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喬湛 > 從婚條件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從婚條件 第六章

作者︰喬湛

    【第六章】

    游書陽說他要出差幾天,可是都將近一個禮拜了,他還沒有回來。更可惡的是,這麼多天以來,他居然一次也沒有聯絡過自己,就算是要分手,也該跟她說個清楚吧。

    丁寧越想越委屈,越想越不安,正想打電話過去跟他問個清楚明白,這時卻見方卉嬌小的身影像一陣風般進了辦公室,邊走邊問道︰「寧寧,你听說了沒有?」

    「听說什麼了?」丁寧今天被安排了好幾台手術,根本沒有時間關注任何八卦新聞。

    「游醫生這次竟然是和崔洛洛一起出差的。」方卉說話的時候還有點喘,可見她剛剛是听見了什麼才急急跑過來的。

    「什麼?」

    「而且你知道嗎,崔洛洛居然是院長的女兒。」說到這里,方卉臉上的表情轉為憤怒,生氣地說道︰「現在整個醫院都在傳這次是院長故意安排他們一起出差的,為的就是趁機拉攏游醫生成為自己的乘龍快婿。」

    乍一听到這個消息,丁寧如遭雷擊,整個人動彈不得,上次崔洛洛跟游書陽拉拉扯扯的晝面不合時宜的浮上腦海,讓她在剎那間彷佛失去了所有的動作,毫無反應。

    「寧寧,寧寧,你怎麼了?」看見她這個樣子,方卉擔心得叫喚她。

    「我……」丁寧張嘴想說些什麼,卻發現自己的喉嚨干澀得可以。

    「這里好熱鬧呢。」隨著一記刻薄的女噪響起,只見陳玉婉的身影出現在辦公室門口,臉上帶著一副看好戲的表情,道︰「想必丁醫生已經收到今天的新聞了吧,不知丁醫生此時的心情如何呢?」

    「你來做什麼?」丁寧現在的心情很煩躁,一點也不想看見這個愛搬弄是非的女人。

    「這間醫院有我的一份子,我愛往哪就去哪,你管得著嗎?」好不容易逮到嘲弄丁寧的機會,陳玉婉怎會輕易放過,「倒是丁醫生你,只不過是一個領別人薪資的員工而已,可千萬別太囂張了。」

    「陳大小姐,跟一個領別人薪資的員工嗆聲,你不覺得掉價嗎?」絲毫不被她的諷刺所傷,丁寧毫不客氣地反擊回去。

    「你……」陳玉婉臉一變,連和善的面孔都懶得假裝了,惡聲惡氣地說道︰「丁寧,你得意不了多久了,等著瞧吧。」

    「先擔心你自己吧,不是每一個人做了壞事都不會受到懲罰的,只是時辰未到而已。」說完,再也不給陳玉婉說話的機會,丁寧提腿就往外走去,同時不忘拉住沉浸在驚嚇中的方卉。

    陳玉婉站在辦公室里,整個人被丁寧離去前那一句話震得久久回不了神,她剛剛那麼說是什麼意思,難道她知道自己在這次的競選中動了手腳?

    「寧寧,你剛剛真的是太帥了。」走在醫院的走廊上,方卉望著好友,一臉的敬佩。

    「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丁寧做人向來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則,若不是陳玉婉實在過分,她也不至于說話那麼難听的。

    方卉想到好友剛才的那句話,不由好奇地問道︰「那你剛剛那名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手里有陳玉婉的什麼把柄?」

    「只要她不來惹我,我是不會主動害她的。」丁寧回答得模稜兩可。

    方卉對陳玉婉倒也沒什麼興趣,于是話題一轉,又問道︰「那游醫生那邊,你打算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她現在的心情很亂。

    「要不還是打個電話跟游醫生求證一下吧?」

    「如果他承認了呢?」

    「寧寧,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自信了?」

    是啊,她從來就不是個沒自信的人,更不喜歡道听涂說,她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算方卉听來的傳言是真的,她也要親自向游書陽求證。

    既然已經決定了,她便不再猶豫,一不作二不休的拿出手機撥打游書陽的號碼,可是號碼撥出去後,她還是忍不住害怕起來了,如果他真的承認了,承認他選擇了崔洛洛,那她又該何去何從?

