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樂顏 > 妹夫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妹夫 第九章

作者︰樂顏

    【第六章】

    烏天雅這件事,其實算是原本的楚天一沒有仔細打听清楚黎族的習俗,而暗中著了道。

    黎族身為少數民族,有其傳承許久的獨特習俗,其中之一就是「放寮」。在黎族聚居地,每個村落都有一個或者幾個「察房」,黎族的女孩子成年後便到那里居住。而其他村落與她們沒有血緣關系的黎族男子,就可以自由到察房尋找情人,他們透過吹簫、唱歌、跳舞等方式追求自己心儀的女子,算是一種自由戀愛。

    原來的楚天一听說過黎族的這種習俗,但她沒有太放在心上,畢竟她自己本身是個女人,總認為不會出事,可她萬萬沒料到,黎族首領的女兒會看上她。

    當時楚天一代替父親巡視西南邊疆各個部落領地時,在黎族聚居地住了一夜。那晚,黎族首領烏奈把篝火晚會的地點安排在寮房那里,所以當夜有許多青春美麗的黎族姑娘圍著楚天一跳舞唱歌,也送了她許多禮物。

    烏天雅也是諸多姑娘的其中一個,雖然她比其他姑娘都更為漂亮些,卻並沒有被楚天一特別另眼相待。當時楚天一多和烏天雅跳了一支舞,不過是因為烏天雅是首領烏奈的唯一女兒,身分高貴,她不得不如此慎重對待。

    西南邊疆的部落首領繼承,並不會特別重男輕女,可以傳給兒子,也可以傳給女兒,端看首領更看重哪個孩子。

    為了邊疆的安穩,安王府世子自然要善待準首領繼承人烏天雅,所以當夜楚天一多和烏天雅說了幾句話,多跳了一支舞,這在她眼里是很平常的禮儀往來,卻不料烏天雅竟以為安王世子對自己有意思。

    正巧,烏天雅也迷戀這位遠道而來的俊俏漢族「青年」,當夜她就要父親把楚天一安排住在她那一間超級舒服豪華的寮房。

    原本的楚天一認為自己身分尊貴,自然要住最好的房子,確認安全無虞之後,疲累的她早早就睡了過去,沒有多在意這間房屋有沒有其他問題。

    當時跟在楚天一身邊的丫鬟紫柳和連翹暗中嘀咕了幾句,但是看著自家「少爺」住得坦然,也就沒再多加干涉,畢竟之前黎族首領也絲毫沒有表示出聯姻的意思。

    可她們主僕三人不知道的是,對于黎族姑娘來說,邀請一個異性男子進入自己的寮房,就是要與其歡好的意思,而如果歡好過後,兩方皆滿意,就可以論及婚嫁了。

    簡單來說,這種模式有點類似後世的婚前同居,同居雙方滿意了就結婚,不滿意大家就和平分手。

    如果當晚烏天雅也跟著進入寮房休息,要與楚天一歡好,誤會也能趁早解開,偏偏當晚烏天雅洗澡的時候,發現自己來了月事,因此而錯過了與楚天一同房的機會。

    這個痴情的姑娘很早以前就在安平城見過楚天一,暗戀安王世子已久,所以特別打听過漢族的一些習俗,她听說漢族男子忌諱與有月事的女子同房,所以當晚她才到姆媽的房間里過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楚天一離開了黎族,趕赴下一個部落首領所在地,她很快將烏天雅拋在了腦後,卻沒料到這個姑娘一直在惦記著她,一直在催促她父親來安王府議親,但當時烏奈正和臨近的另一個部落首領烏薩起了爭執,雙方你來我往,差點就要打起仗來,哪里顧得上自家女兒的小小心事?

    這件事就這樣一直拖到了現在,拖到楚天一大婚成親,烏天雅接到族人從安平城帶回的消息,立刻單人匹馬就跑來安平城來搶親鬧事了。

    听完烏天雅說明前因後果,蕭韶用他那雙桃花眼半是嘲諷半是調侃地看著楚天一;看你還敢不敢如此大意?以為自己是女兒身就可以四處留情了嗎?

