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蒔蘿 > 醫品郡主 > 第十四章 失而復得訴衷情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醫品郡主 第十四章 失而復得訴衷情

作者︰蒔蘿

宋婧靈將船駛進一條兩旁蘆葦生長茂密的小支流,將小舟停靠在蘆葦叢里,避免被那些殺手們發現他們的行蹤。  

三人心驚膽戰的看著江面,那隨著風勢肆無忌憚張牙舞爪的火龍,就這麼將在他們眼前的這艘大船燒毀,然後大船的殘骸就開始往下沉。  

水流太過凶猛,宋婧靈根本無法控制小舟,感覺小舟隨時要翻覆,就在她心急如焚時,一抹飛躍江面的藍色身影攫住她的視線。  

她瞪大眼楮張大嘴,不敢置信地看著那個飛身前來的人,驚呼了聲,「陸大哥!」在她驚呼的同時,陸寧宇已經落在辰妃身後,辰妃跟阿離都被他的突然出現給嚇了一大跳。  

陸寧宇未理會他們的驚訝,立馬抱拳領罪,「辰妃娘娘,下官失職,未能及時將娘娘跟小殿下救出火場,讓娘娘跟小殿下受驚了。」  

「陸統領,這不是你的錯,無須自責,我知道你與手下皆盡力了。」皇後的陰狠與不惜一切代價的手段她是見識過的,這事怪不了陸寧宇與暗衛營。  

陸寧宇接過槳,將小舟劃向已經朝他們駛來的大船,這時隨後搭著小舟趕來的手下也來到小舟邊,很快將他們接回到大船上。  

今天這雲殺有驚無險的結束了,卻也讓人嚇破膽,辰妃跟阿離一回到船上,原本緊繃的清緒一放松下來,整個人是力氣盡失,簡單梳洗並用過餐後便沉沉睡去。  

宋婧靈先前為阿離跟辰妃診脈後又替他們兩人針灸,讓他們飽受驚嚇的心神平靜下來,看他們兩人沉睡後才悄悄退出船艙,此時已月懸高空了。  

今天這番折騰宋婧靈也感到十分疲憊,想早些回自己的艙房休息,卻看到陸寧宇斜靠在她的房門前。  

「陸大哥,你在等我?」  

陸寧宇神色晦暗不明的盯著她,沉默不語。  

「陸大哥,你怎麼了?」她這時才發現陸寧宇有些不對勁。  

忽地,陸寧宇不由分說就將她拉進懷中,用盡全身氣力圈抱住她,像是要將她揉進自己身體里與他融為一體似的。  

毫無預警的被他抱住,整個身子緊貼在他剛強的體魄上,听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如此近的距離,如此親昵的動作,貼在他胸口上的粉頰霎時染出一片瑰麗紅暈。  

她輿他從未有過這樣的親昵接觸,讓她害羞的同時更有一點心悸跟竊喜,她雖然是思想比古代人開放的現代人,可是當自己有好感的男人突然抱住自己,也是會害羞的。  

宋婧靈有些靦腆的吶吶問著,「陸大哥,你怎麼了?」  

將她圈抱得更緊,陸寧宇自責的在她耳邊低喃,「抱歉……當下沒能保護好你……」當他以為她葬身在大火中時,他的心就像死了一樣的沉寂,熟悉的側臉出現在他眼前時,他無法形容心中那份狂喜,那一瞬間他甚至想跪下感謝老天爺沒將她帶走。  

這一刻他才驚覺,原來早在不知不覺中,靈兒這個活潑俏皮、滿嘴歪理又醫術精湛的姑娘,早已佔據他整顆心,自己卻渾然不知。  

當他看到船艙竄起大火,自己卻無法將她救出火場,自責讓他心痛得無法呼吸,他甚至有一種想要與她同赴黃泉的念頭。  

還好,老天保佑,靈兒這個聰明的姑娘不僅懂得自救,甚至辰妃跟離皇子也因她再次逃過死劫。當他發現她平安無事,才猛然驚覺她對他的重要,他不想要再嘗試一次失去她的椎心之痛了……  

宋婧靈恍然明白他突如其來的失控何來,控制著自己紊亂的心緒,溫柔的摸著他的後背,語氣輕柔的安慰他。  

「陸大哥,你不用跟我道歉,這不是你的錯,對方存心讓嬸子跟阿離死在回京的路上,自然下重本派出大批殺手。當時要不是有你跟暗衛們力戰那批殺手,為我們爭取了逃脫的時間,說不定我們現在早就死在殺手刀下或是大火之中,所以你不要對我感到愧疚,更不許自責。」  

