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姑娘不是賠錢貨 第十一章 突來的親事

作者︰陳毓華

盛家的雞肉攤因為價錢公道,雞肉味美好吃,生意好得不得了,而源源 不絕的供應盛家雞只的煙家和徐嬸子功勞最大。

不說徐嬸子把在外地打零工的孩子們都叫回來幫忙養雞,煙禮的餳糖生意也不做了,專心和妻子飼養起雞只來,而煙廉則是負責到附近鎮子去搜羅、運載雞只,為此,賈芙蓉鬧了別扭,認為煙氏偏心其他兩個兄弟,有賺錢的營生卻沒想過要幫他們二房一把。

她卻不知道,煙氏也問過煙義,但是這個二弟有自己的想法,他想開一家木匠鋪。

煙氏也答應他,一旦他出師,就出錢替他開個鋪子。

這件事只有姊弟倆私下說,煙氏沒想到他連妻子都沒告訴,這才讓賈芙蓉給誤會上了,這也讓原本想叫賈芙蓉到攤子上幫忙的煙氏有些心涼,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盛踏雪覺得好在她娘是個腦袋清楚的,賈芙蓉這人太活躍,要是真把她弄來攤子,忙沒幫上,先鬧得雞飛狗跳的可能性倒是很大。

他們就這一份小營生,可以幫襯娘家是看著情分,過頭了,弄得自己灰頭土臉沒必要。

好在杜氏也是個通情達理的,得知此事後,她把二媳婦賈芙蓉叫來罵了一通。

賈芙蓉雖然仍不甘願,總算也消停了不少,她已經打定主意,等她存夠了銀子就要搬到鎮上去住,她才不稀罕把自己弄得臭烘烘的賣雞活計。

這期間,瞧著盛家生意眼紅的小切村村民也不是沒有,有的人也開始養雞,有的學著去集市賣雞肉,在他們看來,煮雞有什麼難的,放在鍋里,用水煮熟便是了。

也有些腦筋比較靈活些的,買了盛家的雞肉回去研究,試著想烹煮出帶肉凍的雞肉,可惜,能成功的一個也沒有。

而那些養雞人家,也想把雞只賣給盛家,盛踏雪考慮再三,自家充其量就一個攤子在出貨,一天能賣五十只雞已算頂天了,市場就這麼大,拿太多雞擺在家里,要飼料、要照顧,她沒那人手也沒必要。

她讓她娘把他們家只有一個攤子的事實分析給對方听,他們這才忿忿的走了。

煙氏感嘆,也就一樣能賺錢的營生,竟讓村民們搶破了頭。

盛踏雪安慰她,有競爭才能有進步,她們應該樂觀其成,只管把自己手頭上的事做好就是了。

不過,這也給了盛踏雪另外的想法。

煙廉之前說要來幫煙氏修屋子,這日果然守信的帶著一批兄弟過來,將盛家的土坯房翻修了一通,該撐梁的撐梁,該換茅草的換茅草,將靠著東側的房推出去,給阿瓦蓋了間房。

按照盛踏雪的意思,不需要大張旗鼓的翻修,未來她想搬到縣城去,村民們的爭相模仿讓她看到阜鎮的市場就這麼大,就算她不怕競爭也很快就飽和,另外,他們現在和盛府的人離得太近了,家里一個風吹草動都瞞不了他們,待在人家的眼皮子下面她不自在,所以她想去縣城。

既然有意搬家,這屋子當初也是盛府給的,何必花費力氣修繕?

只是多了阿瓦,房子不修,住起來也顯得局促,所以她和煙廉商量的結果就是先加固梁柱,加蓋一間房,最後又把前院推出去,弄了一塊平整的地出來,這樣大家要干活就方便多了。

工程結束後,盛踏雪痛快的給了豐厚的工錢,又裝上好幾只油雞,讓煙廉帶來的人帶回去打牙祭當下酒菜。

她也沒忘記孝敬杜氏和煙老頭。

她還請了煙廉幫忙,煙廉到處跑,人面廣,要在縣城找個適合的房子比自己方便容易多了。

煙廉越來越覺得這個外甥女不是個普通的姑娘家,看看姊姊一家三口剛被分出來的窘迫情況,如今才過多久,已經有了搬到縣城去的想法,這是想把白斬雞的生意做到縣城嗎?誰知道他們到了縣城會發達到什麼境地?