    楚天一無奈苦笑,這是原本這具身軀主人留下的麻煩,她卻也要承受啊。

    楚天一在心里嘆了幾口氣,走到烏天雅面前,鄭重地對她說︰「烏姑娘,對不起,我不能娶你,要辜負你的一番深情了。當初那是個誤會,都怪我沒有仔細了解你們的習俗,把『寮房』當成普通待客的房屋,追根究柢,這都是我的錯,我很抱歉。」

    現在楚天一懷疑這一切根本就是黎族首領烏奈的陰謀,烏奈大概也有意把女兒硬推給安王世子吧?

    烏天雅跳起來,高聲道︰「我不要你的道歉,我只要你娶我,或者你不娶我也可以,但是你要和我在一起,我們多生幾個孩子,還可以讓孩子們回去繼承黎族首領的位置。」

    黎族的風俗頗為開放,黎族地區婚後「不落夫家」的習俗相當普遍,非婚生子女也不會受到歧視,所以烏天雅才敢提出這樣的建議。

    烏天雅的大膽讓楚天一大為震驚。

    蕭韶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厚顏無恥」的女子,他不由皺了皺眉,這並不只是簡單的風月情事,一旦牽扯到少數民族,尤其是部落首領繼承的利益,很容易出大亂子。

    楚天一看著倔強的烏天雅,腦袋隱隱作痛,原本的楚天一怎麼會留下這麼多的爛攤子呢?不僅招惹了蕭筠的情人邵榮,還招惹了部落首領之女烏天雅,就算原本的楚天一沒有遇到暴雨墜馬,以後她恐怕也會將自己逼到連命都保不住的地步。

    如果現在的楚天一是個男人,或許還會高興這樣的「飛來艷福」,只可惜她是個真真正正的女兒家,如何消受烏天雅的美人深情?

    楚天一的眼角余光瞄到蕭韶,她忽然靈機一動,伸手拉過蕭韶,在蕭韶的嘴唇上親了一下,然後整個人窩進他的懷里,轉身直視著烏天雅說︰「如你所見,我之所以不能娶你,是因為這個。」

    烏天雅驚訝地看著緊密相依偎在一起的兩個「男人」,如果僅從外表來看,兩人都俊美非凡,身材一高一矮,連身高差都非常完美,看著格外養眼。

    可是,再怎麼好看,再怎麼匹配,他們也是兩個男人啊!

    烏天雅怒道︰「楚天一,你為了拒絕我,連男人都願意親嗎?」

    楚天一搖頭,說︰「不是為了你,而是我本來就願意親男人,而不是親你這樣的美女。」

    「那你怎麼還成親了?你的新娘子呢?把她叫出來給我看看!」

    「真抱歉,他的新娘子就是我的妹妹,她是為了成全我們的愛,才假裝嫁給安王世子的。」蕭韶淡淡地說。

    「你、你們!你們無恥!」烏天雅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她心目中俊美如天神的情郎,居然喜歡男人?

    她原本志在必得,心里已經決定了,如果楚天一不願意舍棄他的新娘,她也不介意打破黎族一夫一妻的傳統,與那個女人一起嫁給楚天一。

    反正漢族人都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她嫁給漢人,自然要容忍漢族男人一妻多妾的習俗,當然,她是絕對不會當妾的,她最起碼也要做平起平坐的另一個正妻。

    可是……她覺得自己已經一讓再讓了,為什麼最後卻發現,她中意的情郎根本就不愛女人?那她的存在還有什麼意義?她不是輸在比新娘子來得晚,而是輸在先天的性別上?

    這簡直是她身為女人的奇恥大辱!

