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蕾絲糖 > 最強詐妻術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最強詐妻術 第九章

作者︰蕾絲糖

    夜晚,唐家。

    余小雨剛從浴室洗完澡出來,穿著粉色花樣圖案睡衣,一手用毛巾擦著頭發。

    她不經意瞄過自己隨意堆在床上的一大袋小說漫畫,想起下班回他家的路上,唐恩豪體貼的替她提這一袋書,得知歐婷婷借書給她的原因後,他溫笑說,要是她從書中找到答案,記得跟他分享。

    她拿了吹風機將頭發吹了半干,就忍不住盤腿坐在床上翻閱起那些書。

    不知道看到第幾本,房門傳來敲門聲,「姊,睡了嗎?」

    「沒,進來吧。」她很坦然,完全不介意讓他看見自己頭發亂翹,穿著睡衣看小說的隨興模樣。

    他穿著圓領白T-shirt和七分褲,端著溫牛奶推門進來,看見她自然率性的一面,笑容不變地走到她床前,「姊,要喝溫牛奶嗎?我有加蜂蜜,滿好喝的。」

    她從書中抬眼看了他一眼,下一分鐘放下書,伸手接過來喝,「你怎麼還沒睡?」服務業很耗體力精神,跟他以前做的工作性質有差,他應該會很累才對。

    他含笑坐在她身邊,「姊容易因為壓力大失眠,睡前喝點能舒緩精神的,比較好睡吧。」

    她喝牛奶的動作頓了頓,「你……怎麼知道?」

    「嗯?你有時回我信的時間滿晚的,我發現你可能容易睡不好,經營一間店不容易吧。」

    差一點,她就要沉浸在他溫柔的眼神中,她連忙將牛奶一飲而盡,把杯子遞給他,「謝謝你的牛奶。」

    他接過後沒有離開她房間,而是將馬克杯放在矮桌上,「目前有看到喜歡的故事嗎?」

    她拿起剛剛正在看的小說,「我跟你說,這本書很好看。」

    「喔?男主角很合你的意嗎?」他湊過來看她手上的書,距離近得她能感覺到他的體溫和溫熱的呼吸。

    她心跳加快,不著痕跡地拉開一點距離,卻遮掩不了有些緊繃的聲音,「男主角是女主角新來的下屬,原本看不習慣女主角的強勢作風,和女主角處得不好,後來因為一個事件,發現女主角有脆弱的一面,于是開始挺女主角,照顧女主角,女主角被他暖男的作風感動,但兩人差了三歲,女主角很猶豫,于是男主角拿出強勢的一面,追到了女主角,不在乎別人說他是小缸臉,還幫女主角挺過一次商業危機,男主角還因此成為總經理。」

    他听得很認真,「的確很精彩,那你喜歡男主角的哪些方面?」

    「當然是暖男的行為,溫柔又會照顧人,而且專情、不在乎旁人的看法,一心一意愛著女主角,但重要關頭又有很Man的一面……」她說著說著,突然就噤聲。

    等等,這跟唐恩豪不是有點像嗎?趕走她前男友時有氣魄,但面對她時溫柔體佔……

    「怎麼不繼續說?」

    他在她耳邊壓低著嗓音間,她覺得渾身像被電流竄過一樣發麻。

    「那個……我突然覺得這本的男主角……不太對,不是我的菜。」她欲蓋彌彰地將那本小說闔起來,欲塞回袋子里。

    他擒住那只手,用專注的眼神凝睇著她,意有所指地說︰「姊,喜歡就喜歡,不要否認,我不是說過,要接納所有可能,不去抗拒嗎?你要坦率一點,順從自己內心的感覺啊。」

    他抓住她手腕的那只大掌,傳來的熱燙溫度讓她心慌,她想也沒想地揮開。

    她抗拒的動作,讓唐恩豪眼神一黯。

    氣氛變得尷尬,余小雨不知所措,結巴地說︰「我、我想睡了,你……回房去吧。」

    他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依舊笑得溫柔,起身走到矮桌旁拿起她喝完的馬克杯走到門口,離開前不忘說︰「姊,晚安,祝好夢。」

    當他的身影隨著闔上的門消失在眼前,余小雨往後仰躺在床上,兩手遮住自己的臉,心跳雜亂無法平息,腦袋空白。

    天啊,她剛才在搞什麼啊……

    隔日一早,日光透過窗子灑入房內,余小雨出神地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黑眼圈雖有用遮瑕膏掩蓋了,但眼神還是有沒睡飽的疲憊感。