    思緒轉到這,電話已經接通了,然而話筒那頭傳來的卻不是游書陽的聲音,而是一記清亮甜美的女嗓,「哈羅!」

    丁寧的心一突,力持冷靜地問道︰「你是誰?」

    「我是崔洛洛。」

    「我是丁寧。」

    「我知道,丁醫生有什麼事嗎?」

    笑話,她找自己的男朋友還要經過她的同意嗎?丁寧抿著唇,胸腔被一股莫名的怒氣所佔攄,但她拼命壓抑住,努力維持平靜的語氣,道︰「可以讓書陽接電話嗎,我找他。」

    「書陽哥在洗澡,或者等他出來我再叫他復電話給你。」崔洛洛甜甜的嗓音中有些得意,又有些沾沾自喜。

    這時候的美國已經是凌晨了,可游書陽卻在洗澡,就算丁寧很想相信他,卻仍是無法控制自己胡思亂想起來。接下來崔洛洛還說了些什麼,她已經完全听不進去了,木然的掛了電話,心情復雜。

    此時,美國。

    游書陽和姜東宇剛討論完事情,游書陽習慣性的摸著口袋,想要拿出手機,這才發現手機不在身上,猜想到也許是落在前廳的桌子上了,于是走出去,卻發現崔洛洛也在。

    「洛洛,你什麼時候來了?」

    「我想你們這時候應該餓了,所以替你們叫了宵夜。」崔洛洛甜甜應道。

    「你們吃吧,我累了,想先回房休息。」說著,游書陽就從桌面拿起自己的手機,翻看了下,卻沒有看到任何一通屬于丁寧的未接來電,一顆心被失落纏繞得更厲害了。

    沒錯,他承認自己這些天是故意不跟丁寧聯絡的,他打算冷她一陣子,讓她想明白自己在她心里到底算什麼。

    然而令他失望又失落的是,她竟然一次也沒聯絡過自己,這意味著什麼,他不願多想,卻又無法控制地心痛起來。

    「書陽哥,我也要回房間了,你送我回去好不好?」突然,崔洛洛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只是還不等游書陽出聲,姜東宇已經率先開口道︰「我送你過去。」