「不管如何,是我無能……才會讓你們遭遇到這事……」  

「陸大哥,我不喜歡你說這種妄自菲薄的話,你在我心目中是最神勇的!」她雙手捧著他俊悄的臉龐,用崇拜的眼神與充滿愧疚的漆黑幽冷眼眸對視。  

陸寧宇無奈的輕笑了聲,「想不到我在你心中有這麼高評價。」  

「當然,你在我心中可是有勇有謀、所向無敵!」她語氣肯定不容置喙。  

因為她一句話,心頭的陰霾瞬間化為流光消失無蹤,他輕擰了下她的翹鼻,佩服的夸獎,「我自嘆不如,你才是有勇有謀、令人敬佩的小姑娘。」  

「別這麼說我,我可承擔不起,當時我只想活命,我沒有你說得這麼厲害。」其實她是因為有白儒這個作弊神器,現在被他這麼一夸,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紅著臉搖頭。  

聞言,他有些不安的在她耳邊柔聲問著,「靈兒,萬一生命受到威脅,我卻必須先救辰妃與小殿下……你會怪我嗎?」  

「當然不會這是你的職責所在不是嗎?」她搖頭。  

「靈兒,謝謝你……」  

說話間他燙熱的唇若有似無地輕觸她的耳畔,灼熱的呼吸吹拂著她的臉,這種若有似無的挑逗令她臉紅心跳到一個不行,耳朵與雙頰更是羞紅一片。  

她輕點著他的肩膀,僵著嗓子,含羞帶怯的提醒他,「陸大哥,這里是走道,人來人往的,要是被你的屬下看到,對你的名聲會有不好的影響……」  

「你擔心我的名聲,怎麼不擔心自己的?」他低頭輕吻了下她的紅唇,又道︰「被人撞見,我才開心。」  

她猛烈倒吸口氣,紅著臉問道︰「陸大哥……你這是什麼意思?」  

他突如其來的偷香,還有他說的話……該不會是她想的那個意思吧?  

「靈兒,你認為當一個男人會吻一個女人,代表什麼意思?!」  

「陸大哥你突然吻我,又不給我明確的答案,我會想歪的。」她是很想朝心里期望的方向想去,可是她不敢啊,她怕失望,只能裝傻。  

「靈兒,你是怎麼想的?」他略微松開她,撫摸著她羞紅的臉頰。  

「人是不能隨便吻的,除了認定的人……」古代人可是很含蓄的,摸個手就要娶了,更別提親親抱抱。  

「是的,我認定的人。」他捧著她的臉,炯亮的黑眸帶著灼燙的情緒深深看進她眼底,鏗鏘有力的語氣嚴肅而認真。「靈兒,我喜歡你,所以吻你,你是我認定的命定之人。」  

她瞪大眼,微微張著嘴,傻傻地與他相望一他說他喜歡她!  

前世她改行當法醫,一些對她有意思的男人知道她的職業後,便紛紛打了退堂鼓,在車禍死亡前,她的感情一直都是交空白卷的,所以不管是哪一世,這都是她第一次被表白。  

宋婧靈一時間不知如何反應,小嘴張張閨闔了半天,說不出一個字。她對他突如其來的表白感到十分驚喜,他說他喜歡她,她的內心有一股像是要沖出胸□般,激動又興奮得抑止不住的狂喜讓她想大聲尖叫。  

她搗著激烈起伏的胸口,壓抑著所有喜悅,然而還是有著些許不安,她羞澀地咬咬下唇,遲疑開口,「……從什麼時候?」  

陸寧宇唇角微勾,低聲向她傾訴自己的心意,「從什麼時候我不清楚,但是靈兒,我可以確定,我在很早之前便喜歡你,甚至愛上了你……」  

他再次覆上她的水潤紅唇,沙啞的嗓音帶著性感,輕聲問道︰「你呢?願意給我一個追求你的機會嗎……」  

因為辰妃與離皇子所搭乘的船,已經在與秋風閣殺手廝殺中燒毀,因此他們那艘船的所有人,必須與押解回京的犯人搭乘同一艘船。  

只是這艘船原本就是用來載那些犯人的,因此船艙較小且十分簡陋,船上不只有犯人更有暗衛營的所有弟兄,還有辛慕雪帶來的護衛,如今全擠在一艘船上,不僅是擁擠,更是龍蛇雜處。  

