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子紋 > 刺客嬌娘 > 第十章 世間再無聶隱娘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刺客嬌娘 第十章 世間再無聶隱娘

作者︰子紋

在劉昌裔的議事廳里,聶隱娘身上披著溫暖的紅色厚袍,自在的盯著幾榻上那盤未下完的棋,徑自跟自己對弈。

听到門口的聲響,她緩緩坐直身子,看著進屋的娉婷身影,許久不見,柳綺雪臉上依然帶著淺笑,柔美逼人,看來她的日子不因田緒死亡而過得不好,這樣她就安心了。

柳綺雪停在不遠處,看著聶隱娘的模樣,便知兩人身分已大不相同,她款款行禮,「夫人。」

聶隱娘立刻起身扶起她,察覺手下柔荑冰冷,也顧不上說話,連忙拉著她帶到烤爐前,讓她暖暖身子。

柳綺雪把聶隱娘沒有說出口的關懷之心看在眼里,這些年在田緒的身邊看了太多的人,卻從沒遇過一個像聶隱娘一樣的人。她在她身上看到了一個「真」,曾經……她也是像她一樣的人。

「听聞夫人有傷,」柳綺雪的目光看著眼前這張容光煥發的臉,「看來應該是好了許多吧。」

「確實已好。你怎麼——」聶隱娘話聲隱去,驚訝的看著自在踏進來的劉昌裔。

他對她揮了下手,「你們談你們的,我坐這便好。」

聶隱娘的目光追著他坐到了一旁的幾榻上,看著他繼續她未完的棋局。

「大人……」她嘟囔的輕喚了一聲,希望他能走開,讓她們獨處會兒,但他卻當沒听到。

若他不願,沒人可以逼迫他,聶隱娘無奈的盯著他。

將兩人的神情看在眼底,柳綺雪一笑,「看來夫人不管在何處,認定了件事,就是死心塌地。」

聶隱娘的身體不自在的一僵,倒是劉昌裔露出滿意的神情。他自然是喜歡自己的娘子對自己死心塌地。

柳綺雪並不介意劉昌裔在一旁,徑自說道︰「方才來府的路上,才從大人口中得知自己的到來給夫人帶來麻煩。早知如此,我便不會找上阮姨娘,請她替我引見。」

「姑娘是專程來找我的?」聶隱娘眼里閃著疑惑,「找我何事?」

柳綺雪也沒有隱瞞,「郡王薨,公主收養侍妾所生庶子田季安為嫡子,現在魏博依然是田家的天下。我來不過是想給夫人一句忠告。夫人既已離開,就千萬別再回頭,陷入泥淖里。」

聶隱娘從來沒有回去的心思,除非……她腦子閃過一個念頭,「可是聶府出了事?」

柳綺雪的目光不自覺的看向劉昌裔,見他沒制止,她才開口說道︰「方才在路上,我已跟大人說了,聶將軍因想卸甲歸田惹惱田季安,看來一場禍事是躲不掉的。這件事早晚會傳開,我先一步來告知你,讓你有個準備。千萬別回去,讓田家還有機會拿著聶將軍威脅你。」

