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喬寧 > P.S.我愛你 > 第十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P.S.我愛你 第十七章

作者︰喬寧

    「珍蓁,你跟大老板吵架了?」小芮惶恐地扯了扯她的手。

    沉珍蓁強迫自己恢復冷靜,淡淡地說︰「我們沒吵架,只是冷戰。」

    「大老板跟剛才那個名媛真的結過婚啊?」小芮忍不住桿卦一下。

    「這我不清楚,她說有那就是有吧。」沉珍蓁的語氣驟冷。

    「珍蓁……你跟大老板……」

    「我不想再談論跟齊以諾有關的話題。」

    瞥見沉珍蓁神情僵硬,小芮總算後知後覺發現這不是問話的好時機。

    「珍蓁,剛才剪彩時,麗莎說了,班森會在下半年度加入我們團隊,這件事你知道嗎?」

    為免再次惹怒沉珍蓁,小芮思緒靈活地轉移話題。

    沉珍蓁一臉愕然,反問︰「麗莎真的這麼說?」

    「對呀,是當著媒體記者的面公布的。」小芮再三肯定的點著頭。

    「我身為副總監,我居然不知道這件事。」沉珍蓁面色一沉,冷冷說道。

    「班森沒跟你提過嗎?」小芮尷尬地問。

    沉珍蓁沉默片刻,隨即轉開身走向電梯,小芮立馬追上,緊張兮兮地想著自己是不是又說錯話。

    「珍蓁——」

    小芮正欲追進電梯的前一刻,電梯門卻毫不留情的迅速合上,幸虧她腳下及時煞車,否則就要迎面撞上。

    「完了……珍蓁真的很火大耶……」熟知沉珍蓁脾氣的小芮,見此狀,不禁擔憂起來。

    小芮碎碎念的轉過身,卻又險些撞上身後的阿肯與阿威。

    「哇!你們干嘛站在這兒偷听?」小芮直拍胸口。

    「珍蓁跟大老板在一起了?」阿威率先沉不住氣的追問。

    「這我怎麼知道!你自己去問珍蓁。」小芮翻白眼。

    「小芮,你跟珍蓁這麼好,你去套套話吧?」阿肯鼓吹著。

    看著這兩個明明暗戀沉珍蓁,卻又很孬的不敢有任何表示,甚至只能當沉珍蓁的左右手,並為此而感到滿足的家伙,小芮只覺得這兩人真是無可救藥了。

    「你們這麼喜歡珍蓁,為什麼不主動去爭取?明知道大老板也在追求珍蓁,你們卻悶不吭聲的,也難怪珍蓁會選擇大老板啊。」

    「大老板有錢有勢,誰都會喜歡他吧。」阿肯不是滋味的咕噥著。

    「喂,你那是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珍蓁是看上大老板的身分地位,才會選擇大老板?」阿威不悅地糾正阿肯。

    「我不是那個意思——」

    「如果我在乎的是錢,我自己也能賺,用不看別人給我錢。」

    冷然且清脆的嬌嗓一出,聚在電梯前方爭論不休的三人俱是大楞。

    三人撇首望去,這才驚覺沉珍蓁正從電梯里走出來,麗顏冷若冰霜,顯然已听見他們方才的談話。

    阿肯心下一驚,連忙追上前解釋︰「珍蓁,我剛才說的話……」

    沉珍蓁淡淡打斷阿肯︰「齊以諾這麼有錢,你們會這麼想也無可厚非。」

    阿肯臉色登時又青又紅,正欲再開口解釋,那道挺直的縴細人影,已昂首闊步消失在他們視線之外。

    「我完了……」阿肯哭喪著臉,雙手緊緊抱頭,一副天準備塌下來的模樣。

    「不會說話就不要亂說話,懂嗎?」阿威拍拍他的肩膀,對情敵向來不手軟。

    「你們兩個半斤八兩好嗎……」小芮嗤笑。

    蔥白的縴指間夾著一根薄荷長煙,煙露冉冉上升,模糊了那張沉思中的嬌顏。

    沉珍蓁坐在特制加寬的窗台上,看著下方的車水馬龍,以及遠處高樓大廈的光害,心情極度惡。

    「沉珍蓁,再讓我看到你抽煙,我就打斷你的手!」

    耳畔忽又響起母親嚴厲的警告,沉珍蓁一怔,撈起一旁的水晶煙灰缸,將手里只抽了幾口的煙捻熄。

    一陣思索後,她拿起手機,撥打出越洋電話。

    「珍蓁,你怎麼有空打給我?」電話接通,彼端傳來班森輕快的聲嗓。

    這半年來,破冰的兄妹倆經常透過通訊軟體聊天,班森也清楚沉珍蓁身為設計中心的副總監身負許多責任,時常忙起來便是天昏地暗,沒覺可睡。

    「哥,你什麼時候決定回台灣的?」沉珍蓁略過寒,直接干脆地問。

    「我正要跟你說這件事。」班森笑說。「等我手邊的案子結束後,我準備回台灣加入你的行列,到時你這個副總監可要多關照我一點。」

    見班森亳不掩藏,語氣亦無異狀,沉珍蓁懸了一整晚的心,總算能稍稍卸下。

    「是齊以諾去說服你的嗎?」盡管如此,她仍是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遠在加州的班森,神情一頓,卻努力不在語氣上表現出來。

    「其實齊以諾很早就向我提過這件事,但是那時我還沒有意願。一直到近年來,我覺得應該把我的技術以及在好萊塢的經驗帶回亞洲,培植亞洲的電影美術人才,所以才做了這個決定。」

