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姑娘不是賠錢貨 第一章 重生到別家

作者︰陳毓華

「母親,您要媳婦自請下堂?」艱難的字眼從女子嘴里吐出,帶著濃濃的苦澀,彷佛口里是難以吞咽的黃連。

女子梳著婦人髻,雙膝跪地,穿著薄薄衣料的她膝蓋磕著冷硬堅實的青石板,雖時值炎夏,她卻覺得冷徹心扉。

「妳這位置有人等著要,只是讓妳挪一挪。」

上首的老婦人有著高高的顴骨,她雙目微閉,手里捻著一串沉香木佛珠,經年好吃好喝好享受養出來高高在上的氣勢,看著會叫人打哆嗦。

原來婆子們的話是真的,那被她當做天一樣的夫婿要納妾入門,不,不是妾,是迎娶新妻,對方家世斐然,出身名門,自是不肯屈為平妻,而自己這無權無勢的糟糠妻則是擋了人的道,所以婆母要她自請下堂,給新媳挪位置。

屋子里很靜,佛珠相叩的聲音在安靜的正堂里顯得格外響亮。

白踏雪下意識雙手揪緊衣裳,想為自己爭點什麼。「相公答應過我,只要我不喜歡,就不會有其他的女人。」

麥氏瞪眼斥喝,「愚婦!放眼官大人家哪個不是三妻四妾,我兒如今身為朝廷棟梁,迎新棄舊,人之常情。」

好個迎新棄舊,人之常情,輕飄飄的幾個字,彷佛這再稀松平常不過,所以,她為了身為朝廷棟梁的相公,就該把苦水往肚子咽,模模鼻子大度的讓出正妻的位置?

「要是媳婦不答應呢?」她胸脯起伏著,微顫的聲音多了幾分硬氣,那多年的委曲求全悉數化成憤怒。

她一說完,麥氏的目光頓時就像刀子一樣的射了過來。

「為了我兒的前途,妳不答應也不成,白氏,讓妳自請下堂是看在妳嫁入我奚府十余年,給妳留點臉面,妳要是不知好歹……」未完的話里有股狠絕。

「母親,媳婦自嫁入奚府,自認行得正,坐得直,無愧于心,盡心侍候公婆、相公,善待叔子小泵,即使算不得賢慧,也絕對稱得上好,要我自請下堂,休想!」

她字字鏗鏘,為了這個家,她傾盡所有的一切,這其中的辛酸血淚又有誰知道。

不說耗費的心力,她婚前省吃儉用積存下來的嫁奩,早盡數拿出來用在奚家人身上,或者說整個奚府的吃穿開銷用度,都在她的肩頭上。

當年,她嫁給奚榮的時候,他不過是個不起眼的生員,家徒四壁,只有幾迭換不了銀子的破書,家里過的是吃糠咽菜的日子。

為了讓他出人頭地,要進書院學習、備考,要有束修和節禮,要上京趕考,要備路費和住宿開銷,花錢如流水,她沒抱怨過一句話。

期間,小叔子小泵婚嫁,聘金彩禮等事事項項也全由她負責。

奚榮中舉後,他從一個芝麻小闢慢慢往上爬,要打點上峰、同僚應酬交際,無一不是向她伸手,之後在短短幾年內,他就成為正七品的六科給事中,握有監察六部之責,權力不可謂不大。

而以他的善于鑽營,什麼時候還會升遷猶未可知,但是在一般人眼中,他就是只閃亮亮的金龜。

雖然他已經三十歲,因為閱歷豐富,除了俊俏的面貌,更見一種智能和深沉,這樣的男人,不難想見多得是想托付終身的女子。

至于她這糟糠妻早不復青春,多年的家務操持、商鋪奔波,哪及得上正值二八年華的女孩,而夫妻長期的聚少離多,她身邊連個孩子都沒有,這對急于再更往前一步的奚家來講,她不只沒有了利用價值,甚至還成了奚榮的絆腳石。

