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夏晴風 > 我的世界,你不能只路過 > 第十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我的世界,你不能只路過 第十三章

作者︰夏晴風

    站在十一年未歸的家門前,這一刻舒笑雨的心竟只感到害怕惶惑,而無絲毫歡樂張躍。她不知道這扇門之後,等著自己的會是什麼?或許當初她根本不應該听默特的建議,什麼面對總比逃避好,這一刻她根本不確定她有足夠勇氣面對。

    站在她身旁的默特似乎感受到她的情緒,溫暖的大掌伸過來,握住她的手,想藉此傳遞力量給她,她感激地轉頭望向他。

    默特開口道︰「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嗎?」

    「我想永遠都做不好心理準備。」她故作灑脫聳聳肩,其實她根本無法灑脫。

    默特點點頭,朝她笑了,緊接著伸手按門鈴,熟悉的門鈴音樂響了之後,默特對她說︰「既然做不好準備,那就別準備了。你只要記著有我陪著你,你可以安心依靠我,讓我當你的騎士,在你需要的時候,隨時可以帶你跑。」

    舒笑雨感激地笑了笑,她想,若沒先遇見湯書毅、沒湯書毅這個命中注定,或許此時此刻她會對默特動心。

    怎麼不會呢?他說話的語氣,一副隨時可為公主屠龍的騎士模樣,他高大英挺的外貌,應該是所有懷著粉紅少女心、期待愛情的女孩,一百分的夢中情人。

    可惜緣分一次又一次將湯書毅帶到她面前,早在認識默特前,她已為湯書毅心動,要不這一刻,多像粉紅偶像劇情節……

    沒多久大門被打開,舒笑雨轉而面對門里的人,開門的是林媽,蒼老了許多。

    「林媽。」她喊。

    林媽望著兩人,一開始表情有些困惑,听她喊了自己後,神情轉為驚訝,不確定地問︰「小姐?!」

    「十一年沒見,林媽不認得我了吧?」她微笑,笑得讓人看不出情緒。

    「是啊,小姐長大了!我認不出來了啊!先生下午還念著小姐,擔心小姐今天不回來呢。等會兒先生看到小姐一定很高興,這位是小姐的男朋友吧?」

    「你好,我是笑雨的男朋友。」

    「中文講得真好呢!」林媽贊嘆。

    舒笑雨因為那一句「我是笑雨的男朋友」皺起眉,望向默特,想出聲抗議,卻見他淘氣朝她眨眼,抗議的話頓時堵在嘴邊,出不了口。

    「我小時候在台灣住了十年,我母親是台灣人,父親是英國人。」默特是個天性熱情的人,對誰都能自來熟,「我的中文名字隨母姓方,單名默,沉默的默。」

    「方先生,你好,歡迎你來。小姐、方先生進來吧,少爺的生日派對在後花園,你們先去後花園吃些東西,我去告訴先生小姐回來了。」說完,林媽轉身往主屋快步走。

    舒笑雨一踏進門,看見門里原來該有的花園消失了,她怔愣一瞬,關上身後的門,旋即朝那一池冰冷的水走去。

    她站在長型游泳池邊,清澈的水波搖曳,她怔望著冰冷的池水發呆,然後蹲下。

    在她身旁的默特見她蹲下,也蹲了下來,好奇問︰「小時候在這泳池里學游泳嗎?」

    「我不會游泳,以前這里是一片花園,種了不同品種的茶花,還有茉莉。山茶花花期很長,花瓣可以泡茶,茉莉也是,茉莉花跟茶葉一起泡,香氣濃郁,我媽媽最愛喝茉莉花茶。

    「以前這里一片生意盎然,茶花開得時候特別漂亮,粉的、紅的……現在好看的花葉全沒了,變成一池死水。」

    「找時間我帶你去英國玩,去我家,我媽媽也喜歡山茶花,花園里種滿了各式各樣的山茶,像你說的花期一到,粉的、紅的、白的,花盛開時特別漂亮,你一定會很喜歡我媽媽,喜歡我家的花園。」

