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吉樂 > 狂火的冷薔薇 > 第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狂火的冷薔薇 第八章

作者︰吉樂

    冷薔進入車內後,緩緩挪到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迅速地環視了下四周。

    加長型禮車內部頗為寬敞,與司機以一扇隔音窗做出區隔,就算要談隱密私事亦不會受到打擾,還搭配影音設備和冰箱,在車上保證不無聊,說是把妹車款也不為過。

    「阪島先生,你車上好香喔。」

    在圾島時介這名偽紳士幫冷薔開車門時,旋即有陣陣異香自車內撲鼻而來,隨著冷薔鑽入車內後,那股混和著類似中藥味的獨特香氣更加濃烈,纏繞著呼息竄入鼻腔。

    「可能是因為我習慣在車內點上能讓人放松的精油燻香,我天天聞,已經習慣了。你不喜歡嗎?」阪島時介一邊靠上舒適皮椅,一邊好整以暇的回答,態度十分輕松自在,臉上表情像是準備等著領賞般愉悅。

    「不,怎麼會呢。」面對他的詢問,冷薔勉強扯開唇瓣笑著否認,但其實這個味道她是越聞越覺得刺鼻難耐。

    「薔薇,你要不要再喝點飲料?」阪島時介體貼的自冰箱中拿出兩瓶低酒精的水果調酒,回頭詢問。

    「不用了,我剛剛喝得夠多了。」冷薔綻露一抹甜笑婉拒。她可沒蠢到喝下來路不明的飲料。「對了,阪島先生,你準備要帶我去什麼好地方呢?」

    阪島時介輕松開啟瓶蓋後,咕嚕咕嚕地喝了大半瓶,這才扯開一記詭異笑容,賣關子道︰「別急,你會喜歡的。」

    冷薔當然不滿意他的答案,正想再追問,平穩前進的車子突然一個毫無預警的急煞,令兩人反應不及,直往前撲,幸虧皮椅前方有一張長型矮桌擋住他們,而自阪島時介手中滑脫的玻璃瓶雖受到地毯的保護沒有破裂,其中剩余的飲料卻隨著瓶身的不斷翻滾由瓶口溢出,灑了滿地。

    「你搞什麼鬼!」在美人面前差點跌趴,狼狽出糗,阪島時介忍不住拉開隔離乘客與司機的透明小窗,氣得對明顯也受到驚嚇的司機破口大罵,眼中盡是陰狠。

    「這……我……」也被突發狀況嚇到結巴的司機,指著距離車頭只差零點一厘米,那輛突然沖出來,直接橫在車前擋住去路的黑色跑車,語不成句,話也說不清。

    阪島時介透過車窗玻璃往外瞧,沒想到竟看見他意想不到的男子自黑色跑車下車,直接走向他們,打開冷薔座位旁的車門,彎腰探進車內的是一張皮笑肉不笑的妖魅臉龐。

    「狩野大人,這……」該不會他已經查出黑崎龍一販售的毒品是由他提供,所以才……阪島時介故作鎮靜,卻暗自心驚膽顫的僵著臉,下意識的吞咽著唾沫。

    「阪島先生,您有所不知,我們夜之町有一個規定,凡是加入未滿一個月的小姐,一律不準跟客人出場。」狩野煉口氣平和的打著官腔。

    原來不是來堵他的。阪島時介不禁在心里松了一口氣。但說到薔薇這塊已叼在嘴邊的肉,他當然不會輕易松口。

    管他什麼規定,薔薇他要定了!

    「狩野大人,就算您這樣說,我都已經繳付高額出場費,而且薔薇也已經在我車上了,您有必要非得追上來以車攔人,貫徹這項『規定』嗎?夜之町的原則一向是客人至上,不是嗎?」

    阪島時介自忖,即使他算不上消費最大咖,好歹也算是敢花錢的常客,他不覺得狩野煉會因為一個女人而得罪他,除非……這個女人對狩野煉來說是特別的存在。

    「很抱歉,您的損失我將命人雙倍奉上,恕我跟薔薇先失陪了。」狩野煉深深一鞠躬表示歉意,然而俊美面容上的堅定神情卻訴說著毫無轉園余地的勢在必行。

    這個可惡的狩野煉,眼看計劃只差臨門一腳,他又來攪什麼局啊!

    「等一下,我……」

    冷薔正想表達她的意見,狩野煉卻完全無視她的抗議,大手直接攫住她的手腕,不客氣的將人拖出車外,帶往自己的座車後,粗魯的直接塞進副駕駛座,冷凝著一張臉,利落地將黑色跑車掉頭疾駛,耀眼的車燈在如墨黑夜中化作一道優美線條,揚長而去。

    到嘴的肥肉居然飛了,圾島時介氣得一拳捶向柔軟沙發。

    眼看珍稀美人就要得手,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枉費他的精心策畫不說,到頭來竟然還白白便宜了狩野煉那個臭小子。

    狩野煉,我記住了。若必要之日到來,我絕對會善用薔薇這個潛在弱點,讓她變成你的致命傷!