白踏雪心存最後一絲希望的開口,「母親,相公他……」

「告訴妳,我的意思就是我兒的意思,再說,妳嫁入我奚家多年,連個蛋也下不來,單就無所出這一項,就足以將妳休離,現在好好的跟妳說,是讓妳別再佔著糞坑不拉屎,若是不知道順著階梯下來,難看就是妳自找的了。」再也掩飾不住的厭惡隨著話語從麥氏口中冷冰冰的吐出。

她不自請下堂,便打算用無子的理由來休棄她?這麥氏也不想想她至今沒有孩子是誰害的?要不是為了這一家子的大筆開銷,她哪里會因為過度勞累流掉了腹中的胎兒?此後再著胎不易。

「我不相信,相公他不是那等趨炎附勢的小人!」白踏雪的臉有著異常的蒼白,眼神淒厲。

因為她知道,愛子如命的麥氏說的是真的,若是沒有奚榮的默許和授意,麥氏是不可能對她開這個口的,但她還想自欺欺人。

「妳這無知婦人哪里會知道我兒的鴻鵠之志!」麥氏滿眼鄙視。

白踏雪渾身冰涼,知道自己終究被「一家人」背棄了。她一直只有一個人,原以為嫁人了,有了渴求的家人,這會才知是自己太傻。

麥氏見她被自己震住了,唇角揚起,「外頭的乞丐求到門前來,我都會讓人施舍些銀兩還是粥飯,妳我婆媳一場,我也不能讓妳什麼都落不著的走。」她順手招來侍候的嬤嬤。「去拿二十兩銀子讓她帶走,就當做是給我兒積德行善吧!」

「老太太您真是慈悲!」

麥氏掃了那嬤嬤一眼,點頭微笑。「妳是個貼心的,就照這數去拿來吧!」

白踏雪聞言渾身血氣上涌,再看見那用碎銀子拼湊出來的二十兩,身子直晃,她在奚家十余年原來就值這些銀子。

她把銀子接過來,站起身,趨前幾步,接著將其全往麥氏的臉上擲去,「吃人不吐骨頭的賤婦!妳會遭天打雷劈的,報應不爽!」

事出突然,麥氏一時反應不及,被銀子砸得正著,歪倒在榻上。

一旁的嬤嬤丫鬟們驚叫出聲,有的尖聲喚人來抓白踏雪,有的上前攙扶麥氏,屋里亂成了一團。

白踏雪露出一抹苦笑,這樣不痛不癢的一砸,根本消減不了她心里的痛苦和恥辱!

白踏雪啊,這就是妳努力半生喂養的「家人」,妳該醒了,別再執迷不悟無視他們無情的對待!

看著一屋子的混亂,前塵往事如同潮水一般涌上心頭。

突然,兩個沖進門的粗壯僕婦壓制住白踏雪,她下意識的掙扎抵抗,接著听見麥氏的尖叫——

「來人,把準備好的藥給我灌進這賤人的嘴,我看她還能囂張到哪里去!」

一個僕婦上前粗暴的撬開她的嘴,然後有人把燙口的不知名藥汁灌進她的口中,熱辣辣的液體幾乎燙傷她的喉嚨,她怎麼也掙月兌不了桎梏,有些藥汁因此噴濺在她的臉上。

混亂中,她隱約听見一聲嘆息——

「母親,趕她走就是了,您這又是何必?」

「難道留著那張嘴讓她到處去說我們奚府的不是嗎?」

白踏雪知道自己要是不拚命離開,怕是要死在這里,也不知哪生出的力氣,她突然掙月兌那些僕婦的箝制,轉身如箭一般的朝著大門飛奔而去。

白踏雪心死了。

原來她奉為天的夫君就躲在暗處,看著她遭受這一切,到現在她才認清自己交付身子與一片真心的男人……不如一條狗!

從此,與、君、絕!

