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夏晴風 > 明天還來點餐嗎? > 第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明天還來點餐嗎? 第八章

作者︰夏晴風

    「你男朋友今天沒陪你回來?」閻王晏又問。

    「男朋友?什麼男朋友?」邵一棻錯愕。

    「每天都會到甜點店,等你關門、陪你回去的那個帥哥啊!又高又帥,酷酷的,不太理人的樣子,給人的感覺很冷漠,不過看起來對你很好。我常在甜點店打烊時間看你們一起離開。你們現在同居嗎?」閻王晏好奇地問。

    「我們不是男女朋友,只是從小一起長大。他就像哥哥一樣,因為我們一起遇到魔物,被魔物攻擊……然後又遇到引渡的神仙讓我們復活,神仙給了我們驅魔的技能,不過有點不好用。

    「我們的技能就像你講的,水平平平,可是只要我們兩個在一起,攻擊力就會變強,所以我搬過來他這里暫時住在一起,神仙說我們兩個一起修練會比較好。」

    閻王晏恍然大悟似的點了點頭,問︰「那你們平常怎麼修煉?」

    「因為神仙只說技能是靠意志力,還有兩個人一起修練比較好,我們最近晚上會一起靜坐,希望意志力能變得更強。」邵一棻詳盡解釋。

    「閻王先生,我有件事想請教……」邵一棻覺得這姓實在是太威了,跟他除魔能力一樣威。

    「別這麼見外,你可是我教會同工們最喜歡的甜點師,你可以叫我阿晏。」

    「阿晏……」邵一棻開口喊,覺得有些尷尬,不過她想一回生二回熟,以後如果有機會踫面,應該會越喊越熟。

    邵一棻沒想到的是,以後他們踫面頻率會高到離譜的程度。

    「你怎麼會知道,我是死而復生的人?」她求知欲很濃的發問。

    「死而復生的人身上會有一種……該怎麼說呢?基督徒的話,會說是種接近過天堂的淡香,佛、道教徒大概就會說是鍍了層神仙的香氣,總之,你跟你男朋友身上有那種淡淡的香。尋常人聞不到,但我跟魔物聞得出來……」

    「孟辰陽不是我男朋友。」邵一棻打斷他。

    「喔……孟辰陽啊!難怪我看你男朋友有點眼熟,電視上的他沒有本人好看,本人真的好看多了。他就是那個很有名、絕對不接醫療訴訟的大律師吧?你知道你男朋友很有名嗎?我看過他的人物專訪,滿欣賞他的……」閻王晏自顧自的說著。

    邵一棻重重的嘆了口氣,第三次說︰「他真的、真的不是我男朋友。」

    閻王晏偏了偏頭,模樣狀似極為苦惱,有些猶豫地說︰「不是男朋友?那你平常怎麼稱呼孟辰陽?老公?寶貝?親愛的?是嗎?但你平常用的稱呼,總不能要別人也跟隨你用一樣的稱呼,這樣很怪啊。」

    邵一棻再次重重的嘆口氣,這位閻王先生……腦回路跟正常人不太一樣啊,一如他的強大能力,也跟正常人不一樣。

    「他不是我男朋友!不是我老公!不是我寶貝!不是我親愛的!我們不是那種關系。」她努力解釋。

    「那你們是什麼關系?只**卻不能說的關系?」闇王晏直接問,他揚眉想,現在的年輕人實在是……很不一樣了啊!至少跟觀念相對迂腐的他來比是太、太、太不一樣了,他到現在長那麼大還守身如玉呢。

    「都不是!我跟孟辰陽完全沒有男女之間的關系,我們沒**,不是男女朋友、不是夫妻……我們真的只是朋友,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他是我鄰居,我是他鄰居,就這樣,很簡單,沒別的了。」她很慎重、很仔細地解釋。