    烏天雅漂亮的面孔氣得發紅,緊握著粉拳在原地跺腳生氣,可是身為部落首領女兒的最後那點尊嚴,讓她沒有再鬧下去,而是選擇轉身離開。

    「楚天一,我希望你所說的都是真的,如果日後我發現你有一點點騙我,我絕不會饒過你們!咕姑娘說到做到!」烏天雅說完,氣呼呼地離去。

    一直端坐在客廳當隱形人的安王爺,看完了一場大戲,輕輕放下手里的茶杯,負著手一面朝外走,一面說︰「好了,夜深了,該睡了。」

    王爺的眼神一掃,一名隱藏在暗處的暗衛如疾風般向外輕巧奔去。

    他要安全護送烏天雅返回黎族,這姑娘的身分有些敏感,萬萬不能出事。

    楚天一渾身慵懶地坐下,這會兒她是真的連回後院的力氣都沒了。

    蕭韶站著看了她一會兒,忽然笑起來,說︰「你穿起男裝,還真像回事,身姿挺拔,玉樹臨風,難怪會有女子看上你,是挺俊的,也就比我遜色那麼一兩分。」

    楚天一送他一個白眼,「想夸自己就直說。而且我一點不想要這種桃花,你羨慕就送你好了。」

    「真要送我?」蕭韶雙眉一挑,眼波一轉,風流紈褲氣質頓時顯露。

    楚天一斜睨他一眼,覺得他這樣子看著很礙眼,讓她很想揍人,于是她抬腳踢了他一下。

    「你走開,看著煩。」

    蕭韶也不介意自己華麗錦衣上的鞋印,伸手在茶幾上的果盤里取了幾枚櫻桃,兩顆塞進楚天一的嘴里,兩顆自己吃了。

    他這舉動來得突然,楚天一來不及防備,用手拍了他兩下,櫻桃甜絲絲的很好吃,略微有些酸,楚天一吃了兩顆把籽吐掉,還想再吃,抬頭卻發現蕭韶正低頭壓過來。

    他的唇與她的唇相觸。

    楚天一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口,她整個人都懵住了,萬萬沒想到蕭韶在這種時候,在四下明亮的客廳正堂,敢這樣大方吻上她。

    風流隨興,肆無忌憚,還真不枉他京城紈褲子弟之名。

    她坐在椅子上,蕭韶輕輕用手托住她的後腦勺,在她面前彎著腰,兩人唇瓣相接,氣息交纏。

    楚天一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乖乖閉上了眼楮,主動張開了雙唇,蕭韶立即進攻,他的親吻越來越有力,楚天一感覺自己的靈魂都快被吸過去了。

    唇齒相依,彼此口腔里都是甜甜的櫻桃味道,楚天一被吻得身子發熱,她主動用手摟住蕭韶的頸項,讓兩人的身體靠得近一點,再近一點。

    許久,當楚天一以為他們會這樣吻到天荒地老時,蕭韶終于放過了她。

    他將額頭抵在她的肩膀上,呼吸粗重,心跳如擂鼓。

    過了好一會兒,蕭韶才聲音沙啞地說︰「你還欠我一個洞房花燭夜,下回我要連本帶利地討回來。」

    楚天一抿了抿嘴唇,輕輕嗯了一聲。

    蕭韶將她擁進自己的懷中,壓低聲音說︰「我也要趁夜走了。」

    楚天一愣了一下,沒想到別離來得如此倉卒。

    「京城那邊催你了?」她問。

    「母親傳來了消息,暗示京城有變,我作為有爵位的郡王,在這種敏感時候,絕對不能私自離京在外。」

    楚天一點點頭,表示明白。

    蕭韶狠狠摟了她一下,「幫我好好照顧筠兒,等我回來!」

    「好。」

    天色還未完全亮起來時,蕭箱和婉秀主僕倆就被楚天一悄悄接進了安王府。

    蕭筠因為哥哥一個大男人卻要替她男扮女裝代嫁,昨夜原本很是難過,後來想一想,楚天一也算是個出類拔萃的女子,如果能和哥哥陰錯陽差結了姻緣,也算是一樁美談。這樣想著想著,她居然就睡了過去,所以這會兒被接進安王府,也還算有精神,她並不曉得昨夜安王府里發生的鬧親。