    明明衣服、淡妝、頭發都弄好了,她卻不敢開門下樓,眼睜睜地看著時鐘的時間一分一秒流過。

    如果沒意外,他已經弄好早餐在等她了吧。

    她應該要裝作若無其事的面對他的,但是,她無法克服心里的別扭,打開這扇門。

    唉,他應該覺得她很莫名其妙吧,忽然變得怪里怪氣的。

    她真想用腦袋撞幾下牆壁,看自己會不會恢復正常。

    不知過了多久,余小雨听見唐恩豪走上樓的聲音。

    她緊張得寒毛直豎,在他的腳步聲停在她房門口的同時,敲門的聲音隨之傳來,「姊,你還沒醒嗎?上班會遲到喔。」

    她吞了吞口水,深吸氣後再開口,「我……我不小心睡過頭,才剛起床,你先去上班吧,也幫我跟婷婷說一聲我會晚到。」

    「好,那你記得吃完早餐再過來。」他仿佛沒察覺到她在說謊,語氣溫和地扔下這句,腳步聲漸漸遠離,步下樓梯。

    直到听見大門被關上的聲音,她才小心翼翼地打開門,溜下樓。

    光是想象待會去店里要怎麼面對他,就覺得頭痛……

    而余小雨一下樓,就看見客廳桌子上擺著一杯麥片還有一只眼熟的老虎布偶。

    她瞪大眼,幾個箭步就沖到桌前,抓起那只布偶看。

    老舊的布偶上有縫補的痕跡,橘黃色的身軀,黑色的條紋,還有那咧開笑容的虎嘴跟又圓又黑的眼楮,都跟記憶里一樣。

    沒有錯的,這是當初她送機時塞給他的布偶,他居然一直都保留著,還帶回了台灣!

    這代表什麼?

    她不經意看見桌面還有一張紙條,連忙拿起來看。

    姊,一直以來我都將老虎布偶當成你,讓它陪在我身邊。

    我知道我們很久沒相處,會有一些別扭和不自在,如果昨天我有做錯什麼事,看在老虎東朿的分上,別生我的氣好嗎?

    對了,早餐還是要吃,不然會沒精神工作的,別讓我擔心喔!

    PS︰姊,你是最好的女人,一定要相信自己能得到好男人!

    愛你的弟弟恩豪

    看完紙條,余小雨的一顆心幾乎被融化。

    多麼貼心,多麼像天使的弟弟啊,結果自己卻在亂糾結,害他以為自己不小心惹她生氣。

    待會到咖啡店,跟他道歉吧。

    余小雨揚著愉快的笑容,出門去上班。

    因為晚到,又有開店前需要做的準備工作,她直到開始營業都沒法跟他好好說話。

    等到客人來的尖峰時段一過,她才有機會抓住唐恩豪,「恩豪,你沒做錯事,我昨天只是突然有點神經質,抱歉,之後我會注意。」

    唐恩豪對她的道歉,笑盈盈地說︰「姊,要我原諒你可以,但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余小雨不可思議地瞪著他。他居然開起條件來了?

    不等她拉下臉,他先開口道︰「要將我放在心上,把我看得比任何人都重要。」

    她有瞬間的屏息,說著這句話的他,一雙俊眸深邃似海,讓人迷眩,令她怦然心跳的是,他認真的神色仿佛是真的在尋求她的承諾。

    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他們兩人這樣默默相望了三分鐘,她張了張嘴,卻因為腦袋空白,吐不出半個字。

    拯救她的是響起的門鈴聲,她連忙回神,轉頭朝剛進門的客人露出笑臉,「歡迎光臨」

    然而,不巧的是,剛進門的客人,竟然是她以為不會再見到的王冠成。

    此時的王冠成哪有之前的囂張跋扈,他的神色既是失意又是憤恨,縱然身上仍穿著名牌,卻撐不起名牌的價值,渾身散發著落魄的味道。

    余小雨斂下笑臉,面無表情地面對他,王冠成一看見她,便怒紅了眼沖上來,「都是你害的!要不是因為你,琇娟怎麼會對我如此無情,無論我如何求她都不理睬我!」

    那天離開後,余小雨那句「你是我不要的垃圾」,成了他求復合最大的阻礙!

