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零葉 > 賜婚記 > 第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賜婚記 第七章

作者︰零葉

    【第五章】

    此刻,唐棣正在衙門外面等著,他想破了腦子最後懷疑的人還是這個縣太爺。

    左等右等,等到了亥時一刻後,有一頂轎子匆匆的走了過來。唐棣立刻隱身在暗處,只見那四個轎夫抬著一頂轎子還十分吃力的樣子唐棣更加懷疑了。

    等轎子在後門口停下後,縣太爺佟成從轎子里下來逕自進去了。而後面的隨從半個身子探進轎子里,轉眼就從轎子里拽出個手被反幫著的人來,嘴里還被塞了東西。

    雖然看不清那人的長相,但唐棣知道那就是唐歌,日日夜夜相處下來他還能認不住他的身影嗎?唐棣雙手握緊克制著不然自己立刻沖上去,對方有七八個人,雖然他學了一些拳腳功夫有把握能將人搶走,可縣衙里還有那麼多的捕快呢。

    「不要亂,不要亂,穆恆,不要慌,不要亂,冷靜……」唐棣在心里對自己說。穆恆,這個名字他有五年不用過了。

    他一邊克制自己的時候一邊眼睜睜的看著唐歌被人帶了進去。

    等巷子里再一次恢復平靜的時候,唐棣終于動了動身子,他嘴里一片血腥味。

    「唐歌,你千萬別有事。」他說完這句,轉了個身消失在夜色里。

    不大一會兒,後衙的牆頭上冒出一個人來,那人探頭看了看後迅速的起身跳下去就地一個翻滾卸去力道後,站在暗影的地方等了會兒才繼續小心翼翼的往里摸去。

    此人正是唐棣,他悄悄的潛入後衙尋找唐歌。

    唐棣不敢有太大動作,不然不但就不到唐歌反倒還會害了她。

    唐棣也不知道該說自己幸運還是該罵這個佟成就是個草包,後衙里一點防御都沒,只有一個看二門的老頭在那打盹。

    唐棣順利摸進二門後看了一眼,只有三間屋子是亮著燈光的。

    唐棣悄悄靠近,一間是佟成夫人的房子,一間是他小妾的,唐棉將目光對準了剩下的那一間。他慢慢靠近,沒听到屋子里有什麼動靜。

    佟成不在里面。

    唐棣戳開窗戶紙偷偷的往里看去,就看到唐歌被綁在椅子上,左邊臉上一道血痕觸目驚心。

    唐歌……唐棣在心里喊了一聲後拔出腰間的匕首拿在手上,輕輕的推門。

    唐歌被綁在椅子上,心情比起之前已經安定了不少,反正她就一條路,大不了就是個死。要不是遇到了唐棣,她可能早就被餓死了,如今想來,還偷偷的多活了好幾年。

    想到唐棣,唐歌心里是一陣陣的難受,從她將他撿回來到現在她已經將他當成是自家人了。她不知道情同手足是一種什麼感覺,她只知道要是唐棣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她肯定會難受死。但死也不能拖累唐棣,她得想個法子通知他讓他快跑,省得被那狗賊縣太爺抓住了。

    她剛才真是笨死了,應該拿著那瓷器直接往那狗賊身上招呼的,後悔,失策。

    真想著時,門口忽然傳來動靜,唐歌在那一瞬間汗毛都豎起來了。心里說著不怕,但真的到了這一刻,她還是害怕的。

    她嘴巴被塞著東西說不了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門被一點點的推開,而後一道黑影一閃就滾了進來。那人一身黑色,進來後那人反身關上門。

