果惡意攻詰慕容秋是不可能這麼說的,要是真能讓慕容秋振奮起來,她的功勞可遠遠大過于她以前做過的錯事。

    而她,也並沒有來邀功。

    慕容汐越來越看不清楚她了,那日她傷愈後他初見她的驚艷,好像又浮現腦海。他感受著心中的悸動,又問春花道︰「她昨天也去找了寧寧,寧寧還是那麼怕她嗎?」

    說到這個,春花眼楮都亮起來。「莊主,昨天夫人成功幫小姐換藥了,而且是小姐自己同意的,我真的沒看過對孩子這麼有一手的人,夫人甚至還抱了小姐,我從來沒看過小姐那麼親近人的時候,看得我都哭了,要不是那時二爺突然闖進來吼了夫人,我相信小姐還能更進步的……」

    衣晚香真能改變寧寧?他是不是該完全放手讓她去試試,不抱任何成見?慕容汐有些猶豫又有些期待,轉念一想她先前說要管束下人,後來不也真的成功改變了整個山莊的懶散風氣?

    慕容汐幾乎快按捺不住心頭的悸動了,饒是他心性一向沉穩,告訴自己不要被情緒左右了判斷,但他還是想當面看看她,厘清自己那種怪異的感覺,是出自于對美好人性的想象,還是單純因為是她。

    就像是听到了他心中的呼喚,衣晚香突然出現在了院子,小跑步地奔了過來,直到來到他面前,她還微喘著,額間冒著香汗。

    「幸好你還沒走。」她淺笑著,將手上的披風舉了起來。「把你身上的披風換下來吧!都燒破幾個洞了,我看不順眼已經好久了,你是慕容山莊的門面,太邋遢了可不行!」

    這個笑容,純淨而無偽,慕容汐從來沒看過她這麼笑,幾乎要擊破了他所有心防。可是他不斷的提醒自己,美麗的花朵睫上可能是無數的刺,他不能只被當前的活色生香迷惑了雙眼。

    即使有這樣的覺悟,他仍是不由自主地舉起了手,像是想摸摸她嬌美臉蛋,又像是想替她將頰上那縷頑皮的發絲撩到耳後。只是他伸長了的手停留在半空許久,在兩人四目交會的那一剎那,他又縮了回去。

    他這是在干什麼呢……慕容汐莫名地對自己有些惱火。

    所以,他並沒有接過她手上的披風,只是站在原地內心掙扎不休,想不到這時候,衣晚香竟出人意表的伸手主動替他解下了原來的披風,再幫他將新的披風披上。

    不用說慕容汐整個人呆怔在原地,連一旁的奉朝剛與春花都看傻了眼。

    對于衣晚香的殷勤,慕容汐並沒有拒絕,也沒有反抗,反而默默體會著這種被妻子關懷的感覺。他這才意識到原來夫妻之間該是這樣的情感交流,她的小手在他胸口系著帶子,帶動了他心頭的蠢動,而他居然會被這種小動作影響了。

    幸好他的自制力不允許他沉浸在這樣的溫柔鄉里,在她替他系好披風、退一步欣賞他的英姿時,他二話不說立即跨上了馬,就要出門。

    「再等一下!」衣晚香急忙說道︰「你今晚記得回來吃晚膳!」

    慕容汐沉默地看了她一眼,雖不明白她的要求用意為何,卻是幾不可見地點了點頭,接著轉身策馬揚長而去。

    他……是不是也感受到了,那一間兩人目光交會激起的火花?

    衣晚香不知道慕容汐的感覺,她可是心跳快到都要窒息了,好歹自己也是來自現代的獨立女性,還是個身經百戰的護理師,不用說帥哥都不知道看過多少個,連剝光了的帥哥她都看到麻木了,照理說對帥哥的免疫程度應該很高,但她很清楚,方才如果慕容汐的手真的踫到了她,她一定會腿軟。

    真沒用啊!她一邊暗自腹誹著,一邊走回房間的院落,經過演武場時,竟意外看到早上才被她臭罵一頓的慕容秋,竟然在無人的演武場武器架旁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干什麼。

    演武場目測大概有小學操場那麼太,是一大片擺滿了武器的空地,而這片空地的作用衣晚香問過春花,一開始的規劃是建給慕容盛用的,可是慕容盛在腳跛了之後就自暴自棄,所以後來就變成山莊里侍衛鍛煉的地方。

