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聚寶無雙 尾聲 正大光明喊爹

作者︰千尋

綺雲看著正在繡嫁衣的孟瑀,忍不住靶嘆,時間過得飛快,六年了,當年那個任性的小丫頭已經長成聰慧溫婉的大姑娘。

想起前世的孟瑀,再想想今生的她,性格果真會造就命運。

握住孟瑀的手,她柔聲問︰「嫁進程家,真的不後悔?」

程家是商家,但幾代經營,家族中有七、八人入仕,官位不高,但家風嚴謹,子弟均受到很好的教養。

孟瑀要嫁的是程家二房的大爺程英洙,他的父母在他小時候便相繼離世,他一個人帶著弟弟生活,小時候受家族照顧,長大後分家單過,他雖有一身學問,卻選擇營商,賺錢讓弟弟念書,這樣的性情讓孟瑀感動。

以侯爺的權勢,孟瑀大可以嫁到更好的人家,但人是她自己挑的,孟晟幾度試探程英洙,確定他的人品足以信賴後,選擇成全。

「為什麼要後悔,光是看在程家的家規上,我就願意嫁。」蔣孟瑀嘻嘻笑道。

綺雲失笑,是啊,這年代能以「不納妾」為家規,程家算是了不起了,比起……

綺雲微笑搖頭,那已經不關她的事。

她不提,蔣孟瑀卻忍不住提起。「真不知道姊夫是怎麼想的,當年娶了姊姊、逼走……」她頓了頓,見綺雲臉色不變,才繼續往下說︰「如今又犯同樣的過錯,他是算準大姊不會離開他嗎?」

唉,是啊,岳帆喜歡上一名良家女子,還硬把人給娶進門來,孟霜哭著回娘家,百般不肯依順。

孟晟上鐘府,準備狠狠教訓他一頓,岳帆卻反指控——

「如果你肯把無雙還給我,我就不娶林萱。」

岳帆還說︰「林萱和我的無雙很像,看著她,我的心可以得到安慰。」

他那副模樣讓孟晟打不下去,罪惡感又跳出來作祟了,對于岳帆,他總是感到抱歉。

到最後,孟晟只能丟下一句——林萱終究不是無雙。

綺雲拍拍孟瑀的手背,認真問︰「你覺得,孟霜會離開嗎?」

蔣孟瑀回望綺雲,輕輕搖頭,小時候不懂事,現在還能不懂?

大姊口口聲聲要姊夫休妻,可她哪舍得下姊夫、舍得下一雙兒女?嫂子當年離開,是篤定了心思,和姊姊的作戲不同。

她沒說話,綺雲已經明白答案,舌忝舌忝唇,她說道︰「要放棄一切、改變命運,需要相當大的勇氣。」

孟霜正在承受當年自己受過的苦,她應該得意的,但為了孟晟,她無法幸災樂禍。

蔣孟瑀同意,天底下有幾個女人能像嫂子這樣,她無法不佩服嫂子,無法不拿她當英雄,盡避她是個女人。

「嫂子,我明白的。」這些年教養嬤嬤的心血沒有白費,做人做事的道理她懂了許多。

「往後孟霜到你那兒哭訴,你就听著、安慰著便是,千萬別給她出主意,人的一生,終究要對自己負責。」

「我明白。」

「一百二十八抬嫁妝你都看過了,沒問題吧!」

蔣孟瑀笑著瞄了綺雲一眼,說道︰「能有什麼問題?皇帝嫁公主都擺不出這麼大的陣仗。」她的婚事肯定會成為京城百姓的談資。

「我另外給你備下三萬兩銀票壓箱底……」

听見三萬兩,蔣孟瑀吃驚。「太多了……」

「不多,我知道你很想試試自己的能耐,只不過礙于姑娘身分、礙于你哥哥的名聲,不能經營鋪子,成親後你就可以大展手腳了。」至于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本金!

蔣孟瑀咬唇輕笑,嫂子說得太客氣,分明就是大哥腦袋迂腐,不肯讓她拋頭露面,不過這些年嫂子教會她不少。

「謝謝嫂子。」蔣孟瑀握住綺雲的手,貼在自己胸口,滿心感激,她認真說道︰「我真的很高興,你能當我的嫂子。」

綺雲笑著模模她的頭發說︰「我也很高興,有你這個小泵。」

此時園兒和孟晟各抱一個孩子走進屋里,他們是四歲的宇霆和兩歲的宇恩,看見母親,兩個小娃兒快步奔到娘身邊。「娘抱抱!」

蔣孟瑀連忙蹲,把他們攬在懷里。「不行,你們娘肚子里有小娃娃呢,娘不抱、姑姑抱。」

宇恩撅起嘴、不滿意。

蔣孟瑀笑了,戳他的額頭一記,埋怨地瞄一眼園兒。「都是宇園把弟弟寵壞,往後他變成紈褲子弟,你得負責。」

「我的弟弟才不會變成軌褲,他們都會變成青年才俊。」園兒自信滿滿。

園兒把宇恩抱起來,兩人互蹭著額頭,宇恩被蹭得咯咯笑,宇霆也搶過來,要和哥哥蹭額頭。

見三兄弟感情融洽,綺雲看在眼里、甜在心底。

孟晟揉揉宇霆、宇恩的頭,說︰「你們跟姑姑去玩,爹和哥哥有事和娘說。」

「好。」兩個小兄弟乖乖應聲,牽起蔣孟瑀的手,走出花廳。

綺雲看著這對笑得一臉曖昧的父子,問道︰「神神秘秘的,到底有什麼事?」

「娘,從現在起,我姓蔣、不姓鐘了。」園兒樂津津地說著。

看著園兒這麼高興,她有點哀傷,那些年岳帆長期待在邊關,和孩子的接觸少,一回京城,又投下這麼大的震撼彈,不管她再怎麼教導,園兒對岳帆終究有著隔閡。

而這些年來,孟晟對他做的遠遠超過一名父親,人心是肉做的,園兒怎能不感動?