    「鳴鳴……」唐歌自然認出了那人的身影,正是唐棣。

    唐棣回頭,兩人視線一對上的瞬間,唐歌就紅了眼眶,而後眼淚就掉了下來。

    唐棣心頭一疼,他立刻躬身上前將她嘴里的布中撤掉。在唐歌還沒來得及說一個字的時候,狠狠的將人抱在懷里,臉頰狠狠的蹭著他的,他還活著,還活著。

    唐歌感受到到他的懷抱,不知不覺之間當年那個小孩已經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了。

    「你怎麼來了?」唐歌很小聲的道。

    「我不來你怎麼辦?」唐棣松開唐歌立刻伸手就要解開她身上的繩子,臉上的傷口他不敢看也不敢問,心疼。

    「別動,別動,你別動。」唐歌道。

    唐棣真不動了,他不解的看著唐歌。

    「你別管我了,快走,離開石台縣。」

    「你呢?」

    「跟那狗縣令同歸于盡。」

    唐棣臉一沉,「有我在,輪不到你去同歸于盡。」說完不顧唐歌的反對就要解開繩子,正在這個時候,門外又一次傳來動靜。

    兩人對視一眼。

    「快,給我塞上,你躲起來。」

    唐棣縱是不願意也只能照辦。

    當下重新將布中塞進唐歌的嘴里而後一個翻滾躲到櫃子後面去了,那里光線不明再加上有床帳遮擋,是視覺的盲區,除非刻意去看,不然不會輕易被發現的。

    唐棣剛躲好,門就被推開了,來人自然是佟成了。

    佟成就穿著一身白色的內襯走了進來,看到唐歌後道︰「本縣來問你一聲,主意可改了?」唐歌翻個大白眼不看他。

    「呵呵,那你就等著,等本想將你那個弟弟抓來,由不得你不從。在那之前,本縣得過過干癮,這麼漂亮的小臉蛋說劃就劃了,一點不手軟。」

    唐棣躲在幔帳後面听著佟成的話氣得要死,他想現在就沖出去宰了這個畜生。

    但唐歌還被綁著。

    唐歌見佟成那咸豬手要伸過來自覺往後縮,嘴里更是鳴鳴的叫著。

    佟成開心得笑了,「就喜歡看你掙扎的樣子。」

    躲在後面的唐棣再也忍不住了,他猛的沖了出來,在佟成還反應不及的時候一腳揣在他的肚子上,而後整個人飛身上前,膝蓋頂在佟成的身上,手里的匕首直接抵在他喉間,「敢發出一個聲音,讓你血濺五步。」唐棣表情陰狠的道。

    佟成被嚇得不敢說說話。他之所以敢橫行鄉里不過就是頭上的烏紗帽外加一群走狗罷了。他色欲燻心,這會兒哪里會帶手下。

    佟成臉上不見之前的得意之色了。

    「起來。」唐棣道。

    佟成那肚子跟人懷孕的大肚婆有拼,他吃力的爬起來,臉色漲成豬肝色。

    「去,解開她的繩子。」唐棣一手抓在他肩膀上一手抓著匕首威脅,佟成只能上前解開唐歌的繩

    唐歌得到自由立刻站了起來拿掉自己嘴里的布中。

    「什麼都別說,用繩子綁著他的手。」這話是對唐歌說的。

    唐歌也知道現在不是說廢話的時候,事已至此還能說什麼?都是她連累了唐棣。

    「你們兩個刁民,本縣是縣太爺,你們居然敢綁我,不要命了嗎?」佟成試圖用身分威懾他們。只是話剛說完胳膊上就被唐棣割了一臉,「你也配做父母官?再敢廢話老子直接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反正都是個死,臨死拉你做墊背的,老子值了。」

    唐棣這話成坊威脅到了佟成,他還沒活夠呢,他不想死。

    「有話好說,有話好說,我現在就放你們走,以後我們就再也井水不犯河水,你說怎麼樣?」

    「你當老子是三歲小孩?」唐棣見唐歌終于將這死胖子給綁住了後轉頭看著唐歌,「走,我帶你離開。」

    「只要你們放了我,我保證立刻放你們走,連夜出城。」佟成還在試圖勸說。

    「別廢話,再敢多說一個字別怪老子刀下不留情。」唐棣手里的匕首往他已經看不出脖子的脖子上使勁,佟成立刻感覺到脖子上傳來一絲疼痛,當下不命令令說話了。

    「去開門,我帶你出去。」唐棣小聲的道,唐歌點頭,上前打開一條縫隙,沒看到人後立刻走了出去回頭對唐棣招招手。

    唐棣小聲在佟成耳邊道︰「出去後你只要敢發出一點聲響,不管是刻意的還是無意的,我保證在你那些手下趕來的時候讓你死得透透的。」

    佟成那肥胖的身子抖了幾下。

    唐棣抨著佟成順著來時的路往外走,內宅本來就沒有衙役,這會兒那些丫鬟婆子也早就歇下了。

    三人順利的來到二門口,唐棣小聲道︰「讓外面的人開門,然後將人支開。」

    佟成不動,唐棣刀鋒一轉,佟成立刻嘶了一聲,繼而開口道︰「老陳頭,開門。」

    須臾後外面才傳來老頭兒的聲音,「誰啊?」

    「本縣的聲音听不出來嗎?快開門,門開了後你去前院,本縣有個童要的東西丟了,你去找找。」

    老陳頭听出是縣太爺的聲音,哎了一聲後打開了門,唐棣此刻在佟成的身後,佟成那肥碩的身子雖然不能完全擋得住唐棣但現在天黑,老陳頭眼楮也不太好,見真的是佟成後轉身就走了。