況且盧皇後已經派出殺手,所有人全在一艘船上風險太大如若再來一次襲擊,恐怕眾人就得葬身在青江之中。  

為了辰妃與離皇子還有宋婧靈的安全,陸寧宇決定在下一個港口下船,由臨時調派來支持的官兵,與辛慕雪一起押解犯人回京。  

而他們則再租一艘船,讓假扮成辰妃跟離皇子的暗衛營手下搭乘,與辛慕雪他們分開走另一條路回京,分散殺手們的目標。  

至于陸寧宇、宋婧靈跟真正的辰妃還有離皇子,則喬裝成前往京城光明醫館治病的一家人,並且改走陸路。  

為了掩人耳目,陸寧宇跟宋婧靈扮成一對小夫妻,阿離扮成女孩,辰妃則扮成生重病的嫂子,畢方跟重明汾成管家跟車夫。  

一路上他們每到一個縣城便更換交通工具,有時是馬車有時是驢車,甚至還有牛車,路上若是感覺不對勁,他們甚至還會分開行動,前往下一個城鎮。  

騙過不少人不說,宋婧靈和陸寧宇兩人隨著相處時間愈長,感情是愈來愈好,彼此已經徹底認定了對方。  

約莫一個月後,他們平安來到一個叫百花縣的小縣城,因為街道上人潮洶涌,他們的馬車只能緩緩前進。  

宋婧靈才掀開簾子一角打算欣賞沿途的街景,便有一陣濃郁的花香撲鼻而來。她有些詫異,探頭出去想看看這花香從何而來,這才赫然發現整條街幾乎成了花街,觸目所及皆是色彩鮮艷繽紛、亮麗盛開的花朵。  

「太不可思議了,這都已經是深秋時節了,這里竟然還可以看到這麼多不同品種的花卉,有一些應該不是這個季節會有的花吧?」她有些驚訝的低呼。  

「靈兒你有所不知,這里之所以叫百花縣,是因為它是個花卉重鎮,全國有一半以上的花卉是從這里出口的,皇宮里的花卉也有一大半是從這里采購的,整個縣城有一半以上的百姓從事著與花卉有關的工作,像是花農、花商。  

「每到深秋時節,他們就會在花房上拉上油布,燒上炭火防寒,所以你在這時候還看得到各種不同品種的鮮花很正常。」陸寧宇跟她解說道。  

「原來是這樣。」想來那花房大概就跟現代的溫室差不多吧。  

「陸大哥,你懂得真多,」阿離崇拜的說著。  

「那是因為我去過不少地方,所以知道。」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外出見識到的知識會比書本上所讀到的還多,阿離你也可以藉這機會多看看,把沿途所見所聞記下,以後對你會有幫助的。」辰妃摸了摸阿離已經養得白嫩宛如剛蒸熟包子一樣的臉蛋,笑著告訴他。  

宋靖靈又掀起車簾,疑惑的問著,「不過,現在應該已經過午了,怎麼街上還這麼多商販在擺儺?還有這整條街兩旁商家的門面,怎麼全都妝點著鮮花,放眼望去全是花和逛街的人潮,是有什麼節日嗎?」  

阿離一听,也趕緊擠過來跟宋婧靈一起看著外頭的街道,他睜著大眼楮低呼,「好熱鬧啊,還有人在表演功夫!」  

「這我就不清楚了,每個地方的民俗風情不一樣,一會兒到了下榻的客棧再請教店小二便知道。」陸寧宇笑著答道。  

說話間他們的馬車已經穩穩地停在客棧門口,畢方才剛把踏腳登放到地上,客梭里的店小二便迎上前,扯著特大號的笑容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的介紹。  

「歡迎歡迎,幾位貴客,不知道是用膳還是打尖呢?我們花間客棧里最有名的鮮花料理,絕對讓幾位貴客意猶未盡贊不絕口,幾位貴客如若是要打尖,我們花間客棧也有單獨院子,絕對可以容納下幾位貴客,保證干淨舒適。」  