    「真的嗎?」她很驚訝默特的母親也喜歡茶花,如果有機會,她很想再看看種滿茶花的花園。

    半晌,舒笑雨站起來,深刻感覺,這里已經不是她的家。

    「走吧,我帶你去吃點東西。」她對默特說。

    默特朝她伸手,「那你拉我一把。」

    他有些賴皮的神情惹笑了她,她低頭伸手拉他。這時有人從後花園繞過主屋走過來,舒笑雨轉頭看去,沒想到,進這個家第二個看到的人,是她的繼母。

    十一年沒見,陳若琳保養得宜,不太看得出年紀。

    陳若琳笑得熱絡,迎過來,揚聲說︰「我剛听林媽在屋子里喊,說你回來了,這麼多年沒見,長大了,是個美人了。」

    她親切地挽上舒笑雨手臂,舒笑雨不適應,想抽出手的那一剎那,過去的一幕影像突然出現——

    那是十幾年前帶走母親的那場車禍,兩輛車近距離踫撞之後,肇事車主被救護人員抬出,擔架上的女人十分年輕,右耳垂中間有個明顯的黑痣。

    那痣,竟與陳若琳耳垂的痣位置大小一模一樣……

    舒笑雨完全僵住了,當年的肇事者與陳若琳除了眉眼有些相似,兩張臉並不相像……

    「我听林媽說你帶了男朋友回來。」陳若琳若無其事自顧自地說,她親切的模樣,不知情的旁人看到,肯定要誤會她們感情多好。

    舒笑雨記得父親在車禍後不久對她說過,害死母親的人,被判刑坐牢了。

    陳若琳……怎麼可能是當年的肇事者?

    況且她記得,父親提過對方的名字叫黃香蘭。

    她永遠不會忘記黃香蘭的名字,那個無照駕駛、害死母親的年輕女子。

    可為什麼她會看見這幕,陳若琳與黃香蘭究竟有什麼關系?

    她朝後退,拉出被陳若琳挽上的手,又一幕景象在她眼前閃過——陳若琳半夜在泳池游泳,因突發性的心肌梗塞在泳池溺斃了。

    她臉色蒼白地朝游泳池望去,她無法確切知道陳若琳的死亡時間,但她猜應該會是最近的事,盡管她不喜歡陳若琳,但預視到陳若琳死亡,舒笑雨忍不住想提醒她,雖然她也知道陳若琳大概不會理會她。

    「阿姨,最近最好別在深夜游泳,以免發生意外。」

    「泳池這麼淺,最深也才一百四十公分,能發生什麼意外?我知道你這麼多年沒回來,這里原是你母親一手打造的花園,現在變成泳池,你一定舍不得,心里在埋怨我吧?你不要生阿姨的氣。」陳若琳的語氣充滿了歉意,軟著聲音說。