    「喔……」閻王晏敷衍的應了句,一副不相信她的語氣。

    這時邵一棻的手機響了,她慌忙掏出了手機,是孟辰陽。

    她按下接听,手機那頭傳來孟辰陽急切的聲音。

    「你到家了嗎?不是說好,到家會給我電話?」他劈頭就是質問。

    「我還沒到家啊。嚴格說來,我在你家門外的樓梯間。」

    「怎麼了?」

    「我剛遇到一只魔物。」她說。

    「在我家?」孟辰陽有些不敢相信,他以為那些魔物只會在街上游蕩。

    「不算在你家,我是在你家電梯口出來沒多久遇到的……」

    「你沒事吧?」他很擔心,恨不得能馬上在她身邊。

    「沒事。我遇到一個人……很厲害耶,他是教會牧師喔。」

    「他在你旁邊?」

    「是啊!他還在我旁邊,他跟你住同一棟樓……」邵一棻說。

    「我住樓上。」閻王晏插了話。

    「他說他住你樓上,剛才說的……」

    「你趕快回去,不要隨便跟陌生男人說話!」孟辰陽在電話這頭听見年輕男子的聲音,有些氣急敗壞。

    「他不算什麼陌生男人,他剛才救了我。」邵一棻不滿。

    「無論如何,你趕快回家!我這里收拾一下,等會兒就回去。」

    「好啦,知道了。」

    她結束通話,將手機收進口袋,閻王晏擺出一副……別再說你們不是男女關系的表情。

    邵一棻有氣無力,做最後一回解釋。

    「我跟孟辰陽真的只是朋友。」

    「隨你怎麼說。一年後,你應該就不會這麼認為了。說不定不需要一年。好啦,既然你沒事了,我還有事要忙,你趕緊回去吧。

    「家是每個人最終、最堅固的堡壘,只要心無邪念,魔物或邪祟之物無法隨意進出。我忙完大概十一點左右,方便的話我去找你們一趟。如果不方便也沒關系,總有機會再遇到。

    「這是我的名片,跟你男朋友商量一下,如果不想我打擾你們,撥打名片上的手機號碼,我就知道了。如果你沒打電話給我,我大概十一點二十左右拜訪你們。」

    邵一棻接下名片,點了點頭轉身回去了。她听見閻王晏的口哨音在樓梯間輕輕響起,然後漸漸地不見了。

    孟辰陽將辦公桌稍微收拾一番,他辦公室門是敞開的,林助理這時來到門口,敲了敲玻璃門。他抬頭掃了一眼,問︰「什麼事嗎?」

    林助理神情有些遲疑,期期艾艾說︰「張律師剛下班沒多久,他打電話給我說辦公大樓外面有很多記者。」

    這兩天發生一樁女童被虐案,一家小型綜合醫院拒收傷重女童,導致女童搶救不及而死亡,新聞炒作很大。

    女童的父母在鏡頭前聲淚下,喊著要為女童討回公道。

    今天黃姓女童父母來事務所希望孟律師接下委托,但孟辰陽拒絕接受委托。

    消息大概已經傳開,記者才會在辦公大樓外面等孟律師。

    孟辰陽手邊收拾的動作稍微停頓下來,然後對林助理說︰「我知道了。」心里暗罵,在他趕著要回去的時候,那群嗜血記者偏挑這時間來亂。

    「要不,孟律師晚點回去?記者等久了,說不定沒等到人就會離開。」林助理提議。

    孟辰陽否決林助理的提議,說︰「我有急事得趕緊回家一趟,沒時間跟他們耗。你要是沒什麼事,也早點下班回家。」

    「好。」林助理說,轉身回辦公桌整理東西,準備下班了。

    孟辰陽三兩下收拾妥所有東西,拿了鑰匙與外套,風也似地離開辦公室,臨走前跟尚在收拾東西的林助理招呼了一聲。

    「我先下班了,你等會兒回去,路上小心。」因為三番兩次遇到魔物,孟辰陽忍不住叮嚀。

    跟在孟辰陽身邊工作兩年多的林助理,頭一次被這樣叮嚀,倒是愣了一下,才回,

    「謝謝。孟律師明天見。」

    「明天見。」孟辰陽有幾分尷尬,回道。他不習慣以溫情待人,只是接二連三的怪事讓他有了一點改變。

    走出辦公大樓,一群記者蜂擁而上,拿著麥克風將他層層包圍。

    他的委托人不少是知名人士,孟辰陽對這陣仗早已是見怪不怪了。

    「孟律師,听說你拒絕接下黃小妹妹的委托案,是真的嗎?」一名女記者問。

    孟辰陽冷著一張臉,面對不斷擠過來的麥克風與閃爍不停的閃光燈,略顯不耐。

    「黃小妹妹確實是因為楊綜合醫院急診醫師處置不當而死亡,孟律師為何不願意替小妹妹討公道?」一名記者提問。

    「急診醫師處置不當?請問醫師如何處置不當?他的哪一個醫療步驟錯誤?記者先生,能不能請先仔細說給我听听看?」孟辰陽義正詞嚴地反詰發問記者,聲音隱約有怒火燃燒。

    這時更多閃光燈閃起,按快門的聲音更是 嚓、 嚓地響,攝影師鏡頭也將他拉得更近,焦點集中在他那一張微微含怒,卻又充滿說服力的好看臉龐上。

    他眉峰似刀,目光銳利如劍,彷佛隨時都能給敵人致命一擊,被反問的記者一時也成了焦點。媒體鏡頭往記者的臉上帶了一會兒,又轉回孟辰陽身上,記者聲音揚起。

    「楊綜合醫院急診醫師拒絕接收傷重的黃小妹妹,導致黃小妹妹必須轉到距離更遠的大型醫院,一來一往的時間差導致黃小妹妹死亡,難道不是急診醫師處置不當、見死不救嗎?」

    「你認真做過功課嗎?你知道黃小妹妹傷重的程度嗎?你知道楊綜合醫院醫療設備等級到哪里嗎?如果你沒做功課,就隨意幫急診醫師扣上處置不當、見死不救的罪名,那是不負責任的說法。」

