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莫顏 > 娘子招人愛 > 第二十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娘子招人愛 第二十六章

作者︰莫顏

    【第十五章】

    在褚恆之那兒窩了十日後,關雲希終是回到關府了。

    錦香瞧見她時,高興得不得了,但一見到她的傷,眼淚立即就掉了下來。

    「哭什麼,你家小姐好得很,死不了。」

    關雲希對這丫頭一受驚就掉淚的習慣已經見怪不怪了,她才想哭呢!受這個傷實在冤枉。

    錦香大概是被她家小姐嚇太多次,受不了了,負氣道︰「小姐還是快嫁給姑爺吧!有姑爺盯著,小姐才不會有事,不然奴婢這條命,遲早被小姐給嚇沒了。」

    一提到褚恆之,任關雲希臉皮再厚,卻也破天荒地臊紅了。

    這幾日,他對她的照顧無微不至,不僅照到她的傷勢,連其他不該照顧到的,他也都滴水不漏地「照顧」了。

    明明留她在府是為了養傷,可是到頭來,她覺得褚恆之根本是養她來「吃」的吧!

    她受傷趴在床上,卻成了可以任他宰割的羔羊,他抹藥就算了,抹著、抹著,那手就不規矩了。

    她敢肯定,褚恆之絕對是積怨已久,公報私仇。

    如此來來回回,她的傷是好了大半,但身子卻也累得很。

    「小姐,您的臉怎麼那麼紅啊?」

    關雲希嘆了口氣。「當然紅了,我這是上火了,怎麼不紅。」

    她非常肯定,她的男人學壞了,但絕對不是她教壞的。

    回到關府後,關雲希乖乖待在房里休養,看起來十分安分。

    躲在暗處的暗衛,奉恆之的命令暗中護著她,從白日守到晚上,沒見到關姑娘出來,正想去探一探,忽聞錦香的聲音。

    「小姐說想喝湯,你去廚房告訴廚娘,把炖好的雞湯熱一熱端過來。」

    婆子應了一聲,匆匆去了。

    暗衛听到這里便放心了,又繼續躲在暗處,靜靜守著。

    他心想,大公子多慮了,關姑娘的傷才好了一半,回來後又犯困,大部分時間都在屋里,哪有可能跑出去?何況天冷,眼看又要雪了,這一晚是不可能亂跑的。

    雖然暗衛心里這麼想,但大公子嚴令必須寸步不離地守著,他只得繼續盯著。

    到了隔日,暗衛听到聲音,瞥去一眼,見是錦香出來倒水,心想是關姑娘醒了在梳洗,不疑有他,繼續打坐養神。之後早膳和晚膳都有人送來,看似一切正常,但暗衛心里卻覺有些奇怪。

    從昨日到現在,那關姑娘都躲在屋里沒出來,他一個外男只敢守在院子里,不敢進屋去探,免得觸了大公子的逆鱗,但一直未見那關姑娘的身影,越想越不對勁。

    為此,他想到了一個辦法,他拿起小石子,運力打出,掛在窗外的燈罩被打落,掉在窗台上,發出劇烈的響聲。

    不一會兒,錦香匆匆提裙奔來,見到窗台上掉落的燈罩,急忙命小廝來收拾,卻不見屋里有任何詢問或動靜。

    暗衛越想越不對勁,又抓了只貓兒和老鼠,悄悄來到窗邊,趁人不注意,把老鼠和貓兒都丟進屋里。

    不一會兒,屋里傳來重物撞倒之聲,只听得錦香的尖叫,再無其他人的聲音。

    錦香被屋里的老鼠和貓兒給嚇得跑出屋外,她正想喊人來,卻又趕忙捂住嘴,面露猶豫和掙扎,最後竟是悶不吭聲,只能任那貓兒追老鼠,鬧得屋中不寧靜,卻不肯叫人來。

    暗衛臉色劇變,暗叫不好,立即現身,抓住錦香,劈頭質問。「你家姑娘呢?」

    錦香乍見突然出現的黑衣人,先是嚇呆了,接著尖聲大喊。

    「出來啦——」她一邊喊,一邊從袖子里掏出辣椒水。

    暗衛沒料到這招,被她噴了一臉辣椒水,疼得倒抽口氣,錦香趁此拿起藏在院子里的木棒就往他身上打,一邊打,嘴里還一邊怒道︰「小姐說得沒錯,我家小姐早躲到別處去了,你休想傷她!」

    暗衛被辣椒水刺激得睜不開眼,只能一路被錦香追著打,最後趕忙施展輕功逃跑,還不小心跌了一跤,差點又從屋瓦上滾下來。

    他逃得狼狽,雙眼疼得掉淚,腳下卻不敢耽擱,只想著趕緊回去報告大公子,不免心中叫苦。完了,人真的不見了,而且何時不見的都不知道,他明知回去肯定會被大公子扒一層皮,但也不敢不回去請罪。