他們家因為沾了姊姊的光,如今娘手頭多攢了銀子,每天笑呵呵的,大哥不用辛苦的挑著擔子往外跑,就連他自己也開始有了積蓄,這些都是踏雪的功勞。

所以,他很爽快的把找房子的事情包攬下來。

八月,丹桂飄香的季節,空氣中總有一股若有似無的香甜氣息。

好不容易等到桂花盛開,盛踏雪摩拳擦掌的準備做頭油。

想想,女子一頭青絲長又長,想要散發迷人的發香,這一抹下去得用多少頭油?

而臉蛋也就這麼一小片,胭脂水粉又耐用,所以頭油的賺頭遠比胭脂水粉大多了。

且這木樨桂花油遠遠勝過刨花水,潤絲效果沒有最好,而是更好。

因為多了阿瓦幫忙她爹娘,盛踏雪最近就專心一致的搗鼓著木樨桂花油。

一樣是在清晨摘下半開的花,挑揀掉睫蒂後,與香油按一斗花配一斤油的比例放入瓷罐中,再用油紙厚厚的密封罐口,用大火沸水蒸上一頓飯時間。

離火之後,放在干燥的地方靜置十天,讓桂花充分吸收油脂,最後,用力攥擠桂花,擠出來的香油便散發著桂花香,這就大功告成了。

盛踏雪開心的忙著分裝,完全不曉得集市里,盛光耀讓盛老夫人給叫回了盛府。

煙氏從盛家人領走盛光耀後就很不安,也不知道這群人又要出什麼夭蛾子。

她抓心撓肺的好不容易等到盛光耀回來,才知原來盛老夫人這回親自替盛踏雪相中了一門親事,說是書香門第,家中長子,年紀不大,是個有功名在身的秀才,只要盛踏雪一嫁過去,便是秀才娘子,還說這是百里挑一的好親事。

盛光耀沒敢對妻子說的是,他要回家時,他大哥攔下他,訴了一堆的苦,說府里開銷龐大,說飯莊生意不好,每況愈下,讓他看在兄弟分上把白斬雞的做法告訴他,讓他將飯莊的生意重新拉回來。

他沒辦法,只能告訴他大哥,煮雞的事只有妻子和女兒知道,他一無所知。

最後他大哥把他拉到無人處,伸手向他要銀子,他只能把身上僅有的二兩多的銀子都給了他,卻還遭人埋汰,只給這點銀子,是把他當乞丐施舍嗎?

盛光耀只能說自己幾乎是用逃的逃離盛府。

「老夫人又把歪腦筋動到踏雪身上?」也才過了幾天好日子,怎麼又叫人惦記上了?這家人真是拿他們消磨時間、搓圓捏扁?

「也不能說是歪腦筋,她是踏雪的親祖母,祖母替孫女相看親事,是在理的。」盛光耀替盛老夫人說話。

是的,這年頭年輕女子的親事都捏在長輩手里,就算父母俱在的也不是都能作得了主,除非上頭更年長的一輩撒手不管事,才輪得到自家爹娘主持。

所以女子嫁的好壞都拿捏在長輩手上,對長輩不敢有所違逆,一來不遵孝道這頂大帽子扣下來吃不消,二來攸關自己一生的幸福,平日只能忍氣吞聲、言听計從。

遇到這種糟心事,煙氏也無心做生意了,草草收拾,氣呼呼的回了小切村。

盛踏雪听她娘一通氣呼呼的說完,只有啞口無言的分。

他們這一房都已經淨身出戶了,盛老夫人還想借著她的婚姻大事捏著他們不放,這老人家不好好享她的清福,心血來潮插手管起不受待見孫女的婚事,看起來這攛掇之人真是不遺余力呀,這些仗著血緣關系的吸血蛭真是叫人厭惡到極點。

煙氏也看出來女兒的不願意,她戳著盛光耀的胳臂。「相看的到底是哪戶人家的後生?女兒的終身大事你有空也去探探對方的底,可別又像上回那個嚴家,就是個麻煩。」

盛光耀這回不傻,該問的都問了。「說是阜鎮奚家。」

盛踏雪凜然,整個人都繃緊了,阜鎮奚家、阜鎮奚家……奚榮的老家就在阜鎮,她怎麼就忘了這事?

「那人可叫奚榮?」

「你怎麼知道?我都還沒說。」盛光耀很是吃驚。

「這人,我不要!」

她以為她已經完全擺月兌前世的惡夢,殊不知還是陰魂不散的出現,而且近在咫尺,她不會再重蹈覆轍,她不會如他們任何人的意的!

