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夏晴風 > 我的世界,你不能只路過 > 第十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我的世界,你不能只路過 第十七章

作者︰夏晴風

    湯書毅說了很久,然後安靜下來。

    「你恨過她嗎?」舒笑雨問。

    湯書毅搖頭,輕聲說︰「她太美好,美好得讓人無法生出一絲恨意……」

    「你還愛著她嗎?」舒笑雨問得小心翼翼。

    湯書毅沒回答,過了一會兒,才說︰「以往每年,我都會陪清清回台灣看她母親蘇菲亞,蘇菲亞過世火化後,骨灰送回台灣,是我陪清清送回去的。」

    「你這次回台灣,也是去看蘇菲亞?」

    湯書毅苦笑,低聲答道︰「這麼多年,我已經習慣了。反正我也沒什麼事,就當渡假,回去看看蘇菲亞,看看我父母的家鄉。」

    舒笑雨什麼話也沒說,分手一年多了,他還是會飛越萬里回台灣看前女友已故的母親,蘇清清真是強大的存在……

    「你剛才說這世上只有生命、幸福、健康與真愛,金錢權勢換不到,是蘇清清給你的領悟吧?我怕我贏不了她在你心里的分量。」

    遠眺城市夜景的湯書毅听了舒笑雨的話,側頭深深看了她幾秒後,說︰「如果連你都贏不了,我不知道這世上有誰能贏得了,認真想想,我們認識的時間很長,但真正相處的時間非常短,可是你卻能在這麼短的時間里讓我動心。笑笑,你阿姨這樣喊你,听起來像是你身上有股神奇力量,能讓人發自真心地笑。千萬不要妄自菲薄,其實我覺得……你已經贏了。」

    他們開房間,雖然沒蓋棉被,但確實是純聊天,就在露台聊到天色微亮,她疲倦入睡,心卻是滿滿的,因為湯書毅說——

    其實我覺得……你已經贏了。

    那句話給了她無比勇氣,她對未來充滿希望,甚至認為她許下的第三個願望,一定能成真,都說人定勝天,她想,這一次她絕不屈服于命運,絕不!

    為了湯書毅說的那句話,她要更努力、要大獲全勝、要完全實現她許下的第三個生日願望!

    舒笑雨醒來已經接近中午,陽光灑在臉上,她身上蓋了薄夠,她猜是湯書毅替她蓋的,另一張躺椅上已不見湯書毅身影。

    她起身舒展身體,很不文雅的打了一個呵欠,隨便用手指梳了梳肯定十分凌亂的發,身後響起熟悉的聲音問——

    「餓了嗎?」

    她轉身,看見湯書毅神清氣爽站在落地窗邊。

    「你在我後面站了很久嗎?」

    「看你起來、伸懶腰、打哈欠、撥頭發……這麼久。」他笑道。

    「你應該早點出聲音提醒我,我丑丑的樣子都被你看見了……」

    湯書毅笑開來,「能自在做自己的相處,才是最舒服的相處。在我面前你不需要刻意修飾自己。」

    「女孩子還是要顧一下形象比較保險。」

    湯書毅走過來牽了她的手,往套房走,「吃點東西,我送你回宿舍,你的手機從昨天跟我在一起之後就沒開過吧?」

    「你怎麼知道?」

    「阿姨剛才打電話給我。」

    「發生什麼事了嗎?」

    「你是不是……」湯書毅遲疑了一會兒,才又接著問︰「還有超能力?能看見未來?」

    早上接到電話後,他越想越覺得不對勁,那晚他離開舒家前,笑笑曾對陳若琳說過一些話,這才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

    舒笑雨也遲疑了一瞬,然後回道︰「我沒有什麼超能力了,能不能告訴我究竟發生什麼事?」

    「你的手機呢?我剛找了你的包包沒看見。」

    「我放在宿舍了,沒帶出來。」

    「我想也是。你吃完東西,我送你回宿舍,你繼母昨天過世了,你爸爸打了電話找不到你,在你手機留了話,阿姨也打了你的手機,因為你沒接,阿姨才找我,問我能不能聯絡上你。」

    舒笑雨有些出神,昨晚才在餐桌許下願望,剛才醒過來時她也告訴自己人定勝天,為什麼在這種時候,又出現她的預視成真的情況?這是什麼暗示嗎?如果所有她預先「看見」的都會實現,她到底為什麼會離開湯書毅?為什麼會選擇跟默特結婚?

    她不懂啊,她愛的人明明是眼前的湯書毅……

    「笑笑,你還好嗎?」他看舒笑雨出神的模樣有些擔心。

    「不,我不好!一點都不好!雖然我討厭她,可是……」她沒再說下去,望進湯書毅眼里,這一剎那她很恐慌害怕。

    「湯書毅……我很害怕,我怕,我可能要離開你……」

    湯書毅一時沒能理解她的意思,以為她是擔心要自己回台灣參加繼母的喪禮。他趨前抱了她,說︰「別怕,你若是得回台灣一趟,我陪你回去。不要擔心。」

    舒笑雨悶在他懷里,搖搖頭,她心里的恐慌,無法說出口,她害怕只要說出口,一切都更加無可避免,會變成真實。

    她不要成為默特的新娘!