    孟大律師在鏡頭面前毫不畏懼展露他咄咄逼人的律師本色,接連將問題拋回給記者,媒體鏡頭又往被拋問的記者身上帶了一會兒,立刻回到孟辰陽這頭。

    孟辰陽見記者答不出話來,冷冷淺笑,那一笑再次引發一連串閃光燈,也被攝影記者牢牢捕捉住,孟辰陽從容不迫說︰「楊綜合醫院只是小型地方綜合醫院,急診只能處理一般輕微的皮肉創傷,黃小妹妹斷了八根肋骨、頭顱破裂出血、左右手腳全骨折,楊綜合醫院沒有大醫院才有的計算機斷層、更沒有血庫,手術室等級也僅能處理簡單外科小手術。

    「在這情況下,急診醫師的處理沒有錯,他若接下黃小妹妹才是見死不救。更何況,大家該追究的是楊綜合醫院急診醫嗎?真正該追究的是黃小妹妹的親生父母吧?是他們不負責任生下黃小妹妹,又將黃小妹妹托給生母前男友,讓黃小妹妹有機會被毫無血緣關系的人虐待致死。

    「現在黃小妹妹過世了,不負責任的生母生父竟然拿得出錢來委托我,想提告楊綜合醫院急診醫師處置不當造成他們『深愛的』親生女兒死亡。

    「我倒是想問問,一個對外宣稱打零工維生,養不起親生女兒而將女兒丟給生母,生母又因吸毒入獄再將女兒丟給同居男友,一個吸毒犯母親、一個打零工維生的父親,現在卻拿得出一筆錢找上我想為他們失去的女兒討公道,合理嗎?

    「我的律師費不便宜,一場官司打下來夠他們負責任的養活黃小妹妹三、四年了。你們這些記者不打算去好好了解黃小妹妹的父母嗎?他們才是最該負責任的人!」

    語畢,孟辰陽的聲音到最後已經冷得像極地寒冰了。「不好意思,我趕時間,請讓一讓。」

    現場記者被凍得一時啞口無語,大家心里想的都是同一個念頭……果然是律師!孟辰陽往前,包圍著他的記者往後退,麥克風雖是追著他,卻沒有人發問。

    孟辰陽走了幾公尺,突然一個女記者提問︰「孟律師不接醫療訴訟,是因為您的父親嗎?」

    他臉色轉眼難看幾分,停下腳側頭往發問的方向看去,一個長鬈發的年輕女記者,臉上流露出勝券在握的笑容,挑釁地盯著孟辰陽。

    他眉,本在思索要不要回答,但下一瞬看見的景象讓他異常驚愕。

    年輕女記者身旁突然冒出一個咖啡色魔物,有人的臉,但全身異常光滑,泛著泥土色的光……

    它不懷好意朝孟辰陽笑,孟辰陽愕然看著,而周遭沒有人看得見魔物。

    他望向魔物,眼睜睜看著咖啡色魔物一寸一寸沒入女記者身體,與女記者融為一體後,女記者頭頂上開始冒出與魔物相同的泥土色光,很微弱的光。

    接著女記者又問︰「孟律師的父親是孟懷青醫師吧?十六年前遭病患家屬提告,指孟醫師醫療疏失導致病患死亡。六年前,高院判決孟醫師有罪定識,三個月有期徒刑,賠償六百萬,全案不得上訴。當時孟律師正在醫院實習,後來孟律師放棄醫學院,轉讀法律系。

    「孟律師是不是因為你父親的遭遇,才堅決不接任何醫療訴訟?即使明知道醫師是人,同樣會犯錯,會因為醫療措施處置不當致使死病患死亡,孟律師選擇寧願不看醫師的錯,站在醫界那邊,為他們說話……」女記者有如噬血鯊魚,聞到血腥味便步步進逼,期待一口咬住獵物不放,吞吃下肚。

    孟辰陽煩躁的看著女記者頭上那團冒不停的泥土色光,不知道是那惡心的光比較困擾他,還是女記者嘴里吐出的陳年舊事,比較讓他心煩。

    女記者的犀利提問,他完全不打算響應了。

    孟辰陽快步往人行道旁走,站在大馬路邊招下一輛出租車,坐上車子離開。

    其實他的住處離他辦公大樓,也不過是走路十分鐘就到的距離。

    孟辰陽沒料到,他這毫無辯解的一走,記者下一刻便讓他成了熱門話題新聞人物……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