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藥妻醫貴夫(上) 第十八章 傳說中的女神醫

作者︰蒔蘿

「那樣子看起來不是天花,我過去看看,你別擔心,我不會有事的。」

不顧玄墨反對掙開他的手,虞婧來到牛車旁,仔細觀察著這兩個袓孫,一旁避得老遠的百姓,驚駭的看著這個不知死活的姑娘。

虞婧替袓孫倆把脈後,隨即白藥箱里拿出一瓶藥,倒出藥丸,直接塞進他們嘴里,又對著百里少淵喊道︰「百里少淵快拿金針來,我需要你的幫忙。」

百里少淵聞聲一刻也不敢耽擱沖向藥櫃,拿了一套金針就過來。

「百里,我之前告訴你的每個穴位所在位置你都還記得吧。」

「在腦子,一清二楚。」他每天搗鼓那個木頭人,人體的所有穴位早都記得一清二楚。

「這兩袓孫得的是纏腰火龍不是天花,會看起來像天花,是因為毒發的關系,他們中毒已有一段時間,雖然方才已經先喂了他們解毒丸,但再不先封住他們身上的毒,不出半刻必死無疑。」

她拿起金針,「我需要你同步跟著我的動作在另一邊穴位下針,先封老婦人的穴位再封孩子的,記住要同步,只有同步才能封住這毒。」許多穴位都是對稱的,這施針法要兩人同時進行才成。

「好,你喊落,我就下。」百里少淵點頭。

這時,送著貴客出來的百里崇被大門外的情況給愣住了,又見到宸王也在,與他一同出來的客人也連忙向前。

「下官符凌,南昌王陳濟璋,草民百里崇見過宸王殿下。」三人向玄墨見禮。

玄墨只是冷眼看了下他們三人,又將目光落往正在施針救人的虞婧身上。

「怎麼回事?」百里崇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忙著救人的虞婧,她施針的手法熟練,不像是個剛剛入行的大夫,低聲問著一旁的張掌櫃,「那位姑娘是誰?」

張掌櫃臉色難看,小聲的稟告著方才發生的事情,還有那姑娘是同宸王一同來的。

一說完,百里崇、符凌與陳濟璋無聲的對視一眼,之後安靜的看著虞婧跟百里少淵如何救人。

符凌看到落針、彈針手法精準飛速的虞婧,心中更是驚訝,這針灸治病在白澤國不是沒有,可是不太普遍,因為人體穴位不好掌握,一旦下針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沒有絕對把握的大夫是絕對不會隨便對病患施針。

即使身為太醫院院使的他,也是鑽研苦練了好些年才有辦法精準掌握穴位,一向有小神醫之稱的百里少淵有這手技術也就算了,可怎麼連她這麼一個姑娘都能如此專精?

沒過一會兒,那老婦人突然痛苦的了聲。

一听見這聲,虞婧緊張張的神色略微放松下來,喘口氣,回頭對醫館的人喊了聲,「水,快去準備鹽水,大量的鹽水快拿過來!」

張掌櫃看了一旁的百里崇,見他點頭,便連忙吩咐學徒去取鹽水來。

鹽水很快的拿過來,虞婧不停的對著老婦人灌鹽水,百里少淵也往孩子嘴里猛灌。

「百里,你把小孩抱起用催吐方式,讓他把胃里的東西全吐出來,小心不要踫到穴位上的金針。」

她自己則扶起老婦人讓她側躺,並起兩指往老婦人喉嚨深處挖,刺激咽喉,沒一下子,老婦人跟小孩胃里的東西跟剛喂下的鹽水全部吐了出來。

這股味道比他們身上的膿包破掉的臭味還要難聞上好幾倍,那吐出來的污穢之物惡心又酸又臭,讓所有人都搗著鼻子往後退了好幾步,沒人敢靠近。

他們兩人屏住呼吸,持續的挖著袓孫倆的喉嚨,直到他們再也吐不出任何東西,只是不停的喘著大氣干嘔為止。

虞婧拍了拍老婦人的背,幫她順了順氣,松了口氣,「好了……他們袓孫倆總算是暫時先保下一條命。」

「暫時?」百里少淵轉頭過來疑惑的看著虞婧,隨即抓起小孩的手腕按著脈門。「這毒……真的還未解……」

「這對袓孫中慢性毒物已久,本來應該不會這麼快毒發,可能是他們所吃的食物里含著某種會引發毒素的成分,又剛好染上纏腰火龍,才會來得又快又猛,像是得了天花,想要治療痊愈還得要一番工夫。」