    「不用……」崔洛洛拒絕,可游書陽已經走出她的視線範圍內了,她氣不過的甩開姜東宇的手,

    生氣地瞪著他,「哥,你在干什麼啦?」

    「崔洛洛,難道你還看不出來,書陽他對你一點興趣也沒有嗎?」

    「那是書陽哥還沒了解我而已,他總有一天會喜歡上我的。」

    如果換成其他人,他會笑她愚義無知,可她是他的妹妹,是他從小就放在心尖上的人兒,那種話他又怎麼說的出口,「洛洛,听我一句勸,放棄吧,書陽是不可能喜歡上你的。」

    「我不要,就算書陽哥不喜歡我也沒關系,我喜歡他就好。」她沒察覺自己說出的話有多任性。

    姜東宇皺眉,「崔洛洛,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我當然知道。」

    「為了一個男人,你一定要這樣嗎?」

    崔洛洛因姜東宇不斷的打擊而生氣,口不擇言地喊道︰「姜東宇,你真當自己是我哥嗎,以後我的事情都不要你管。」

    「你……」姜東宇向來冷硬的心因她無情的話而泛著疼,他深吸了一口氣,冷著臉說道︰「好,這是你說的,從今以後,我不會再管你的事情。」

    歷經了一個多褶拜的考察,美國那邊的事情終于告一段落,游書陽、姜東宇和崔洛洛三人打道回府,剛出機場,崔洛洛就忍不住喊餓。

    姜東宇听見了,卻因為在生她的氣,所以故意不理她。

    崔洛洛氣呼呼的瞪了眼正在閉目養神的姜東宇一眼,轉而對游書陽說道,「書陽哥,我們先去吃點東西好不好?」

    「東宇去嗎?」游書陽問好友。

    不等姜東宇回答,崔洛洛就率先答道︰「我哥當然也一起去了。」

    「我不去。」頭一回,姜東宇沒有順著她。

    崔洛洛一听,整個人氣炸了毛,可是在游書陽面前,她忍著不發作,噘著嘴,跟個要不到糠吃的小孩沒什麼兩樣。

    游書陽疑惑的目光在這雨兄妹身上來來去去的轉動了幾,忽然出聲道︰「洛洛,我陪你去吧。」

    「真的?」沒想到游書陽會答應,崔洛洛笑成了一朵花。

    姜東宇睜眼看著她笑靨如花的模樣,眸光沉了下去。

    游書陽發現了,卻裝作看不到,只是在心里肯定了自己的某個猜測。

    因為姜東宇要趕著回醫院開會,所以游書陽和崔洛洛也一起回去,之後再由游書陽開車和崔洛洛出去吃飯。

    游書陽本想在醫院附近隨便找家餐廳用餐就算了,可這時候正逢下班高峰期,已經找不到位子了,游書陽只好開車到另外一個地方用餐。

    這還是崔洛洛第一次和游書陽單獨外出用餐,所以她感到非常的開心又興奮,一路上話匣子沒停

    只是相較于她的熱絡,游書陽的態度就顯得有些冷溟了,除了偶爾幾次提到姜東宇,其余大多時間都是听她在說。

    崔洛洛指著前面的一間料理店,與奮地叫道︰「書陽哥,我們就在前面那家餐廳吃吧。」

    「好。」游書陽其賓並不餓,會答應陪崔洛洛出來吃飯,只是想確定某些東西而已,所以對于在哪里吃,他沒什麼意見。

    只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當他進入餐廳後,竟會看見自己多時不見的女友正和一個陌生的男人在用餐,有說有笑的畫面令他看得抓狂。

    「該死的。」他控制不住情緒的低咒出聲。

    站在他身邊的崔洛洛沒听清楚他說什麼,卻被他臉上陰驚的表情先嚇到了,「書陽哥,你怎麼了?」

    「洛洛,對不起,你要自己吃飯了,我有點事情要處理。」說著,也不等崔洛洛反應過來,他已經邁開長腿朝丁寧所在的方向走去,剛一走近,連一絲讓人驚訝的機會也不給,他一把拉著丁寧就往餐廳外走去。

    「喂……」剛被拉起的時候,丁寧確實有被嚇到了,可是很快的,她就看清了眼前熟悉的人影是誰,只是心底的那份驚喜卻被他莫名其妙的舉動給掩蓋了,皺眉問道︰「游書陽,你在做什麼?」

    沒有回答她的問題,游書陽只是拉住她一路走到自己的車子,接著將她塞進副駕駛座,又替她系上安全帶,自己則繞到駕駛座那邊,啟動車子,一路狂奔起來。

    過快的車速讓丁寧有些慌,朝駕駛座上的男人低喝道︰「游書陽,你到底在發什麼瘋?」

    「沒有哪個男人在出差回來後看到自己的女朋友和別的男人一起吃飯而不發瘋的。」游書陽將一句話說得毫無停頓,可想而知他此時的怒氣。

    她知道,他誤會了,反射性的想解釋,可話到嘴邊卻突然又不想說了,因為她沒有忘記那天的事情,沒有忘記凌晨半夜崔洛洛幫他接電話。而且剛才雖然只是匆匆一瞥,但她還是看清楚了,站在餐廳那里的人是崔洛洛。

