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喬湛 > 前妻不復婚 > 第十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前妻不復婚 第十二章

作者︰喬湛

    回到公司,他們才剛走出電梯,就見秘書急急地奔了上來,語帶慌張,「總、總裁……」

    「慌慌張張的在做什麼?」為了不惹裴新華不快,劉志率先出聲。

    「是蘇小姐,她、她發了好大的火。」想到蘇菲歇斯底里的模樣,秘書心有余悸。

    糟糕。劉志心里暗叫不妙,這時才終于想起被自家總裁丟下的蘇小姐,「蘇小姐打電話來公司了嗎?她有沒有說自己在哪里?」不知道他現在趕過去救場還來不來得及,因為見過幾次面,那位大小姐的脾氣他可是見識過的,說不好她一怒之下會影響到這次合作的重大項目。

    「蘇小姐……她在總裁的辦公室里。」說著,秘書小心地瞄著裴新華的臉色,發現裴新華在听了她這句話後,原本就不善的表情變得更加陰沉了,她頓時有些害怕的垂下眼眸。

    听到這里,劉志不知是松了口氣還是更緊張了,轉頭看著裴新華,等待他發號施令,「總裁……」

    「你去應付她。」語罷,裴新華腳跟一轉,又重新站在電梯前,電梯門一開,他就大步邁了進去,擺明了不想應付那個大小姐。

    「哎……」劉志無奈地嘆了口氣,「我們走吧。」

    「劉特助,你一點都不緊張嗎?」

    「緊張有用嗎?」劉志涼涼地反問。

    「可是蘇小姐……」真的好可怕啊。

    「好了,我們還是走快點吧,免得她等越久火氣越大。」劉志淡定打斷她的話,心里不知又嘆了幾回氣,可是誰讓他們跟了個任性的老板呢。

    從公司出來後,裴新華開著車子漫無目的地在大路上轉著,整個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茫然,他竟然不知道自己該去哪里。

    回家嗎?冷冷清清、沒有夏寶娜的氣息的地方稱得上是一個家嗎?回公司?他一點也不想面對蘇菲那張高傲又趾高氣昂的樣子,其實蘇菲對他什麼想法,他很清楚,在服裝店那時會縱容她出口傷了夏寶娜,也只是因為他想利用她來氣夏寶娜而已,可是現在……

    也許夏寶娜說得對,他就是個自私又卑劣的男人,她看清這點最好,反正不管她還愛不愛他,不管她是不是對別的男人動了心,只要他還想要她,她就逃不了。

    幾十分鐘後,裴新華的車子停在了一家服裝店的對街,搖下車窗,望著此時在店內跟店員有說有笑的夏寶娜,跟自己在一起時的畏畏縮縮、委曲求全不同,她現在是真的很開心。

    看見她的笑,裴新華緊繃的面容不由的也跟著露出一抹笑,兜兜轉轉,他最終還是回到了這個地方,直到這一刻,他才發覺原來有她在的地方,才能讓他紊亂的心找到一絲寧靜,可是為什麼要讓他發現得這樣遲呢?如果早一點發覺的話,他們之間是不是又會不一樣呢?

    連續幾天,夏寶娜也發現了異樣,每天她在店內,只要一抬頭,便可以看見對街熟悉的車,那是專屬于裴新華的車,她不會認錯。

    大多時候他會待在車內,安靜地抽著煙或打電話,有時候他也會站在車旁,深深地注視著店內的一切,那一般是在她和男客人講話的時候。

    這些夏寶娜全都知道。

    可是裴新華為什麼要這麼做?在監視他嗎?就為了知道她有沒有乖乖的?可是他要監視她的話,大可不必親自過來,隨便找個征信社,想知道的一切都會有人呈現在他桌面上,那他到底是為了什麼?

    更令人不解的是,這詭異的現象並不只是發生在白天而已,就連她下班回到家,只要拉開房間的窗簾,便可看見他的車停在樓下。

    第一次夏寶娜並不知道這樣的情況,打開窗戶原本是想透透氣的,沒想到剛好撞上他仰頭望上來的黑眸,她渾身的血液仿佛在那一刻凝結了一樣,只留下心髒在瘋狂地跳動著,自那天之後,她連拉開窗簾都需要好大的勇氣,呼。

    「寶娜姐,你怎麼了?」店員小玉發現了夏寶娜的異樣,有些擔心地問著。

    夏寶娜回過神來,輕輕一搖頭,卻發現自己腦袋昏昏沉沉的,聲音也有些沙啞,「沒事,可能昨晚睡得不好,今天有點累。」

    「那你要不要進去休息一下。」小玉看她臉色不好,連忙建議。

    「嗯,也好。」夏寶娜溫柔地應了聲,目光再一次不由自主地移到對街那道高大的身影上,今天他穿了件深藍色的羊毛大衣,搭配簡單的酒紅色毛衣,下身黑色休閑褲,與平時西裝革履的刻板不同,這樣的他看起來有種卓爾不群的型男魅力。

    他是個天生的衣架子,什麼樣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好看,只是他不冷嗎?圍巾也不知道要戴一條,就這樣迎風站著……天,她又在發什麼瘋?這個男人和她已經沒有關系了呀,她做什麼要關心他?在心里將自己狠罵一遍後,夏寶娜逼自己收回視線,走入小房間內,看來她是真的生病了,才會變得神經兮兮的。

    此時站在街對面的裴新華剛結束通話,抬眼卻不見她了,他不由得緊張起來,她剛剛不是還在那里的嗎,現在去哪了?回小房間畫圖嗎?還是接電話了?又或者是去了哪里?由不得多想,他關上車門就邁開長腿往對街走了過去。

