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蕾絲糖 > 追夫靠秘方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追夫靠秘方 第六章

作者︰蕾絲糖

    曹敏蘭經過這一連串的對答,總算理解到問題所在。

    他絕過是典型的狼會念書,但要他教書,會無法理解別人的程度的類型。

    她嚴正的告訴他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你再繼續這樣下去,你的教學評鑒會很慘。」

    他的表情很臭,但沒說話。

    她再接再厲。「你不想丟簡教授的臉吧,畢竟是他推薦你進來的。」

    他不是很甘願的問︰「所以你要我

    「你必須要徹底改變!」曹敏蘭拍著胸口。「就由我來幫你改變!」

    司哲睿不以為然的挑高眉。「你在開玩笑吧。」

    她笑容可掬的說︰「不然你也可以選擇繼續維持現況,然後教學評鑒被打低分。」

    他被堵得說不出話,只能冷冷的瞪著她。

    她一副友好的樣子輕拍他的肩,亮出白牙,笑得爽朗。「司助教,事情呢,要做就要做到最好,跟我一起努力吧!」嘿嘿,看他吃癟的樣子,內心實在有股說不出來的快意啊!

    哼著歌,曹敏蘭心情愉快的走回教室,而郁悶的司哲睿則咬牙切齒的跟在後頭。

    就這樣,他們開始了特訓。

    曹敏蘭設定了目標,在一個禮拜內要讓司哲睿的教學風格徹底改變。

    特訓方式很簡單,他對她教課,而她會拿著自己做的畫了紅色叉叉的牌子,要是听不懂,她就會舉牌判他不及格。

    他們約在隨想,吃完晚餐後就會開始特訓,避免司哲睿餓肚子臉色會更臭。

    店里每晚都會听見曹敏蘭的批評聲

    「不行,新藥開發的臨床研究步驟你說得太復雜了!」

    「藥物效應動力學這章,你可以再講得更有趣一點,像是藥物不良效應的六大點可以分別舉例說明,讓大家有更深刻的理解,不然太枯燥了!」「語氣不要都這麼平板,會讓人想睡覺,不然就說點笑話嘛!」

    有時候,司哲睿也會反擊

    「這樣也听不懂,你會不會太笨了?」

    「那麼多名詞都要舉例說明的話,教學進度會嚴重落後!」

    「幽默一點?你以為你在點餐嗎?什麼都要!」

    經過一個禮拜,連假日都不休息的密集「調教」,司哲睿不負所望,被曹敏蘭蓋上了及格章。

    很快的,又到了星期一的藥理學課。

    上課前,曹敏蘭領著一些同學幫忙把教科書從系辦搬回來、發下去,司哲睿準時在上課鐘響時進到教室,他先點名,才開始講課。

    雖然他依舊習慣載著手套和口罩寫黑板,但是當他開始開口講解黑板上的內容時,在座每個準備再次接受可怕的精英講課法轟炸的學生們,原本無精打采的模樣漸漸變了。

    他的語氣充滿抑揚頓挫,不只如此,他講解的內容淺顯易懂又風趣,有一種冷面笑匠的風格,帶入例子說明講解時,讓學生對名詞的理解一點就通,對上課內容印象深刻。

    曹敏蘭看著台上充滿講課魅力的他,內心油然而生一種驕傲。這是她努力的成果呢!

    兩節課結束後,學生們沒有立刻離開教室,有些學生主動上前問問題,有些則是圍在一起互相討論剛才的上課內容。

    身為一個好老師,條件之一就是能夠勾起學生學習的興趣。

    曹敏蘭看著他雖然表情有些不耐,但還是一一解答學生的問題,她微笑著背起背包,離開教室。

    安樂蒂也跟著離開,走在她身旁問道︰「司助教突然變成這樣,是不是跟你有關啊?」

    「也不算吧,我只是幫了他一下而已。」她輕描淡寫的帶過,畢竟她覺得能短時間內轉變成這樣,最大的原因是他本來就有教書的能力,只是沒有抓到竅門,而他現在的教學風格,也是他自己發展出來的。

    「對了,敏蘭,通識課的作業可不可以幫我啊!美術什麼的,我真的不拿手。」

    繪畫原理與創作這門課干麼?」曹敏蘭沒好氣的看著苦惱的朋友。

    「沒辦法,別的營養學分都被搶光了……我運氣就是差。」安樂蒂委屈的扁嘴。

    「我待會兒要去系辦代班,有個同學跟我換班,我沒辦法馬上幫你弄,你通識課是禮拜四吧?應該不急,你晚點再把作業拿給我。」

    「謝謝你,敏蘭,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安樂蒂歡天喜地的摟著她,還親了一下她的臉頰。

    不知何時已經離開教室跟在她們後面的司哲睿,听到這樣的對話,眉頭蹙得死緊。

    「好了好了,少肉麻了,你還有社團活動吧,快去吧!」曹敏蘭推了推她。

    「嗯!」安樂蒂像只快樂的蝴蝶一樣飛奔走了。

    她含笑目送朋友離開。雖然安樂蒂總是給她添麻煩,很不可靠,不過她沒有心眼,跟她相處很愉快。

    「你是嫌自己不夠忙嗎,還幫別人寫作業?」一道冷涼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她嚇了一跳,往後一看。「司助教?」

