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目指 > 貓女子撿到犬男子 > 第十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貓女子撿到犬男子 第十一章

作者︰金目指

    苗禰音跟阿貴就這樣牽著手漫步在充滿藝術氣息的美術館畫廊里,看上去兩人跟整個空間完美融合,愛情是最美的藝術,是這間美術館里臨時參展的作品。

    兩人開始專心在畫作上,手牽著手慢慢地瀏覽著。

    「這幅畫看起來好悲傷。」苗禰音望著畫里低頭捂著臉的女人。

    「她是感動落淚吧。」阿貴回說。

    「真的耶!這邊寫著是因為生命而感動不自覺落淚,你怎麼知道的?」苗禰音低頭看了看畫作前的說明。

    「我也說不上來,就是有這種感覺。」阿貴也不知道怎麼解釋。

    「總覺得你好像什麼都會、什麼都懂,你到底是什麼人啊?」她驚嘆地笑著說。

    「我也想知道我到底還會什麼。」阿貴也笑了。

    兩人間充滿著春天柔和的淡粉色氣息,之前的曖昧消失,但又不是濃情,就像先前辛苦蛻變掙脫著冒出土里的嫩芽,如今在微風吹拂下含苞待放。

    原本還有說有笑的阿貴忽然腳步停了下來,神情凝重地盯著眼前那幅畫,苗禰音看到他的表情不對勁,但又看不出那幅畫有什麼奇怪的,就是幅眾所皆知的名畫。

    「怎麼了嗎?」她關心地問。

    「我看過這幅畫……」阿貴語氣變得有點虛無。

    「這是名畫呀!應該每個人多多少少都看過吧?」她微笑著說。「不,不是……我想起來了!這幅畫掛在走廊底……走廊……旁邊……有扇門……」阿貴越說聲音越微弱,表情痛苦了起來。

    「你還好嗎?」苗禰音立刻上前輕撫著他的背,另一手仍緊握住他的手。

    「不行!想不起來!」阿貴壓抑著聲音有點沙啞。

    「想不起來就不要想了,深呼吸……慢慢來……」苗禰音試圖讓他冷靜下來,看他比較冷靜後,便帶他到外面紀念品店旁的長椅坐下。

    「好一點了嗎?」她仍輕撫著阿貴的背,感覺他呼吸比較平順了,輕聲地問。

    「嗯……」現在回憶起消失的記憶時,頭痛比較沒那麼劇烈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過了段時間比較能冷靜面對,還是因為苗禰音這樣在身旁安撫著的關系,阿貴很快地就能冷靜下來。

    「你坐一下等我。」苗禰音起身走進旁邊商店,拿了一瓶水到櫃台,準備結賬時,看到櫃台邊放著剛剛那幅畫的明信片,她忽然有個想法……

    「來,喝點水。」苗禰音把水瓶遞給他,看他喝了水後恢復了平靜,這才把那張明信片也遞給他。

    「這是?」阿貴接過明信片,看著那幅熟悉的畫,腦中的畫面仍是只能追溯到走廊旁邊似乎有扇門,就像當機一樣畫面定格在正前方有著畫,左右的余光只能看見疑似門的邊框,只是現在能夠平靜面對這腦內畫面了。

    「我想你對這幅畫有印象,偶爾看看也許有一天會想起來,但是千萬不要勉強,那只是一幅任誰都看過的畫,不能算是什麼線索,但我希望多少有點幫助……」苗禰音關心地說。

    「謝謝你……」阿貴感受到她真摯的關心,讓他心頭暖暖地沉靜下來,似乎有了勇氣去面對自己的過去。

    阿貴翻到明信片背面,上面有著娟秀的字體,寫著簡單的「加油!」以及苗禰音的名字跟今天日期,非常簡單,卻讓阿貴盯著那秀美的字體看了許久,他的視線一直停留在苗禰音的名字上,那上面寫的不是全名,而是禰音兩個字,阿貴這陣子一直想要直呼卻又覺得太唐突而不敢說出口的兩個字。

    「明信片嘛,總覺得要寫點什麼……但一時間不知道要寫什麼……我只寫了兩個字,你也看太久了吧!」苗禰音害羞起來就會用生氣的語氣來掩飾。

    這陣子相處下來,阿貴已經很清楚那是她在害羞,她害羞的樣子總是會讓他心動。

    「禰音……我可以這樣叫你嗎?」阿貴眼里充滿柔情地看著她問。

    「嗯……可……可以啊……」苗禰音避開那柔情視線,阿貴像溫暖又不刺眼的陽光,在她身邊一直傳遞過來暖流,讓她的臉頰發燙,即使低下頭仍能感受到正被加溫著。

    阿貴看著臉紅害羞的苗禰音,是多麼惹人愛憐,他疼惜地輕撫著她的發絲,就像苗禰音平常在撫摸小黑貓一樣,溫柔地呵護著。

    這次苗禰音完全沒有閃躲,享受著阿貴溫暖而溫柔的疼愛呵護,除了小時候父親有這樣摸過她的頭,她已經很久沒有感受過這樣被男人疼愛呵護的感覺了,而且這感覺又不像父親那樣理所當然,阿貴的溫柔讓她心跳加速。

