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艾希 > 皇後不要跑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皇後不要跑 第六章

作者︰艾希

    【第四章】

    夜漸深,剛發生的事就像一顆石子投入平靜的湖中,激起稍許漣漪又終歸平靜。此時各大臣都悻悻而歸,宮里的喧鬧也跟著離去。

    藏書閣二樓,蘇婉婉坐在書案邊,日寸不時地挑弄著燈芯,好讓室內更亮一些。

    楊驪麟正在一筆一畫地抄寫著《道德經》,筆跡清秀稚嫩。上了藥的半邊小臉仍舊鼓鼓的,讓蘇婉婉看了不免心疼。想想今日所遇之事,她心中憤怒不平,卻因無可奈何而嘆氣。

    「母後……」楊驪麟抬起頭,擔憂地看著她,「您還在生氣嗎?」

    「母後要生誰的氣呢?」蘇婉婉柔聲問道。

    「生兒臣的氣。」楊驪麟低下頭,「因為兒臣不夠機靈不夠聰明,才讓柳貴妃陷害,讓母後擔憂了。」

    「孩子……」見他小小年紀便如此成熟懂事,蘇婉婉心中軟得一塌胡涂,熱淚跟著涌上來。「母後沒有生你的氣,這本就跟你無關。而且母後要氣也是氣自己,氣我自己沒有能耐保護好你,著實讓你受委屈了。」

    楊驪麟搖頭,「兒臣不委屈。但是兒臣不服!父皇不相信兒臣……」今日祥雲宮內的判定明顯偏向柳貴妃,那般草率的決策連他這樣的小孩子都說服不了。

    「那就是皇上,萬萬人之上的權力,沒有誰不能制裁,想做什麼都不會有人制止。」蘇婉婉神色黯然。她本就不受寵,自從有了麟兒,他就是她生命的全部,可現如今卻連他都保護不了。

    「那父皇就是獨斷專行了?」楊驪麟皺起小臉,「史書上說這種帝王早晚會亡國。若是兒臣繼位,兒臣一定不會這麼做。」

    「麟兒真的那麼想做皇帝嗎?」蘇婉婉不無擔憂地看著他。

    她本是無欲無求的性子,從來沒想過要去跟人搶、搶什麼,就想麟兒能健康快樂的成長,卻也知在這深不可測的皇宮里,不用權力與堅強是不能保護自己以及自己在意的人的,可若真要跟柳貴妃明爭暗斗,沒有靠山的她怕是會連累到麟兒。

    「不,只是兒臣想,只要兒臣有了權力,就可以帶母後去任何您想去的地方。帶母後離開父皇,離開皇宮,離開讓母後不快樂的地方。」

    「嗯,母後……等著那一天。」蘇婉婉有些欣慰,看到兒子胸懷大志,不管理由是什麼,有動力總是好的。

    母子倆相視一笑,楊驪麟便又低頭抄起書來。

    「娘娘,張總管張公公求見。」屋外有宮女輕聲通報。

    「請。」蘇婉婉心中疑惑,這半夜時分,皇上身邊的近侍張公公來做什麼?

    張玉裕進門行禮。「娘娘萬安。」

    「公公免禮。這麼晚了可是有什麼要事?」

    「皇上有旨,宣娘娘侍寢。」

    「侍寢?!」他不是在柳貴妃宮中嗎?竟還要她去侍寢!難道一個柳貴妃已經不能滿足他了嗎?這個男人怎的如此……

    似是看出她心中所想,張公公笑著說道︰「是的。皇上要娘娘到行龍宮侍寢。」

    「母後……」楊驪麟緊緊抱住她的胳膊,很明顯不想讓她去。「您不是說要陪兒臣的嗎?」剛剛的事都怪父皇,是他把母後氣哭了,這會兒又叫母後去,怕是還要繼續欺辱她。

    小小的孩子心里只相信自己看到的,誰好誰壞,早有一番自己的見解。因此他覺得,好母後不應該跟壞父皇在一起,不然好母後就會受到欺負。

    看著兒子乞求的目光,蘇婉婉牙一咬心一橫,總覺得應該為小小的孩子做些什麼,更何況剛剛的事情讓她心中頗不開心,也就有了反抗的念頭。

    「勞煩公公告訴皇上,本宮身體不適,不便陪駕。」他偏向柳貴妃,就讓她侍寢好了,哪里還需要她去湊熱鬧?