守門的下人也不知發生什麼事,沒有人上前攔阻,任由白踏雪沖上了大街。

街上車水馬龍,車輪轆轆聲不絕于耳。

白踏雪被眼淚模糊了視線,她想張口喊,卻發現一個聲音都發不出來,那毒婦給她灌的竟然是啞藥!

奔跑著的她喉嚨痛如火燒,眼前所有的事物一片朦朧,突然一陣急促的馬蹄聲接近,下一刻她的身子凌空飛了起來,在一片的驚呼聲中,她不知又撞上什麼,然後砰地一聲落到地上。

她感覺全身骨頭像散了似的,鮮血以極快的速度從七竅涌了出來。

透過一片殷紅,她看見一張清瘦如謫仙般的臉龐,那雙如暗夜星辰的黑眸泛著淚,雙手貼撫在她兩頰邊。

「別死!」

這世間還有人在意她的死活?用這麼痛惜的聲音留她?

在眼前放大的臉有點熟悉,如果再豐潤一點,必是風華絕代,向來記憶極佳的她依稀有種好像在哪見過的感覺。

但,到底是誰呢?

今生怕是再沒有機會得知了。

她默默吐出最後一口氣,闔上眼的同時,兩行血淚沿著眼角流下。

「听說是許給了隔壁鎮上的富商嚴家的嫡子。」

「什麼,是那藥罐子,不是听說熬不過年底?那是火坑啊!三老爺和三夫人居然舍得?」

「有什麼舍得舍不得的?這個家是誰當家的?可不是那一房的人。」

阜鎮盛府的西南偏院,兩個婆子躲懶的歪在一堵院牆外,確定這時間點不會有人在附近走動,大剌剌說起府里最近發生的大事。

「欸,這話得小著聲說,要是讓人听去,妳也落不著好。」矮胖的婆子雖是有些瞻前顧後,但仍眼神不敬的瞥向院牆。

「我不說難道這事就能揭過去嗎?老夫人是個不管事的,妳我都知道這個家誰在拿主意,大夫人一听說對方看中五姑娘,可是滿口答應,听說還一口氣得了一半彩禮的六十兩銀子,等正式迎娶後還有剩下六十兩可拿,一百二十兩,這麼多的銀子,怎麼看上的不是我家那丫頭?」高個頭的婆子一想到一百二十兩的彩禮心頭怦怦跳個不停,銀子多可愛啊,要是她能得該有多好。

矮胖婆子撇了撇嘴,「妳少臭美了!五姑娘再怎麼說也是姑娘,人家怎麼會看得上我們這當奴才生的丫頭!」她口中雖然這麼說,眼底全是幸災樂禍。

大房自作主張要「賣了」三房姑娘這事,整個盛府從在正房听差到廚房里燒火的丫頭都知道,前夜三房的五姑娘在哭鬧無用之後憤而自縊,遭人救下後現正昏迷著。

「奴才生的丫頭怎樣了?我那丫頭長得可也不錯,未來或許能嫁得比五姑娘還好!」

「是是是,這要是沖喜不成就得守寡了?嘖嘖嘖,年紀小小就守寡,往後的日子可怎麼過?」

高個婆子一副萬事通的模樣說︰「還不是大姑娘看上了師爺家的公子,大夫人為了攀上這門親,急需要銀子疏通關系,這才把腦筋動到了五姑娘身上,應允嚴家的提親!」

「妳真厲害,什麼都知道。」

「那當然,我和妳不一樣,也不看看我在哪里當差!」有人尾巴都翹起來了。

「我知道,姊姊是大夫人院子里的,往後可要記得多照顧妹妹我啊。」

兩個婆子就隔著盛家三房院子的薄牆,肆無忌憚的說著主人家的長短,偏偏牆後邊也一點動靜都沒有。

「要我說,三夫人最好能把五姑娘給勸轉了心意,否則,大家鬧得難看,到時候也不知吃虧的會是誰?」

「說的也是,五姑娘要是乖乖听話了,大夫人還會說她乖巧識時務,這些年要不是大夫人把盛府內宅的事務料理得井井有序,大家又哪來的好日子過,做人啊,不能太忘恩負義,會被雷劈的。」