聶隱娘乍听,一時之間說不清心中的悲喜,只是意外,意外劉昌裔得知此事之後竟還願意讓她見柳綺雪。

她楞楞的轉頭看著始終不發一語的他,知道這是他的讓步,若是以前的他,只怕會想盡一切瞞著她,只因不願讓她得知,動了心思回魏城。

她的思緒翻轉,沒個頭緒,只能斂下眼眸,「謝姑娘特來告知。」

柳綺雪看著聶隱娘,由衷的勸道︰「看來夫人過得極好,不如就將過去當成舊夢一場,不再牽掛。」

聶隱娘可以感受到柳綺雪的真實關心,她伸出手握住了她,「謝姑娘。只是不知道姑娘以後有什麼打算?」

柳綺雪一笑,「自然是回魏城。」

聶隱娘的心一突,回魏城?!她一臉無奈,「姑娘,何必如此……」一嘆,「老實。」

最後兩個字听出她口氣里帶了一絲埋怨。回魏城,聶隱娘肯定,以劉昌裔的性子,他不會讓柳綺雪走,畢竟他是天底下最不想讓人知道她真實身分的人。

「這些年來我生活在魏城,那里有我的一切,除了那里……」柳綺雪知道以現在的局面,劉昌裔不太可能放過她,但她依然忠于本心,「我不知還能去哪里。」

聶隱娘看出了柳綺雪的堅持,她放開了柳綺雪的手,走到劉昌裔的面前,用可憐兮兮的目光盯著他。

劉昌裔懶懶的抬頭看她。

「姑娘想回魏城,能否……」

劉昌裔放下手中的棋,「我派人送她回魏城。」

聶隱娘嚇了一跳,她話都還沒說完,他就點頭了?

她萬萬沒想到這麼輕易就說服他,他還要派人送柳綺雪。只不過,如此輕而易舉,不會是借著送人的名義,動什麼不好的念頭吧?

「放心,只是送君一程。」劉昌裔似乎看出聶隱娘未說出口的擔憂,忍不住抬起手,輕敲了下她的頭,「我答應過你,絕不傷她。我雖然還是不屑君子之道,對別人說的話或許有假,但答應你的絕對做到。」

她捂著自己被輕敲的額頭,輕輕一笑。「你真好。」

又是這句——好?他有何好?!他的嘴一撇,天知道,他妥協得渾身不舒服。讓柳綺雪回魏城,這代表著她帶走聶隱娘的大秘密,這種搬石頭砸自己腳的蠢事他可不願做,但物以類聚,若聶隱娘要蠢到底,他也只能跟著。

不論劉昌裔是為什麼放過她,柳綺雪都真心感激,若今日是田緒,可能早就殺了她了。

「大人仁慈。」柳綺雪發自內心的一禮。

仁慈……劉昌裔心知肚明自己不仁慈,只是會對唯一一個女人心軟而已。

「今日放過你,不代表日後不會對你不利。」

柳綺雪听出劉昌裔話中有話,關于聶隱娘的秘密,她只能帶進墳墓里。

「姑娘也是累了,去歇著吧。」劉昌裔對她揮了揮手,「明日我便派人送姑娘。」

這麼快!聶隱娘微楞,她還想多問問關于魏城的事,但是她還來不及開口,劉昌裔已經起身,抓著她的手臂往外走。

「這……」聶隱娘目光戀戀不舍的看著柳綺雪。

柳綺雪始終帶著笑容看著她離開,不論魏城有什麼,從今以後都與聶隱娘無關,她斂下了眼。不!這世上根本已經不再有聶隱娘此人,只有劉夫人蘇氏。她受劉昌裔守護,不再孤身一人。

天還未亮,楚天凡便來劉府接走了柳綺雪,等到聶隱娘起床時,人早已走遠,她還為此氣惱了好一會兒。

劉昌裔見了,只拍拍她的頭就出府了。

接連幾天,她難得耍起了小孩子脾氣,不太搭理他。

不過劉昌裔也沒心沒肺的由著她,沒把她的氣惱放在眼里。

偏偏大病之後她特別怕冷,一入夜,就算屋里燒著炭很溫暖,她還是忍不住他身邊靠,連自己都覺得自己沒出息。

一大清早,天陰陰的,她窩在議事廳里看書,小翠送上熱茶,她才喝了一口,就听到何韻來報蘇碩夫妻來了。

她立刻將杯子往旁邊一放,讓人去請。

遠遠就看到蘇碩抱著高娃走了過來,看到這一幕,聶隱娘忍不住笑了出來,「大哥、嫂子感情真好。」

蘇碩也不顧取笑,一路從馬車上抱著高娃,直到進了溫暖的屋里才將人放下。

「再好也好不過這傻大個兒跟你家大人的感情。」高娃臉上一點也不見羞意,解開了身上的大氅交給上前的下人。

劉昌裔?聶隱娘眼神一轉,連忙拉著高娃坐下來,「怎麼回事?」

「還不就昨日大人說妹子想見見我,」高娃嘲笑的看著聶隱娘,「但瞧這天寒地凍,大人不舍妹子你舟車勞頓,于是發話要我過府一趟,我家傻大個兒當然只能一大早忙著將我帶來給妹妹好好的見一見。」

