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簡薰 > 懶姑娘富貴命 > 終章 守得雲開見月明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懶姑娘富貴命 終章 守得雲開見月明

作者︰簡薰

    順哥兒長得很快,會翻身,會起來,會爬,會走,開始跑步。

    長牙了,學說話。

    會喊娘,喊祖母,也認得賀老太太,然後這小子很奸詐,知道自己笑,大人就沒轍,每次問「我可不可以……」,「我想要……」後面就會歪頭笑,大人就只能說好,徐靜淞就覺得奇怪了,才一歲多的小孩就懂這個,到底像了誰。

    順哥兒跟宣哥兒最好,因為兩人一樣小,被禁止的項目類似,玩的東西都差不多,吃飯的時候兩個小哥兒走路跟天線寶寶似的,說不出可愛。

    希哥兒跟風哥兒開始啟蒙,家里都是女人,也不好請夫子入住,只好把孩子送回楊氏娘家那邊寄讀。楊家太遠,孩子半個月才回家一趟,大人雖然舍不得,但為了孩子好,也只能舍了。

    就這樣一天一天,春去夏來,秋去冬至,四季輪回。

    轉眼,齊哥兒跟雲哥兒也送去楊家啟蒙了,日子真是過得很快的。

    過年照樣熱熱鬧鬧,初一到十五都吃不同的菜色,孩子們都從楊家回來,元宵後才開課,幾個小爺在家里都玩瘋了,外公家雖然對自己也好,但畢竟還是自家最舒服,只不過好

    日子總會到盡頭,除夕到元宵也不過就是眨眼之間。

    四個小娃又被車子送到楊家去念書,家里又安靜下來。

    一日,徐靜淞跟賀老太太正在看帳本,窗戶雖然關著,但還是有冷風滲進,帶著淡淡梅花香,屋內燒著幾盆炭,倒是不冷,寫字翻書手都不會凍。

    經過學習,賀老太太現在已經能自己看帳了,從染色石到染色草,每個字都認得,不得不佩服老人的毅力,她說要學,就真的學起來了,為母則強,這賀老太太真的一心想替兒子孫子撐起這個家。

    賀家的生意還是維持著,但沒什麼起色,不賺錢也不賠錢,徐靜淞想,能打平就好,把桑田,棉田,染布坊,布莊維持著,等男人們出來再重振旗鼓。

    「老太太,三奶奶!」冉嬤嬤急匆匆進來,完全沒有昔日的體面,一臉緊張,「麥大人派人來了,說有好消息!」

    麥大人?那就是主審南善公主事件的大官。

    一下子,兩人也不看帳了,賀老太太一馬當先,沖得居然比徐靜淞還快,兩人這是拼了命的快走,這時真恨雪大,地上濕滑,要不然都想用跑的。

    到了大廳,因為雨恩院離大廳近,楊氏跟小楊氏已經到了,兩人一般欣喜又著急。

    只見廳中一個穿著朝服的官爺,不就是那日的周主事?

    周主事自然記得賀家,除了賀家給的銀子多之外,還有賀三奶奶撕碎休書那畫面,還真讓人記憶深刻。

    「老身見過周大人。」賀老太太一個行禮。

    徐靜淞也跟著,「民婦見過周大人。」

    周主事笑意盈盈,「家里太太奶奶可都到了?」

    楊氏最是著急,「都到了。」

    「跟四位太太奶奶說個好消息,經過追查,那劣紗是七公主生母顏美人換過的,一方面是嫉妒何賢妃的公主受封,一方面也是因為娘家想要競貢,得把賀家拉下才行,南善公主被染色,與賀家無關。」

    徐靜淞一听,喜得笑了出來,突然感覺身邊賀老太太有異,連忙伸手扶住,賀老太太卻是不管自己,只問︰「那請問大人,我兒我孫,什麼時候可以回家?」

    「原本還要等印章蓋齊,不過貴府有何賢妃打點,速度自然快上許多。麥大人已經通令,今天讓各府處連夜開燈把各章蓋好,好讓幾位爺可以拿著回家。」周主事十分客氣,「恭喜老太太了。」