閑話說完了,兩個婆子才甘心各回自己的地方去了。

嘖嘖,這三房的人在主人家根本和透明人沒兩樣的,活該被大夫人搓圓捏扁,尋常人只要有點血性的,誰不會出頭替自己申辯兩句,偏生這房的人從上到下屁也不敢放一個出來。

那五姑娘再不甘願,只能怨自己投錯了胎!

這些糟蹋人的奴才!兩個故意來惡心人的婆子說的話,一字不漏的全听進薄牆另一邊的煙氏耳里。

坐在床邊小凳上的她氣得雙手顫抖,已經腫成核桃般的眼,又落下斷線珍珠般的淚珠。

「我苦命的踏雪啊……」

不大的內室,床榻上躺著一個雙眼緊閉,年約十三,身子骨卻瘦弱異常的少女,她巴掌大的小臉慘白,女敕唇毫無血色,孱弱得像個瓷娃娃,脖子處一圈駭人的紫紅痕跡,看著仍是怵目驚心。

「老爺,大夫人根本是把小五賣給嚴家,連那些下人都來糟蹋我們,這盛府的人分明、分明沒把我們三房放在眼里!」

盛光耀坐在靠窗的松木圈椅上,繃著臉,悶不吭聲。

「這整個阜鎮誰不知道鄰鎮的嚴家大少是什麼樣的身體,女兒真要嫁過去,只有守寡的命,一輩子那麼長,這是要小五怎麼辦?」

盛光耀像是沒听見的毫無響應。

「老爺,我是不賣女兒的,誰想賣我的小五,我就跟他拚命!」她一張淚痕斑斑的臉有著決然不屈。

看著什麼話都不說的相公,她忽然來氣,「盛光耀,你倒是說句話呀!」

盛光耀看了眼躺在床上,看似毫無生氣的女兒,不悅的瞪了眼煙氏,見她含淚的眼神心軟了幾分。「妳小點聲,小五還睡著,我去向娘說我們小五不嫁就是了。」

床上少女其實已經醒來有那麼一會兒,只是未睜開眼,她是被煙氏的哭聲給喚醒的。

將醒未醒時的她,把方才外頭婆子的挑釁和屋里這對陌生男女的對話都听入了耳中。

她皺了下眉頭,輕咳了一聲,長長的睫毛微顫,終于睜開的水眸帶著茫然,看向頭上的床架。

煙氏歡天喜地的喊道︰「小五啊,妳可醒了!」

她這一叫,連在窗邊的盛光耀也起身走了過來。

看著女兒臉白如瓷的憔悴模樣,分外嬌弱,令人心疼。

見少女不發一語,煙氏才干沒多久的眼又漾起了淚,捂著嘴哽咽說道︰「小五,妳為什麼這麼想不開,妳要是有個萬一,叫娘怎麼辦?要不是阿瓦剛好進門換茶,娘真不敢想……妳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娘也不活了!」

「別哭哭啼啼的,小五這不沒事嗎?」盛光耀語氣略帶不耐煩。

少女轉頭看著坐在床邊,哀哀哭泣著的煙氏——

這是她的娘啊?

看著年歲不大,秀麗的眉睫楚楚動人,頗有一番韻味,一看她睜眼,顫抖的握住她的手不放。

至于站在邊上的男人大概三十五、六歲,中等身材,身上一件松江細布長袍,古銅膚色,臉上有微微的胡碴,濃眉大眼,很有幾分英氣。

這是她爹?