    她納悶不已地靠近過去,看著慕容秋在武器架前掙扎了很久,終于抽起了一把劍,當那把劍握在他手上時,他得意地笑了起來。

    「那女人居然說我連把劍都舉不起來,根本輕而易舉,哼!」說完,他還耍帥似地挽了個劍花,結果劍花沒出現,劍刃倒是差點割到自己的臉,害他嚇得連忙放手,劍往下時,他又怕被刺到腳,狼狽地跳向了一邊,臉頰抽搐地瞪著地上的劍。

    「我居然真的連把劍都拿不好……」笑容已然褪去,置換在他臉上的是一種難以置信的挫敗。

    衣香在後方看著,按理說以慕容秋對她的態度,她該大笑的,還要出面指著他罵沒用,但她卻是笑不來,慕容秋此時最不需要的就是奚落嘲笑,而是重新拾起自信,可是那個契機她到現在還沒看到,她花拳繡腿的也幫不了他。

    她幫不了他,有什麼資格笑他?易地而處,她不見得能做得比他更好,何況無論如何兩人都是親人,由慕容秋疼愛慕容寧寧的情況來看,他也不真是多壞的壞胚子,她還沒有把親人的自尊放在地上踩的習慣。

    所以,她臉上不由露出了擔憂與期許,卻也沒有出現在他面前,而是慢慢地退後幾步,離開了演武場。

    想不到才拐了個彎,她卻遇到臉色鐵青的慕容盛,他拄著拐杖同樣站在後方,看著演武場上的慕容秋。

    「那小子今天會破天荒的跑來摸劍,是你刺激他的?」慕容盛雖是提問,但他的語氣卻是百分之百的確定。

    「是我。」衣晚香干脆地承認了,雖訝異慕容盛這麼快就知道了,卻不感到意外,因為她也明白自己的所做所為,在這山莊里是沒有秘密的,反正她光明正大也不怕別人看,只是她一直以為慕容盛根本不理會山莊里的事,只活在自己的封閉世界里,想不到他眼楮仍然是雪亮的。

    「幸好你沒有再出去笑他,否則你現在不會安然地站在這里。」慕容盛板著臉說道。

    「我沒有嘲笑他的想法。」衣晚香替自己辯解著。

    慕容盛卻是根本不管她的話,徑自粗聲粗氣地威脅道︰「今日你要慶幸你一番辱罵是讓那個孩子願意踫劍,而不是讓那個孩子自暴自棄,否則我不會放過你!」

    「你……爹,你不覺得你們對他太沒信心了嗎?」衣香忍住翻白眼的沖動,她簡直躺著也中槍,那慕容秋本身就是個浪蕩子,難道他以後再回去花天酒地也全都要算她頭上?她不禁脫口而出反駁道︰「好歹他也是你們慕容家的兒郎,因為我罵他一頓他就自暴自棄,那也太沒用了。」

    衣晚香沒說的是,真正自暴自棄的,只怕是慕容盛自己,因為瘸了腿被迫從沙場退下,就封閉了自己的心,不願意治療也不願意接觸人,成天躲在房間里自憐自艾,這樣有比慕容秋好嗎?

    但這種話她當然不敢說、也不能說,只是她覺得很遺憾的是,這個老頭明明關心兒子,卻礙于面子及自尊不願靠近,弄得父子關系淡薄。

    慕容盛像是有些被她說得惱羞成怒,低聲喝斥,「總之慕容秋的事情,以後你別插手。」

    「等一下!」他的激動讓衣晚香突然想到什麼,眼楮一亮、她一直找不到讓慕容秋拾起自信的契機,但似乎有個讓這父子同時振作起來的好辦法了。

    她突然放緩了語氣,好整以暇地道︰「爹,我就算想插手他的事也沒辦法啊!」聳了聳肩,她一副跟我沒關系的態度直言道︰「他連把劍都拿不好,總不能叫我去教他吧,就算不是我去笑他,也會有別人去笑他,只可惜我們府里沒有一個武功高手可以教他怎麼拿劍,怎麼傷敵,就算有心想振作,也沒人領他入門……」