說著,她開始動手將老婦人身上的金針取下,百里少淵見狀也跟著取下小孩身上的金針。

就在眾人看得入神之時,突然有一道鼓掌拍手叫好聲音竄入——

「真不愧是妙手堂,妙手回春,醫術真是無人能及啊!」

「就是、就是,妙手堂能有小神醫跟這位女神醫坐堂,一定能將他們袓孫兩人給救醒的。」

一群在一旁從頭看到尾的百姓鼓掌叫好,百里崇見稱贊的人聲音愈來愈多、愈來愈大聲,他撫著胡須開始考慮是否要延攬這位姑娘,請她到妙手堂來坐堂。

看起來那位姑娘應該是少淵那孽子的朋友,既然是朋友,要想請她到妙手堂坐堂應該不是難事,只要在妙手堂把這對袓孫人救活了,妙手堂的名聲在白澤國就更高了。

看那對袓孫的臉色逐漸恢復正常,百里崇連忙出聲,「你們還愣在那里做什麼,還不快將人抬進醫館安置。」

百里崇這一聲令下,幾名學徒趕緊抬著擔架,要將這袓孫二人移到擔架上。

「這位年輕姑娘不錯,年紀輕輕下針手法利落,醫術更是高超。」符凌身邊站的南昌王陳濟璋點著頭稱贊道。

符凌側過頭,看著陳濟璋望向虞婧的眼神充滿贊賞,看來他很欣賞她……

符凌深沉的目光移向虞婧,她說她以前叫作符蓉,又同樣是住在福德村,這個符蓉會是他那個失蹤的長女符蓉嗎?

那日出了風味堂,一番思慮後,他決定將符蓉這事給拋到腦後,即使她真是自己失蹤的長女符蓉,他也不會去認回她。將她帶回符府,只會為自己增添不必要麻煩,就當符蓉那孩子已經死了。

可後來他訝異的發現,她的醫術竟如此高超,那麼簡單幾下便將卡在小皇子喉嚨里的葡萄拍出,還有今兒個她那令他驚艷贊嘆的醫術,他後悔了,如果她真的是符蓉,那能為自己帶來多少幫助?

