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樂顏 > 妹夫 > 第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妹夫 第五章

作者︰樂顏

    楚玉哈哈一笑,說︰「閨女啊,你可不知道,當年我喝了一堆酒,醉醺醺的就跑去抱著皇上的大腿哭,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把那個愛干淨的皇帝老兒實在受不了,他就說天下沒有女兒家繼承王爵的道理,不然你就把她當兒子養吧,讓她早點給你生個孫子,你安王府就能順利傳承下去了。」

    楚天一真沒想到,自家英俊神武的父親其實是個大無賴。

    不過,想想他抱著皇帝大哭的模樣,又覺得……真可愛!

    她恨不得上前抱抱這個老爹,外表看著是男神,性格上卻是什麼都放得開的真漢子。

    她這樣想著,也這樣做了,上前輕輕擁抱住覆王的肩膀,說︰「老爹,辛苦你了,以前是我不懂事,以後我會努力撐起安王府的。」

    楚玉似乎不太適應這種親密,大手一揮,把女兒推開,說︰「你都多大了,還這樣撒嬌,成何體統?你要是真孝順,就快點給我生個孫子出來啊。」

    「父王!」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有男人,難道她能自個兒生出孩子來?

    楚玉的眼神往蕭韶身上一掃,笑咪咪地像只萬年老狐狸,輕聲細語地問︰「純郡王,你想不想做我孫子的爹啊?」

    噗!

    哪里有人當面這樣問的?

    蕭韶剛喝的一口茶水差點噴了出來,憋得他滿臉通紅。

    楚天一就算身為後世人見多識廣,也不由臉色頓時漲紅,她有些惱羞成怒地對著安王大喊︰「父王!您在胡說八道什麼?」

    「我哪里胡說八道了?蕭韶蕭公子年過二十卻尚未訂親,常樂大長公主為此都快愁白了頭發,你以為我遠在南疆就不知道嗎?咱們白白送她一個孫子,她還不喜出望外?」楚玉看看面色淡然的蕭韶,再看看面紅耳赤的楚天一,深感自家女兒到底還是女兒,老是沉不住氣,瞧人家純郡王多鎮定!

    楚天一轉頭看蕭韶,本以為他會立刻拒絕,沒想到他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楚天一內心崩潰︰老兄,你不會真的在考慮了吧?

    蕭韶抬頭與楚天一目光相遇,他微微一笑,轉而對楚玉道︰「晚輩因多年未遇心儀的女子,所以婚事才蹉跎至今,遇到令嬡實屬因緣巧合,如果令嬡同意,那麼在下就同意。」

    楚天一只覺自己腦袋像是要炸開了!

    「你是認真的嗎?你要知道,我是無法與你大婚的,在安王府下一代繼承人出現之前,我要一直維持男裝示人。」她知道自己激動了些,可是她實在無法冷靜啊!堂堂婚姻大事,哪有這麼兒戲的?

    「我明白。」肅韶點頭。

    「那……那你以後還要大婚,還要另娶他人嗎?」楚天一問出這話之後,不知道為什麼,立刻感到有些後悔。

    她不太明白自己為何會介意這一點,明明是安王府要借用人家的種子,只要她懷孕生子之後,就可以與蕭韶一拍兩散,她根本就沒資格管蕭韶是否還要大婚娶妻。

    蕭韶認真思考了一會兒,說︰「這個,我暫時無法回答你。」

    婚姻大事非同小可,父母親人都會插手,常樂大長公主目前容許他挑挑揀揀,但可不會容許他一輩子都單身,這種事不用想也知道。

    楚天一也很認真地看著他,說︰「那我也很真誠地告訴你,我暫時不同意父王的提議。」

    就算安王非常急切想看到下一代,她也不會隨隨便便找一個男人當自己孩子的父親,她雖然對蕭韶的印象還不錯,但遠遠還不到願意與他一同生兒育女的地步。

    她不由責怪地看了楚玉一眼︰父王,您真是太胡鬧了!

    安王爺的美好計劃落空了。

    安王哼了一聲,白了他們兩人一眼,自己拿著紫砂壺慢悠悠地喝茶,懶得再搭理他們。

    蕭韶微微有些尷尬,他知道自己剛才太過誠實的回答,或許傷害了楚天一,但此時他確實沒法給出令人滿意的答案。

    兩人畢竟只是初識,雖然他越來越欣賞楚天一的性格,甚至考慮過如果與她成親也不錯,想必婚後的生活不會枯燥乏味。

    當初常樂大長公主相中了京城第一美男子蕭疏,皇權壓迫之下,蕭疏被逼,無奈與小時候就定下的未婚妻解除婚約,之後迎娶了常樂大長公主。但是俗話說「強摘的瓜不甜」,蕭疏雖然一直對常樂大長公主以禮相待,卻始終不愛公主,夫妻兩人之間的感情是名副其實的「相敬如賓」。

