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不嫁姊夫 番外︰如果,嫁姊夫

作者︰樂顏

董琰因救落水的孩子而穿越了,但是她發現自己穿越的時機很尷尬︰她穿越的這個女子,才剛與一個男人歡愛完。

董琰如被雷劈。

她雖然談過戀愛,但一直還沒有突破最後防線,結果一穿越就發現「自己」貞操已失,真是讓她想罵一句︰老天爺,禰到底在想什麼啊?

因為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接受這個事實,董琰干脆翻過身子,背對著那個男人,閉上眼楮裝睡。

她身後的男人也靜靜躺了一會兒,然後穿衣下床,親自端來了溫水,非常細心地替董琰擦拭身子,又為她穿上里衣,一切收拾干淨清爽後,男人見她還是閉著眼楮,長長的眼睫毛卻一顫一顫,明明是在裝睡。

明白她是害羞了,不好意思面對自己,男人彎下腰在她耳邊輕聲說︰「琰琰,別怕,我會負責的。」

然後,男人就離開了。

房間里完全安靜下來後,董琰緊繃的身體才慢慢放松,她睜開眼楮,看著窗外昏黃的落曰余光,發現這兩人居然是白日宣yin,不由得感嘆古人原來也如此「開放」。

而當她慢慢接收了這個身體的全部記憶時,董琰就更震驚了︰居然是大梁歷史上與她同名的小董氏,是那個嫁了姊夫卻早逝的著名美女。

最重要的是,這個姊夫是紀王蕭維澤,是大梁朝下一任的皇帝!

董琰苦笑一聲,她是不是該慶幸自己一下子就成了未來皇帝的女人?將來一輩子都不愁吃穿了?

當然,前提是她能夠順利活下去。歷史上的小董氏二十五歲就芳華早逝,並沒有等到蕭維澤繼位登基,董琰希望自己不會重蹈覆轍。

重活一回,她很珍惜生命。

至于小董氏是不是搶了她姊姊的男人,是不是在倫理道德上有瑕疵,董琰此時卻很無奈,生米已煮成熟飯,在這個對女子貞潔苛刻的時代里,她還能有別的選擇嗎?

尤其是小董氏現在已經是蕭維澤的女人,一個未來的帝王,能容忍他的女人另嫁他人嗎?

董琰躺在床上,除了嘆氣還是嘆氣,如果她能早穿越一天就好了,這樣是不是就能避開與蕭維澤糾纏不清了?

小董氏是住在紀王府,照顧自己生病的姊姊董琬時,與姊夫蕭維澤發生關系。

穿越而來的董琰自覺無顏再厚臉皮「照顧」姊姊董琬,所以第二日一大早,她就向董琬告別,返回董府。

臨行前,紀王再次對她許諾︰「本王一定會對你負責。」

董琰低著頭,沒有說什麼。

作為未來的帝王,蕭維澤說話算話,歷史上的他,確實續娶了小董氏,沒有吃干抹淨後不認帳。

也許對這個時代的人來說,姊妹共侍一夫並非什麼驚世駭俗的稀奇事,但對于董琰來說,要接受還真是有相當大的難度。

她需要時間來好好調整自己的心態。

董琰回到了董府。

小董氏與蕭維澤的事也瞞不了父母,畢竟此事不算小,未婚女子失貞,如果男方不認,吃虧的絕對是女人。

董父董從益知道實情後,略微皺了皺眉頭,他知道小女兒天真爛漫不知世事,卻沒想到一向看起來穩重成熟的紀王,居然也會背著嫡妻與小姨子偷情,他真的是單純喜歡自家的小女兒嗎?還是怕琬兒去世之後,紀王府與董家的關系會從此冷卻,對他不利?

身在官場,董從益已經習慣了這樣功利的思考模式,他不會把這種事只當做是簡單的風花雪月。

只是紀王的手段太直接,他連拒絕都來不及,現在已經無法與紀王府劃清界線了。

而董琰的母親董崔氏听完嬤嬤回報的消息後,捏著佛珠的手緊了緊,一語不發,她只是在心里一遍遍告訴自己,這是為了琬兒的孩子好,由自己的親妹妹做孩子們的繼母,總比紀王另娶別家的女人,讓人安心。

董琰返回董府後不久,董琬的病情加重,勉強撐過除夕夜,卻沒等到新年來臨就病逝了。

據說董琬在病逝前一直和紀王冷戰,至死都是背對著紀王,沒再看他一眼。

董琰為這個掘強的女子心疼,她只能默默為董琬祈禱,希望她來世能遇到一個真正愛她、疼她、呵護她、對她一心一意的好男人。

董琰默默適應著古代女子的生活,她也曾悄悄向父母詢問過,自己是不是一定要嫁蕭維澤,能不能讓她嫁一個平凡一點、但是會對她一心一意的男人?