他看向對虞婧很是欣賞的陳濟璋,心里有了一個想法,不如,認回這個女兒,然後跟南昌王府結親……

根本不知道旁人正在算計她的虞婧,跟在那對袓孫身邊慌忙的交代道︰「你們小心點,別弄破他們身上的膿包。」

百里少淵幫忙將人抬上擔架後,抬袖聞了下染上一身臭味的衣裳,忍不住皺了皺鼻子問道︰「虞姑娘,接下來該如何做呢?」

「接下來……接下來你不是該我把我引薦給你爹,讓我到你們這里當實習坐堂大夫嗎?」

虞婧發覺他皺眉的模樣,也低下頭看了眼自己,一身污穢,不禁有些泄氣的道︰「呃……

我看今天算了,下一次吧,我這一身臭烘烘的去見你爹,太失禮了……」

「我爹他已經看到你了模樣,沒什麼失不失禮的。」百里少淵一手指向他爹百里崇。

「哈哈哈,姑娘,我就是少淵這不孝子的爹,姑娘,你醫術如此精湛,還當什麼實習坐堂大夫呢,太可惜了。」百里崇向前道,語氣很是贊賞和藹。

「見過百里老爺,小女子名叫虞婧。」虞婧連忙對百里崇欠身見禮。

「虞姑娘下針手法可真是讓老夫大開眼界。」百里崇撫模著胡子點著頭,萬分滿意的看著她。

听到她跟自己那孽子的對話後,對于這孽子氣暈了父親的事情,他也沒那麼生氣了,這混小子能夠網羅到這麼一位小神醫到妙手堂來,算是大功一件。

「關公面前要大刀,讓百里老爺您見笑了。」虞婧謙虛的道。

「虞姑娘你客氣了,客套話我們就別說,這對袓孫就先抬到我妙手堂,接下來你所需的用藥等等,老夫會命人全力支持你。」

「那虞婧就先代這對袓孫謝過百里老爺,這對袓孫目前不宜過度移動,我正煩惱著不知怎麼為這對袓孫排毒醫治呢。」

「排毒!」一听到這兩個字,百里少淵眼楮一亮,馬上難掩興奮的問著,「虞姑娘,你接下來要為這對袓孫進行排毒?」這可是難得的機會,說什麼他也不能錯過。

「嗯,接下來要做的是排毒。」用妙手堂學徒端來的一盆溫水將手給洗干淨,她一面洗手一面道︰「排毒前有一些準備的工作要做,現在暫時沒你什麼事情,你先回去照顧你袓父好了。」

「你叫我先回去?!」他哀怨的看著虞婧,這種可以偷師的時候居然叫他先回去照看袓父,這實在太過分了。

看出他一副根本舍不得走的模樣,虞婧翻翻白眼,「你放心吧,接下來如何幫這對袓孫排毒、解毒,我會等你過來,那些事前準備工作沒這麼快弄好。」

「那好。」听她這麼說,百里少淵放心了,「我先回去照看袓父。爹,孩兒先回去了。」

「嗯,回去吧!」百里崇對于兒子今日的表現也是挺滿意的,擺擺手讓兒子滾回去照顧被他氣暈的父親。

「王爺,你先回去吧,我先去看那對袓孫。」在一群外人面前,虞婧直接稱呼玄墨名諱,客氣的喊了聲王爺。

玄墨點了下頭,看樣子婧兒當妙手堂的坐堂大夫有望,今天的目的達到,他也可以回禁衛營忙去了。

才走兩步而已,虞婧忽然被符凌給喚住,「虞姑娘,請稍稍留步。」

她擰著眉頭轉過身,「有事?」

「不知你娘是不是叫白芷?」符凌遲疑片刻後才道出心底的疑惑。

「符大人真是好笑,你我素昧平生,你竟然打探起我娘,不覺得失禮嗎?」虞婧心底冷笑,嘲諷的揶揄他一句,之後匆匆進入妙手堂。「抱歉,我要去看病人了。」

看著虞婧消失的背影,百里崇轉而面對玄墨,恭敬的問道︰「宸王殿下,這位醫術卓著的虞姑娘是您的」

先前便從兒子口中得知,有位年紀很輕的姑娘醫術高妙,救了當時奇毒發作、命懸一線的宸王,這事在他們醫界可曾經引發一陣震撼。

如今再看到這位虞姑娘跟宸王如此熟稔,他不由得懷疑她就是兒子口中的那位女神醫。

玄墨睞了眼急著想知道她與虞婧關系的三人,有種很想公布這醫術如此厲害的姑娘是他的未婚妻,只是一想到得暫時對婚約一事保密這事,只能作罷。

他冷聲的回應,「朋友,很重要的朋友。」

「這位姑娘是否就是救了宸王殿下的那位女神醫?」百里崇不在意玄墨冷淡的態度,又涎著笑臉試探。

如果她真是他那孽子口中佩服至極的女神醫,說什麼都要搶得先機將她網羅到妙手堂來,免得被符大人介紹到他的大舅子馬坤北的同慶堂去。

玄墨冷睞了周圍拉長著耳朵等著他回答的眾人,像是一槌定音的朗聲說道︰「是的,她就是救了本王的女神醫!」

原來,那位姑娘就是傳說中的女神醫……

符凌听到玄墨肯定的答案後,心下更是有了番決定,不管這符蓉現在叫的是虞婧還是符蓉,都是他符凌的女兒,她可是救了宸王的女神醫,有她這女兒在,他還擔心完成不了他多年的心願嗎?