    常樂大長公主也曾經努力過,但是蕭疏心中一直不喜她的強勢,當初被逼解除婚約也心懷積怨,所以駙馬與公主的關系,從成親到現在一直都是不冷不熱的,自從有了一雙兒女之後,蕭疏甚至不願意再與公主同床共枕,夫妻兩人實際上等同分居多年,只不過公主要面子,皇家也丟不起臉,他們夫妻注定無法和離。

    蕭韶和蕭筠成長自這樣的家庭,在對待婚姻問題時的態度都和常人不同,就情有可原了。

    蕭韶不想重蹈母親的覆轍,夫妻間除了生孩子,完全沒有其他交集和話題,也所以他才會蹉跎成了大齡未婚青年,讓常樂大長公主操碎了心。

    蕭韶和蕭筠兄妹倆都相當任性,多少和常樂大長公主的寵溺無度有關,常樂大長公主對自己的駙馬絕望之後,滿腔熱情全轉移到自己的兒女身上,她本人雖然強勢霸道,但是對自己的一雙兒女卻是非常非常溺愛,很像當年父皇寵她的樣子,她認為只要有條件,孩子的一切要求

    都可以答應,人生苦短,能順心一點的話,父母長輩何必要為難孩子呢?

    公主寵愛太過,而蕭疏又對孩子不管不問,這樣一對不合格的父母,導致蕭韶恣意揮霍青春不肯成親,蕭筠婚前與人私通,孕後又私奔離家,兩個孩子都問題不小。

    蕭韶原本是為了妹妹的問題而進安王府,選擇與楚玉下棋,也是意圖投其所好,讓楚玉能夠答應他的要求,他卻沒想到楚玉先用楚天一的事情將了他一軍,讓他一時騎虎難下,處境尷尬。

    蕭韶輕聲咳了兩聲,雙目平視安王,誠懇地說︰「晚輩此番前來,一是擔憂楚世妹的身分隱患,二則,是為了我的妹妹而來。既然楚世妹的身分,皇家早已知道,想來她以後也會安心許多。」

    楚天一附和著點頭,目光卻有些指責地看向楚玉。

    「父王,您當初為什麼不告訴我,皇家知道這件秘密?這麼多年來,我每天都過得小心翼翼、戰戰兢兢,就怕別人知道了此事,咱家人的腦袋不保,活得有多辛苦,您知道嗎?」

    楚玉用眼角瞄了她一眼,語氣理所當然︰「你也沒問過我啊。」

    楚天一氣結。

    哪里有這樣惡趣味的爹?看著自家孩子每天如履薄郭地生活,很有趣嗎?

    楚玉看著她,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惋惜,說︰「不告訴你,是為了讓你更警惕一些,更努力一些。結果呢?你就算活得戰戰兢兢,還不是得過且過?這件事,雖然皇帝和攝政王都知道,但是為了堵住外界悠悠之口,你只能做得更好,而不是就此以為高枕無憂,明白嗎?否則如果被那些大官知道了,舉報上奏,安上一個欺君罔上的罪名,皇帝為了面子,也不會承認他事先知情,到時候吃虧的還是我們。」

    楚天一皺眉,仔細思索,明白安王所說的不假,她不能因為皇帝知情,就以為高枕無憂了。女扮男裝不管怎麼說,總是欺瞞世人,說不上光彩,而且又關系到功名利祿,更容易惹來許許多多早已眼紅安王府富貴的好事之徒。

    蕭韶趁勢插嘴︰「晚輩倒是有一個主意,可以讓世妹的世子身分更加穩妥。」

    楚玉抬了抬眉,說︰「說說看。」

    愛好下棋的人,喜歡以棋觀人,蕭韶的棋力不錯,棋風穩健而不失進取,楚玉對他相當滿意,否則剛才也不會企圖勸說他當自己的女婿。

    蕭韶又斟酌了一下,方才緩緩地說︰「晚輩不知王爺是否已听聞我妹妹的事,她任性妄為又所托非人,身懷有孕卻又被家族除名,如今她孤零零一個人在南疆,身體不好,暫時也不能返回京城,我實在放心不下,如果……如果楚世妹能夠以安王府世子的身分給她一個名分,讓她婚後生子,晚輩將萬分感激,日後必當重重回報。」

    什麼?

    搞什麼啊?

    楚天一猛然抬頭,驚訝地看著蕭韶,她之前才對他說過,她無法嫁人,搞不好還會娶妻,現在他就真的要把妹妹嫁給她了?

    人家穿越,她也穿越,人家穿越了都嫁個高富帥,一路榮華富貴,她卻要自己做個高富帥,還要娶個帶球跑的女人?

    她忍不住內心吶喊︰老天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楚玉卻不像楚天一那樣驚訝,他重新又把蕭韶打量一番,才淡淡地問︰「此事也不是不行,說起來倒是一石二鳥,同時解決了兩個女孩子的難題。可如果令妹嫁入安王府之後,生了一個兒子,怎麼辦?」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