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兒 > 愛是無敵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愛是無敵 尾聲

作者︰梅貝兒

    他們兩手空空的回到家,禮物沒買到不說,連午飯也沒吃,只好把冷凍庫里的一包水餃拿出來煮。

    簡單地填飽肚子,彭振修扒了扒頭發,臉色凝重,好像有重大的事要宣布。

    「你先坐下。」

    範曉文跟他來到客廳,在雙人椅上落坐。

    「其實有件事我一直瞞著你沒跟你說,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害怕你會誤會,想要跟我分手。」他終于可以對她坦白了。

    範曉文看著來回踱步、滿臉煩躁的彭振修,心想一定很嚴重,下意識地坐直身子。「不過現在你決定告訴我了?」

    「對。」

    「好,我听你說。」範曉文頷首。

    彭振修先深吸了口氣,才在她身旁坐下。「我之前跟你提起過的‘彭家魔咒’,其實並不是沒有破解的方法,只要遇到命定中的女人,得到對方的愛,曾經停止的時間便會再度運轉,也就是說可以從永恆的生命中得到解脫。」

    她眼楮猙大。「真的嗎?」

    「祖譜上是這麼寫,當彭家的子孫遇到命定中的女人,就會出現‘征兆’,以前……就是我堂哥為例,在他遇到未來堂嫂時,曾經聞到她身上有一股特殊、誘人的香氣,之後他們相愛了,接著生下女兒,你要知道我們彭家從來只生兒子,不曾有女嬰出生過,這個小公主的誕生給我們帶來希望。」

    範曉文臉上的表情是單純地為對方感到高興。「所以你堂哥現在已經變成普通的人類,這是好消息。」

    「雖然還得靠時間來證明,不過到目前為止出現的跡象,整個家族的人都堅信著一定可以破解。」彭振修信心滿滿地說。「你還記不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我在你身上聞到一股氣味?」

    她楞楞地點頭。「當然記得。」

    「當時堂哥便提醒我,那可能就是‘征兆’,說不定你就是我命定中的女人,要我千萬別錯過,但是我絕對不是因為這個理由才追求你,而是因為心動了、喜歡上了,才想跟你交往,如今愛上了,更想一輩子跟你在一起,曉文,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認真的。」他心里有多麼害怕,怕她說要離開他。

    「可你不是說討厭我身上的氣味嗎?」範曉文怔怔地問。

    彭振修點了下頭。「就因為討厭,所以剛開始根本沒有往那方面去想,也不願相信,但是經過這段日子的相處,我不禁懷疑那是在考驗我。」

    「考驗你?」

    「對,如果我就這麼放棄了,自然就通不過考驗,別說破解魔咒了,同時也失去得到真愛的機會……」他望進範曉文的眼底,急切地想要表明真心。「我打從心底這麼相信著,因為沒有女人能改變我,只有你辦到了,跟你在一起,很安心、很自在,還有家的感覺,我再也不可能愛一個女人像愛你這樣……」

    範曉文一把抱住他,高興到眼眶泛紅,一臉快哭出來的表情。「如果我可以破解魔咒,能夠幫到你,那就真的太好了……」

    他呆了呆。「你真的相信我是真心的?」

    範曉文不假思索地回道︰「我相信。」

    「你真的不會懷疑我是想要破解‘彭家魔咒’才會跟你交往,其實說愛你都是騙人的?」彭振修沒想到她會這麼快就接受。

    她笑彎了唇角。「雖然我們認識到現在沒有多久,但我知道你不是個會做表面功夫的男人,喜怒哀樂一向都表現在臉上,從來不會偽裝,別說勉強自己去跟一個不喜歡的女人上床,還要幫她打掃家里、為她下廚,每次出門工作,總是要人三催四請才肯走,只要工作完畢,就連休息一下都沒有,便急著飛回台灣,這不就表示你在乎我?如果光是這樣還沒有感覺,那我才真的是笨蛋。」