    廳上頓時喜氣洋洋,太好了,原本以為要幾年的,沒想到才兩年多,也虧得當日的何嬪,今日的何賢妃一直幫忙,不然哪有這麼快。

    徐靜淞喜得覺得自己整個背都在發熱冒汗。太好了,賀彬蔚要回來了,順哥兒出生到現在都沒看過爹,他還小,很難解釋,小娃以為自己沒爹,每次想到這邊,徐靜淞都覺得要哭出來,有的,順哥兒當然有爹,只不過在大牢里。

    楊氏當然哭得厲害,早年子喪,中年子囚,身為一個女人最難捱的,她都捱了,現在守得雲開,明明高興得不知道該怎麼表達,但卻只能哭泣。

    徐靜淞深呼吸了幾下,然後回過神看到周主事只是笑,沒新資訊但也不走,內心啊的一聲,把手放到身後做了個銀子的手勢,又比了個三,意思是三百兩,程嬤嬤看到,趕緊退下。

    老嬤嬤動作很快,就在賀老太太跟楊氏的詢問中,程嬤嬤回來了,徐靜淞又把手伸到後頭,程嬤嬤遞上,她便雙手往前一伸,「一點茶資,請周大人喝點茶,解解渴。」

    周主事之所以這麼急著跑來,自然是為了這個,于是也不客氣收下,感覺得出厚厚一疊,笑容更是誠懇,「各位太太奶奶放心,我再回去催催,快的話今晚,慢的話明天,都會回來的。」

    徐靜淞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度日如年。

    又喜悅,又難熬。

    魂不守舍回到房間,賀順午睡剛好醒來,徐靜淞解了貂裘,一把抱住兒子,「順哥兒,爹要回來了。」

    眼見賀順一臉懵,突然又覺得心痛,他出生時賀家就已經遭難,他不知道什麼是爹,也沒見過大伯跟祖父。

    抱著兒子,心想,沒關系,來日方長。

    晚飯跟賀老太太一起吃,兩人都是開心的。

    賀老太太說︰「那父子三人,可千萬別給我瘦著回來,最好每人都給我胖個幾斤,要是瘦了,就算回來,我也是要打他們。」

    「肯定不會瘦的,公公,大伯子,三爺都這麼孝順,我們都費心打點了,肯定盡量吃的,哪有還的道理。」

    這話賀老太太愛听,臉上頓時有笑容,「吃完了,我就要去廳上等,希望老天保佑,今日就回來。」

    「孫媳婦也去。」

    結果很好笑的是,等徐靜淞跟賀老太太吃完到大廳,楊氏跟小楊氏居然也在等了,四人一照面,都笑了出來。

    雖然周主事說了,也可能是明早,但這種時候,哪有辦法不等。

    火盆跟柚子水自然是準備起來。

    賀老太太心情很好,說著賀有福小時候頑皮的事情,又講起賀文江跟賀彬蔚兄弟,每個小時候都皮得不像話,幾個小共笑咪咪的听著,徐靜瓶覺得好好笑,原來現在這麼穩重的賀彬蔚,小時候曾經為了賴床說自己頭痛,搞得賀家雞飛狗跳了一上午,後來因為不想喝苦藥這才說自己沒頭痛,裝的,賀有福氣得要打,楊氏卻死攔著不讓,然後賀文江哭嚎著去找賀老太太,說爹要把弟弟打死了。

    賀老太太一听還得了,連忙到雨恩院去救孫子,結果賀有福兒子沒打到,還被娘親罵了一頓。

    徐靜淞听了真的覺得她公公好可憐,人老疼孫,對賀老太太來說,孫子頑皮沒什麼,兒子要打孫子?那可萬萬不行。

    就在閑聊中,遠遠傳來守門婆子的大喊,「老爺,大爺,三爺回來啦!」

    幾個女人紛紛站起,一股腦兒往門外沖去。

    已經用拐杖的賀老太太,此刻健步如飛。

    賀家的男人們跟女人們在前庭中間遇到,賀有福立刻帶著兩個兒子跪下,「兒子不孝,讓母親擔心。」聲音哽咽。

    賀老太太大喜,整個人發顫,「快點起來。」

    徐靜淞眼楮直直的看著賀彬蔚,嗷,真是他!