    離開美術館,兩人先繞回店里喂貓,然後提議到對面那間看起來氣氛很好的餐廳吃晚餐,苗禰音想去看看已經很久了,因為看起來就是適合情侶去的餐廳,她不好意思找蔡奈緒去,之前情人節從她店里望過去,進出的全是成雙成對的戀人,看到那景象她就打消了走進去的念頭,沒想到終于有機會可以大方走進來了。

    店內的氣氛很有情調,每張桌上都搖曳著燭光,空氣中流泄著輕柔鋼琴聲,仔細一看,角落確實是有人在彈著鋼琴,這樣的地方身邊沒有個男伴,苗禰音還真不敢走進來。

    侍者領著他們坐在靠窗的位置,窗台上一個玻璃燭台搖曳著點點燭光,燭火照出的溫暖橘光,映在苗禰音水光粼粼瞳仁里,那副模樣阿貴覺得像極了滿懷心願虔誠禱告的少女,彷佛在期待著什麼。

    「你看起來很開心。」他微笑著說。

    「因為一直很想進來看看嘛!」苗禰音被他看穿了,害羞地撥了撥頭發。

    「你真可愛。」阿貴的笑容里充滿愛憐。

    「你又笑我了!」她微微嘟了嘴。

    「我說真的,很可愛!」阿貴真誠地盯著她,讓她更害羞了。

    「就……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會給你什麼好處的。」苗禰音弱弱地瞪著他說。

    「真是不坦率。」阿貴微笑著喝了口水。

    「因為……很害羞嘛……」苗禰音別過頭望著窗外,自言自語小聲道。

    「我也很害羞,因為我記憶中還沒有這樣單獨跟女孩子約會吃燭光晚餐。」阿貴語氣不像害羞,反倒像在撒嬌。

    「那完全不一樣好嗎?搞不好你其實有一堆女朋友呢!」苗禰音一臉不相信地朝他做了個鬼臉。

    「要是真有的話,那一堆女朋友也跟著我的記憶一起被甩掉了。」阿貴學著她的語氣跟表情反過來取笑她。

    「你當我是笨蛋對吧?不要學我啦!」苗禰音張大眼,嘴唇翹得老高,被逗得像孩子一樣生氣。

    「哈哈!恭歉抱歉!你生氣的樣子也好可愛。不管我以前有沒有女朋友,現在在我身邊的女孩只有你一人。」阿貴又圓又黑的眼珠子里映著的是苗禰音的影子。

    「那……那是當然的啦!還不感謝我收留你?」苗禰音嘴上仍是不坦承,那已經是她為了掩飾害羞的習慣動作了,改不掉也不想改。

    對街貓咖啡廳里,出現了林良平少見的西裝革履身影,听完說明會又經由蔡奈緒介紹跟他們公司幾位主管級人物交流認識了一下,馬上趕回店里打算喂貓,但回來才發現碗里的飼料跟水都換過了,小黑貓正津津有味地吃著飼料,他想店長應該回來過,這才松了口氣,店長還不至于跟那男人約會到沖昏頭。

    看著小黑貓在昏暗燈光下默默吃著飼料,他忽然覺得孤獨,小黑貓也是自己也是,雖然平常都有好好照顧小黑貓也很疼愛它,但休假的時候它就被關在這黑暗空間,雖然林良平不懂貓的心情,小黑貓也許覺得沒人吵它可以很自由,但此刻林良平卻覺得他倆同是天涯孤獨人。

    離開店里時,林良平瞥見對街餐廳里熟悉的身影,原來店長正跟那男人在對面吃著燭光晚餐。見到那一幕,林良平不由得妒火中燒,但下一秒他卻看見店長幸福洋溢的笑容,半年多來他從未見過店長這樣幸福的表情,那個男人給了店長他給不了的幸福感,他就算再怎麼喜歡店長,店長對他沒感覺也是徒勞無功,所以他早就決定只要店長能幸福開心就好,而現在不就是他所期望的嗎?為什麼要生氣?