「墨娘,踏雪看著還累著,有什麼話等她好好休息過後再說吧。」

煙氏用帕子按了按眼角,伸手替像又閉眼睡去的少女掖了掖被子,隨著盛光耀走出房門前還仔細的叮嚀了丫頭阿瓦,要她細心看護著姑娘。

少女听見腳步聲漸遠,睜眼掃向頭頂的帳幔,是半舊的帳子,蓋在身上的被褥模著也輕薄,房里的擺設很簡單,一把圈椅、兩張小凳、一張幾,就這樣。

她看了眼一旁眼楮浮腫,顯然哭得很慘的丫頭,示意她過來把自己扶坐起來。

阿瓦動作輕柔但利落的將她扶坐起來,再在她腰後墊了個枕頭,之後快手快腳倒了一杯茶,端到她面前。

少女伸手接過,忍著喉嚨的不舒服,慢慢的啜了幾口,等這一杯茶下肚,總算小解了喉頭的干渴。

阿瓦接過她遞回來的杯子,看她不甚有精神,忙又扶著她躺下。

少女在閉眼之前,告訴自己——

踏雪,如今的她叫盛踏雪。

盛踏雪這一睡不知睡了多久,當她幽幽轉醒,窗外淅瀝瀝的下著雨。

甫睜眼,她就看見坐在床邊的煙氏,她穿著秋香色的交領衣裙,雲鬢斜插一根沒有任何花樣的銀簪,手上拿著繃子繡著花,听見她發出聲響,轉頭眼巴巴的瞧著她。

她思索著要怎麼把一個陌生的婦人當做娘,最後只能露出一個微笑充數。

阿瓦掀了簾子進來,手里捧著盛著熱水的木盆。

煙氏扶著女兒起來梳洗。

沒多久一個年紀大些的丫頭提了食盒進來,她是侍候煙氏的大丫頭,叫秋蓮。

一碗白粥,兩碟小菜。煙氏看見這菜色,眼眶又紅了。「秋蓮,我不是讓妳吩咐廚房的人給五姑娘煮些營養的吃食嗎?」

秋蓮猶豫了下,「夫人,陳婆子說廚房的食材都是有一定份額的,想要額外的吃食,得拿銀子去。」

煙氏聞言,淚珠又開始在眼眶里滾動,「這是欺負我們這房的人,要是大房去要東西,那老東西敢這麼說嗎?」

盛踏雪發現她這位娘親簡直就像是水做的,動不動就淹水。

看起來他們這一房在盛家很是弱勢,連下人都沒把主子放在眼里。

盛踏雪忍著喉嚨的不適,對著煙氏搖搖頭,讓她寬心。

煙氏聲音哽咽,「都怪老夫人把心都偏向大房、二房那邊去了,我們謹守本分的過日子,別人偏還要整治我們,這回,還把主意打到妳的身上,幸好妳沒事,否則……」

盛踏雪慢慢把白粥喝完,小菜也吃了一點。她的肚子空空如也,身子半點力氣也沒有,能做什麼?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看起來這個盛府也不是什麼清靜的家庭。