    她夢過好多次這種場景了,無數次夢到他回來,現在他真的站在面前,卻覺得有點不真實,想過去摸摸他的臉,用溫度確認一下。

    突然間,賀彬蔚看了她一眼,兩人四P相交,他的眼神滿滿感情,好像要滿溢出來,徐

    靜瓶只覺得內心評評跳。妖孽,都蹲大牢兩年多了,眼楮還這麼勾魂,然後又覺得自己沒出息,不過被看了一眼而已,心跳就不受控制。

    賀老太太摸了摸兒子的頭發,賀文江,賀彬蔚都一樣,一個一個看過來,一個一個摸頭發,摸臉,點頭,「還算你們有點孝心。」

    徐靜淞知道,賀老太太指的是三人都沒。

    「好,好,好。」賀老太太很滿意,「去跟你們媳婦說說話吧,然後洗洗柚子水,去去霉氣,便開祠堂跟祖先報告一下。」

    賀文江跟賀彬蔚又跪下,跟楊氏磕頭,「母親,兒子回來了。」

    楊氏喜極而泣,一手拉一個兒子,「地上涼,快點起來,見你們都好好的,娘就放心了。」

    賀彬蔚笑說︰「自然是好的,爹說了,飯菜沒吃完,誰也不準放下筷子。」

    一家人笑了起來,一月的天氣雖然寒冷,但都覺得暖呼呼的,太高興了。對于母親跟妻子來說,懸了兩年多的心總算可以落下,對兒子跟丈夫來說,這是兩年多的想念跟掛念,一行人傻站在寒風中敘話,直到冉嬤嬤提醒,眾人這才發現自己在犯傻。

    賀老太太發話,「好了好了,都去洗柚子水,要說什麼等拜完祖先再說。」

    一陣忙碌,等開完祠堂都快二更了,賀老太太雖然高興,也有一肚子話,但年紀實在太大了,放心下來已經撐不去,便由楊氏下令,洗完柚子水就各自休息,明早能睡就睡,午飯再一起吃就好。

    徐靜淞想,耶耶耶,婆婆睿智,終于輪到自己跟賀彬蔚說話了。

    徐靜淞拉著賀彬蔚的手,到了兒子睡的耳房。

    揭開帳子,賀順的小臉出現,錦被蓋得嚴嚴實實,小家伙微有鼾聲,小骨子一動一動,說不出可愛。

    賀彬蔚只覺得激動萬分,他自然知道徐靜淞給他生了個兒子,且一出生就是七斤重,卻連畫像也沒見過,在牢中無數次想象兒子的樣子,卻總也想不出來,現在真人就在眼前,一時之間覺得恍如夢中。

    想摸摸他的臉,又怕他醒了,只敢用眼楮看。

    鼻子是賀家的沒錯,他們五兄妹的鼻子都隨他爹,眼楮閉著看不出來,但嘴巴跟下巴跟靜淞一個模子。

    徐靜淞知道他的心意,小聲說︰「眼楮跟你一樣。」

    「眼楮的地方像我?」

    「嗯,一模一樣呢。」

    賀彬蔚樂了,小家伙居然長得像他,真希望明天快點到,想看看兒子睜開眼楮的樣子,也想听他說話的聲音。

    徐靜淞用肩膀擠擠他,「可愛吧。」

    「可愛。」男人反握住她的手,一臉真摯的說︰「謝謝你,靜淞。」

    徐靜淞臉一紅,「兒子的長相你也有份啊,又不是我」個人的功勞……雖然說,老太太跟婆婆都夸我會生。」

    「不只是這個,謝謝你留在賀家,我雖然當時寫了休書,但老實說,你願意留下,我很高興。大牢日子難捱,也是靠著這些想念才能過得去。」

    他們那間牢房共十個人,最久的已經待了十幾年,幾乎人人都想透過那送飯婆子打听,沒銀子當然不行,但有銀子也未必換到好消息,不少人才進來妻子就跑了,有些是愛惜青春,更多的是受夠了鄰人異樣的眼光,男人雖然生氣卻也是無可奈何,要怪只能怪自己在這大牢,出去不得。