    林良平揚了揚嘴角苦笑一下,掩飾了心里最深處某個角落默默啜泣的自己。

    店長開心,他也開心,這樣,就好了……

    「真的很不可思議呢!幾個月前我完全沒想到會有這樣的遭遇。」苗禰音喝了口紅酒說。

    「這種遭遇應該沒人想有吧?又不是在演連續劇。」阿貴笑著說。

    「說得也是。」苗禰音笑了笑。

    「不過真的多虧了你,不然我不知道現在是不是還會活著,你是我的救命恩人。」阿貴身子前傾朝她鞠了個躬。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做這樣的事,其實把你交給警察就好了,但總覺得放心不下,好像自己有責任必須好好安頓你,而不是丟給警察拍拍**走人。又或許……只是自我滿足罷了……」她明白是自己的冒險心驅使她帶這陌生人回家,從小在籠中長大的小鳥渴望在寬廣的天空恣意翱翔,即使外面有危險的天敵仍阻止不了好奇心。

    雖然苗禰音沒把真相解釋清楚,但阿貴似乎有點明白地笑了笑。

    「嗯?你笑什麼?」她疑惑地看著他。

    「你真的是個很認真的人,而且還很可愛。」阿貴剛才的笑容是因為看到這樣認真的苗禰音而自己越來越喜歡她了。

    「都說了我不可愛……」她臉上又泛紅。

    鋼琴聲正好在這時停下,四周響起了零零落落的掌聲,這樣的餐廳琴音沒什麼人認真在听,大家只當作背景音樂自顧自的談天。

    阿貴望著那架黑亮亮的鋼琴,琴師結束了這段演奏,收拾琴譜正打算去休息,他忽然有個想法,隨即起身走向那位琴師,不知道跟琴師說了什麼,然後竟坐在鋼琴前。

    他這一連串的動作讓苗禰音從疑惑到驚訝,不會吧?他打算彈琴嗎?

    正當她這樣想著,阿貴那修長指尖已經輕觸琴鍵,像是確認一下音色找回手感那樣隨意地在琴鍵上彈跳了一會兒,接下來從他指下流泄出的是她似曾相識的旋律,她在記憶中索了一下,啊!這是……

    「與你相遇的日子,總是不可思議地下著雨……」阿貴隨著指尖彈出的旋律,配合著開口唱起歌來,那把聲音平常說話已經很好听了,唱起歌來更是耳朵的饗宴。

    他這一開口,讓原本無心听音樂的那些耳朵忽然張開,不少連剛剛的琴師長什麼樣都不知道的眼楮聚集了過來,餐廳里原本嘰嘰喳喳的瑣碎吵雜聲變得低調,阿貴的琴聲與歌聲壓倒性地控制了整個餐廳的眼楮耳朵們,雖然他只想唱給一個人听。

    「你的名字是那樣親切,輕喚你就覺得心動……」這歌詞簡直是阿貴的心聲,那天偶然在苗禰音車上听到的歌曲,兩人第一次一起听的歌曲,成了他們的主題曲。

    「我能夠好好地愛你嗎?比任何人更愛你……」這是阿貴接下來想說的話,只是他找不到說出口的時機,雖然並不是刻意改成用唱的,只是剛好這歌詞里寫的正是他想表達的,也正如歌詞所寫,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好好地愛著她,但他希望能夠比任何人更愛苗禰音。

    苗禰音訝異這人到底是何方神聖?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還有什麼事能難倒他的嗎?她到底是撿了個什麼樣的人回家啊?但漸漸隨著阿貴那把好听的歌聲,那一大堆問號一個個被撫平,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阿貴平時講話的聲音就足夠迷倒店里那些女孩了,是唱歌時跟講話不一樣嗎?怎麼感覺比平時更溫柔更溫暖,而且,充滿了愛。

    這不是在听專業歌手唱歌時會有的感覺,簡直是阿貴在向她表白……不不不!不會的!她想太多了,唱首情歌來表白什麼的,又不是演電影,就算是電影這也不是她可以接受的情節,既然要表白,就該認真一點,面對面把話講清楚……咦?天啊?她在期待著什麼?苗禰音腦袋里胡思亂想著,一會兒驚訝,一會兒臉紅,旁人應該會覺得奇怪吧?所幸並沒有人關心她那小腦袋瓜里想著什麼,除了引起苗禰音這一串反應的始作俑者。

    琴聲隨著阿貴指尖停下,眾人的掌聲成為休止符,阿貴起身朝眾人鞠個躬,隨即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途中有不少還沉浸在琴聲余韻里的女性眼神緊緊跟著他,直到看見苗禰音才羨慕地收回目光。

    「好厲害!你還會彈琴!」苗禰音用驚訝掩飾自己的期待。

    「就忽然想起那首歌,想試試看就彈了……我學過鋼琴吧?」阿貴看了看自己雙手。

    「這樣不是很好嗎?能慢慢知道你的事情了。」苗禰音微笑著鼓勵他。

    「這都是你的功勞。」阿貴放下雙手看著她,彷佛自己的事不比她重要。

    「咦?」她不覺得自己有幫上什麼忙。

    「那個……我啊,跟你在一起就覺得很放松,好像想做什麼都能做得到。」阿貴有點害羞地避開她的眼神,解釋道。

    「不……沒有那種事啦……」苗禰音喝了口紅酒掩飾害羞。

    兩人之間的粉紅氣氛猶如紅酒般發酵出醉人芳醇,一天美好的約會,讓彼此在對方心里埋下的小小情愫生根發芽。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