重明接收到陸寧宇的眼神暗示,朝店小二丟了枚碎銀,「打尖,最大的單獨院子,把車上的行李卸了,還有把馬喂了。」  

店小二看著手中這枚有二兩重的碎銀,真的是貴客啊!笑得闔不攏嘴,連忙鞠躬哈腰的將他們一行人迎進客棧。  

「幾位貴客請,小的立刻就領幾位貴客過去,幾位的馬車跟馬還有行李不用擔心,小的都會交代好,請跟小的來。」  

他手腳利落拿過櫃台上冒著白煙的銅壺和一串鏡匙,領著他們一行人穿過大廳和造景優美的庭院,往後面的院子走去。  

店小二一路上還親切熱絡的詢問,「幾位貴客,你們是來參加明日的花好月圓節嗎?」  

「花好月圓節?中秋節不是過了嗎?」花好月圓節,這是什麼鬼?宋婧靈咕噥了一句。  

「這位小娘子,花好月圓節是我們百花縣特有的節日,每三年舉行一次,其實說穿了就是一個相親節。」店小二連忙為他們解惑,「只有這一天,已到婚嫁年齡卻還未訂親的男女,可以在晚上上街,尋找自己的心儀對象,只要互有愛意便可交換彼此的信物,男方翌日就可到女方家提親。」  

「原來是這樣啊,難怪街上這麼熱鬧,看起來好像很好玩!」宋婧靈听店小二這麼介紹,頓時引起了她的興趣。  

陸寧宇的眉頭瞬間打結,臉色有些陰沉,這小女人是忘了他的存在嗎?  

「小娘子,你上街看是可以,但小心別被人誤會,省得你家相公把人家給打的鼻青臉腫。」店小二打趣的說著,心里更是暗忖,這小娘子難道都沒看到她夫君變臉了嗎?  

「我又還沒……」嫁人。話到嘴邊她馬上閉嘴,差點忘了她跟陸寧宇現在可是假扮剛新婚的小夫妻,一路上她梳的可是婦人發髻。  

她連忙干笑兩聲,生硬的改口,「呵呵,當然當然,我就是想上街去湊個熱鬧,看看那些未婚男女是如何看對眼的。」  

「這很簡單,上街相看的姑娘每一個都要準備……」  

「小二哥,還沒到嗎?」陸寧宇打斷了店小二的話,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他發現宋婧靈對這什麼花好月圓節很有興趣,他愈听就愈覺得不舒服。  

「到了到了,前面那個院子就是,這是我們花間客棧最大的院子。」店小二也順勢換個話題,免得不小心受到無妄之災。  

他領著他們繞過造景用的大石,很快就來到一座院子前,店小二將院門上的銅鎖打開,做出請的手勢後頜著他們前往大廳。  

「幾位貴客,里面請,這院子有五間房一間大廳,每個房間都有自己的淨房,保證干淨舒適,還帶一個小灶房,你們看看是否滿意,如若不滿意,小的再為幾位貴客換院子。」  

一進到院子,畢方和重明馬上四處查探起來,陸寧宇則站在庭院里,眼神掃視這院子的環境,直到收到他們兩人的暗示確定沒問題,這才回應還在一旁等著的店小二。  

「就這院子了,小二哥,讓人備一桌上等酒菜過來,還有準備個小泥爐跟藥壺。」說完,他轉向宋婧靈,「靈兒,嫂子身子不好,你先扶她到屋里休息,一會兒熬好藥就給嫂子送進去。」  

他指著大廳右邊的廂房,轉頭對店小二交代的同時,遞給他三兩銀子。「小二哥,我嫂子身體不好,需要先休養幾日才能上路,如果沒有必要就不要過來打擾。」  

店小二看到手中那三兩銀子,眼楮都快崗瞎了,這位大爺實在太有錢了,前前後後他就得了五兩銀子,抵過他半年的工資了,這一定得侍候好,讓這位大爺高興了,後頭肯定有更多的賞銀。  

「好的好的,大爺,您放心,小的這就下去交代您吩咐的事情,肯定不讓閑雜人等到後頭來驚擾你們,酒菜一會兒就送到,請幾位先稍待片刻。」  

這時他們的行李也被送了進來,店小二將手中銅壺放到桌上後,領著客棧的其他人放下行李,飛快的退下。  

他們很快將房間分配好,為了安全起見,阿離晚上跟陸寧宇一起睡,而畢方跟重明分別睡在辰妃所住的廂房兩邊的房間,陸寧宇則睡在宋婧靈隔壁。  

叫的那桌酒菜很快就送上來了,是方才那位店小二親自領著人送來的。  

就在酒菜全上桌而店小二準備退下時,陸寧宇卻喊住他。  

「大爺,請問您還有什麼事情要吩咐小的去辦嗎?」  

「我有點事情問你。」  

「大爺,您盡管問,小的知無不言。」店小二頻頻搓著手掌躬身回應。  

「你稍早說的花好月圓節……」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