    當時賀彬蔚就想,出來時他一定要親口跟徐靜淞說,謝謝她留下來,也謝謝她請郭夫子進來給他講課。

    牢里沒日沒夜的,有個企盼,日子好過多了。

    每次沮喪,只要見到郭夫子,想起賀家,就可以很快又振作起來。

    被丈夫這樣一感謝,徐靜淞露出一點害羞神色,「你我是夫妻,你願意保我,難道我會不等你?還好你沒瘦,不然才真的對不起我。」

    買通那煮飯婆子,一個月可要二十兩,花這麼多錢如果他們還不好好吃飯,那真要氣死她了。

    「便是想著不能讓你擔心,每餐都吃滿滿一大碗才敢放筷子。」

    徐靜淞笑了笑,看到他的眼神,突然又有點心疼,伸手摸摸他的頭發,「我知道里面滋味不好受,不過幸好都過去了,你出來就好,過去的事情就別想了。」

    賀彬蔚點點頭,「自然听你的。賀家已經證明了清白,我還是可以科考,剛好趕上春天這一批考進士,我一定考個好功名,給你掙誥命。」

    徐靜淞笑咪咪的,雖然兩年不見,甜言蜜語還是說得順口啊。這話她愛听,行,本姑娘高興,有賞。

    于是上前親了他一下,「那就謝謝大人了。」

    賀彬蔚張開雙手抱住她,這兩年多,真太難熬,太難熬了,直到現在,在兒子床邊,抱著妻子,他才有種真實感,那些終于過去。

    他就住在這個家,不用再透過誰知道家人的消息。

    郭夫子是進來傳授他學問的,自然不能把他當傳信使,那樣太不尊重,消息都是那煮飯婆子傳的。不過她只是一個粗婆子,能傳的也只有︰大房兒子上學了,第三個兒子也上學了,三房的兒子會走路了,這種很簡單又籠統的消息。

    饒是如此,他們父子三人每次听到都會樂上一番。

    矢道希哥兒到楊家啟蒙那天,大哥還哭了,就是內心難過,因為家里沒男人不方便請西席,這才讓兒子到外公家讀書,外公肯定不會虧待外孫,可是哪有在家舒服,去讀書又不是去玩,當然不可能帶婆子丫頭去,小孩子得重新適應,才幾歲大,想想都很可憐。

    當然,賀彬蔚自己也哭過,知道徐靜淞產子那次,無論如何忍不住,他也覺得大男人哭很沒用,但眼淚就是自己一直流出來,一點辦法都沒有,他很想陪在她身邊,很想看看兒子,但都沒辦法。

    牢里是很不好受的,昏暗,髒亂,惡臭難聞,剛開始也覺得很喪氣,想到未來十幾年都會在這里不見天日,再大的壯志都會消蝕。

    直到那煮飯婆子傳了好消息,雖然顛顛倒倒,但也听出來了,宮里有個寵妃是朝然寺的乞兒出身。

    賀有福跟賀文江不懂,賀彬蔚卻懂了,自己前幾年的舉手之勞得到了一個善緣,賀家有希望了。

    于是跟父親還有哥哥細細解釋,兩人一听也都十分高興,說天無絕人之路,賀家如果真的貢劣紗,那受此懲罰無話好說,但偏偏是被人陷害,實在不甘願。

    一切終于過去了,他相信老天都在看,賀家既然還了清白,他就要讓賀家更上一層樓,這兩年多在牢中無事只能拼命讀書,這回,他肯定可以考出個前程。

    賀有福跟賀文江花了幾天看這兩年半的帳,很快把桑田,棉田跟鋪子的狀況都掌握住了一賀文江要南下,賀有福則要開始拜訪京中權貴跟商人,要告訴那些人,賀家沒倒,就要重新振作起來。

