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春野櫻 > 神醫好苦 > 筆痴 野櫻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神醫好苦 筆痴 野櫻

作者︰春野櫻

    我對筆有著一種莫名其妙的痴迷,而那牽系著我的兒時記憶。

    記憶中,父親是個非常喜歡書寫的人。國小時,父親跟一位服役時相識的老士官長還有書信往返。

    那位爺爺住在屏東車城,在那個交通還不發達,家里除了機車跟腳踏車,並沒有轎車的年代,台南到車城是非常遙遠的距離——至少對我來說。

    因為不能見面,父親跟這位老士官長持續以書信往來。

    高年級時,識的字多了,父親便希望我能試著跟這位爺爺通信,而他則從旁指導。

    那位爺爺總是用漂亮的毛筆字回我的信,收到他的信是當時的我最為期待的事。

    父親說他寫毛筆字很慢,字字小心,句句斟酌。

    有一天,我不再收到他的信,寄去的信也沒有響應,讓我感到失望又落寞。

    父親說他老了,也許病了,無法再給我寫信,也或者已經不在人世……

    我這才覺得釋懷,卻也惆悵。

    我從沒忘記書寫的樂趣及愉悅,早些年,我的稿子都是手寫稿,但那實在太耗時。將近三十歲時,我終于幫自己買了一台計算機……鍵盤是方便的東西,動動手指頭就能打出千千萬萬個字。

    可我,並沒有忘記書寫這件事。

    我的手邊永遠有紙跟筆,家里的每個角落也都放著紙筆以方便我隨時書寫。

    因為喜歡書寫之故,我對筆有著非常大的需求及熱愛,每次到大型文具連鎖店,總是會被架上那琳瑯滿目的筆吸引,即使不缺,沒帶上幾枝回家總覺得對不起自己。

    在我的筆袋中有著一枝老白金原子筆,它對我意義非凡,因為那是國小瓜業時,父親送給我的。

    我還記得售價是兩百元,對當時的我來說,兩百元的筆是多麼的珍貴。

    它是一枝有著銀色金屬筆桿的原子筆,因為舍不得用,至今還有墨水,只是出水不順。

    這麼多年來,雖然我擁有了許許多多比它還要昂貴的筆,但在我心中,它依舊是無可取代、最最珍貴的。

    有一段時間,我不再書寫,總覺得筆下的每個字看來都可憎。我想,那是因為我對自己感到不滿,我厭惡自己。

    為了找回自己,重新喜歡自己,我又開始書寫,並給自己買了新玩具——鋼筆。

    鋼筆是有趣的玩意兒,我在其中找到樂趣,也在書寫時得到平靜。我已經好多年不曾給任何人寫信了,我想……今年我會給朋友們寫賀卡——用我的新玩具。

    生命中很多的執著及喜惡,後來發現其實都來自于童年的記憶。我討厭苦瓜,因為父親曾逼著我吃,害我吐了。

    我喜歡筆,因為書寫時,听著那沙沙聲,就想起父親在燈下指導我寫信的那些日子。

    對筆的痴迷,我想這輩子都不會忘了、淡了。

    因為它牽系著我與父親,以及那永難忘懷的美好回憶。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