    「誰說這府里沒有武功高手!」慕容盛冷哼一聲,順手拔起身旁的樹葉,往前一射,那葉子竟是硬生生的嵌入了前方的樹干之中。

    衣晚香冷不防打了個寒噤,她倒是沒想到慕容盛真的強成這樣,心中暗喊僥幸,自己今天這法子成功了就是一石二鳥,失敗了那片葉子大概會直接射到她身上。

    她硬著頭皮,一臉驚訝地鼓吹道︰「唉呀!我倒是忘了,爹你是將軍出身,武功應該很高強吧,那要不你去教小叔怎麼拿劍?」

    其實她話繞來繞去,要說的也不過就是這一句,可是慕容盛一听到她的提議,卻是面露遲疑,本能地就想拒絕。

    「我不……」可是拒絕的話到了嘴邊,慕容盛硬是說不出來。

    因為他看到演武場上的慕容秋,竟是重新撿起了地上的劍,一次又一次的試著想挽一朵劍花,即使每次都得自己狼狽不已,動作也丑到不象話,可是在慕容家子弟身上的那種執著,他感受到了。

    這慕容秋的不服輸也令衣晚香有些動容,她看出慕容盛的掙扎,又連忙添油加醋。「爹你不答應嗎?那我也沒辦法了,我看他這次試著踫那些武器,踫了一鼻子灰,應該會產生非常大的挫敗感,以後大概更加逃避,說不定真的就像爹說的自暴自棄了呢!」

    她刻意長長嘆了一聲,那嘆息中的遺憾之意,讓慕容盛這等硬漢都小揪了一下。

    「慕容秋既然命中注定如此,那不如讓他更認清事實,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那塊料,以後他只要負責好好活著,當個浪蕩二爺就好,反正外頭的人也都知道我們慕容山莊的紈褲子弟慕容秋是塊什麼料,就算他讓爹丟臉,也早就丟得差不多了……」這番話她說的語重心長,暗示著若是慕容盛丟著不管,這就是最後的苦果。

    慕容感果然听得大發雷霆。「你竟敢污辱他!」

    衣晚香一臉愛莫能助,雙手一攤。「我沒辦法,因為我幫不了他啊!唯一能幫忙的爹好像也不想理他,那我們也只能坐視著情況惡化不是嗎?好了,爹,我要走了,你也快回房休息吧,留在這里看著徒增傷心,不如不看啊……」

    衣晚香一副無奈的樣子向慕容盛告退,但她轉身離開時,余光卻一直瞄著慕容盛,看著這個老頭面色凝重地站在原地,像是氣得胡子都翹起來了,可是他沒有後退一步,只是死死盯著演武場上一再嘗試著想挽出一朵劍花的慕容秋。

    每一次劍落在地上的聲音都是一種煎熬,是一種心驚,凌遲著一個老父對兒子的愛。終于,在她快看不到演武場的時侯,慕容盛往前走了一步……

    這樣就夠了!衣晚香雙手在胸前握拳,做了一個安全上壘的手勢,愉快地看著蔚藍的天。

    如果慕容盛願意教慕容秋,那麼前者總會慢慢走出自己封閉的世界,而後者也會對自己漸漸充滿信心。

    她相信,有了好的開始,慕容山莊應該會越來越好吧?

    開始對自己產生了些許信心的衣晚香,回過頭笑吟吟地看著慕容盛蹣跚朝著兒子前行的背影,卻驟然收起了笑容,若有所思起來。

    不,這還不夠……

    膳時間,一向分開各吃各的慕容家諸人,居然被奴僕們引到了正廳的大圓桌前,大圓桌上擺滿了豐盛的菜肴,有慕容盛常吃的燒烤牛肉,有慕容秋最愛的烤鴨,當然也有適合慕容寧寧的炸湯圓等小點心,一看上去琳瑯滿目,令人食指大動。

    而衣晚香早已坐在那里等著大家,她先將慕容盛請入了主位,然後將主位旁的位子空下,剩下的人才依輩分順序入座。

    直到每個人都坐定了,慕容秋才一臉沒好氣地道︰「吃頓飯這麼麻煩做什麼?」

    「既然是一家人就該一起吃飯啊!」衣晚香理所當然地回道︰「你自己想想看,你有多久沒有和全家人一起吃頓飯了,整天也只有晚膳時大家難得可以聚在一起,否則你知道家里的其他人在做什麼?你有多久沒有和你哥說到話了?」

    「我要知道其他人在做什麼干麼?」慕容秋相當不以為然。

    衣晚香卻是皺起了眉頭,十分不認同地道︰「不該知道嗎?爹今天在演武場上站了一個下午,原因是什麼你很清楚,但你知不知道爹昨天才犯了腿疼?」

    慕容秋一呆,訝異地望向了慕容盛,目光有著幾絲慚愧。慕容盛在演武場教了他一下午的劍,他卻沒發現他腿疼?