    當然,賀老太太在第一時間就派車子去楊家接幾個曾孫了,家里的男人回來,自然就方便請西席入住,孩子還是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才放心。

    賀希跟賀風對爺爺,爹,三叔是有印象的,看到人就纏上去問,爺爺回來啦!爹回來啦!您去哪了?怎麼去這麼久哪?幾句話說得大人眼眶紅,抱起來親了又親,說出海去啦,這次回來就不走了。

    賀齊跟賀雲完全就是不記得的狀態,想親近又有點害羞,三個小的都看著兩個大哥哥怎麼做,跟著喊爺爺跟爹。

    賀順不懂自己怎麼突然冒出一個爹,小臉上大大的懵,但也許父子天性,並沒有排斥賀彬蔚抱他。

    徐靜淞在旁邊哄著,「喊爹。」

    「爹。」小孩子的聲音很是清脆。

    賀彬蔚知道兒子完全不懂「爹」的意思,但還是听得十分高興,「順哥兒乖。」

    面對夸獎,賀順坦然接受,「順哥兒最乖了。」

    然後小子使出他的必殺技,歪頭笑,就見賀彬蔚臉上笑開了花,連續在兒子腦門上親了好幾口,兒子真可愛。

    徐靜淞笑說︰「順哥兒喜不喜歡娘?」

    小娃兒點頭如搗蒜,「喜歡。」

    「以後要像喜歡娘這樣喜歡爹,知道嗎?」

    賀順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爹。」

    賀彬蔚已經很滿意了,以後他會好好跟兒子培養感情,給他喂飯,給他洗澡,哄他睡覺,當一個真正的爹。

    家里已經節約兩年多了,一時之間就不急著改變,徐靜淞跟著賀老太太住,賀彬蔚便也跟著住在祖母那里,小楊氏去跟婆婆楊氏住雨恩院,賀文江也直接就住雨恩院了,沒人提要開朝雲院或者朗霞院的鎖,都想著,一家人最重要的是能在一起,吃幾個菜,多大的院子好像都是其次了,院子再大再好,也沒闔家團圓好。

    賀彬蔚自然開始埋頭讀書,郭夫子繼續在賀家教他,現在離考試還有幾個月,能讀多少是多少。

    以前讀書是為了爭風光,這回心態已經改變,他認識到自己得強大起來才能保護家人,不然一旦有心人陷害就只能任人魚肉,這種事情只能發生一次,可不能發生第二次。說來

    不孝,他們父子三人都沒瘦,家里的女人卻都瘦多了,他一定要能保護這個家,才不愧為人子,為人夫,為人父。

    時間過得很快,雪漸融,春漸至,桃花滿開。

    被重重白雪覆蓋的院子又恢復生機,枝頭新綠,花間托紫嫣紅,原本減少了一半的園丁,現在又重新聘了人,園子重新精致起來,幾個小爺每天讀完書便是滿園子跑,奶娘在後頭追,賀家生氣盎然,彷佛過去兩年多的頹喪不曾存在。

    進士考試日期越來越近,賀家人人緊張,賀老太太跟楊氏每天都要去佛堂念半個時辰經,徐靜淞迷信的開始吃素,賀彬蔚卻是氣定神閑,該干麼就干麼,一定要親自給兒子喂晚飯,一定要親手替他洗澡,剛開始賀順還別別扭扭,不到幾天便親熱起來,不過那麼點大的孩子,好像懂爹的意思了,就是一個對自己很好很好的人,會給自己洗香香,會給自己喂飯飯,晚上睡前還會親親。

    賀彬蔚每天睡三個時辰,讀七個時辰書,剩下的都用在賀順身上了。

    父子感情一日千里,徐靜淞雖然跟他說多睡點,等考完試再跟兒子親熱不遲,賀彬蔚卻是等不及,想了兒子兩年多,現在怎麼忍得住。

    春天再度入闈,這次他覺得發揮得很好,兩道題目,一道出自《孝經》,一道出自《善經》,看似簡單的題目,但就因為太簡單了,背後的意義包山包海,並不好下筆,獄中一趟,讓他對「孝」字有了更深的領悟,而與何賢妃的淵源,更是「善」字最好的解釋。