    「狩野煉,你到底想做什麼?快把門打開!」冷薔手拉開門拉桿,被鎖上的車門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冷薔一上車,狩野煉立刻將中控鎖鎖上。面對身旁女子的怒吼叫囂,他右腳控制油門的力道不但絲毫沒有減弱的趨勢,反而用力一踩,性能極佳的拉風跑車便以其他車輛望塵莫及的極速急馳而去,在他有技巧的駕馭下不斷超車前進,開往市郊後,來往車輛變得更少,車速也更加教人膽顫心驚。

    「狩野煉,你……」可不可以開慢一點?

    「你現在最好給我安分點,乖乖閉上嘴巴,時候一到,我自然會給你機會開口。」

    話還沒說完就遭狩野煉硬聲制止,冷薔為了不再刺激他,決定噤聲而靜默了下來。

    突然,一陣強烈暈眩感毫無預警地襲來,冷薔手抓住車頂握把,頻做深呼吸企圖與之抗衡,心里思忖著︰一定是狩野煉車開太快了才會這樣。他究竟想載她到哪里去?

    接下來,車子利落地經過一個彎道轉折後,異常開闊的視野中倏地出現一幢受到格柵圍牆所保護的和式大宅。

    這時,狩野煉終于放慢了速度,單手抓起與車鑰匙串在一起的遙控器準確一按,圍牆最前方的鑄鐵柵門往左右兩旁滑動,緩緩開啟,在流線型車身迅速進入後,再度沉穩閉合,堅固如不動明王般默默擔起守護家園的第一道防線。

    狩野煉隨性的將車停下,下車後第一個動作就是打開副駕駛座的門,無視冷薔眼中的困惑,直接探入車內解開她的安全帶,一把攫住縴細手腕,不顧其意願的使勁一拉,把人帶出座車,往宅子移動。

    眼前是一棟黑色屋瓦搭配高雅白牆,佔地廣闊的日式傳統大宅,和式庭園美輪美奐,但冷薔光是要讓自己不跌倒的跟上狩野煉穩健步伐,就夠她忙的了,根本無暇多作欣賞。

    始終沉默的狩野煉一路拉著她踏上屋前階梯,越過玄關,進入滿是檜木香氣的宅邸,左轉右彎地穿過無數長得一模一樣的木制長廊後,總算在一個彩繪著浪漫紫藤花的精致紙門前停下,伸手一拉,隨著華美紙門逐漸敞開,映入眼簾的卻是風格回異,科技設備應有盡有的現代化廳堂。

    進入寬敞客廳後,狩野煉毫不憐香惜玉的一甩,將冷薔丟向柔軟小牛皮三人座沙發,反手拉上紙門後,面覆冰霜的朝她逼近,輕掀無情唇瓣,質問出聲。

    「說,你混進夜之町就是為了接近阪島時介嗎?」據他所知,阪島時介是一名無黑道背景的商人,他究竟牽涉到什麼案子?

    冷薔勉強坐直身子,覺得頭更暈了,但她仍舊不肯低頭,以意志力強撐著,無懼迎向他閃爍精光的銳利眼眸。

    「我不是說過了,我要賺錢啊!不然何必到夜之町上班?他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小費又給得那麼闊綽,一看就知道是有錢人。我只是想找個有錢金主包養自己,這樣有錯嗎?」

    「要找人包養?你還真敢說啊,簡直饑不擇食!這樣好了,我既年輕,錢也絕對不會比他少,我來包養你,你開個價吧!」狩野煉優雅唇際夾帶愜意淺笑,一雙凜然的丹鳳眼中卻狂燃著熊熊烈焰,而掩于其中,那狂放的陰邪怒意,更教人不寒而栗。

    「如果你敢踫我,我一定會要你的命。」瞥見狩野煉眼中的怒火,冷薔心頭一驚,一股冷意自腳底竄出,沿著背脊直沖腦門。

    盡管美目怒瞪向他,出口亦句句警告,氣勢絕不輸人,她的身子卻不由自主的往沙發的另一頭縮,企圖與他保持距離,心中不安逐漸高漲。

    「要我的命?這種話我听多了。」狩野煉眉一挑,愉悅地擴大嘴角笑容,故意曲解道︰「只是沒想到……原來你把我的命看得比錢還重要,還真是令人受寵若驚啊。這麼說,我們算是成交了。」

    狩野煉長腳一跨,一個箭步已來到她跟前,在冷薔詫異地圓睜杏眼,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及時逃走時,人已被狩野煉打橫抱起,離開沙發。

    「喂!你要做什麼?放我下來!」

    對冷薔的質問置若罔聞,狩野煉直接往前廳里側走去,利落的用腳推開另一道紙門後,進入舒適臥房,不顧她的抗議,又是粗魯一丟,將她丟向雙人大床。

    如果在這重要時刻,惱人的頭暈不要來攪局就好了,她一定可以逃脫惡魔的擄獲……

    但偏偏天不從人願。一定是整個晚上被狩野煉這家伙丟來丟去,丟得她七葷八素,只覺得天旋地轉,頭暈目眩。

    一抬眼,兩人的視線于空中相會,擦出火花。

    冷薔頓覺渾身顫栗、喉嚨干渴,脫口而出的命令卻瞬間弱掉——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