    裴新華知道自己最近的做法有些瘋狂,放著大把的公務不處理,整天跑到她身邊盯梢,跟狗仔沒什麼區別,但他沒有辦法,一天不見她,他的心就又煩又躁,根本無法好好工作,索性給自己放一陣子假,有重要的公務需要他決策的話,劉志會打電話或用郵件請示他。

    「歡迎光臨……是你。」一見有客人上門,小玉臉上揚起甜美的笑,待認出他是誰時,臉上的表情一變,她記得這個人,上次來的時候說是寶娜姐的先生,後來問過小麥姐才知道,這男人傷害了寶娜姐,現在兩個人已經離婚了。

    「寶娜姐不在。」

    「我看見她了。」不理會小玉的阻止,裴新華熟門路地往小房間的方向走,可是很快的,他的面前出現了障礙。

    「寶娜姐不舒服,可以請你不要進去打擾她嗎?」雖然小玉知道自己不該插手別人夫妻之間的事情,可是有長眼楮的人都看得出夏寶娜近來身心疲憊,只是為了不讓身邊的人擔心,她一直強忍著不說而已。

    「那你更不該阻止我。」一听見夏寶娜不舒服,裴新華緊張地皺起眉,再顧不上什麼紳士風範,伸手將小玉推到一邊,大步一邁,扭開小房間的門。

    興許是他開門的聲音太大了,剛準備睡下的夏寶娜听見動靜從沙發上坐起,望向門口,正要問是什麼事,卻因為看見意料之外的人而說不出話來。

    「你哪里不舒服?」不理會她的發愣,裴新華徑自走到她身前,動作自然地探向她的額間,下一秒,眉頭頓蹙,「你在發燒。」

    他的聲音讓夏寶娜回過神來,她冷冷拂開他的手掌,神情淡漠,「不要你管。」話一出口,她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沙啞,喉嚨也干癢得很難受。

    「不想我管那就不要生病。」他的聲音比她更冷。

    下一秒,夏寶娜只覺得身子一輕,整個人被他從沙發上輕松抱起,明顯變輕的重量讓他本就皺起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幾乎成了一個川字。

    但夏寶娜現在可沒心思注意他的表情,她揪著他的衣領不至于跌倒,有些生氣地低吼︰「裴新華,你要做什麼?」

    「帶你去看醫生。」裴新華語氣沉沉地回答她的問題,可抱著她的動作卻很溫柔,經過衣帽架的時候,他不忘拿走她的外套。

    「我不去,你放我下來。」她在他懷里不斷扭動著。

    「乖一點。」裴新華說話的同時,一巴掌拍在她**上。

    他的力道不重,可他的行為卻讓夏寶娜十分難堪。夏寶娜掙脫不了,心里又氣又急又羞,「裴新華,我叫你放我下來。」

    裴新華沒有放她下來,一路無言地扛著她走出房間,經過一臉吃驚的小玉身邊,他向小玉簡單說明情況,「寶娜發燒了,我帶她去看醫生。」

    「哦。」太過吃驚的原因,小玉一時忘記了自己該阻止,直到兩個人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她才趕忙拿起電話撥給喬麥。

    裴新華一路飛車帶夏寶娜來到醫院,量過體溫才知道她已經燒到了三十九度幾,這讓裴新華這一路上沒和緩過的臉色更是陰沉了,差點沒嚇得為她檢查的醫生手軟。

    裴新華顯然沒意識到自己的表情有多嚇人,一雙黑眸緊緊盯在夏寶娜蒼白的小臉上,性感的薄唇幾乎抿成了一條線。

    夏寶娜轉了轉眸,終于無奈地對上他的視線,開口對他說出這一路來的第一句話,「你可以出去等我嗎?」雖然她因為生氣,一直忍著不跟他講話,也不看他,卻怎麼也忽視不了他快要在她臉上盯出洞的炙熱眼神,現在面對著醫生曖昧又驚慌的眼神,她只覺得很尷尬。

    「我在這里等你。」裴新華沉沉地開口,依然很堅持。

    「如果你堅持在這里的話,那我不要檢查了。」說完她就抿起雙唇,一副「看誰怕誰」的模樣。

    她在跟自己賭氣嗎?裴新華看著夏寶娜難得孩子氣的行為,原本因為擔心她而一直緊繃的心被她這麼一鬧,居然放松下來了,他笑了笑,近乎無奈地妥協,「我出去等你。」

    他的身影剛消失在門外,醫生明顯松了口氣,半是調侃,半是羨慕地對她說︰「這位太太很幸福呢,你先生很緊張你。」

    夏寶娜怔了怔,還沒來得及回話就又听見醫生說︰「現在很少有這麼好的男人了。」

    「他是我前夫。」夏寶娜冷靜地應了聲。

    醫生噎住,氣氛變得有些尷尬,只得趕緊將話題轉回她的病情上,「太……小姐你燒得很嚴重,我建議你先打點滴退燒,然後我再開些藥回去給你吃,你看可以嗎?」

    「醫生可以直接給我開藥嗎?我不喜歡打針。」從小到大,她最怕打針了。

    「可是……」

    「拜托了。」

    「好吧,如果你堅持的話,我可以遵從你的選擇。」

    沒多久,夏寶娜拿著醫生開的處方走出診室。裴新華看見了,立刻迎上去,「醫生怎麼說?」

    「取了藥就可以回去了。」

    「好,我去取藥,你在這里等我。」說著他拿走她手中的處方單。

    夏寶娜也不跟他矯情,因為她的頭又沉又重,真的很不舒服,所以在旁邊找了張椅子就坐下等他。十幾分鐘後,裴新華取好藥回來,兩個人一起離開醫院。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