這個劉昌裔!聶隱娘按著頭,都快沒臉了。

「對不起!嫂子。」

「不怪你。」高娃倒看得開,拍了拍她的手,「你夫君疼你是應該,是我不長眼,挑了個沒腦子的。」她瞟了一旁的蘇碩。

「你胡說什麼?」蘇碩被說得不自在,連坐都不敢坐。

「怎麼胡說了?」高娃取笑得看著蘇碩,「我看你這樣子,若真有一日我與大人一同有危難,你肯定一心記著你的大人,只救他,不管我。」

蘇碩連忙坐下來,也顧不得聶隱娘在旁,就拉起高娃的手,「說這哪兒話,你別……別鬧。」

「好!桂鬧,不然你說說——」高娃存心取笑,沒打算放過他,「若真有那一日,你救誰?」

「自然救大人。」蘇碩想也不想的回答。

聶隱娘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傻大個兒,連個好听話都不會說。

「蘇碩!」高娃氣得要跳腳。

蘇碩連忙拉著她,急急安撫,「你別氣。你也知道我的命是大人給的,遇險自然先救大人。不過若你真有什麼萬一,我跟你一起不活了。」

高娃聞言,驀然一楞。

「咱們漢人有句話,生不同衾,死同穴,我們夫妻以後就是一個人。你若有萬一,我也不會苟活。」蘇碩不會說情話,所以能說出這些話已很令人感動。

高娃的氣一下就消了,有些撒嬌的說︰「你不過是說說罷了。」

蘇碩眼微瞪,「我可不是說說,我說真的。」

高娃害羞的想要撥開他的手,但是他卻緊抓著不放。

看著兩個人,聶隱娘輕輕笑出來。心想劉昌裔的算計之中,做得最好的一件事便是成全了這對眷侶。

之後聶隱娘交代小翠讓人送上些糕點、熱茶。

「大哥,可有楚大人的消息?」

「他還沒回來。」蘇碩看著上桌的糕點先給了高娃一塊,自己又拿了一塊才回答,「放心吧!算算日子,應該早到了魏城,過幾日便回來。我看這女子特地來陳州見你給忠告,還算有情有義,大人既然要放她,就真會放了她。只是大哥得要實話問一句——你爹若出事,你真不管?」

這一點也是聶隱娘心中所思忖的,爹若能順利卸甲歸鄉便好,若是不能的話……

「大哥,我想去一趟。」

蘇碩連忙吞下口中的糕點,啐了一聲,「說啥?!你別了,你那爹只把你當棋子,靠著你保全聶府的富貴,至于小薛氏,說是親姨母,但也非真心待你,你就別理他們的死活,安心當你的蘇花、劉夫人蘇氏便好。他們的死活跟你沒半點關系。」

「大哥,我終究是聶隱娘。」

「你這話可別讓大人听到。」

縱使知道劉昌裔所做所為都是為了她好,她也不在乎隱姓埋名過一生,卻還是不願見到一心想要卸甲歸田的父親陷入危難。

高娃見她一臉沉重,有些于心不忍,推了推蘇碩。

蘇碩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高娃沒理會他,徑自說道︰「讓你大哥陪你走一趟。」

聶隱娘聞言感激,「謝謝嫂嫂!但不能讓大哥陪我走一趟,你現在懷有身孕,大哥得顧著你。」

「我沒關系,待在蘇府,我不欺負人已是萬幸,難不成還有人敢欺負我?」高娃說得張揚,「要不是我肚子里有個孩子,我還打算跟著你們一起去。夫君,你也想要陪著妹子走一趟吧?」