    見她婉言拒絕,張玉裕領旨離去,楊驪麟這才放下心來繼續抄寫書文。

    不到五歲的小孩子方才經歷了那樣的事,身體跟精神上都有些疲倦,現下又有母後陪在身邊,感覺格外安心,因而困頓起來。小腦袋一下又一下地點來點去,落下的筆也始終寫不出一個字,反而污了大片白紙。

    蘇婉婉好笑的看著不一會兒便趴在桌子上的兒子,也沒打算叫醒他。等他睡得熟了才費力將他抱起,走到隔間,放到室內供人休息的榻上,為他蓋上薄夠。

    麟兒比記憶中重了許多……皇宮里的規矩多,母子兩人平日里親近的就少,她幾乎忘記了上次抱他是什麼時候。

    蘇婉婉看著熟睡中的天真容顏,心里一抹酸楚揮之不去。輕柔的撫上他腫起的半邊小臉,她再次慨嘆自己的無能為力。

    接著她走回藏書閣,坐在案前將那張被污了的紙揉成團扔到一旁,自己研磨,提筆代替楊驪麟抄寫起來。

    「要抄完才讓睡,小小的孩子怎麼承受得住?」她一邊嘀嘀咕咕,一邊一筆一畫地寫著,絲毫沒有察覺身後有人。

    「所以皇後就親自動筆,替兒分優?」楊恆毓不知何時站在她身後,冷冷地開口。

    听到那熟悉的聲音,蘇婉婉身子不免一僵,卻倔強的不肯回頭面對他。

    「皇後不怕朕再加罰驪麟?」楊恆毓彎腰,故意將溫熱的唇貼在她耳際,刻意壓低的聲音著實沙啞魅惑。

    「皇上若是想罰,那就繼續罰好了。反正皇上的主意,誰也改變不了。」

    蘇婉婉輕聲說,語氣中不無埋怨之意。

    楊恆毓眼微眯,「哦?皇後這是說朕專制無道?」

    「臣妾不敢。」話本該說到這里就結束了,但一向息事寧人、忍辱負重的蘇婉婉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竟然就跟他頂起嘴來。「不過臣妾要說,無論皇上怎麼罰,臣妾都會陪著麟兒,所以皇上還是連臣妾一起罰著吧。」

    這麼叛逆的話平日里她是決計不敢說的,大概是今日的事刺激了她,讓她的母性跑到了理智前頭,不為兒子出一口氣心有不甘。

    楊恆毓心中冒出一把小火苗,他知道她是在責備他的偏頗。但今晚實在不適合商議這件事,本來想讓她去行龍宮安撫她,卻不想被拒絕了。

    這個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小女人!

    他的手搭上她的肩頭,一個用力就將人扳過身來,腿一掃就將椅子踢到一旁,在寂靜的夜里發出極大的聲響。

    兩人面對面,蘇婉婉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眼中的莫名火焰,又听他說道︰「皇後的架子可是越來越大了,竟然還要朕親自來請。」