    「我沒有埋怨你,這里早就不是我的家,不是嗎?」她實在不想再看陳若琳裝模作樣的嘴臉,拉了默特的手,說︰「我餓了,我們先去吃東西吧。」

    舒笑雨沒再理會陳若琳,逕自往後花園去,她看不到陳若琳充滿怨毒又帶著得意的表情,輕蔑低聲說了句——

    「看你得意到什麼時候,等一下有你哭的!」

    還不到後花園,多年未見的父親就迎面走來,他老了很多,舒笑雨感傷的想。

    「爸爸。」她停下腳步,喊了一聲。

    舒瀚峰點頭,欲言又止,像是想喊她的名卻喊不出口,接著他朝默特看一眼,目光又回到舒笑雨身上,問︰「這是你男朋友?」

    舒笑雨突然也不想辯解了,點了點頭,說︰「這是默特?沃森,他母親是台灣人,父親是英國人,我們在波士頓認識。」

    「伯父,您好,我的中文名字是方默。」

    「我剛听林媽說了,你中文果然說得很好,歡迎你來玩。」

    「謝謝伯父。」

    「生日派對在後花園,那兒有吃的喝的,你們先去吃點東西,派對大概九點左右結束,派對結束後,你到餐廳來,我有事要宣布。」

    「有什麼事不能現在說?我不一定會待到這麼晚。」

    「什麼叫你不一定會待到這麼晚?你今天不住家里嗎?」

    「我跟方默訂好飯店了,我不住家里。」

    舒瀚峰想發作,但礙于默特在場,他壓住怒氣,沉默一會兒,才說︰「律師九點才會過來,不管怎麼樣你都得待到這麼晚。」

    舒笑雨听到父親提及律師,眉頭一緊,沒再多說什麼,「我跟方默先去吃東西。」

    後花園沒太大改變,偌大的草地,有秋千、單杠、溜滑梯,像座小公園,小時候後花園是她的游樂場。十多個小孩在草皮上或玩耍、或吃東西、或喝飲料,三三兩兩的家長,分布在不同角落閑聊。

    此時一個穿格紋西裝的小男生朝她跑過來,仰著頭,聲音稚嫩,說出的話卻十分尖銳——

    「你是舒笑雨對不對?我姊姊?爸爸給我看過你的照片,媽媽說你今天會回來,還說你會來搶我的錢,你會嗎?」

    舒笑雨一陣錯愕,面對孩子直白又天真的探問,有幾秒鐘答不出話來。

    「你到底會不會搶我的錢?爸爸說以後舒家的一切都是我的,我才不要把我的錢分給你!」

    「如果那些話是爸爸說的,那麼爸爸說什麼就是什麼。」

    小男孩听完滿意點頭,接著又趾高氣昂說︰「既然你不會搶我的錢,我準許你可以吃東西,今天外熗是請五星級飯店大蔚來家里做的,你可以嘗嘗看。」

    舒笑雨望著孩子高高在上的嘴臉,壓下心底的厭惡,告訴自己,跟一個孩子沒什麼好計較。

    一旁的默特卻蹲下來與孩子平視,耐著性子,說︰「你好,我叫方默,你可以叫我方叔叔。你今年幾歲?叫什麼名字?」

    舒笑雨站著,低頭對默特說︰「他喊我姊姊,應該喊你哥哥才對。」

    默特仰頭望向她,笑出來,「孩子喊我什麼沒關系,有關系的是他的禮貌需要糾正。」

    「有什麼好糾正的呢?他被教成這樣,長大後自然有人會給他苦頭吃,你不要浪費時間,我們去吃東西吧。」

    「沒關系,不差這一點時間。」接著他認真嚴肅地看著那個七歲的孩子說︰「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

    「我叫舒冠中,冠軍的冠,中間的中,我的禮貌不需要糾正。」

    「你不能對姊姊說我準許你吃東西,因為她是你姊姊,對姊姊用準許兩個字是不禮貌的。」默特說。

    「可是媽媽說,家里所有東西都是我的。要我準許後,姊姊才可以拿可以用。而且爸爸也說,以後舒家的一切都是我的,既然是我的東西,本來就要經過我的準許才可以使用,不對嗎?」

    「你爸爸媽媽都這樣跟你說?」默特無法置信。

    「是啊。」舒冠中理直氣壯的回答,「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姊姊沒經過我的同意,什麼都不準用。」