    窗外樹影搖曳,蟬聲鳴叫。

    天氣熱,梅花窗都開著,格扇也沒關,就為了讓風透進來。

    不得不說,賀老太太的院子真的挺好的,參天大樹十幾棵,樹蔭遮陽,又有水池,真的沒那麼熱。

    入夏後,賀家出了幾件喜事,被耽擱的賀眉仙跟賀東雨都順利訂親——賀眉仙給麥大人的嫡子當貴妾,賀東雨給周主事的庶子當平妻。

    兩人都是知道賀家跟何賢妃有淵源的,又打听到賀彬蔚上次考進士只差了一點點,這賀家眼見就要旺起來,都想著,此時不結親更待何時,只恨自己的兒子都已經成親,所以無法給上太好的名分,但饒是貴妾平妻,對賀家來說仍然是大大高攀,賀老太太很高興,當下就允了。

    貴妾平妻,禮儀沒那樣繁復,一頂轎子過門也就是了,倒是賀老太太想著終于有喜事,于是給這兩孫女不少的體己銀,賀眉仙貌美,應該容易得到丈夫寵愛,這不用擔心。賀東雨長得就像第二個賀有福,但想著身分是平妻,應該也不會吃虧才是。

    初夏一個好日子,兩頂轎子便一前一後出了門。

    京中商人的消息是很快的,知道賀家無罪的時候還在觀望,但發現麥大人跟周主事主動

    結親,那肯定有什麼他們不知道的事情,瞬間都跟賀有福熱絡起來,太太奶奶們賞茶宴,賞琴宴的帖子又開始送入賀家。

    楊氏很是歡喜,又做起了新衣服,買起了新頭面,帶著小楊氏跟庶女賀儷瑩開始赴宴,大家就是說說閑話跟八卦,打發打發時間,至于不帶徐靜淞的原因也很簡單,她又有了,天氣熱,孕婦出門太折騰便沒帶她。

    賀彬蔚對她有孩子這件事情很高興,他一直愧疚懷賀順時沒能陪她,也遺憾沒見過兒子小時候的樣子,這次,他一定要從頭參與。

    徐靜淞算算,這胎應該在冬天生,很好,坐月子比較不會臭。

    程嬤嬤跟閔嬤嬤卻很煩惱,冬天坐月子,產婦容易著涼,三奶奶聞到燒炭味就流鼻血,暖石又不經放,一兩個時辰就要換,門開開關關的會透風,兩個嬤嬤為了這件事情很是傷腦筋。

    徐靜淞就幸福了,每天不是吃就是睡,愜意無比。

    困。

    這日半睡半醒的時候,突然听到腳步聲,她慢慢睜開眼楮,見是賀彬蔚牽著兒子進來,看到兒子撲向自己的樣子,忍不住微笑,「跟爹爹去哪玩啦?」

    「釣魚。」

    「喲,連釣魚都會說啦,順哥兒棒棒,釣到人魚了嗎?」

    「嗯。」小家伙用力點頭,「很大。」

    就見賀彬蔚兩只手指比出一個距離,大概十五公分,其實不算大,但對小人兒來說已經夠了。

    丫頭端上干淨的水跟布巾給兩人洗了手臉,賀順自己脫下鞋子鑽上美人榻,靠在母親的懷中自己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閉上眼楮,徐靜淞一下一下拍著兒子,小娃很快發出鼾聲。