    司哲睿跨前一步走到她身邊,付著身高,冷冷的俯視著她,不苟同的斥責道︰「就我所知,你有系辦工讀、隨想的打工、班代的各種雜事、自己的課業,還要忙著準備研究所的考試,怎麼還有多余的精力管別人的閑事?」

    這件事他忍了一個禮拜了,在她開始每天糾正他教課的方法之後,他發現她的手機常響,來電的人除了同學、其它的系辦工讀生,還有其它教授,都是打來麻煩她幫忙做事,而她的背包里,總是放著考研究所的書目,一有空就會拿出來讀。

    明明很忙,卻只要別人拜托她事情,她都會答應。

    難怪她會主動幫忙他,因為她本來就很雞婆,把別人的事情當自己的事情,但……他又擔心這樣的她,會被別人理所當然的一而再的利用,最後卻得不到感謝。

    曹敏蘭不懂他為何口氣這麼差。「那是我朋友,幫忙是應該的。」

    「如果只是把你當工具人的朋友,不要也罷。」

    「不準這樣說我朋友。」她雙手又腰,非常不高興的回瞪著他。

    司哲睿感到不可思意的瞪大眼,他這是在關心她,她居然這麼不知好歹,要是換作其它人,他根本連理都不想理。

    「我要去系辦代班了,司助教你接下來沒課吧,早點回去休息吧,掰。」她沒繼續跟他計較,不理會他氣得快冒煙的表情,揮揮手走向系辦。

    當她推開系辦的門,和正在值班的工讀生交班的時候,這才發現司哲睿也走進系辦了。

    欸?該不會他剛才一直跟在她後面?怎麼不吭聲啊……

    「司助教,有事嗎?」曹敏蘭在簽到簿上簽好名,困惑的看著他站在她的服務櫃台前。

    「我有東西寄放在冰箱里,幫我拿。」司哲睿命令道,表情還有些余怒未消,但他努力克制。他一點也不想讓剛才的不愉快導致早就預定好的東西被她拒收。

    她訝異的瞄了眼後頭的冰箱。系辦的冰箱放的不是系辦助理的東西,就是教授、副教授或助教的東西。

    「好,等我一下。」她將簽到簿放好,走到冰箱前,打開尋找他寄放的東西。

    她很快找到貼著他名條的塑料袋子,里面似乎裝著大盒子,她小心的拿出來,放到櫃台上面,撕去袋子上貼著的名條。「好了,這是你的吧?」

    他點了點頭,但沒有立刻拿走,而是解開袋子,將里面印刷精美的盒子亮出來,修長的手指將綁著盒子的細緞帶拉掉,然後緩慢打開。

    濃郁的甜美香氣撲鼻。

    她愣愣的看著一個形狀漂亮的奧地利維也納巧克力杏仁蛋糕呈現在眼前。黑巧克力像絲絨一樣包覆著蛋糕內層,上頭點綴著杏仁片、堅果、巧克力裝飾片及奶油花。

    「高雄大遠百每天限量蛋糕。」司哲睿簡單解釋。

    就算他沒將話說明白,她也听懂了。

    這是她當時在蛋糕展沒買到,被他搶走的蛋糕!

    即使老板娘有做給她吃,但畢竟不是真正出自奧地利蛋糕師傅的手筆,她還是覺得有點可惜,但她不可能冒著不一定買到的風險跑到高雄去,而且也沒那個時間和金錢。

    「你不是吃掉了……」曹敏蘭不明白他是怎麼變出來的。

    「我弟弟去高雄玩,我請他幫忙買的。」司哲睿有些不自然的別開視線。

    「給我看是要讓我羨慕嗎?」她只能這樣猜測,依他對甜點的吝嗇程度,不可能是要分她吃的。

    他眯眸瞪她,沒好氣的道︰「給你的。」真是的,怎麼這麼笨!

    「咦?」曹敏蘭又驚又喜,心跳快了幾拍。個性這麼自我的他,居然會買蛋糕送她?

    「就這樣。」司哲睿酷酷的推開系辦的門離開,連多給一點解釋都不要,很小氣。

    她對著蛋糕傻笑。他是一個悶騷的刺蝟先生,想示好還不肯放下態度,其實有點可愛。

    他是想謝謝她對他的種種幫忙吧!

    她追出去,對著他的背影大喊,「司助教!」

    司哲睿停下步伐,側過頭望著她。

    他穿著邋遢,但站姿很優雅,這樣違和的模樣,讓曹敏蘭的笑顏更加燦爛。

    「雖然沒有必要再糾正你的教學方法了,但是我們可以一起喝下午茶!明天下午,我在隨想等你!」

    他淡漠的頷首,徐徐地踏著穩重的腳步轉身下樓。

    只有他自己知道,為了這個約定,他的胸口充塞著喜悅。

    而她,回到系辦後,萬般珍惜的把蛋糕重新包裝好,放進冰箱,心里已經做好了決定,這個蛋糕,就留著明天和他一起吃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