    彭振修有股想要落淚的感覺,因為她懂他。

    「謝謝你相信我。當初沒有因為討厭那個氣味而放棄,真的太好了!」他原本還在苦惱該不該告訴她「征兆」的事,結果證明是自己想太多了,這個女人的心思根本沒有那麼復雜。

    「我就說契母不是真的那麼無情,祂一定有仔細為你們彭家設想過。看吧!祂不就讓我們相遇了?」範曉文口氣滿是崇敬。

    他又很想翻白眼了。

    「我真的很高興能幫到你,只要能解除你的痛苦,要我做什麼都願意。」她神色柔和地說。

    「只要愛我,一直陪在我身邊就好。」彭振修擁緊她,因為被人全心全意地信賴著,讓他整個人都放松下來。

    範曉文點頭。「好。」

    「我愛你。」除了這三個字,他找不出其他形容詞。

    她面如火燒。「我……我也愛……愛……你。」

    「剛剛在台北101就敢當眾大聲宣告,怎麼回到家反而說得結結巴巴?」他笑不可抑。

    「那不一樣……」範曉文又羞又窘。「當時我只是想讓那位小姐明白自己有多不懂得珍惜,更不該那樣傷害你。」

    彭振修將她按回胸前。「可是我現在卻很感謝她,如果沒有那樣傷害我,我又怎麼體會到你的好?」

    他很慶幸自己愛上的是她。

    一個星期後。

    「……準備好了嗎?我們該出門了。」

    彭振修提著兩只提袋站在大門口,其中一只裝著西班牙制的純棉嬰兒睡袋,以及嬰兒專用沐浴用品。

    「好了好了,可以走了——啊!記得提醒我順便走一趟派出所,警方已經找到那天撞到我的肇事騎士,要我過去一趟。」範曉文換好衣服,拿著包包從主臥室跑出來。

    他點了點頭。「好,我會記得提醒你。」

    範曉文一面鎖門,一面問︰「禮物都拿了嗎?」

    「都拿了。」他舉起手上的兩只提袋。

    她看了另一只提袋。「你確定送曾叔公茶葉就好?」

    「我想不出除了喝茶之外,他還喜歡什麼。」雖說是自家長輩,不過彭振修對這號人物真的了解不多,加上向來對他敬畏有加,別說跟他閑聊,只要面對面,就讓他如臨大敵,不敢造次。「前幾天被人叫去Owen下榻的飯店,才知道曾叔公親自飛來台灣看曾曾佷孫女,差點沒把我嚇死……」

    範曉文很難得見他這麼怕一個人。「曾叔公是個很嚴厲的人嗎?」

    「你等一下見了就知道,不過千萬不要提起你從小就認觀世音菩薩當契母的事——在彭家人面前都不能說。」他已經叮嚀了快一百遍。

    範曉文把大門鎖好之後,和彭振修一起走進電梯。那包包里放著她特地去龍山寺幫小女嬰求來的平安符,到底要不要送出去?

    「你不要緊張,我不會說的。」

    彭振修手心都在冒冷汗。「我只是不希望曾叔公討厭你。」面對仇人,就算只是對方的干女兒,他們彭家人只怕都很難保持冷靜。

    「我知道。」範曉文勾住他的手。「雖然我不會說長輩們喜歡听的好話,也學不來,但是我會好好表現,讓你有面子。」

    他眼中含著滿滿的愛意。「不管曾叔公喜不喜歡你,我都要娶你來當老婆,要讓他知道,我是認真的。」

    「可是……你好像還沒跟我求婚。」她哭笑不得地說。

    彭振修這才後知後覺地想到忘了這個步驟,馬上單膝跪下。

    「雖然沒有事先準備花和戒指,但可以用我的心來證明,我絕對是認真的。所以範曉文小姐,你願意嫁給我嗎?」

    當!一樓到了,電梯門正好打開。

    只見好幾個大樓住戶剛好都在外頭等電梯,看到這一幕,先是吃了一驚,接下來有志一同的拿出手機拍照,然後傳到LINE的群組跟其他住戶分享。

    彭振修不禁啼笑皆非,不過有那麼多人在場作見證,他不怕未來老婆不答應。

    「彭先生在求婚厚……」

    「範小姐快點答應!」

    「這麼好的男人可不要錯過……」

    「早就該結婚了!」

    在大家的頻頻催促之下,範曉文紅著臉點頭。

    「我願意!」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