等阿瓦和秋蓮收拾好便退了出去,屋內只剩下母女二人。

「娘,把眼淚擦一擦,哭,是……沒有用的。」即使喉嚨刺痛、聲音低啞,她還是艱難的吐出長串的字句,結果才說完,便一陣嗆咳不停。

煙氏伸手急切的拍著女兒的背。「我也知道,只是眼淚不听我的。」

她這便宜娘也是個妙人。

「我剛醒來,腦子……渾渾噩噩的,有些事不太記得,娘……和我說說這個家……里的事可好?」

煙氏不疑有他的給盛踏雪說了一下盛家的事,因為心中早有不平,還多說了一些其他的。

盛老太爺的祖上三代都在泉州從商,盛老太爺這一支很早就離開故鄉,來到河間府落地生根。

盛老太爺娶妻荊氏,育有三子四女,可惜麼兒和麼女早年夭折,後來老太爺納一妾室,生下盛光耀這個庶子,此後姨娘也就再無所出。

盛老太爺的三個兒子,長子盛光明、次子盛光輝,盛踏雪的爹盛光耀行三。

三人娶妻生子,大房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盛丹玥、盛丹丹、大少爺盛修文。

二房子嗣單薄,二夫人房氏無所出,只姨娘生了個女兒盛丹霏。

三房就是盛踏雪的爹娘,膝下只有盛踏雪一女。

盛老太爺已經過世,盛老夫人因為膝下兩個兒子是她親生的,對她頗為孝順,十幾口人住在三進的宅子里,因為人多口也雜,摩擦不少,又因為三房習慣退讓,久而久之更沒被放在眼里了。

雖然不到打罵作踐的地步,但當家主母作主將三房的閨女給「賣」了,便是吃定三房不會吭聲,也沒膽子吭聲,可見三房在盛府是個什麼地位了。

盛府是商戶,卻不是什麼富商,盛老太爺奮斗了一輩子,手下就只有兩家鋪子,一家賣雜貨,一家經營的是飯莊,至于田產,四畝的良田是自己的,余下二十幾畝則是佃人家的地來耕作。

這樣的家產在富人比比皆是的阜鎮真的算不上什麼,但嚴格說起來,兩家鋪子只要經營得法,足夠十幾口人嚼用,甚至過起寬裕的生活。

相較于時好時壞、收入不定的雜貨鋪,飯莊是能直接看見銀子的生意,只要有兩樣拿得出手的菜色,小鎮有不少鄉紳員外,他們雖然食不厭精,膾不厭細,但總有個要談事的時候吧,誰張口不用吃飯?偶爾打打牙祭上次飯館,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

所以,盛老夫人把最賺錢的營生給了老大盛光明。

偏偏飯莊在他手上收益卻是江河日下,原因無他,飯莊仍是需要主事者用心的營生,大廚、跑堂的工錢不計,官府、地頭蛇也要打點,同業飯莊酒樓競爭等,但盛光明出手闊綽,各種來路的酒肉朋友來者不拒,抱他大腿想沾好處的人無形中越來越多,他便有些疲于應付了。

而雜貨鋪原先怎麼也輪不到三房盛光耀這個庶子掌理,起因于二房對經營生意沒興趣,也不想整日兜著幾文錢的出入賬和為瑣碎的進出貨彎腰忙碌,盛老夫人便把佃來的地和自家的四畝良田交給了老二,讓他去折騰。

她的要求也不多,只要繳稅時夠給盛家及其田莊交租子,余下的夠一大家子一年的口糧就夠了。

因為家里就三個老爺,鋪子不能沒人管,與其交給外人不如交給庶子,至少他還會記得自己給的這份恩情,不敢亂來。

于是雜貨鋪便交給了盛光耀,但附帶條件是,賺的錢必須全部歸入公中,他們這一房的開銷用度也是由公中支出。

自己辛苦勞動賺來的銀子一文錢也存不到,全部繳交公中,好個一本萬利的打算。

這說給誰听,誰都不干!

只是素來庶子和嫡子待遇本來就不在一個水平上,庶子的地位低下,不說沒有可能繼承家產,就是半個奴才,主子讓你去打理鋪子是看得起你,盛光耀哪敢拿翹。

盛踏雪看著自己樸實到近乎簡陋的屋子,母親頭上半銀半木頭的簪子和半新不舊的棉布衣裙,可以想見,這所謂的公中是多麼苛刻了。

因為父親在這個家沒有任何地位,難怪掌家的大房想把她「賣」了,父母連吭聲氣也不敢。

可她同情原主的爹娘嗎?並不。

自己親生的女兒受此不公的對待,連說個「不」字都不敢,實在太叫人齒冷了。

「這些話,咱們娘倆私下說說,要讓妳爹知道我和妳說了這些事,定要不高興了。」不論相公在家中的地位如何,煙氏對丈夫還是敬畏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