她重申一次,「爹,想不到女兒是個得人疼的,我們都離開府里半年了,老夫人還惦記著女兒的親事,不知姊姊們可都出嫁了?」

「出嫁倒是不曾,你大姊和師爺家的公子根本八字沒一撇,听說宋公子已經和在鴻臚寺任右侍丞的河間府王家次女定了親,你大姊為此絕食了好幾日,鬧得府里雞飛狗跳。

「至于嚴家那邊也鬧上門來,說我們背信棄義,揚言要告上官府,你祖母別無他法,讓丹霏替你嫁了過去。」

雖說是庶女,可二房就那麼個女兒,知道自己的女兒因為蔡氏的貪財自私得嫁去那樣的人家,有可能喜事馬上變喪事,盛光輝在阻止不成後也和家里離了心。

人都是這樣,事情自己沒踫上,多得是旁觀看笑話,一旦落到頭上才知道要痛。

盛踏雪知道盛老夫人現在把矛頭對準了她,她的態度必須強硬。

「爹,這門親事我不答應,您就這樣回了老夫人吧。」

「你這不要那不要,兒女婚姻大事本就該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上次拒絕了嚴家,這回又說不要奚府,你要我怎麼向你祖母交代?」

就知道會在女兒這里踢到鐵板,盛光耀想以父親的氣勢壓得女兒服從,只可惜他當爹的氣勢已經遠離他很久,很難撿回來。

「爹要是不敢去說,女兒自己去!」

這個爹完全忘記自己當初一文錢也沒有,被掃地出門的悲慘困境,這是一心想回盛府去做牛做馬?她真的很無言。

「你這是反了!」盛光耀只能扮嗓門大了。

煙氏看丈夫和女兒就要為了這件事起沖突,連忙拉開女兒好言相勸。「老夫人也沒有說死,這件事應該還是可以商量的。」

「娘,沒什麼好商量的,那奚秀才一個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的大老爺,我不喜歡,如果你們要逼著我嫁,我寧可絞了頭發去做姑子。」她絕不是危言恫嚇。

盛光耀的眼神不對勁了。「你見都還未見過人家奚秀才,就知道他不好?那是書香門第,身為秀才,能爭功名,多少人掙破頭想結這門親,這樣的好事落到我們頭上你還嫌棄?

我是你爹,你的婚事我作主,這門親事我已經替你允了!」

煙氏眼神微妙,表情瞬間變了。「你能耐啊,婚姻大事你好歹回來吱一聲,大家有個商量,踏雪可不是咱們攤子上的肉,秤了斤兩就能帶著走,她是我們唯一的女兒啊!」

盛光耀一懵,怎麼扯到這里來?「我在教訓女兒,你別來摻和。」他難得擺一回父親的威風,她攪什麼局?

「你威風了,你教訓女兒了……」

「這不都是你不好,要是你的肚子爭氣,替我生個兒子,我又何必去到哪里都直不起腰桿,只能听別人的!」

盛踏雪一再告訴自己不要動氣,可她還是難過了起來,為什麼要一個同心的家人這麼難,這樣的爹,她不要了!

她把自己關進了房間,不管外頭的吵鬧聲,倒在床上,良久才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

原來,有些人不是敬而遠之就可以,如果不除掉會變成毒瘤,會危害到自己和身邊所有她愛的人。

每回遇到難關她總是告訴自己堅強就可以度過難關,但是這件事如果真的不可違逆,她要怎麼辦?難道就這樣再嫁進奚家?再回去看那些人的嘴臉,做那樣卑躬屈膝可悲的人,她還要再重來一遍嗎?

不!她心里發出哀鳴。

那麼,她該怎麼辦?

這一晚,盛踏雪都沒有跨出房門。

隔天一早,她黑著眼眶很平靜的宣布,她要搬家。

聞人府,書房。

「搬家?」慵懶閑適的坐在黃花梨木椅上的聞人復不復淡定。

「盛府的老夫人替踏雪姑娘相看了一戶人家,盛三老爺同意了,昨日在家中鬧開,一早踏雪姑娘便決定要搬家。」溫故一五一十的把探子所說的消息告知主子,「踏雪姑娘還和盛三老爺杠上,宣稱她不要盛三老爺這爹了。」

聞人復長指點著桌面,眼神閃燥,嘴角揚著可疑的弧度。

不要她爹了,她這是被逼急了吧?