    這話听來合情合理,毫無破綻,況且,班森心底確實是這麼想的。

    只是他本想再緩個幾年,畢竟他與好萊塢仍有數個專案在談,但為了履行對齊以諾的承諾,他決定提前回到台灣,幫著威映一起栽培亞洲人才。

    「……哥,你應該不是為了我才決定加入威映的吧?」

    「我必須承認,接受威映的招攬,多少是有考慮到你。」

    班森清楚她的性情,他若是矢口否認,只會招來她更多的懷疑,倒不如直接承認,妥善解釋方能降低她的疑心。

    只要別讓珍蓁知道,當初齊以諾是與自己打賭,方會與她接觸,一切都會相安無事的。班森在心底暗暗忖道。

    「珍蓁,我們分開太久了,過去的時間,我們兄妹被迫分離兩地,如今有這個機會可以彌補失去的時間,我們還能一起工作,一起切磋,這樣不是很好嗎?」

    沉珍蓁當然明白,自從兩人破冰之後,班森越發努力修補兄妹關系。

    如今威映創造了一個絕佳的環境,並且極有企圖心打造東方好萊塢,而她也在,班森自然會考慮回台灣。

    是她多心了……她差一點就懷疑起齊以諾與班森。

    不是多心,是她太天真了,班森再怎麼樣,都不可能單單因為她,就下這麼大的賭注;畢竟如今的他,早是名揚國際的大人物,年紀輕輕便受到好萊塢肯定,他沒必要為了她放棄在好萊塢的大好機會。

    「爸知道這件事嗎?」驀地,沉珍蓁問起了不常提及的父親。

    「他知道。」班森的語氣听來透著幾許無奈。

    「很生氣吧?」沉珍蓁了然反問。

    「爸的牌氣比媽好,能讓他生氣的事情不多,頂多就是跟我冷戰而已。」

    「但是媽一定會很高興。」

    班森頓了下,小心翼翼地問︰「你跟媽和好了嗎?」

    「沒什麼和不和好的。」沉珍蓁用著輕描淡寫的語氣掩飾自己。「對媽來說,我就是個不合格的孩子,永遠達不到她的標準。」

    「我前幾天跟媽通過電話,她說已經很久沒見到你,她連你搬去台中的事情都不清楚。」

    「我有自己的生活,她也有,我們互不干涉,這樣日子才過得比較快樂。」

    沉珍蓁已經厭倦母親對她永無止境的挑剔,過去她還會透過各種叛逆之舉,引起母親的關注,但現在她累了,明白不論她怎麼做,母親永遠不會認可她,亦明白那些故意唱反調的舉動,只是一種發泄式的自虐行為。

    她痛恨母親對自己的漠視,這些年來卻也沒讓母親好過,用盡各種母親最厭惡的方式,挑釁與刺激母親的底線,讓她對這個女兒越發深惡痛絕。

    夠了。

    這樣互相折磨的事情,已經做了太多,她想,母親應當也該對她徹底死了心。

    相見,不如懷念。沒想到,這句話竟然會套用在她們母女倆身上。

    「珍蓁,其實媽對你……」

    「哥,我得掛電話了,越洋電話有多貴,你應該比我清楚。」

    不給班森繼續往下說的機會,沉珍蓁兀自切斷通訊。

    放下手機時,她的目光瞥及一旁的煙包,正掙扎著該不該探手,門鈴聲驟然大響。

    沉珍蓁沒多想,起身迎門。可當她解開電子密碼鎖時,方想起這里是市中心豪宅,造訪者一律會被警衛室擋下,並且知會過住戶方能放行。

    能夠直闖這里的,就只有一個人,那就是為她安排這間豪宅的住戶。

    齊以諾。

    大門開啟,高大俊美的人影沉穩地佇立于門外,平靜的面容之下,掩藏著一股暗潮洶涌。

    兩人沉默的對望片刻,直至沉珍蓁作勢欲將門合上,齊以諾終于悠悠啟嗓。

    「我能進去嗎?」

    好卑鄙!他故意用著請求的語氣,仿佛是來求和一般,讓她無法狠下心拒絕。

    沉珍蓁抿咬住下唇,目光透著一絲暗惱,幾度猶豫後,終于讓步。

    往後退了幾步,隨後旋過身,兀自往里走。

    齊以諾望著大敞的門,以及直往里面走的縴細人影,他微微一笑,登堂入室。

    將門鎖重新設定好,齊以諾穿上屋里僅有的雙男用室內拖鞋,循至窗台前。

    沉珍蓁縮起雙腳,環抱住自己,別過細白的頸,側著臉眺望窗下世界。

    齊以諾只是佇立在旁,靜靜端詳她好半晌,而後脫去了西裝,扯下了領帶。

    察覺他這番舉動,沉珍蓁這才正眼瞧他,並緊蹙秀眉地問︰「你做什麼?」

    齊以諾將西裝扔上一側的法式躺椅,單手撐在她身後窗台牆面上,彎下高大身軀,吻住了她。

    「齊以諾!」

    被狠狠吻了一陣後,沉珍蓁使勁推開那個男人,氣恨地瞪住他。

    搞什麼?他們不是在冷戰嗎?

    怎料,齊以諾未曾開口,眸光深沉地緊盯她,並用雙手捧起她氣惱的麗顏。

    凶猛地吻住了她。

    緊緊攏握的粉拳,抵住了他鼓噪的胸口,本該一把推開這具滾燙的身軀,幾番掙扎過後,終究擇抱住這頭獸。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