    蕭筠換上了大紅的衣裙,在楚天一的帶領下,在安王爺楚玉面前跪下敬茶,一舉一動都彷佛剛進門的新娘子。

    楚玉接過茶杯,淺淺地喝了一口,順手將一對羊脂玉鐲子放到了茶盤里。

    這對鐲子很重,表面油亮,既不失玉石的透亮,又不失厚實溫潤,質地非常純淨,毫無瑕疵,讓人一看知道定是頂級和闇玉。

    哪怕蕭筠出身不凡,在皇宮中也見識過不少珍奇首飾,此時也不由有些驚訝,這樣一對鐲子,就算作為貢品,都會是最引人注目的。

    「謝謝爹。」她又磕了一個頭。

    楚玉輕輕嘆了口氣,說︰「這是天一的母親留下的,當初她最愛這對鐲子,時時刻刻都要戴著。她曾說以後要把這鐲子留給天一,天一是戴不著了,就送你把玩吧。不管什麼原因,你今日既然進了我們楚家的門,也是緣分,我日後也會把你當成女兒一樣對待。」

    蕭筠的眼楮一紅,如果別人知道了她「嫁」給楚天一的實情,或許會嘲笑她傻,或許會說她荒唐,可是只有她知道,在她身陷如此大的麻煩時,四顧茫然無援助時,是楚家給了她一個安身立命之地,給了她一個能夠堂堂正正站到人前的身分,這份恩情,她永世不忘。

    楚天一扶著蕭筠站起來,對楚玉輕聲說︰「爹,這些天讓您也跟著受累了,今天咱們也祭過祖了,也喝過茶了,您就好好歇息一下,我帶筠兒逛逛王府,讓她熟悉環境。」

    楚玉揮揮手,說︰「去吧,去吧。對了,別忘記撐把傘遮陽,天氣熱,別曬著筠兒。」

    「是。」

    楚天一帶領著蕭筠在後花園里散步,順便將昨夜烏天雅的事情說了,蕭筠听得又是驚駭又是好笑。

    她輕掩嘴角,上下仔細打量身邊的楚天一,只見她比自己要高了大半個頭,因為自幼習武,身姿分外挺拔,行走舉止間也瀟灑利落,不像一般女孩子那樣嬌柔啊娜。

    她輕笑道︰「如果不是你親口說,我也不會懷疑你是女子,難怪那位烏姑娘錯付了深情。」

    楚天一頭疼地揉了揉額角,「好筠兒,你就別笑我了,我雖然穿著男裝,可沒有真的變成男人,我不愛女人啊。」

    這下連跟在後邊的婉秀都低頭偷偷笑起來,本來安王世子女扮男裝是事態嚴重的欺瞞之罪,但因為烏天雅的鬧事,卻多了幾分粉紅色彩,讓外人覺得好玩又好笑。

    楚天一陪著蕭筠走了大約一刻鐘的時間,就讓她回房休息了,現在蕭筠的肚子已經頗大,走一點路就感覺很累,需要多加休息和調養。

    蕭韶在返京前,把隨他一起來到南疆的大夫範東籬留了下來。範東籬雖不是專攻婦科的聖手,但畢竟是名醫,蕭韶很信任他,由他照料妹妹生產,蕭韶才能安心些。當然,回到京城之後,蕭韶會立刻派幾個公主府內的接生婆子過來,以確保妹妹的安全。

    安置好蕭筠,楚天!離開內院,準備去前院熟悉一下公務,她雖然還在「婚假」里,但是她明白,自己這個半途而來的安王世子,已經不能再有半點細節上的失誤,她要盡快適應自己的身分和工作。

    她才走到門口,紫柳從前院匆匆而來,見到她就急忙道︰「少爺,大事不好,烏天雅失蹤了。」

    楚天一的心猛地沉了下去,連忙問︰「怎麼回事?」

    「昨夜烏天雅憤怒離開王府,不要王府的兵馬護送,王爺派了暗衛暗中保護她,但是走到中途,突然來了一群蒙面人,將烏姑娘挾持走,幾個暗衛拼死保護,卻都被人下了蠱毒,只有一人掙扎著回府報信,消息傳到後,他也死了。」

    楚天一的心越來越往下沉,她的靈魂從前雖然只是個大使館里的一個小文官,但是也深知政權的復雜與凶險,烏天雅這件事讓她突然意識到,一個巨大的陰謀正向安王府上空沉沉罩過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