    默特皺緊眉頭,已能想象舒笑雨在舒家一點地位也沒有,他抬頭看向舒笑雨,眼里流過同情。

    「你用不著同情我,反正我也沒感覺了。」舒笑雨對默特笑道。

    「我的表情這麼明顯?」默特起身,決定不再與舒冠中多說什麼。

    「簡直明顯到像寫了『我很同情舒笑雨』幾個大字在臉上。」

    「幸好我陪你回台灣,你先去吃東西,我打個電話。」

    舒笑雨沒有多問,先去取餐區取食了,也不搭理跟著她的七歲男孩。

    「姊姊,爸爸說你喜歡吃獅子頭,今天廚師煮的獅子頭很好吃,還有很多,你可以多吃一點。」舒冠中跟著舒笑雨不停說著。

    「你不必跟著我,你放心,除了取餐區的食物,我不會多拿舒家什麼東西,你去跟你的朋友玩吧。」

    「他們才不是我朋友,他們全都不喜歡跟我玩。」舒冠中說。

    「不喜歡跟你玩,為什麼要參加你的生日派對?」

    「是媽媽要請他們來的,只要來參加派對,每個小朋友都可以得到五千塊百貨公司禮券。」

    舒笑雨與跟著她的舒冠中四目相交,突然有些同情這個才七歲大的孩子。

    「他們不喜歡跟你玩,難道你覺得我會喜歡跟你玩嗎?」

    「可是你是我姊姊,他們又不是我的兄弟姊妹,我喜歡跟著你。」

    「你不是怕我搶你的錢?」舒笑雨沒轍的問。

    「媽媽說沒有我同意你也搶不到,我不怕你來搶,如果你跟我玩,我可以把我的錢分給你,全部給你也可以。」趾高氣揚的小岡王用施舍的語氣說。

    舒笑雨哭笑不得,她想,要是陳若琳知道她兒子異常大方,要把錢全部給她,不知道會氣成什麼模樣?「舒冠中,你听好!用錢買到的友誼或感情,都不是真的,當你把錢用完了,你花錢買來的人也不會對你好了,你懂不懂姊姊在說什麼?」

    「所以我不能一次把全部的錢給你,是不是?」

    舒笑雨想翻白眼,這孩子長得不是普通歪,一時半刻不可能拉直。

    孩子天真的聲音又傳來,「姊姊你對我真好,從來沒有人對我說這些,那我一次分姊姊一點錢,媽媽說我的錢多到我好幾輩子用不完,所以我一次分一點錢給姊姊,你就會一輩子對我好。」

    「舒冠中,姊姊對你好或壞,跟錢沒有關系,你若給我很多錢,但你心里不尊重我,對我沒有禮貌,給我再多錢,我也不會對你好.,但是你若真心尊重我,對我有禮貌,你不需要給姊姊錢,姊姊就會對你好,你听懂了嗎?」

    舒冠中像是听懂了,用力點點頭,又問︰「姊姊現在會對我好?還是對我不好?」

    舒笑雨無奈嘆氣,對舒冠中說︰「姊姊現在肚子餓了,想吃獅子頭,你願意幫我拿嗎?」

    「好啊,姊姊等我。」舒冠中一蹦一跳的到取餐區取餐,因為今天派對的主要賓客是孩子,聚餐的桌子特別設置成孩子的身高能拿取的高度。

    舒冠中沒多久就端來了一大盤食物——獅子頭、花椰菜、馬鈴薯泥……全是舒笑雨愛吃的。她望著那一盤食物,半晌無語,就听舒冠中開口說——

    「爸爸說你喜歡吃花椰菜、馬鈴薯泥、還有蕃茄,我全幫你拿了一些,獅子頭拿最多喔。」

    多年未見的父親還記得她的喜好,卻對同父異母的弟弟說家里的一切都是他的,此刻看見這盤食物,舒笑雨的心情復雜矛盾。

    見舒笑雨沒有反應,舒冠中一張小臉皺起來,困惑問︰「這些東西姊姊不喜歡嗎?」

    「我喜歡,謝謝你。」

    這時默特打完電話走過來,笑看為舒笑雨端食物的孩子,說︰「你現在對姊姊很有禮貌。」

    「姊姊剛才說,她會對我好,只要我尊重她、對她有禮貌,這個我可以做得到。」

    「好孩子!」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