想起那年,孟晟認真地對園兒說︰「你讓我和你母親成親,我們便成親,你不願意,我們就不成親,因為你是無雙心里最重要的人,你快樂了、她才會快樂。」

他義無反顧地把兩人的婚事,交到一個六歲的孩子手上。

園兒認真考慮了三天,最後跑到她的床邊說︰「娘,你嫁給師傅吧,我想,再沒有人會比師傅更在乎你快不快樂。」

他們成親了,因為園兒這句話。

「鐘家怎麼可能放手?」綺雲問。

其實,園兒並沒有傷了腦子,這是綺雲最感激蘇神醫的地方,他幾句「過度猜測」,讓她順利地把兒子留在身邊,但即使園兒在外人面前始終裝出一臉痴憨,鐘家也不肯松口讓孩子正式歸了母親。

更別說幾個月前,蘇神醫采到「仙草」,將園兒的腦子給醫好了,這下鐘家又怎麼可能答應?

「園兒下個月要參加童試,需要一個確定的姓氏。」

蘇神醫「治好」園兒之後,他的學習飛快、滿腹文采,寫出來的文章、做出來的詩詞,讓許多學子折服,幾個皇子們更是輪流找他進宮說文論義,恢復過往交情。

「又怎樣,他大可以用鐘宇園這個名字參加童試。」誰會放棄一個能夠光耀門楣的子孫,何況有無雙這層關系,他的前途毋庸置疑。

園兒接口,「不對,現在滿京城上下都曉得我是義父的兒子,如果突然變成父親的兒子,外人會怎麼想?

「是鐘家自私自利,不願意教養痴兒,把兒子丟給平陽侯,人家給悉心養大、治好病了,現在卻來收獲嗎?

這還不是最大的問題,如果我是鐘家的孩子,那我的娘、莊綺雲又是怎麼一回事?百姓會不會恍然大悟,原來莊綺雲就是燕無雙,難怪兩個人長得那麼像。

「那麼當初尚書府是不是為了服從聖旨,欺壓媳婦,讓媳婦不堪受虐、忿而離家出走?如果燕無雙沒死,為什麼會有當年那場喪事?莫非是鐘將軍寵平妻滅嫡妻,嫡妻僥幸……」

「夠了、夠了。」綺雲阻止兒子往下說。

講到底,就是吃定鐘尚書愛面子,不願傳出不名譽的話題。

看一眼這對父子,一個得意洋洋、一個自滿自信,同樣的表情、同樣的態度,無雙嘆息,岳帆被坑了。

「說實話,你們是不是早就算準這一點,所以這幾年到處走,到處表演父子情深?」

難怪園兒怎麼都不肯「病愈」,寧可在外頭演白痴,還演得順心遂意。

園兒笑開。「娘別怪義父,是我的主意,我不想回鐘家,想待在你們身邊。」

「你別怪園兒,是我的主意,我舍不得你傷心。」孟晟搶著擔責任。

「是我的錯,義父沒錯。」

「孩子懂什麼,是大人作的主。」

人家是相互推責諉過,他們卻是搶著承擔錯誤,她還能抱怨嗎?搖搖頭,綺雲莞爾笑道︰「都要改姓蔣了,還叫義父?」

听母親這樣說,園兒樂得一彈指,撲向孟晟。

「爹、爹、爹……」他接連喊十幾聲,他們不知道他多羨慕宇霆、宇恩可以喊爹,往後,他也可以正大光明的喊。

「好孩子。」孟晟抱了抱園兒,多年付出,總算有了回饋。

園兒正色。「以後我們都是爹的兒子,爹可不能再偏心,要對我們一視同仁。」

看著嘴巴利的兒子,竟欺負起口拙的爹?綺雲好笑地指指丈夫,落井下石。「是啊,以後給我注意些,要一碗水端平,老是偏寵老大算怎麼回事?知不知道宇霆跟我告過幾次狀,說你只疼大哥。」

孟晟被指責得滿臉為難,母子見狀,相視一眼,咯咯笑起來。壞兒子加上壞娘親,蔣孟晟注定要被他們母子吃死死。

「沒關系,爹不疼弟弟、我疼。」說著,園兒跑出花廳,弟弟……他的「親」弟弟啊。

看著園兒的背影,孟晟笑道︰「這孩子脾氣像你。」

「像我不好嗎?」她撇過頭,嬌俏地望向他。

孟晟笑開,拉著她的手,扶她站起來,輕輕把她擁入懷里,啞聲道︰「就是因為像你,我才無法不偏愛,兒子終究是兒子,早晚有一天要高飛,唯有你是我一輩子的牽系。」

多甜蜜的話啊,綺雲踮起腳,捧著他的臉、封住他的唇,品嘗著他的氣息、他的愛情。

依舊是感激上蒼,讓她有幸遇見這樣一個男子。

她問︰「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都讓我當你的牽系,行不行?」這麼好的男人,她要提早訂貨,不讓別家搶了去。

他笑彎濃眉,抱緊她回答,「好,生生世世,你都是我的Firstlove。」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