兔子被逼急咬人了,她那懦弱無能的爹,不要就不要吧!

「盛府替她相看的是哪戶人家?」

「阜鎮奚秀才奚榮家。」

奚榮……

聞人復的眼慢慢眯了起來,難怪她這麼抗拒,寧可和家人決裂也不嫁。

慢著!聞人復閉上眼,由于掐得太用力,修得圓弧的指甲盡數泛白,陷于掌心。

他按著自己的胸口,感受到心底最深處受驚的悸動。

莫非、莫非她和自己一樣帶著前世的記憶?否則,一個秀才娘子的名頭應該足以打動許多女子的心吧?

可她卻悍然拒絕。

他的心在狂歌浪舞,激越如海嘯。

如果他的揣測是真的……

聞人復慢條斯理的調整了坐姿,「你不是一天到晚在我耳邊嘟囔著無聊,讓我給你找事做?」

「公子?」

「這盛府看來是好日子過膩了,盡折騰這些,去,幫他們一把。」

聞人復的語調平淡,一點起伏也沒有,可溫故是什麼人,他要是听不懂主子的意思,哪來的資格當上有「貼身」二字的侍衛?

之前,公子對這些不知所謂的盛府人已經輕輕放過一回,只因看在他們是踏雪姑娘的家人的分上,否則早不知道怎麼死的,這回還想插手踏雪姑娘的親事,不就擺明了與公子作對?惹惱他們家公子,這些愛蹦的盛家人,死有余辜了。

「小的辦事,公子放心。」溫故作揖離開。

聞人復端起了茶盞,摩挲著骨瓷杯身的溫潤。

至于這奚榮嘛,他不急。

他前世沒費什麼力氣就把那個負心漢拉下馬,讓奚府從此消失在京城那些達官貴人的眼皮下,這回,他倒想看看這奚榮在失去踏雪這個踏板之後,還能爬多高?

前世,他輕松的治了他,這一世無論奚榮有多大的通天本事,他仍舊可以像揉死螞蟻一樣的弄死他。

他放下茶盞,杯子里的茶水點滴沒動,朝外頭喊道︰「備馬,我要外出。」

外頭的人頓了下,「公子,備馬車可好?」

聞人復悶聲不吭。

外頭立即沒了聲響。

聞人復的命令下來驚嚇了不少人——公子那腿能騎馬嗎?要是摔了馬可怎麼辦?

可沒想到聞人復不需要人扶持,看也不看那些膽顫心驚的下人,縱身一躍,利落的踩上馬鎧,雙腿一夾馬腹,打馬去了。

他去了盛踏雪家。

到了之後只見前院凌亂一片,可見得真的在搬家。

忙碌的盛踏雪看著他縱馬而來,英姿爽颯,一下怔住了。

「我這麼好看嗎?你要看到幾時?」聞人復語帶調侃,可語氣里的寵溺只有他自己知曉。

她看著是忙了一陣子了,裙衫都有些灰撲撲的感覺,這麼匆忙的要搬家,她有多急迫想遠離那個人?還有那一家子?

盛踏雪手里拿著鍋鏟,一下不知該放哪。

在這樣翩翩公子的面前,自己居然拿著鍋鏟!還好她對他沒有任何想望迷戀,要不然還要不要活了?

「還不來扶我下馬?我只會上馬,不會下馬。」他的聲音一如既往的醇厚溫柔,用著令人神迷的傾城之姿,笑吟吟的看著盛踏雪。

「哦……哦。」她趕緊放下鍋鏟,在裙子上擦了擦手,覺得不妥,再擦一次,仍是遞不出手,可是他的手伸得老長等著,她能讓他等嗎?

不能。

她走上前去,看了聞人復的模樣,半點考慮也無的道︰「你扶著我的肩膀能方便下來嗎?如果有困難,我去叫我爹。」

要她說搬家,頂多將隨身衣物收拾收拾就行了,她娘卻覺得家里的東西皆是花銀子買的,非要全部帶上,至于她爹鬧別扭去了,這會還真不知道他在哪里。

「你能撐得住我的重量?」

「能。」就算撐不住她也會撐住。

她把手伸了過去,聞人復握住,感覺小小的手握著自己,好像握住他的心。

盛踏雪只覺肩上一沉,聞人復竟是將半個身子的重量都交給了她,當他的身形往下墜的時候,她伸出雙臂抱住了他的腰。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