    慕容感沒有回答什麼,卻也沒有否認,只是別有深意地瞥了衣晚香一眼。

    衣晚香對著慕容秋又續道︰「你早上拿了松子糖給寧寧,可是你一定不知道,寧寧不喜歡松子的味道,那松子糖我吃了,謝謝你的款待。」

    這番話又讓慕容秋差點沒吐血,她吃了他送的東西,現在還大言不慚的來教訓他?

    可是她說的也沒錯……至少,他以後不會再送松子糖給慕容寧寧了。

    他忍不住開口問道︰「寧寧,以後叔叔送百花糕給你?還是你要酥油糖?」

    慕容寧寧沒有回答,只是回避著他的逼視,低下了頭。

    「你也不知道,她根本不喜歡糖,她喜歡蜜餞類的點心」衣晚香好整以暇地望著吃癟的慕容秋。「所以你現在還覺得,你不需要知道其他人在干麼嗎?」

    慕容秋當下啞口無言,好一陣子才悻悻然道︰「那……那我想知道什麼,再找人問一下就好,何必把所有人都聚集在這里?我現在肚子餓了還不能吃,哥又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他答應了我今天會回來用晚膳。」衣晚香打斷了他,有些不快地道︰「何況,這府里的所有吃穿用度都是你哥哥一個人攢的,他那麼辛苦在外工作養家,連吃個晚膳都不等他,說得過去嗎?」

    听到這里,慕容盛突然開口了,「慕容汐答應你會回來吃晚膳?」

    看這家人多麼不熟啊!叫彼此都是連名帶姓。衣晚香有些無奈地點了點頭。「對,所以我相信他會回來。」

    「那就等。」慕容盛下了結論,他淡淡地轉了個頭。「慕容秋,閉上你的嘴。」

    慕容盛一聲令下,那操練了一整個下午、看著桌上食物流口水的慕容秋,也只能默默地閉上嘴,不敢再說什麼。

    就在此時,外頭腳步聲傳來,李伯帶著風塵僕僕的慕容汐進門。

    看到滿屋子的人和一桌菜,饒是慕容汐已做足了心理準備,也不由愣了一下。「你們……」

    「太好了,哥,你終于回來了,我快餓死了啊……」慕容秋急忙哀叫起來,語氣里不無控訴衣晚香之意。

    然而慕容汐可沒體會到他的「用心良苦」,他只是怔怔看著慕容秋嘴巴一開一闔地唆著,一向躲在房間的父親坐在主位上,神情少了過去的陰翳,女兒怯生生地低著頭,卻也沒有逃開,而安排這一切的那個女人,他的妻子衣晚香,正笑吟吟地看著他。

    「就等你回來開飯呢!快坐下吧。」

    慕容汐覺得這一瞬間自己心中最冷硬的那一塊彷佛都要融化了,一直以來他都是一個人用膳,有時候看著油燈下自己形單影只的身影,那種孤寂感令再美味的食物都索然無味。可是今天他卻有些雀躍起來,這可是自從他小時候開始學習鑄造之後便再也沒有過的感覺。

    家人可以平安和樂的團聚,就是一種感動,他完全沒有想到這樣的感動會是她帶給他的。

    默默的在自己的空位坐下後,這場久違了的團圓膳就默默的開動了,只不過或許是大家太久沒有聚了,竟沒有人開口說話,只是默默的夾著飯菜吃著,連方才一直喋喋不休的慕容秋也沉默了下來,吃東西都不敢大口吃,別扭得很。

    衣晚香要的並不是這樣令人窒息的晚膳時間,她也知道這家人太久沒有親近,需要一點時間磨合,不過她不認為這群男人有這麼好的耐性,會天天來吃這種不舒服的晚膳,所以她今晚就必須突破這個困境。

    她相準了慕容秋最愛吃的鴨腿,夾了一只到自己碗里。

    一只鴨也才兩只腿,是慕容秋最愛吃的,何況這道菜不是天天都有,鴨肉在這余元縣里也算是昂貴的肉品,所以慕容秋一看她夾走了一只,也不再客氣,趕快伸出筷子想把剩下那只鴨腿夾走。