午夜時分,大地一片沉寂,一抹黑色身影出現在寂靜的御花園假山之中。

那黑色身影抱拳單膝跪下,「屬下見過龍葬公主。」

「事情辦得如何?」山洞里傳出一記清冷嗓音。

「那老婦跟她孫子被救活了……」

「救活了……不是保證萬無一失嗎?」冷咧的嗓音里蘊含著壓抑的怒火。

「本是該萬無一失的,按照計劃,官府的人會出現,馬上將那對袓孫拖到城外燒死,可萬沒想到會遇到一個女子,將他們給救活了。」

「女子?」

「是的,據聞是救了宸王一命的女神醫。」

長長的沉默後,傳來的是一陣壓抑的怒喝,「該死的,那老太婆怎麼就這麼長命!

「馬上,趁人不注意之時將那老太婆跟她孫子給滅口了,嫁禍給那個救了她的女人。」女子冷聲命令,「絕對不能壞了皇兄的大事。」

「是,屬下遵命。」

「這次,你要是再出任何差錯,就讓人提頭來見!」

「公主,請放心,這次屬下絕對會不會再出任何差錯。」那黑衣人沉聲答道。

「記住你說的話,走吧!」

「屬下告退。」黑衣人語畢,身形一閃,便已經消失無蹤,寧靜黑夜之中只有強風吹過的呼嘯聲。

即使在妙手堂照顧那對袓孫忙了一天,到了晚上,虞婧卻絲毫沒有睡意,她檢查了讓人取回來的那些嘔吐物,卻是怎麼也查不出那對袓孫是吃了什麼食物或是中了什麼毒,才會將這對袓孫體內的慢性毒物給激發出來,產生這種類似敗血癥的毒性。

問題究竟在哪里?難道是喝的水?

「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幽靜的屋內突然傳來玄墨刻意壓低的嗓音。

「玄墨,你不是在軍營嗎?」她回頭看著已經走到她身旁的玄墨。

「軍營的事情處理告一段落,就先回府里來看看你。」他傾身,一手搭著她的肩,下顎擱在她肩窩上。「你在做什麼?」

「我在研究這個,都看了一晚上,卻找不出任何頭緒。」

他的視線落在那團嘔吐物上,濃眉微蹙,「這東西你也能瞧上一整晚不睡覺休息?」

「還不是因為查不出是什麼原因造成那對袓孫體內累積的毒素引爆出來。」她有些泄氣的說著。「而且那毒我沒見過,我翻了醫書,」她瞄了眼從王府書房找來的書,不太像是白澤國會常用來害人的毒,明天我再問問百里他那里有沒有別的國家的醫書。」

「查不出來就早點休息。」他拿過一旁的鍋蓋,將那團嘔吐物蓋上,眼不見為淨。「下毒之人遲早露出馬腳,只要你將那對袓孫救活了,還怕不知道他們中的是什麼毒?」

「也對,那我就不糾結了。」她轉了轉眼珠子,轉身看著他問道︰「只是……玄墨,你說,這一對普通的袓孫,怎麼會被人下毒呢?」

玄墨一把將她抱起,往矮榻走去,「說起那老婦人,我真有些眼熟,只是她臉上長了膿包,我也無法確定。」

「你認識?能夠讓你這王爺有印象的老婦人,通常身分也不會太低啊,會不會有什麼陰謀?不然誰要對一個老婦人跟無辜孩子下手。」她圈著他的頸項說著自己心中的懷疑。

「我明天試著為他們解毒看看,若是解毒成功,膿包消了,說不定你就能認出他們的身分。」

玄墨抱著她坐在矮榻上,屈指彈了下她的額頭。「先關心你自己的事情,那老婦人的事情不急,下毒之人只要知道老婦人沒死,早晚會再害第二次。」

「我?我有什麼事?」

「今天已經成功引起符凌對你的注意,你確定這是你想要的?」玄墨蹙著濃眉,憂心的看著她。「相信不日他便會來與你相認了。」

「但是我可不想自己的性命時時刻刻受到威脅,只能主動出擊。」

「你不相信本王可以保護你?」

「我相信你絕對有能力保護我,可是我不想日後被一個對我毫無貢獻,甚至養育之恩都沒有的自私男人,打著你的旗號利用。」她雙手圈著他的頸子。「不揪出買凶殺我的背後藏鏡人,我不甘心。」