    而唐歌躲在牆壁旁。

    听到腳步聲離開,唐歌率先出去,見外面沒人立刻對唐棣招手。

    唐棣抨著佟成就走,佟成也不傻,出了這道門就是前院,縣衙里的值班捕快們都住在前院。

    「收起你的心思,我說了,被發現後我能在你那些手下找過來之前讓你死得透透的,快走。」佟成只好收起心思。

    三人盡量阽著牆壁走,就快到後門的時候,忽然老臣頭的聲音在身後大聲的喊︰「老爺,您剛才也沒說您丟的是什麼,我要怎麼找,老爺天這麼晚了您上哪兒?」

    唐棣心道塌了,想要阻止也來不急了,老陳頭的聲音將值班的捕快吸引了過來,「唐歌,開門快走。」

    唐歌動作麻溜的就要去卸掉門閂,但縣衙的門閂哪里是一般人家的那種門閂。唐歌吃力的將門閂打開的同時,值班的衙役也過來了,本來是想問縣太爺需不需要幫忙的,結果就看到了一旁的唐棣。

    「救本縣,這是歹徒!」佟成也顧不得許多大聲喊著。

    這時還唐歌在門外喊︰「快走!」

    唐棣顧不得許多,手里的匕首用力的一抹,哪知道佟成早就想到了,在喊完的時候用脖子上的肥肉死死的夾著那匕首,唐棣匆忙之間只也能劃破了皮肉而已。

    來不及了,唐棣匕首都不要了轉身就跑。

    佟成一手捂著脖子,「快抓那兩個歹人,格殺勿論!」

    「是。」那衙役急忙地一邊將縣老爺扶起來一邊喊人叫大夫來,一邊又招呼兄弟們去追歹人。

    「本縣死不了,快去追,別讓那倆歹人跑了,抓住那兩人本縣賞百兩。」間言那衙役帶頭沖了出去,其他的人這時候也都趕了過來。

    「去追,一定要給我把人抓回來,生死不論!」

    「是。」

    一群衙役追了出去後,遠遠的看到之前的那個衙役在前面跑,立刻跟上。

    唐棣一手拽著唐歌往前跑,唐歌氣喘吁吁,眼看著後面的人越追越近,唐歌喘著氣道︰「別管我了,你先跑吧。」

    唐棣不為所動,拽著唐歌繼續跑。

    「唐棣,放開我,不然那我們倆誰都跑不掉。」

    「那就一起死。」唐棣頭也不回的道。

    唐歌不敢泄氣,跑得感覺胸口都要炸開了依然堅持。

    後面的人越追越近,不但如此還有弓箭射過來。

    唐棣拉著唐歌盡量往胡同里鑽,身後的人緊追不舍。

    忽然,唐歌踉蹌了下摔倒在地,連帶著唐棣也踉蹌了下差點摔倒,他回頭一把拉起唐歌繼續跑。

    唐歌膝蓋摔破了,此刻跑起來生疼。

    「求求你,別管我了,你快跑吧。」唐棣回頭看著唐歌一瘸一拐的,轉身直接將唐歌抗在肩膀上繼續跑。

    唐歌不敢掙扎,怕影響他,只哀求著道︰「唐棣,求求你,放開我。」

    「我說了,要死一起死。」唐棣喘著組氣道。

    這時候後面的腳步聲更近了,「前面的人站住,再跑真的射箭了。」唐棣充耳不闇。

    「放箭。」身後傳來放箭的命令聲。

    耳邊傳來咻咻咻利箭的破空聲,唐棣放下唐歌拉著她跑,如果扛著她的話她會成為箭靶子。

    唐歌死死的咬著嘴唇,眼前一片模糊。

    兩人一頓瞎跑,漸漸的就跑到了外城區,這里居住的都是窮人,到處都是房子,到處都堆放著東西。

    忽然,一支利箭筆直的朝唐歌射了過來,恰好在這個時候,唐棣一把將唐歌護在懷里繼續跑。

    「嗯……」那利箭直接扎在唐棣的身上。

    唐歌听到聲音要抬頭,唐棣按著她的腦袋,「別回頭,快跑。」

    唐歌不敢抬頭,只悶頭跑。

    兩人東竄西躲的,再加上這里地理環境比城區那邊復雜多了。佟成上任後將,之前的那一批衙役都辭退了換成了他自己人,而這些人來石台縣也才一個月不到,外城區更是沒來過幾趟,對這里的環境一點都不熟悉,在加上大晚上的,被唐棣帶著繞來繞去的,很快就把人丟了。

    「給我仔仔細細的搜!」李捕快道。

    「天色這麼晚了,只要將出城口守好,等天亮了在帶人來找,他們插翅難飛。」有人提議。

    「可大晚上的卻是不好找。」

    「你,你,還有你,留下來守住主要的路口,不要讓他們離開這片區域,明早我再帶人來搜。」

    「是。」

    李捕快最後還是帶著人走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