但董崔氏冷酷地告訴她,除了嫁蕭維澤,她已經沒有更好的選擇。

時下人們雖然接受寡婦再嫁,但是未婚的閨女出嫁,如果已經不是處子之身,將來會在婆家遭到什麼樣的待遇,大家都心知肚明。

于是,在董琬去世一年後,董琰還是遵照史書上的記錄,嫁入了紀王府,成為新的紀王妃。

董琰半夜里醒來,小腿肚一陣陣的抽筋,疼得她渾身冷汗直冒。

現在的她大腹便便,已經臨近預產期。

陪嫁來的貼身大丫鬟一兩趕緊過來,又點亮了兩根燭,為她輕柔捏著小腿,問︰「王妃,要不要請王爺過來?」

那陣劇痛已經過去,董琰渾身月兌力地癱軟在床上,她看著頭頂上繡著百子千孫圖案的蚊帳,輕聲道︰「不必了。」

今夜蕭維澤本來打算陪著董琰,但快要入睡時,側妃盛舜華派人來說女兒病了,想見父親,于是蕭維澤就去了側妃的院子。

蕭維澤在娶董琬之前,身邊就有兩個皇後賞賜給他的侍妾,分別是盛舜華和宋如英。

在董琬嫁進紀王府前,盛舜華和宋如英都已分別替蕭維澤生了兩個孩子,盛舜華生了個女兒,宋如英生了兒子卻早夭,蕭維澤為安撫她們,就為她們請封了側妃之位。

蕭維澤對董琰解釋過,因為這兩個女子是已仙逝的劉皇後賞賜給他的人,所以他一定要額外待她們好一些,不是他多情,而是為了給劉皇後面子,當年畢竟是她撫養他長大。

董琰听過也只是笑笑,她早知道這些皇子龍孫都是妻妾成群,蕭維澤的後院女人已經算是相當少了,她還有什麼好不滿的?

蕭維澤寵愛董琰,董琰也領他這份情,但是與蕭維澤相處日深,她越覺得這個男人理智得可怕,他不是個會被感情左右的人。

所以兩個側妃不時以各種理由請蕭維澤去她們房中過夜時,董琰從沒阻攔過。

她從不試圖去干涉蕭維澤的任何選擇,包括他要與哪個女人過夜。

這樣的日子看起來過得很平和,妻賢妾美,後宅安寧,董琰內心深處所受的傷害卻一次次加深,每次蕭維澤離開她去找側妃,其實都會讓她難受很久,她只是從不說出口。

而懷孕後的情緒化,更是加重了她的這種病情。

于是她得了憂郁癥。

住在富麗堂皇的房子里,吃的好,穿的好,一大堆人伺候著,這是原本的小學蕭維澤緊緊握著董琰的手,他盯著董琰宛如安睡一般的容顏,許久,許久,才近乎咬牙切齒地呢喃出聲︰「為什麼你之前什麼都不肯告訴我?你又怎麼知道我做不到?你其實根本就不知道我已經做到了……」

自從娶了董琰,他雖然偶爾也去側妃那邊坐坐,卻從來沒再踫過她們。去看她們,也是為了讓她們維持在王府生活的體面,不讓她們落得晚景淒涼,甚至被下人們欺負。

他喜歡未娶進門之前單純活潑的小董氏,但是也喜歡成親之後穩重得體起來的小妻子,他以為董琰的改變是代表她長大了、成熟了,她會懂得他所做的一切。

可是,結果證明一切都只是他的自以為是而已。

蕭維澤低頭抵住董琰已經變冷的手,眼角滑落一顆透明的淚。

恨不相逢未娶時,琰琰,來生,讓我們在最合適的時候相遇,讓我好好愛你,只愛你一個。

好不好?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