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風光 > 報恩先抱郎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報恩先抱郎 尾聲

作者︰風光

    由于濮陽寒的後宮只會有喬巧一人,兩人也都是嫌麻煩的人,于是迎娶及立後大典索性辦在了同一天,讓整個禮部忙得快翻過去。

    到了這重要的一天,普天同慶,舉國歡騰,尤其濮陽寒一直被視為風月王朝的救星,是有史以來最受推祟的皇帝,喬巧的功績在有心傳頌下,也讓她成了眾人景仰的奇女子,一個國家之中,皇帝及皇後都是傳奇中的人物,也難怪百姓為之瘋狂。

    所以什麼納采、問名、納吉……一直到親迎等六禮都做得完美無缺,立後大典也莊重體面,宴席直到三更半夜,把兩個新人搞得暈頭轉向,濮陽寒才終于脫身,回到寢宮迎接他的洞房花燭夜。

    揭了蓋頭喝了合畫酒,看著龍鳳燭下楚楚動人的喬巧,濮陽寒一直以來的冷靜,在這一刻全拋諸腦後。

    「朕等這一刻,已經等太久了。」他扯著自己的龍袍,第一次嫌這衣服真礙事,穿起來不舒服就算了,扣子還那麼多。

    「等等!」喬巧突然止住了他的動作,朝他嬌媚地一笑,意有所指地道︰「你記不記得,有一次,我們差點……差點就成就好事了?」

    她說的自然是在出兵平城之前,她主動獻身那次,為了要讓她名正言順的成為他的人,他可是忍得快爆炸了。

    「朕怎麼忘得了?你可不知朕後悔得要死,早知道應該先把你吃了,裝什麼正人君子呢!」濮陽寒老實道,其實他現在也憋得很難過,幾乎就想撲上去了。

    「你這道貌岸然的家伙!」喬巧白了他一眼,卻輕笑不止,看起來可愛得想令人揉進懷中。「那一回你幾乎把我看遍了,可是你自己卻包得緊緊的……」

    「朕現在可以讓你看個夠。」濮陽寒說完,又開始想扯開自己的龍袍。

    「哼!你可不知道,我早就看到不想看了。」喬巧突然語出驚人,俏臉得意地望著他,縴手指著他大腿腿根之處。「你這里,有塊銅錢大的胎記吧?深褐色的,形狀就像顆饅頭。」

    「你怎麼知道?」濮陽寒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表情古怪的打量她。

    「還有你的背,有一道刀疤延伸到腰際,難道你以前被人砍過?」喬巧又問。

    「那是練武時不小心留下來的……」她怎麼都知道那些別人看不到的地方?莫非她有什麼怪癖?濮陽寒忍不住懷疑著。

    「再來是你的**,可緊實挺翹了……噢不是,是你**上有道刺青,刺的是你的姓。」

    她說的好像他書房牆上掛的是幅山水畫那麼簡單,卻讓濮陽寒整張俊臉都驚疑到扭曲了。

    「我們濮陽皇室的嬰孩,出生之後都要在臀部上刺下印記,免得被人偷龍轉鳳……你連這個都知道,難道你偷看朕沐浴?」這個猜測,真的讓他失色了。

    喬巧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你覺得我會偷看?我才沒那麼無聊,你是個武者,洗澡有人近身你會不知道?

    何況你身邊還有羅鋒呢!」

    濮陽寒放下心來,但仍是小心翼翼地問著,怕自己听到不想听的答案。「那你怎麼知道的?」

    「我不是偷看,我是光明正大的看!第一次我被你用衣服蓋住頭看不到,之後被你丟出去幾次,你好像就懶得管我了,自然是我愛怎麼看就怎麼看。」她提醒著他。

    光明正大的看?從以前到現在,能夠光明正大看他洗澡,而且第一次還被他用衣服蓋住頭,之後就不管任之亂看的,也只有那條方圓城里買的、為他犧牲生命的小花蛇了,難道……

    「你……你真的是……小花……」濮陽寒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測,甚至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你相信了吧?我說我的靈魂是小花蛇嘛!否則憑喬巧的本事哪里可能成為你的助力?還有她那刁蠻驕縱的個性,沒被你宰了就不錯了。」見他終于明白了,喬巧松了口氣。

    「這……這太離奇了。」濮陽寒仍是很難接受這樣的現實,不過想想從兩人相遇以來的相處,她落水後個性的轉變,或許……想著想著,他的表情已然緩和過來。

    「你別告訴我你沒有想過,你只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斷。」喬巧有些沉重,又帶著希冀地道︰「其實我堅持要告訴你,是希望你愛的是我的內在,而不是喬巧這具美麗的身體。」

    「如果你真是小花,那麼就該知道在喬巧落水前,我對她是不屑一顧的。」濮陽寒也鄭重起來。

    喬巧慢慢的笑了開來,她現在真是一點芥蒂都沒有了,她好慶幸自己愛上的這個男人有廣闊的胸襟,能接受她光怪陸離的來歷,要是換了個迂腐的古人,或許就找個法海把她當白素貞收了吧?

    她突然站起身來,在他面前慢條斯理地脫下了鳳冠霞帔,宮裝禮服,最後剩下輕薄的肚兜褻褲,包裹著那令人噴鼻血的火辣身材。

    「怎麼樣?你現在會嫌棄我嗎……」喬巧深深地看著他,目光泛媚,顯然就是在勾引他。

    上回她特地獻身,他居然硬生生打住,雖然表現出了對她的尊重,但她可是記恨著自己對他沒吸引力,這次就要好好的憋死他。

    不過她顯然低估了一個男人想要一個女人的決心,何況他已經想了好久了。

    「喬巧的外貌國色天香,美艷無雙,再加上小花蛇的智慧和忠誠是我最喜歡的,這兩樣加在一起,朕高興都來不及,如何會嫌棄呢?」濮陽寒的欲火瞬間就被她點燃了,不管她究竟是什麼,他現在都一定要將她就、地、正、法!

    銀紅色的紗帳,喜床上的美人,濮陽寒幾乎是迫不及待褪下了龍袍,急色地吻上了她。

    不管她再怎麼說,他想要她的心情已經很久很久了,久到什麼都阻攔不了。何況眼前的她對男人有十足的誘惑力,豐胸細腰玉腿,即使是蛇精變的,他也認了。

    亮麗華堂飛彩鳳,溫馨錦帳舞蛟龍,她終于徹徹底底的成了他的女人,她一如他想象中的美好、甜蜜、熱情,兩人一起度過了完美的洞房花燭夜。

    沉浸在情|欲的余韻中,良久,良久,濮陽寒的聲音遲疑地在偌大的房中響起。

    「以後朕的皇子皇女,不會是條小蛇或什麼的吧……」

    一陣沉默過後。

    「哈哈哈哈哈……」

    銀鈴般的笑聲響徹了整個房間,他連有這樣的顧忌都還是要她,足見他真的愛煞了她。或許有一天,她應該告訴他一個關于現代刑警的靈魂,穿越到古代成了小蛇,又巧合重生在絕色美人身上的故事,讓他知道自己愛的,始終是個人啊……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