「這是當然。我也不放心她一個人上路,但是我也……」蘇碩話聲隱去,對聶隱娘使了個眼色,轉移了話題,「今日的糕點好,也只有我的好妹子能想到大哥喜歡吃這玩意兒。」

聶隱娘一抬頭就看到劉昌裔的身影出現在門口,只要他來到,空氣似乎都凝結著壓力。

她沒順著蘇碩的話說,拿起面前的茶杯輕啜了」口,「我想回家一趟。」這話是說給進門的男人听。

「你的家在此,還回哪去?」劉昌裔在她身旁站定,不客氣的拿走她手中的杯子,一飲而盡。

聶隱娘淡淡掃他一眼,「給大人再上份茶具。」

一旁的小翠听了,不敢遲疑的送上。

但是茶具才放下,她就一步、兩步……慢慢的退到了門口,跟何鈞站在一起,看那兩個人的眼神,若是外頭沒下雪,他們可能會直接退到院門口去。

「我知道去魏城危險,」她抬頭看著他,「但我只是去看一眼。」

「你要的不單只是一眼,」他伸出手,輕觸著她的臉,若是聶鋒有事,她不會冷眼旁觀,「我不能點頭由著你。因為有些事,是萬萬不能相讓的。」

看著兩人,蘇碩瞄了又瞄,最後腳在桌下被高娃踢了一腳,他只能硬著頭皮開口,「大人,若你擔心,不如由我——」劉昌裔的眼神一掃過來,蘇碩話聲一頓,轉頭看聶隱娘,「花兒,听大哥一句話,你好生在這里待著。你看你做這夫人多威風,一開口,一堆人趕著伺候,別回去找罪受。」

聶隱娘沒好氣的看著蘇碩。奇怪,這麼大的一個人,怎麼就怕劉昌裔一人?

蘇碩不好意思的搔著頭,連看都不敢自己的寶貝娘子,劉昌裔的氣勢太強大,私底下說幾句討她們歡心還行,但當著他的面,他沒膽站在高娃和聶隱娘那一邊。

「你大哥明事理,他都這麼說了,就別讓人擔心,听話。」

這種對待小兒的口氣實在令聶隱娘氣悶,她瞪了他一眼,也不管禮貌與否,連招呼都不打就起身離去。

小翠一驚,連忙跟在身後。

高娃先是沒好氣的看著蘇碩一眼,又惡狠狠的瞪了眼劉昌裔,在兩個婢女的扶持之下也跟著出去了。

「大人——」

劉昌裔打斷了蘇碩的話,「你疼老婆和妹子也要有個限度。是個爺兒們就不該跟著鬧。

先不論對錯,高娃都要生了,你放著她一人,跟著你妹子,這象話嗎?」

蘇碩無奈的搖著頭,覺得夾在三個人中間實在不單一個苦字形容,他看著已經不畏寒冷退到門廊的何鈞,真想象他一樣能退多遠是多遠。

早上起來的時候,身旁的位置已經空了。聶隱娘緩緩起身,門外的小翠端了熱水進來。

「大人呢?」

「大人天還未亮就出府了。」小翠擰好帕子交給聶隱娘。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中,好像記得他吻了下她的臉頰就起床了。

聶隱娘也沒有多想,直到夜幕低垂,還不見劉昌裔的身影,她才覺得奇怪,要小翠去把何鈞叫來。

過年前,府里正忙著打掃,何鈞一整天忙著指揮下人,好不容易得空喘口氣,一听到聶隱娘找,立刻又趕著過去。

「人人怎麼還沒回來?」

「大人說是有事要辦,要離府幾天,天還沒亮就走了。」何鈞微驚了下,怎麼夫人不知道?!