    享丑是天之驕女,一旦看不起一個人,就算那人跪在她面前,她眉頭也不會動一下。

    婚約沒了也就罷了,但他在今日得知人事命令,自己被拔除分公司總經理的頭餃,貶為一般小職員,這種青天霹靂的打擊,他無法接受,且有人堂而皇之的嘲笑他,他胸中的憤怒無從發泄,就想起了余小

    若不是她伙同那位新進的男店員將他講得如此不堪,他又怎會失去一切?

    但他一根手指都還沒踫到余小雨,就被像堵城牆的唐恩豪阻止,「少來遷怒,這里不歡迎你。」

    余小雨被他護在身後,看著唐恩豪高大厚實的背影,內心更是紛亂一片。

    王冠成看見唐恩豪,更加怒火中燒,他忘不了這個年輕男人當日是怎麼咄咄逼人,害他顏面盡失。

    「你是余小雨養的小缸臉吧,三番兩次這麼護她,關系肯定不單純!」王冠成用嘲諷的嘴臉大聲嚷嚷。

    「王冠成,少污蔑我們!」余小雨听了很不愉快,想站出來趕人卻還是被唐恩豪往身後推。

    「沒事,我應付得來。」唐恩豪神色從容地對她說「這句後,回頭對王冠成說︰「你以為你在這里大吵大鬧就有意義?我看你根本不知反省。」

    「我這是有仇報仇!」王冠成大力推了他一把,充滿挑釁意味。

    唐恩豪沒有動怒,穩住自己的身子後,反過來用身高和氣勢逼退王冠成幾步,眼眸涼冷的盯著他,讓王冠成忍不住打寒顫。

    下一分鐘,唐恩豪突然以只有他們兩人听得見的聲音譏笑說︰「報仇?我看你一點膽子也沒有,只敢像喪家犬一樣吠。」

    王冠成瞠目,一把怒火凶猛的燒上來,燒斷了他的理智線,他咆哮著揮出拳頭,「你他媽的竟敢瞧不起我!」

    唐恩豪動也沒動地看著他,斜揚的嘴角含著嘲諷,好似很歡迎他自找死路。

    王冠成隱約覺得不妙的時候,拳頭已經收不了勢,重重地落在唐恩豪的臉上,只見唐恩豪砰的一聲倒地,店里頓時吵雜成一片,也有人尖叫。

    「恩豪,你沒事吧?恩豪?!」余小雨慌張地蹲到他身邊。

    唐恩豪半撐起身子,一手捂著鼻子,卻止不住刺目的血流下手指及下巴,在他雪白的襯衫衣領上綻開一朵朵血花。

    看見他流血的那瞬間,余小雨覺得自己腦中轟的一聲炸開。

    「你這殺千刀的混蛋!」她咬牙切齒,瞪著王冠成的模樣像要將他大卸八塊一樣。

    王冠成腳底發涼地看見唐恩豪故意放下了手,讓他看見他嘴角微勾,無聲地用嘴型說了兩個字

    白、痴。

    頓時,王冠成明白一件事,他是故意被打的,好讓他被眾人撻伐!

    「小雨,我報警了!」歐婷婷在吧台舉起話筒大聲喊。

    「是他自己站著給我打的,不干我的事!」王冠成扔下這句,就想逃跑。

    眼尖的余小雨擋在他前頭,還推了他一把,怒吼,「你竟敢打他!」

    「他是故意受傷的!他剛剛有挑釁我!」王冠成慌張地指著唐恩豪大喊。

    「少胡扯!大家來幫我圍住他,等警察來!」余小雨對客人們高呼,店內客人們早就看不下去,紛紛上前團團圍著王冠成,不只怒目以對,也有人罵他不只來找麻煩還動粗,簡直不是男人。

    不久警察來了,帶了相關的人回派出所做筆錄,唐恩豪也被送去醫院做簡單治療和驗傷,所幸,他只是因為外力撞擊導致流鼻血,沒有其他的問題。

    在王冠成寫下切結書發誓以後絕對不會再找他和余小雨的麻煩,又賠償了醫藥費以及精神撫慰金五十萬後,兩方達成了和解。

    唐恩豪提出五十萬精神撫慰金的時候,王冠成雖然不甘心金額如此高,但看著唐恩豪白森森的虎牙,知道笑里藏刀的他不好惹,如果鬧上法院恐怕會再想別的方法弄自己,只好認賠。

    王冠成心想,下次還是不要招惹他的好。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