    賀彬蔚坐在榻沿,小聲說︰「你也睡一下。」

    「剛才有睡一會,再睡晚上睡不著了。」

    徐靜淞拉著他的手,「就是今天了,緊不緊張?」

    賀彬蔚笑著搖搖頭,「我說了有把握。」

    「可我還是緊張。」

    今日就是進士發榜,合格的卷子都已經挑出,主審官會在這幾天好好討論,然後在今天定下名次,由大學士寫紅榜後,于申初時分貼牆告示。

    本來應該再早一兩個月的,不過這次審卷子的大人不知道怎麼著,接連風寒,一個染一個,導致閱卷人手大減,便只能把發榜一延再延,延到七月。

    「三爺。」徐靜淞拉著他的袖子,「考上了,我們……還是捐官吧,反正那十萬兩還在,別去找何賢妃了。」

    賀彬蔚一笑,「為何?」

    「你能兩年多就出得大牢,何賢妃已經還了恩情,總不能一直討啊,人心會變,如果我們再去求,那就像要脅了。」

    賀彬蔚點點她的鼻子,「祖母當初上徐家說親,便是听說有個金兔子命中七兩幫夫運,我自然听你的。」

    爹娘都讓他想辦法再探探何賢妃那條路,如果能考上進士,何賢妃再給吏部發幾句話,那不就前程似錦了嗎?可是他卻覺得不妥,宮中是最容易改變人的地方,能在短短時間從何嬪變成賢妃,那肯定不會只是單純的皇上寵愛,她貴為四妃之一,未必希望有人再提起她的乞兒出身。

    他爹覺得可惜,他娘更是不解,但徐靜淞懂,宮牆深,人心更深,跟宮中人打交道,適可而止是多重要。

    何賢妃已經還過一次人情了,再去索要,恐怕只會適得其反。

    見窗外樹影婆娑,綠意深深,賀彬蔚想起一首夏詩,不知不覺吟了出來,「窗間梅熟蒂落,牆下筍出成林。」

    「連雨不知春去,一晴方知夏深。」徐靜淞接口。

    兩人相識一笑。

    徐靜淞看著賀彬蔚笑起來的樣子,內心想,真好看!就沖著你這麼好看,我可以幫你再生一堆孩子。

    幸虧自己的丈夫是讀書人,重內在而不好美色,不然自己這小家碧玉要怎麼伺候這個無雙美男。

    然後又感謝一下自己,幸好自己上輩子勤讀書,這輩子也發憤,不然就不可能有今日的吟詩作對,琴瑟和鳴。

    門外突然騷動起來,徐靜淞連忙搗兒子耳朵。

    賀彬蔚站起,「我去看看。」

    徐靜淞內心評怦跳,老太太的院子,誰敢這樣喧鬧,肯定是跟紅榜有關,下人才一時忍不住,反正,老太太也不會怪罪。

    敢吵,一定是好事吧?若是落榜,誰不裝沒事,哪還出聲呢?天哪,好緊張,拜托,一定要考上啊!

    徐靜淞在內心拼命祈禱,她是因為懷孕才又吃回肉,不然等她生完,繼續吃素好了,老天爺,賀彬蔚真的很努力讀書,給他一點回報啊……

    不一會,賀彬蔚回來,眉舒眼展,十分春風得意。

    徐靜淞覺得手心都是汗,小聲問︰「中了?」

    「都說你有幫夫運了,第八名。」賀彬蔚難掩喜色的在她腦門上親了一口,「報喜的人還在大廳,我要過去一趟。」

    「快去快去,等你回來,我再听你說。」

    賀彬蔚又親了她一下,這才離開。

    徐靜淞完全亢奮,整個人發熱,她都可以听見自己心跳的聲音,撲通,撲通,一聲一聲,清清楚楚。

    第八名加上十萬兩疏通,前程很容易的。

    低頭看著兒子熟睡的臉,徐靜淞心想,小家伙也是好命的,官家小爺跟商戶小爺,那可是完全兩個世界,以後賀文江從商,賀彬蔚當官,兄弟互相幫忙,其利斷金,賀家真要旺起來了。

    摸著肚子,心想,這個希望是個小棉襖,一兒一女湊個好。

    徐靜淞忍不住笑了出來——丈夫,孩子,前生渴望而求不得的,今生都有了,老天爺還是對她挺好的,以後就專心養兒育女,有閑錢就做幾件漂亮衣服,等賀彬蔚沐休,一起乘馬車出去玩,美好人生,正要開始,哈。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