    原來,關雲希一回關府沒多久就使了計,悄悄離開了。

    她知道恆之不放心,肯定派了人暗中守著她,所以她若要離開,必須有人幫忙,而最適當的人選,當然還是她的笨丫鬟錦香。

    她告訴錦香,她身上的傷是一個賊的杰作,這個賊肯定還會再來,而錦香一听,立刻表忠心。

    為了救小姐,她願意拼死豁出一條命。

    于是關雲希告訴錦香,這件事不能讓老爺和夫人知曉,免得他們擔或心怪罪,她受的傷就不好隱瞞了,同時也為了避免打草驚蛇;況且這事傳出去有礙她的閨譽,所以越少人知道越好,最好私下處理,于是就有了這出辣椒水當暗器的戲碼。

    她告訴錦香要表現得一切正常,湯藥和三餐照送,才不會讓人懷疑,她則打扮成婆子的樣子假裝干活,借機神不知、鬼不覺地偷溜出去。

    當暗衛急著回去稟報褚恆之時,關雲希已經出了城,前往巫江寨。

    她進入巫江寨,被人領到山寨內,見到此時已經成為大當家的石陌塵。

    石陌塵看到她,似乎早料到她會來一般,只瞟了她一眼,便命令其他人。「都退下。」

    手下們得了大當家的命令,退出廳堂。

    關雲希這次回來,便發現了其中的改變。

    她一進寨,沒瞧見瘦猴和胖虎,就連柴狼和熊海也沒見到,而石陌塵身邊這些手下卻都是新面孔。

    她一直在處面暗中調查,並將有用的消息秘密送回山寨,為的便是里應外合,讓石陌塵和幾名寨中大老好好相商,找個時機脫離山匪的身分。

    況且恆之告訴她,錦衣衛已經插手這件事,更讓她覺得不能再耽擱下去。

    錦衣衛可不比官兵,他們是皇帝的劊子手,連申冤的機會都不會給,尤其領頭的還是那位陰辣狠毒的冉疆,她就更必須加快步來警告石陌塵。

    可她卻沒想到,石陌塵會夜闖褚府去劫蘇琉璃。

    她今日來,便是要問清此事,可往昔與她交好的那些弟兄,一個個都沒見到,而此時再見到石陌塵,她發現他身上的戾氣比往昔都重,他的眼神更是冷漠得讓人覺得陌生。

    「熊海和柴狼呢?」關雲希問。

    石陌塵看著她,沒有回答,卻是慵懶地高坐在虎皮椅上,渾身散發著山匪頭子的危險氣勢,淡淡地反問。

    「只有你一個人來?那個姓褚的呢?是不是不戴著面具,就不敢來見人了?」

    他知道褚恆之的身分了——雲希心中訝異,但面上卻不驚不怵。

    她早知道石陌塵的能力不在她之下,只不過他願意屈居當二當家,而且不管她說什麼,他從來不違逆她,甚至處處幫著她。

    對她而言,他是生死之交,亦如親兄弟般重要,但現在眼前的男人,卻讓她感到陌生。

    是什麼改變了那個總是含笑望著她、目光溫和、性情內斂的二當家?讓他變得如此陰郁狠戾?

    「我今日來,正是要告訴你這件事。恆之是刑部尚書大人的公子,他對咱們寨中弟兄並無惡意,相反的,他正極力幫助咱們歸順朝廷。」

    她瞧見石陌塵嘴角的冷嘲,又想到上一回的教訓,繼續強調。「他雖是官宦子弟,但你放心,他很可靠,我願意用性命擔保。」

    石陌塵臉上沒有欣喜,亦無意外,一如先前般冷淡漠然,好似她說的話只是一件不足為道的小事。

    「用性命擔保?這倒是合我的意,我本想抓他表妹來要挾他,現在有他的未婚妻在手,那也是一樣的。」

    關雲希心中一驚,適才退出的手下們出現在四周將她包圍,堵住她所有可能的退路。

    她皺眉,冷盯著他。「這是做什麼?」

    「巫江寨的弟兄不打算歸順朝廷,不過現在扯上錦衣衛,這事就不好辦了,如今只有用你來當人質,好逼迫褚恆之來幫我對付錦衣衛,相信以他的能力,必能說服冉疆。」

    關雲希終于變了臉色,她昔日的好兄弟、好伙伴,她最倚仗的二當家,竟是背叛她的人!

    「是你?」她難以置信,吶吶地道︰「原來是你……我就覺得奇怪,明明說了,一切都布置妥當,官府卻臨時變卦,原來是你從中破壞……」

    她臉色蒼白,心頭好似被人重重插了一刀,讓她有些天旋地轉。

    「為什麼……葉楓這麼相信你,你卻背叛了她……」

    石陌塵變了臉色,只因她在此時此刻,忽然提到那個女人的名字,如同將長膿的傷口再度裂開,讓他記起一切痛苦的根源。鮮血染上他的手,蒙蔽他的心,讓他墜入黑暗深淵,再也回不了頭。

    「她是我的女人,你不配喊她的名字。」他聲冷如冰,陰沉地警告。

    關雲希驚愕地望著他,那陰冷的神情充滿執念,而她卻直到此刻才看清他的真面目。我的女人?原來,他一直是這麼看待她的。

    「抓住她!」

    命令一下,周遭的手下大刀齊舉,朝關雲希一塊兒涌上。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