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陽光晴子 > 叛王家的小娘子 > 第二十五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叛王家的小娘子 第二十五章

作者︰陽光晴子

寢宮里,竹南萱已經不敢看了,太可怕了,這可不是演電影啊!

但皇帝卻是蹙著眉頭繼續看。

外面的聲音怎麼沒有少一些,不是應該要結束了?她緊閉著眼楮想著。

「糟了,那一個還沒死,他好像要——」皇帝口氣突然急了。

她立即睜開眼,一看到外頭的景況,想也沒想的就跑了出去。

「小心!小心!爺,小心!」她邊跑邊叫。

但太多的哀號聲、刀劍聲掩蓋了她的叫聲,再加上打斗的人還太多,沒有人注意到她,自然也不會去阻止,除了皇帝。

「快、快去救那女娃兒,她出事,朕跟七皇子之間的仇可要結得更深了!」

但守衛的侍從沒有一個人敢動,他們可是被命令不管有什麼緊急事情都不許離開自己的崗位,只能守著皇帝。

皇帝心急如焚,都想自己出去救人了,但這些侍衛怎麼會讓他出去,登時擋住他的去路,讓他急得直跳腳。

竹南萱拚命的跑,說時遲那時快,一道銀光突然攫取了她的視線,她飛快的回頭,果然就見到那名倒臥在血泊里的侍衛已拿起弓箭往穆敬禾射過去了!

她沒得選擇了,只能硬著頭皮沖過去,反身將手大張,「噗」一聲,胸口一痛,黑暗瞬間襲來,整個人倒向背對著她的穆敬禾。

「該死!皇兄,你背後!」穆敬坤突然大叫。

穆敬禾不解的回頭,正巧抱住她頹然倒下的身子,他傻了、慌了,不敢相信的瞪著及時為自己擋下一箭的竹南萱,「你怎麼會在這里?!」

他不敢相信,這是玩笑嗎?看著她臉色灰敗如死,雙眸緊閉,他卻只能緊緊的抱著她。

此刻,更多侍衛擁上來——

「保護爺!」

「保護定北王!」

「保護將軍!」

吼聲頻頻,喊的都是同一個人,但穆敬禾繃著一張臉,竟有些茫然的回頭看向穆敬坤。

「快進父皇寢宮啊皇兄!」

穆敬坤大吼,將穆敬禾幾乎要喪失的理性吼了回來,他這才回了神,而寢宮大門也被拉開了,他迅速的抱著竹南萱飛掠進去,大門很快的又被關上。

穆敬坤剛砍下一顆人頭,突然像是想到什麼,濃眉一皺,突然笑了。

廝殺還在繼續,這一次直接將龜縮在那些愚蠢士兵中的吳皇後跟穆敬孝拖出來。接下來,不意外听到吳皇後的尖叫聲,穆敬孝不甘的慘叫聲,還有更多更多的哀叫聲……

皇帝寢宮內一片寂靜。

「你沒事?天啊,你身上怎麼會有這個?」

穆敬禾怔怔的看著躺在龍床上的竹南萱,他因為太擔心她的傷勢,一將人抱進來就往床上放,也因為他的眼中只有她,完全無暇理會一旁還有急匆匆趨近的父皇,還有那些受命必須站在原地不動、保護父皇的大內高手及侍衛,他一把就扯下她的外袍,想看她的傷口,沒想到外袍內竟然是一件天蠶絲背心,也莫怪他會傻了。

竹南萱不好意思的笑了,「我剛剛中箭時也忘記我穿了這個,死過一次還是有差的,這是經驗,有備無患。」

「你說什麼?」穆敬禾當然很開心她沒事,只是他還沒從這一連串的驚愕回神,腦子里更有太多疑問。

「不是啦,我是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何況這是一場血腥戰役,上回我跟爺在街上不是被那些箭雨在背後咻咻咻的左逃右竄嗎?」一想起來,她還是覺得自己真神,「所以我請十三皇子帶我來這里後,就想著皇宮里一定有什麼特別的寶貝,我不會武功,萬一情形失控,我也絕不能變成你的包袱,所以要先準備保命的東西。」

「所以,這件背心——」

「十三皇子給的,他听我說完後,就去拿了這件皇上御賜給他的寶貝要我穿上,沒想到真的保了命還救了爺一命呢。」她很開心的摸了摸身上這件柔軟但有韌性的天蠶絲背心,「它真的是刀槍不入,但箭的力道很強,在射向我的胸口時還是會痛,不過應該只有一點小瘀傷。」

「本王看看,有時候箭矢上有毒,也不知有沒有染上。」穆敬禾竟然動手就要脫她的衣服。

她臉色一變,掙扎著不給看。「等一下啦!」

「本王看看才放心!」他很堅持。

她火了,「哎呀,別看——」

「咳咳,這里還有朕,還有一大群保護朕的隨侍,皇兒是目中無人還是不介意?」皇上輕咳兩聲,提醒這個從抱著美人兒沖進來,眼楮就沒離開過她的兒子。

竹南萱一張粉臉是羞到不能再羞,而急瘋了的穆敬禾這才發現周圍還有別人,他們不是應該要非禮勿視的先避避嗎?