    「我沒有胃口,你能不能先送我回宿舍?」

    「好。你去梳洗一下,我送你回去。」

    約莫半小時後,湯書毅在宿舍大門停車,讓舒笑雨先下車,說︰「我停好車後再過來找你。」

    舒笑雨下了車,湯書毅才將車子開走,她還沒走到宿舍大門,感覺有人走來停在她身旁,她轉頭就看見默特手里一束盛放的百合。

    默特對她笑說︰「生日快樂!」

    舒笑雨驚訝的瞪著那束花,抬頭對默特說︰「今天不是我生日。」

    「今天不是你的農歷生日嗎?海莉說我們原本約要見面的那一天是你生日,我查了一下,今天應該是你農歷生日。我媽媽習慣過農歷生日,我猜你應該也會過農歷生日才對,難道是我查錯了嗎?你跟海莉應該是同年生的吧?」

    舒笑雨朝默特虛軟的笑了笑,接下那束百合,低聲說︰「你沒查錯,我以為西方人都習慣過國歷生日,所以才說今天不是我生日。我沒想到你會查我的農歷生日,謝謝你的花。」

    「剛送你回來的是狄克森教授?」

    舒笑雨點點頭,並不想隱瞞。「你跟狄克森教授在交往嗎?」

    「算是吧。是我倒追他,他還沒答應我的追求。」舒笑雨笑說。

    「若是你倒追我,我一秒都不會猶豫,會立刻答應你。」默特毫無心機的笑道,其實他也說不上來對舒笑雨的真正感受,他喜歡她無庸置疑,初識的第一眼,就對她心動,但他們之間並沒有他預期的火花。

    不過陪她回台灣後,想照顧她的念頭更強烈了,大概是某種英雄情結作祟,總覺得這個脆弱的東方女孩,需要一個強大的肩膀依靠。

    對默特的話,她不知道該怎麼回,只能沉默。

    「笑笑,在台灣我听狄克森教授這樣叫你,覺得很好听,這個學期結束,我的學位就拿到了。其實當初海莉要我跟你見面時,我非常不願意,因為我並不會在美國待太久。不過我現在很高興能認識你,將來你若是有需要我的地方,請你千萬不要客氣,只要我能幫上忙,一定幫你。

    「雖然你跟狄克森教授交往,我覺得心里有一點點的失落,但我很樂意當你的哥哥,成為你的依靠,我可不像狄克森教授,我絕對是真心願意當你哥哥。」

    默特眨了眨右眼,繼續道︰「陪你回台灣,看你毫不猶豫簽同意書的樣子很酷,真的很酷!」了解她的處境後,他很心疼她。

    他接著又說︰「如果我有個像你一樣的妹妹多好,既然你跟狄克森教授交往,我們無緣成為情侶,當一輩子的朋友也不賴。以後你會發現有我這個哥哥很好用,相信我,我很疼妹妹,你可以問海莉。」

    舒笑雨感激地看著默特,也許上天真是公平的,失去父母的愛,她卻能得到許多朋友的愛,她相信默特真心想當她朋友。

    「謝謝你,哥哥!」她笑得燦爛。

    默特拍了拍她的頭,「真乖。」

    湯書毅這時走來,睞了眼舒笑雨懷里的百合,以及默特還來不及從舒笑雨頭上離開的手。他站到她身旁,沉默的伸手握住舒笑雨空落在身側的右手。

    默特將手收回,注意到湯書毅的動作,而舒笑雨也低下頭看了眼被緊握住的手,接著朝他開了朵萬分燦爛的笑。

    默特向湯書毅打了聲招呼,「教授。」

    湯書毅點頭,算是回應。

    「我想今天不方便請你這位壽星吃飯,找時間我們再約。」默特對舒笑雨說。

    「好,我再打電話給你。」舒笑雨回道。

    默特頷首,瀟灑轉身離開了。

    站在宿舍大門外,舒笑雨望向被湯書毅握緊的手,接著抬頭挑了挑眉笑問︰「宣示主權嗎?」

    「算是。」湯書毅大方認了,「不過看來沒有多少效果。」

    「哪里沒有效果?默特不是離開了嗎?」「但你們說好了找時間吃飯。」

    「你介意?」

    這問題,湯書毅沒給答案,「快進去吧,听听你父親留什麼話給你。」

    舒笑雨被他牽著,正打算拿感應卡,這時宿舍大門從里面被打開,里面的人朝他們看來,顯得十分驚訝,目光在他們交握的手停留了片刻,然後「嘖嘖」兩聲,越過他們,快步走開。

    「你們認識?」湯書毅問。

    「她是阿黛兒的表妹貝拉。」舒笑雨簡短回答。

    「然後?」湯書毅蹙眉。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會有什麼然後?」舒笑雨往宿舍走。

    片刻後,兩人進入舒笑雨寢室,舒笑雨拿起手機時,湯書毅開口道——

    「如果她造成困擾,告訴我。」

    「貝拉不會造成我的困擾,倒是阿黛兒,你應該找機會跟她好好說清楚,她對你很執著。」

    「其實很多年以前,我就跟她說過了,我心里只有清清容不下別人。」

    「但你現在跟蘇清清分手了,她又重新燃起希望。」舒笑雨說完嘆口氣,語氣無奈。

    「她不全然是執著于我,她真正執著的,是我的家世背景。」

    「你看得倒挺清楚的。」

    對于舒笑雨的評論,湯書毅淺笑不語。「听留言吧。」他說。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