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兒 > 清風煙雨之盼君歸 > 第三十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清風煙雨之盼君歸 第三十二章

作者︰梅貝兒

    她一手提著裙擺,一手扶著牆,听到身後傳來跑步聲,心髒差點停止,但還是不敢停下腳步,等察覺到對方已經逼近,趕緊去敲某戶人家的門。

    「救命啊!有沒有人在?快開門!救命……」

    「看你往哪兒跑!」姚敬平表情凶惡,就要伸手抓她。

    童芸香有些絕望地閉上眼,淚水在眼眶中凝聚,就在這當口,好幾道模糊身影憑空出現。

    「喝!」姚敬平倒抽了口涼氣,伸出的左手又縮回去。

    那幾道身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看不清五官長相,但卻紛紛擋在童芸香和他之間,姚敬平甚至可以感覺到它們正憤怒地瞪著自己。

    「呃……你們……」他退後兩步,模糊身影也一一朝他飄近。

    「啊!鬼、有鬼啊……」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驚恐地叫道。

    只見它們散發出陰森鬼氣,全撲到姚敬平身上,輪流上他的身,他慘叫連連,宛如中邪般在地上打滾。

    看著眼前詭異的畫面,童芸香也呆住了。

    突然,姚敬平被人從地上拎起。

    「你這個畜生,姚家沒有你這種子孫!」匆匆趕回家中,得知真的出事的姚錦杉馬上尋了過來,握緊拳頭,就往他的臉連揮好幾下,最後將人打倒在地。

    負責帶路的圓滿在旁邊喵喵叫著,仿佛在附和主子的話。

    童芸香直到這時才哭出聲來。「相公!」

    「芸香!」姚錦杉轉身看著妻子。「有沒有怎麼樣?」

    她投進丈夫懷中,驚魂未定地道︰「我沒事……」

    「你都嚇得全身發抖了,怎麼會沒事?」他摟緊妻子,一顆心同樣跳得飛快,就怕自己來不及趕到。「我已經盡量趕回來,還是晚了一步,讓你受驚了……」

    姚敬平依舊被輪流上身惡整,倒在地上哀嚎。「啊——啊浮——」

    「多虧它們救了我。」童芸香吸了吸氣。

    看著那幾道忽隱忽現的模糊身影,姚錦杉認出其中一個拄著拐杖的老婦,還有一個兩手抱著木雕兔子的女童身影,終于明白它們全是受過妻子恩惠的亡者,在最危急之際,顯靈救人。

    「謝謝你們救了我的妻子,真的謝謝你們。」

    它們轉頭看著夫妻倆,然後漸漸消失了。

    當天一亮,姚敬平被五花大綁的送進知府衙門,他被那些鬼給折騰怕了,什麼都招,不敢有半句謊言。

    「這次最大的功臣就是圓滿,不枉咱們養牠這麼久。」姚錦杉賞了牠一大碗搗碎的魚肉,讓受傷的牠滿足地大快朵頤。

    童芸香摸著牠的頭。「多吃一點,傷才會好得快。」

    「喵!」圓滿開心地叫道。

    不到中午,程承波和郭晉都趕來關心,一致希望姚敬平能多關個幾年,免得又出來害人,但不到半個月,卻傳出他在牢里天天喊著「有鬼!有鬼!」,之後就突然暴斃身亡,至于真正的死因就不得而知了。

    待事情告一段落,姚錦杉又回到蘇州,這才听說三天前的深夜姚家失火的消息,據逃出來的奴才說是二少爺發酒瘋,放火燒房子,大火一發不可收拾,根本來不及滅火,最後連自己也燒死了,尸首就停放在衙門里,等著親人認領。

    他趕到家門前,走進半掩的大門,里頭已被燒得面目全非,還能聞到明顯的燒焦味,不禁流下兩行男兒淚。

    「爹,不論要花多少年,孩兒一定會將它重建起來……」

    姚錦杉對著燒毀的斷垣殘壁發誓。

    三年後

    今天是父親的忌日,也是姚錦杉第一次帶著妻子來到位于蘇州的祖墳祭拜,只見祖墳旁還有座小墳,那便是姚錦柏父子三人埋骨之處。由于平日養尊處優,受不了牢獄之苦,加上得知兩個兒子死于非命,萬念俱灰之下,撐不到一年,姚錦柏也跟著病死。人既然死了,再怎麼不肖,也是姚家子孫,姚錦杉便燒香請示列祖列宗,只同意讓他們葬在祖墳旁,算是對父子三人的懲罰。

    「爹、娘,她就是你們的媳婦。」他手持三炷清香,志得意滿地介紹。「因為有她在,孩兒才能安心地出遠門,是個人美心更美的賢內助,真的幫了孩兒不少忙,你們一定也會喜歡她。」