    想不到衣香的動作更快,她又飛快地搶了第二只腿,果然慕容秋就抗議了,直接用筷子壓住她的筷身。

    「你一個人是想吃幾只鴨腿?」

    「怎麼?家規有規定一個人不許吃兩只鴨腿?」她故作不解。

    「可是……可是每次有這道菜,廚娘都會把鴨腿給我的!」慕容秋不悅地提出反駁。

    衣晚香恍然大悟似地點點頭。「所以說,每次的鴨腿都是你吃的,別人吃不到?」

    慕容秋臉色一僵,他覺得自己中衣晚香的計了,索性耍賴道︰「我分一只給你了,另一只怎麼都該是我的……」

    衣晚香可不是省油的燈,她忽然突襲般地向他道︰「喂,你的劍花究竟挽成功了沒?」

    慕容秋大驚失色,當下都忘了和她搶鴨腿,縮回自己的手,氣急敗壞地道︰「你、你怎麼說出來了?」

    「學劍又不是什麼壞事,干麼怕人家知道?」她說得雲淡風輕,也沒有刻意提到他曾經出糗,算是給他留了點面子,「爹教了你那麼久,你總該會一點東西了吧?」

    慕容汐听得眉頭一挑,這倒是新奇了,目光望向了慕容盛。「爹教慕容秋學劍?」

    慕容盛看了衣晚香一眼,口中卻淡淡回答。「其實他是可造之材,現在開始還不晚。」

    就這麼一眼,慕容汐馬上聯想到這一定又和衣晚香有關。她究竟要給他多少驚喜才夠?

    就算對她再怎麼有成見,在這樣的付出之下,他幾乎都要棄械投降地相信她對慕容山莊是百分之百的誠心了。

    而慕容秋也想不到自己居然被父親稱贊了,不由變得飄飄然,得意地朝著衣晚香抬抬下巴。「听到沒有?我可是可造之材!一朵劍花算什麼,以後我隨隨便便都能耍出一套劍法,嚇都嚇死你。」

    「喔,那真是恭喜你了。」衣晚香笑道,轉眼就把鴨腿夾了起來。

    「那是我的……」慕容秋這才反應過來,大叫一聲想伸筷去搶,可惜為時已晚。

    衣晚香的筷子轉了個彎,居然把鴨腿放到慕容汐的碗中。「給你哥吃,你有意見嗎?」

    「那明明應該是我的……」慕容秋兀自不甘心,但他又不敢從慕容汐碗中搶回來,只能巴巴地看著他。

    慕容汐突然覺得有點荒謬,有多少年他沒和弟弟搶食物了?至少從懂事起他就再沒有這個印象了,于是他慢條斯理地夾起了鴨腿,舉高到慕容秋眼前。「既然是你喜歡的……」

    還是哥哥好啊!慕容秋眼楮一亮,喜悅溢于言表,碗都舉起來,伸長了手想去接,想不到下一個眨眼,慕容汐竟在鴨腿上咬了一口。

    「……那我就不客氣了。」

    慕容秋拿碗的手僵在空中,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他傻眼地望著慕容汐。什麼時候他嚴厲正經的哥哥,也會跟著一個女人一起欺負他了?

    餐桌上的氣氛當下變得有點微妙,一個一向正經八百、各行其事的家庭,難得的發生了這樣稱得上荒腔走板的事,居然大伙兒都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了。

    衣晚香首先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而她這個笑聲像是點燃了什麼,慕容汐居然跟著笑了起來,慕容盛也忍不住露出微笑。

    至于那被大伙兒當成笑柄的慕容秋,沒好氣地搔了搔頭,最後自己也笑了出來。

    連一直可憐兮兮縮在那里不敢發出聲音的慕容寧寧,圓圓的眼兒都成了彎月,難得的在她臉上看到笑意。

    晚膳原本尷尬的氣氛當下變得歡樂,慕容秋也不堅持要吃他的鴨腿了,他鎖定衣晚香愛吃的肉丸猛搶,想不到慕容盛也是喜歡吃肉丸的,他再次踢到了鐵板。

    慕容汐則像在逗著慕容寧寧般,面不改色地把她的炸湯圓都快吃完了,慕容寧寧急得都快哭出來,卻又不敢表達,直到衣晚香出手替她搶了幾顆,才看到小女孩破涕為笑,終于真正的露出笑容。

    慕容汐不著痕跡地看了衣晚香一眼,這次他的目光難得地帶了些許溫柔,些許感謝,因為她為他帶來了這一份家庭的溫馨,是他想都想不到的。

    而慕容家的其他人也似是貪戀這樣的氣氛,在晚膳用完後,他們又讓下人泡了一壺茶來,甚至叫來春花、奉朝剛和李伯一起入座,大伙兒你一言我一語的聊著家常,就和普通的人家一樣,這可是一向人心渙散的慕容山莊難得一見的同心凝聚。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