    如果不是經過了那天的事情,她或許還會安慰自己,他們不是一起來的,只是好巧不巧的同時出現在那里而已,可……這世上哪有那麼多巧合?她說服不了自己。

    于是她沉默下來,將頭看向窗外,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模樣。

    看見她這樣樣子,游書陽內心的憤怒頓時燒得更旺了,她這是什麼態度,難道她不覺得自己該跟他解釋一下嗎?還是說,她不想解釋是因為她在默認什麼。

    想到這,他一顆心除了憤怒之外,還夾雜著一絲他不願承認的不安,問道︰「那個男人是誰?」

    「朋友。」她的語氣很冷淡。

    「什麼朋友?」他一副質疑的語氣。

    她擰眉,多年來的委屈、憤怒在這一剎那涌上心頭,如火山爆發般嗔射出來,語氣不好的吼道︰「游書陽,我交什麼朋友還要經過你的同意嗎?」

    「我是你的男朋友,關心一下都不行嗎?」他比她更生氣,也更委屈。

    可此時正處于盛怒中的丁寧哪顧得上那麼多,她只要一想到游書陽背著自己跟別的女人搞在一起,她的心就痛得難以呼吸,說起話來更是不管不顧,冷聲道︰「男朋友,你還記得自己是別人的男朋友嗎?」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他怎麼不記得自己是誰的男朋友,他渾身上下哪里不是貼著她丁寧的標準。

    「我什麼意思你自己心里清楚。」那麼令人不堪的事情,她連說出口都覺得難受。

    「丁寧,你把話給我說清楚,你到底是什麼意思?」突然的,游書陽握住方向盤的大手一揮,將車子滑入路邊的車位,轉身扣住她的手,執意要她講清楚。

    「你自己做了什麼事,你自己不知道嗎?」想到他用這雙手踫過,抱過別的女人,丁寧心里一陣抵觸,動作激烈的甩開他的手。

    游書陽性格溫和,但不代表他沒脾氣,況且他還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游家二少爺,所以看到她如此不留情的甩開他的手,活像他是什麼病毒細菌一樣,他頓時也火了,瞪著她,聲音是前所未有的冷冽,「丁寧,我可以對天發誓,我從來沒做過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情,可是你居然背著我跟別的男人約會,難道你不覺得自己該跟我解釋一下嗎?」

    「沒什麼好解釋的。」她閉了閉眼,掩去眼中的失望,原來不只是她不夠了解他,他也同樣不了解她。不然他又怎麼會說得出如此荒唐的話來呢,她背著他跟別的男人約會?呵,真是好笑。

    「你承認你和別的男人約會?」他咬牙。

    「我不承認又能改變什麼,你心里不是都認定了是這樣嗎?」

    游書陽置于身前的手不自覺的攥緊成拳,這女人,真是有氣死人不償命的本事,難道她就真的看不出來,他只是在說氣話嗎?他不過是想听她一句解釋而已,哪怕只是一句好話,他定不會再跟她生氣,可偏偏……她就是這麼倔。

    「丁寧,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麼?」他望著她,忽然問。

    乍一听見他的問題,她愣了下,骨子里倔強卻讓她說出與內心不符的話來,「你認為是什麼,那便是什麼。」

    「是嗎?」他低低的笑了下,帶著一絲令人憂傷的悲涼,過了一會兒,他再次開口,道︰「丁寧,不如我們先分開一陣子吧,我覺得我們彼此之間都需要冷靜一下。」冷靜地想一下,他們到底要的是什麼。

    「我同意。」丟下逞強的一句話,丁寧拉開車門走下去,頭也不回的離去。

    車子里,游書陽一拳落在方向盤上,可手掌的疼痛卻麻痹不了他的心,痛,頓時像藤蔓一樣,以瘋狂的速度向全身擴散開來,直到四肢百骸。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