離府幾天?!聶隱娘心中的驚訝更甚于何鈞,隱隱約約覺得不安,立刻說道︰「去蘇府請副將大人。」

「是。」何鈞也不敢多問,連忙去請。

在房里坐不住,聶隱娘心急的到大堂上等。

蘇碩正準備睡了,一听到聶隱娘派人來請,滿心狐疑,但也立刻要人備馬。

下人的吵雜也驚動了陳慶賢,從高娃有孕之後,蘇碩便請陳慶賢入府好隨時照料。

他看著蘇碩已經換了一身衣服,他輕聲問道︰「可是夫人有請?」

蘇碩微驚,「義父真是料事如神。」

「我並非料事如神,」陳慶賢一笑,「我陪你走一趟。」

蘇碩聞言,立刻叫人不用備馬,改備馬車。

馬車才停在朱紅大門前,聶隱娘就跑了出來。

「你小心。」蘇碩一下車看到她,立刻說道︰「路滑。」

聶隱娘放慢了腳步,但難掩焦慮,「大哥,你可知大人去那里?」

「大人?」蘇碩搖頭,「不在府里?難不成還待在節帥府?」

聶隱娘的心直往下沉,「他交代何鈞說要出門幾日,卻對我只字未提。」

蘇碩這才覺得不對,這壓根不像劉昌裔的作風,他立刻轉身,扶著陳慶賢下來,「義

父,你可知大人去/那里?」

看了焦急的聶隱娘一眼,陳慶賢也沒隱瞞,老實告知,「大人去了魏城。」

聶隱娘隱約猜到,但現在听到陳慶賢證實,她依然震驚不已,「為什麼?」

「大人認為早晚勸不住夫人,與其讓夫人涉險,不如他跑一趟。」

「陳公,」聶隱娘脫口喚道︰「你為何不攔著他?」

「我何德何能?」陳慶賢撫著胡子,搖著頭,「哪能管得動向來一意孤行的劉大人。」

聶隱娘心情沉重。為什麼要以身犯險9!︰都怪她!那淡薄的親情根本不值得。

蘇碩忍不住喳呼,「大人怎麼可以把我給舍下?」

「大人也是顧念高娃。你就好好的守著高娃和夫人,其他的事,等大人回來再說。」

看著陳慶賢一臉的從容,聶隱娘卻無法鎮定,「陳公……」

「進屋去。天冷。」陳慶賢催促著。

他對聶隱娘始終帶著一絲愧疚,劉昌裔自始至終沒有將他未盡心解毒一事告知聶隱娘,

他松了口氣之余,看到聶隱娘敬重他,更覺得內疚幾分,所以只能待她更好。

「這些日子好不容才調養好的身子,可不能再受一絲風寒。」

聶隱娘欲言又止,最後乖乖走回屋里。

以前或許還有可能,現在她已經不可能獨自一人回到魏博。縱使再掛心于劉昌裔,她自知只能等待。

若是他回來,她發誓,從此之後不再提過去,就跟他過這一生。

聶隱娘在府里坐立難安,所以不顧眾人的反對,不畏嚴寒,日日登上城樓遠望魏城的方向,她總是穿著一身鮮艷的紅,格外引人注目。

看她日益蒼白,蘇碩急在心里,又勸不動她,只能由著她。不單自己,還交代守城的士兵留心聶隱娘。

城門下,來來去去的身影沒有一個是她所熟悉的,冷風刺骨,她覺得冷,但依然動也不動,夕陽西下,放眼望去,雪地光影閃閃,今日難道還是等不到他……

「走吧!妹子!」蘇碩親自來接人,「城門要關了。」

她低著頭,眼神微黯,此時遠遠听到馬蹄聲響,她抬起頭,看著一馬一人自遠方而來,心中滿是壓抑不了的期待。

直到黑影越來越近,她的笑容越發燦爛,聲音帶著隱隱的顫抖,「大人回來了!」

原本木然的神情變得神采飛揚,踩著略微匆忙的腳步,跑下城牆。

蘇碩跟在身後,立刻要士兵將人趕到兩旁。

遠遠的,劉昌裔就看到城牆上的那抹紅,除了耳邊呼嘯而過的風聲,他還能清楚的听到自己期待的心跳聲,不過離開幾天,便覺得自己想她了。

他馭馬停在她身邊,看著她燦爛的笑臉。

「天冷。」

「看到你就不冷了。」

「蠢婦。你渾身都冰涼了。」他彎下腰,將她一把摟到自己面前,手緊了緊,看到了蘇碩,「我回來了。」

蘇碩點頭,「大人下次可一定要帶上我。」