    蘇婉婉微微掙扎,兩只小手擋在胸前,用力推他,卻難以撼動分毫。「皇上,請放開臣妾……」

    ……

    就在他準備好再次大戰幾個回合時,門口處傳來一陣響動。「母後……母後……」

    「麟兒!」蘇婉婉用力推開身上的男人就要坐起。

    這讓楊恆毓十分不快,反而更加用力地壓向她,鐵了心不讓她離開。

    「快放開我……麟兒……」這次蘇婉婉明顯掙扎的更厲害,雙腿踢蹬著。

    門外模糊的聲音繼續響起,「放開我,張公公,為什麼不讓我進去?」

    「大皇子殿下,皇上有令不讓任何人進去。」

    「不要,我才不要听他的!母後您快出來呀……母後,父皇是不是欺負您?」可惡,沒想到討厭的父皇竟然追到這里來了。

    听不到她的回答,楊驪麟大聲道︰「不要怕,兒臣來保護您!」門口又一陣騷動,顯然他想要硬闖。

    「哎哎,大皇子,使不得呀!」

    「放開!不要攔著我!我要去救母後,不要攔著我!」

    屋子里被捂住嘴巴的小女人急得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而楊恆毓任由外面騷亂,就是不肯放過身下的人。

    來保護她?來救她?楊恆毓嘴邊噙著一抹冷笑,小小的孩子連自身都保護不了,還妄說大話。

    又听楊驪麟喊道︰「母後,您別跟父皇在一起。兒臣答應過您,要帶您離開的,您也答應兒臣,要跟兒臣離開的,您忘了嗎?快出來呀……」

    感受到掌下有些許濕意,楊恆毓眯眸看著哭了的蘇婉婉,臉上一片冰冷。

    她想離開?他想帶她離開?那小子奪去她所有目光不說,竟然還想帶她離開?

    「李密!」震天的吼聲響起後,在一樓待命的李密   跑上樓來,隔著門道︰「奴才在!」

    「帶大皇子回東宮,罰他一個月面壁思過,任何人不得去看他!」

    「是。」李密應聲,接著門外就听到哭聲

    「壞父皇、臭父皇,快把母後還來……嗚嗚嗚……母後您快出來啊……」

    那聲音漸遠,卻又與她記憶里其它的聲音重迭到一塊兒。

    婉兒,快逃……快逃啊……那是姨娘的聲音,她十五歲後幾乎見不到的姨娘……

    被人囚禁在身下的蘇婉婉想起了那種對親人思念的心痛。

    心中築起的堅強崩落,想起了身邊親人的逝去,蘇婉婉不禁悲從中來。然而所有的一切,都是由這個男人造成的。因為他,她與姨娘未見幾面,連她老人家終了,她都未能前去……因為他,她帶著麟兒在後宮里屈辱的生存著……

    因為他,她要忍受與其它女人爭寵的痛苦……

    因為他,她……愛上了他……

    多麼不堪!盡管受他的欺負,卻還是控制不住讓心淪陷,只為他偶爾展現出來的溫柔。

    可是他不愛她,不愛他們的兒子……

    絕望從心底升起,蘇婉婉嚶嚶地哭著,像是個無助的孩子,說不出任何話來。

    楊恆毓沒料到她會情緒失控,有些錯愕地看著這般哭泣的她,然後憐愛溢出,輕輕將人摟入懷中,就算金貴的龍袍被當成手絹來擦淚也毫不在乎。

    看著那張淚漣漣的小臉兒,就算有再大的火,他也下不去口。

    第一次呢……她這般毫無防備的哭著,偎依在他懷中,還是第一次呢……

    良久,感覺哭聲漸弱,他才低頭看去,方知她哭累的睡著了。憐惜的吻去她頰邊的淚珠,他將兩人的衣衫整理好,親自抱人回鳴鳳宮。

    夜里四周靜悄悄的,偶有夜鶯低叫,微涼的晚風吹來,讓人一時醒神。楊恆毓環抱著蘇婉婉,小心翼翼地注意著腳下。宮燈下兩人的影子被拉長,然而卻十分契合,似乎她生來就該在他懷中。……他親昵地蹭著她的額頭,心中低嘆。

    就算花再多時間讓她接受他,都是值得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