或許他的眼里透露出這樣的訊息,皇帝老子開口了,「外頭殺得正狠,你要朕出去?」

嘖!穆敬禾不悅的再看向那些還膽敢正面看著他們的侍衛們。

「別怪他們,他們讓你那十三弟下令,眼楮不能離開朕。」

所以是皇帝的問題了!他再度看向父皇。

「你這個不孝兒!」皇帝受不了的搖頭,「瞧瞧你的女人吧,她快得內傷了。」

穆敬禾臉色一變,急急的低頭——

「噗……噗……哈哈哈!」竹南萱再也忍不住宮笑出聲。

說來,她這米蟲這穿越之旅真的值得了,不僅能躺在皇帝的床上,還能看到被稱為十惡不赦的惡王爺狠瞪皇帝,還要皇帝滾出去的一幕,只是如果外面沒有那麼多的血腥戰斗就更好了,她曾經是名護士,實在不樂見。

穆敬禾無言,有竹南萱在,他總會失控。

終于,外頭的殺戮也結束了,寢宮大門一拉開,院落里是一片布滿尸首的血海。

吳皇後跟太子臉色青白的跪在血泊里,知道大勢已去,兩人互看一眼後,同時將手上戒指轉開,仰頭吃下戒指內的致命毒藥,雙雙七孔流血倒地,死不瞑目的雙眼仍直直的看向這一生不可得的皇帝寢宮。

兩個月後。

鵝毛般的雪花緩緩飄落,漠善園的寢房內,竹南萱正舒服的半靠在貴妃椅上,一手撫著已微微凸起的小肚子,再看看一旁的圓桌上,吃的喝的應有盡有,算了算,至少有二十樣,再看看這間放置不少暖爐的寢房,好溫暖啊。

她笑咪咪的拿了圓桌上的一盅雞湯喝了一口,再一手撫著肚子,輕聲的對肚子里的娃兒說︰「好神奇啊,孩子,媽咪的米蟲生活在穿越後真的實現了。」

看來她跟穆敬禾的緣分真的很深,不然時空不同,這樣的緣分是要幾百竿子才打得著呀,嘻嘻,肯定是她上輩子做了大善事,福報才這麼深。

想著,她忍不住笑了出來。

「在笑什麼?」穆敬禾人未到,聲音先到。

她眼楮倏地一亮,開心的就要坐起身來,但穆敬禾的動作更快,身形咻地一下就來到貴妃椅旁,動作輕柔的按住她的肩膀,「你是孕婦呢。」他很擔心她像過去動不動又腳麻跌倒。

她嫣然一笑,主動伸手討抱抱。

他微微一笑,坐上貴妃椅,將她抱入懷中,小小人兒還會喬個最舒服的位置,將他溫厚的胸膛當枕頭,再舒服的嘆息,「就說天然的最好。」

這段日子以來,他已經听習慣她這句話了,所以只是笑了笑,「剛剛在想什麼?笑得那麼開心。」

她以下顎抵住他的胸膛,仰頭看他,「想老天爺對我真好。」

「是老天爺對我更好,我的王妃。」他深情的啄了她的額頭一下。

她粉臉一紅,「哎呀,別這麼叫,人家會害羞……」她羞答答的雙手撫著雙頰,天啊,穿越當王妃,還吃好住好,最重要的是有這麼俊美絕倫、高大挺拔的男人當老公,而且,他還非常非常的愛她、疼她、寵她。

「當然要這麼叫,婚禮都辦了,還是父皇親自主持,你得听習慣這兩個字。」

「是嗎?可是我還挺懷念你以前吼我名字的時候。」她吐吐舌頭。

「真調皮,都要當娘的人了。」

「嘿,我說爺啊……」

「叫夫婿。」

她翻白眼,「敬禾。」

「在兩人獨處時可以,但在外人面前——」

「王爺。」

「聰明。」

「那娃兒要叫什麼名字?」

「這命名得等——」

「算了算了!皇室的繁文縟節一串,當我沒問……」

嘰嘰喳喳、嘰嘰喳喳,竹南萱窩在丈夫的懷里,像只小麻雀說東說西。

但真的不能怪她,這個老公現在被皇帝跟新上任的太子——十三皇子叫來叫去,要做這個要做那個,在家時間愈來愈少,她真的挺想念他閑閑在家的日子,所以能見面時就要一直說、一直說……

穆敬禾看著說著說著就在他懷里睡著的妻子,一手極其珍視的撫著她美麗的臉頰,一手則輕輕撫著她微凸的小肚子,雙眸里的深情是那麼動人,「又要當豬了嗎?我的王妃。」

窗外,雪花漸大,幾乎看不到外頭的風景。

窗內,卻有另一幅溫馨美麗的好風景,而且在不久的未來,還會多個娃兒呀呀的加入……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