「天凡在後頭,晚些時候會到。」

「我等他。」蘇碩知道意思。

劉昌裔抱著聶隱娘,一只手摟著她的腰,一只手握著韁繩,雙腿一踢馬腹,帶著她往劉府的方向而去。

她窩在他的懷里,听著他沉穩的心跳,低下頭卻看到他抱著自己的手纏著白布。

她的雙瞳微瞪大,「這……」

「小傷。」他絲毫不以為意。

在朱紅色的大門前停下,他將她抱下馬,大步走進府里。

府里的下人見到他回來,都難掩興奮之情。

劉昌裔沒理會,立刻把人抱進了明月樓,房門才關上,他便低頭吻住了她的唇。

兩唇緊緊相貼,快窒息了才舍得分開。

她微喘著氣,靜靜看著他的雙眼,最後眼眶一紅,淚水盈盈欲滴,「你到底去魏城做什麼?」

「我對你那份薄弱的親情不以為然,」他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臉,「但若你在乎,我也在乎。」

「不值得。」她小心翼翼的捧著他的手,慶幸只是一點小傷,他初入魏城是為了殺田緒,這次他是真真切切的為她而去,這份情令她感動。

「值得。」他低頭一笑,「原還有些氣惱自己的不小心,讓火給灼傷了。現在看你這擔心的神情,倒是傷得好。」

她好氣又好笑的看著他。「好端端的怎麼被火給灼傷?」

「過幾日該會有消息傳來,魏城的地牢起了火。」

「你放的火?!」

「我已承諾與人為善,怎會去放火?」劉昌裔對聶隱娘一眨眼,「是天凡放的。」

楚天凡做的,不就等于是他指使的。她忍不住掄起拳頭,輕捶了下他的肩頭。「燒大牢做什麼?」

「你爹被押了,不弄點亂子,我怎麼救人?」他拉下她的手,「放心吧。你爹沒事了。」

聶隱娘的雙眼閃閃發亮,她雖不認為劉昌裔應該不顧自己的性命去魏城替她救爹,但听到這個消息,她的心頭還是一松。

「天凡正與你爹往陳州的方向趕,」劉昌裔說道︰「這次不得不說你的仁慈幫了個大忙。多虧柳綺雪弄了個跟你爹體型差不多的尸首交給我,現在大牢經火一燒,眾人都會以為你爹死在那場火里。你爹那些侍妾在大難臨頭時,早就奔的奔、逃的逃,除了你那勢利的姨母,竟然還守著,我讓天凡出面,讓她帶著兩個孩子回範陽。」

範陽是小薛氏的娘家,拿著他給的銀兩,安安分分倒也能夠過一輩子。

劉昌裔低頭看著聶隱娘,「等你爹來了,你見他一面,我再派人送他去範陽與他們一家團圓。」

一家團圓?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聶隱娘微揚了下嘴角,「直接將人送到範陽去吧。他們才是一家人。」

劉昌裔有些意外。「你連一面都不見?」

她抬頭對他一笑,笑容里有著解脫,「不見。聶鋒已死,聶隱娘不知下落,從此而後,世上再無此兩人。有的只是一個尋常百姓和你劉昌裔之妻——蘇氏。我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去,只能留在你身邊了。」

劉昌裔仰頭大笑,「這樣極好。我就是想斷了你所有的路,只能留在我身邊。」

她伸出手緊緊摟住了他,無須再節外生枝與聶鋒相見,讓自己的身分曝露,縱有遺憾也是一瞬間,劉昌裔救了聶鋒一命,讓她與聶家從此兩不相欠,此生她安于在這個男人的身後,當他的女人。

來年秋天,陳許節度使上官亡。

朝廷下詔,命劉昌裔為許州刺史兼陳許節度使,劉昌裔之妻蘇氏封邠國夫人。

而劉昌裔也始終為妻子守著那一句承諾——

與人為善,不管亂世,群雄爭端,不與人爭,安于一隅……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