    童芸香瞋瞪他一眼。「哪有人這麼夸的,也不怕公爹和婆母取笑?」

    「我說的都是實話,爹娘怎會取笑呢?」姚錦杉咧嘴笑了笑。「我娶的女人當然是天底下最好的。」

    她偏頭想了下。「如果菩薩讓咱們回到初見面那一天,要是又被我威脅,相公還願意娶我嗎?」

    姚錦杉看著她,然後搖頭。

    「不願意?」童芸香有些訝異,也有些……小小的傷心。

    他揚了下唇角,目光真誠。「不是不願意,而是不希望菩薩又讓咱們回到初見面那一天,我想要好好珍惜現在的日子,以及將來。」努力不要讓遺憾發生,往前看,才是他最想得到的結果。

    童芸香明白他的意思。「你說得對。」

    「請爹娘保佑。」姚錦杉持香拜了拜。

    接著,童芸香也舉起三炷清香,朝姚家祖墳拜了拜。「媳婦今日才來拜見,還請公爹、婆母和列祖列宗原諒……」接下來的話說得很小聲,仿佛不想讓身邊的丈夫听見似的,過了片刻才將香插好。

    當夫妻倆把香插在香爐上,又點了一束清香,祭拜姚錦柏父子,然後同樣燒了紙錢。看著冉冉上升的黑煙,只希望它們能痛改前非,下輩子可以好好做人。

    姚錦杉不免好奇。「你剛才偷偷跟爹娘說了什麼?」

    「當然是跟他們告狀。」童芸香煞有介事地回道。

    他挑了下眉。「告狀?我若哪里做不好,你盡管說,何必跟爹娘告狀?」

    「當然是要公爹和婆母念你幾句,不要工作起來就忘了吃飯,該休息就要休息,不要累壞身子。我的話你都听不進去,那就只好請兩位老人家出馬。」她昂起下巴,嬌哼一聲。「說不定今晚就會到相公的夢里去罵人了。」

    「爹、娘,孩兒知道錯了,以後會注意的。」姚錦杉趕緊合掌認錯道。

    童芸香掩唇偷笑。「另外還跟公爹和婆母說一件事……」

    「什麼事?」他疑惑地問。

    她伸手撫著小腹。「希望它們保佑真的有了。」

    姚錦杉緊張地握著妻子的肩。「你是說……」

    「只是懷疑,還沒有讓大夫看過。」童芸香很怕又失望了。

    他微惱。「怎麼不早說呢?」

    「要是說了,你一定不讓我跟來蘇州,何況只是猜測,萬一不是,不就白高興一場了。雖然相公嘴巴上不說,但一直想要有個兒子,我心里比誰都清楚,所以才來祈求公爹和婆母保佑。」她說出原因。

    「我自然想要兒子,但若真的沒有福分,也不會強求。」姚錦杉圈抱著她,經歷過這麼多事,早已學會知福、惜福。「你比任何人都重要。」

    童芸香眼眶紅紅的。「謝謝你,相公。」

    這次因為有妻子陪同,他們暫住在平江路上的郭家,這個郭家才算是已故童家老太太的娘家,兩人也見著了不少親戚,等祭拜完畢回到郭家,郭家人听說了童芸香的身子狀況,馬上命人去請大夫。

    大夫來了,仔細把脈。

    「如何?」姚錦杉屏息問道。

    「恭喜姚爺!」大夫拱手道賀。

    頓時之間,他眼眶發熱,詳細的問了些事後才送對方出去。

    而郭家人也跟著沾了喜氣,馬上讓廚房煮些補品來給童芸香吃。

    她還有些不敢相信。「我真的有了?」

    「是真的,咱們要當爹娘了。」姚錦杉哽咽地道。

    夫妻倆高興到抱頭痛哭。

    他們真的盼了好久,差點就要放棄了……感謝菩薩成全!

    又過了五年,夫妻倆又帶著孩子來到蘇州祭祖,回到姚家老宅,里頭有不少香山幫的匠人在里頭忙進忙出,因為手頭上能使的銀子不多,修建工程也就斷斷續續,但正一點一滴的恢復舊觀。

    「麟兒,這座宅子是你的爺爺還有曾爺爺、曾曾爺爺他們住的地方,以後咱們也要住在這里,」姚錦杉牽著兒子的小手,對著他說。「這兒是咱們姚家的根,絕對不能忘記。」

    男童認真凝听,用力點頭。「是,爹。」

    「巧兒,你看有鳥兒在飛。」童芸香懷中抱著才剛滿一歲的女兒,指著樹梢給她看,听見女兒興奮地格格笑著,忍不住親親她圓嘟嘟的粉頰。

    這時,有石匠在遠處大聲叫喚︰「姚爺!」

    姚錦杉將兒子交給妻子。「我去做事了,你們就在附近走走看看就好,別靠太近,麟兒,娘和妹妹交給你了。」

    「孩兒會照顧娘和妹妹的。」男童崇拜地看著父親。

    他贊許地點頭。「好。」

    看著丈夫的背影,童芸香有著無比的驕傲,雖然匠人的工作辛苦,工資微薄,但一家人過得很幸福,心中只有感恩,別無他求。

    經過數年,姚錦杉在三十八歲這一年當上香山幫幫主,率領三千多名匠人,繼續將蘇派建築工藝技術傳承下去,而經歷過的那段神奇際遇也在市井之間悄悄流傳開來,令他成為一代傳奇人物。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