她有現在的幸福,也是因為符蓉的關系,真正的符蓉死得那麼冤,她怎麼可以讓凶手逍遙法外,那太對不起她了。

他拉過她的手,握在手心里,表情嚴肅的要她承諾,「婧兒,答應我,一旦查出凶手或是發現自己生命有危險,一定要馬上收手,不許犯險。」

她點頭,「好,若是找到證據,我就把證據交給你,讓你這個王爺為我伸冤。」

玄墨額頭抵著她的,嘆了口氣。「你膽子怎麼就不能小一點,把一切都交給我幫你處理不是很好?」

一想到她跟他說過的盤算,接下來便是有可能離開他,住進符府,不能像現在這樣隨時隨地的看到她,他的心情就感到十分陰郁沉悶。

「你從第一天認識我開始就應該知道,我不是這種人。」她笑擰著他那俊逸的臉龐。

「符凌的妻子馬氏眼里容不得一粒沙,更不是一個可以任由人拿捏的主,符凌如若執意認你這女兒,讓你回符家,馬氏恐怕不會給你好日子過,馬氏對待庶女出名的嚴苛,光用家規就整得幾名庶子庶女差點半殘……」

玄墨將他打探到的一些事告知她,擔憂地望著她,希望她可以打消回符府、找出買凶殺她的背後指使者這念頭。

「家規而已,我不要犯錯就好,有什麼好怕的?」

「她是當家主母,有權力教導侍妾跟庶子庶女。」

「我今年過了年都十七歲,可那個符雪跟符宇才十四、五歲,這說明什麼?馬氏她才是妾,我娘是正室,我才是正牌的嫡女,她一個侍妾敢教訓嫡女,看我不抽死她才怪!」

她說得都不錯,但玄墨就是不放心,那緊擰的眉頭都可以夾死蒼蠅了。

「玄墨,我知道你擔心我,可我有一定需要去完成的事情,你不支持我沒有關系,但是別阻止我好嗎?」

看著他神情凝滿擔憂,她用拇指指腹輕輕推開他糾結的眉頭。「我會保護好我自己,不讓自己受傷害的,可以嗎?」

玄墨知道自己怎麼勸她也是沒用,她決定的事情就會一路做到底,噓口氣。「要我點頭同意,也不是不成,不過,你得好好巴結我讓我滿意,否則明日我便進宮讓皇上將那道早已經擬好的聖旨頒布下來。」

「喂!」

玄墨眉尾微挑,一副「隨便你,我不勉強你」的模樣。

「那要怎麼巴結?送你我剛做好的大力養身丸?」

他帶著繭的指腹來回細細的摩挲著她紅艷水女敕的唇瓣,「婧兒,有比大力養身丸更為有效且更能巴結本王的東西,大力養身丸那種東西,我們成親後你再送給為夫吧!」

她杏眼圓瞪,嬌嗔的睞了他一眼,見他像狡猾狐狸一樣隱隱微勾的上揚嘴角,她挺起身子,捧著他魅惑俊逸的臉龐,漾著迷人甜笑的紅唇覆上他灼燙的唇畔,「你說這種巴結方式,你滿不滿意……」

他微笑著承接她送上的熱情,「還不錯,繼續……」

PS:想知道虞婧如何發揮神醫本事,救治一個個身患絕癥的人;如何步步為營,回到符府中找出想害原主的幕後指使者,為原主母女教訓那個渣爹出一口氣;更要看看玄墨怎麼寵著心愛的小女人,當地身後的靠山,要錢送金山、要人送高手,只是,他們好像還是太大意了,虞婧一不小心著了惡人的道,命在旦夕之際,腦中只想著︰嗚嗚嗚,玄墨我還沒和你洞房花燭夜,不想死啊……更多精彩劇情請看《藥妻醫貴夫》下冊。

上部完,請看下部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